gexbv好看的都市异能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討論-第五百二十三章 藏身之地-mpqfq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看着这最后一个画面,陈煜眯着眼睛,目光仔细地寻找了起来。
这画面就是之前蒋小鱼用来狐假虎威的那个摄像头传回来的,昨晚他们用来烤鱼的那个火堆余烬都还在沙滩上,黑乎乎的格外显眼,在旁边还放着一些没有用完的木柴。
看了一眼火堆,陈煜的目光就是移开了,视线着重集中在了画面中的树林旁边。
画面中有沙滩,有树林的一部分,在树林旁边还有石壁和沙滩接轨,其中最能藏人的地方就是树林,目光在树林上一寸一寸扫过,陈煜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已经寻找了三遍,但一点痕迹都没有找到,难道真的是没藏在这里么?
陈煜不信邪地又找了一遍,他有感觉,林涛应该就在沙滩这里。
一遍,两遍,三遍,陈煜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想错了,但就在这时,他的眼角余光却是突然发现了一点他之前没有发现的东西。
在石壁和沙滩接壤处,那里的沙滩上居然有一些浅显的脚印,因为沙滩颜色相同,再加上是由摄像头传输回来的画面,因此并不是那么明显。
那脚印里,还有一点点被水打湿的痕迹,只是太阳太烈,温度过高,被水打湿的痕迹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
看到这里,陈煜嘴角翘起一抹弧度,应该就是这里了!
顺着脚步,陈煜在石壁和树林接壤处,看到了一些草藤,草藤从树林中延伸而来,一部分已经是长到了沙滩上。
看着草藤、石壁、沙滩,陈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这个位置选的倒是不错,没有大树,没有草丛,除了几根草藤就是光秃秃的,一般人都不会觉得那里会藏人。
他敢肯定,林涛肯定就藏在那里,那个地方只需要挖开沙子盖到自己身上,再用草藤把露出来的脸给隐藏起来,绝对是十分难以发现的。
想到这里,陈煜都想为林涛点一个赞,其他东西不说,单就这个隐藏的位置,着实选的不错。
既隐藏了自己,还能让自己观察沙滩的动静,可谓是一举两得。
沙滩上的人见教官们这么久都还没能找着林涛,脸上都是露出了欢快的笑容,平时让教官训练的跟条狗似的,要是能看他们丢脸一次,倒是十分不错的事。
与此同时,他们也都想着林涛可能会藏到哪里,不少人都是在窃窃私语着,看样是在讨论各自的看法。
没过多久,陈国韬几人再一次出现了林子周围,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小岛太大,他们不可能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找过去,只能把最有可能找的地方都找一遍。
不过一路找过来,蛇啊、鼠啊什么的找到了不少,偏偏是人一个都没有发现。
“老陈,你真觉得在这里么?”
拓永刚看着四周皱眉问道,这里他来找过,但是什么也没找着啊!
“有可能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现在只剩这里了。”
“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我们认为最不可能的地方,往往才是最可能藏人的地方。”
陈国韬看着四周,虽然他也不是很确定,但语气却是异常的坚定。作为组长,他得给人信心。
“找,仔细找,他肯定就藏在这附近。”
陈煜在船上看着屏幕中的画面,见陈国韬几人将范围锁定在沙滩附近后,脸上露出一抹欣慰,训练了这么久总算是没白练。
“他们咋还到这儿来找人了,这藏哪里都不可能藏这里啊!”张冲看着陈国韬几人在附近寻找,不禁咧咧道。
这里这么显眼,人这么多,只要不是傻子,那肯定都不会藏这里的。张冲心想这几个教官是不是找得着急,晕了头了!
“你懂什么!”蒋小鱼听到张这话后忍不住说了一句。
“书上都说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连你都觉得不可能藏人的地方,那其他人就更会这么觉得了。藏在这儿就叫反其道而行之!”
蒋小鱼颇有条理的分析着,虽然其中不乏吹牛逼的成分,但道理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
鲁炎在旁边听着两人的话直摇头,一个憨的没脑子,一个精的胜猴子。
张冲听完蒋小鱼的话后先是点了点头,感觉颇有道理,但品着品着,却是品出了不一样的意味,一时间,心情莫名惆怅。
“那小子还真能藏,跟个耗子似的,不会是打了个洞钻进去了吧!”
拓永刚颇为不爽的说道,这里他找过一遍,一会真要是在这里找着了林涛,那他就得面子洗地了。
“林涛这小子的确藏的好,但就是脑子不太激灵,这样下去,后面的训练中还不知道会怎么被教官们收拾呢。”
“他隐藏到现在面子也有了,现在再藏下去那可就是扫教官们的面子了,你们看看拓黑脸的脸色,一看就知道正想着到时候怎么收拾他呢!”
蒋小鱼坐在沙滩上摇头说道,话语中满是对林涛做法的不认同。他信奉的,一直都是见好就收,虽然偶尔也会忍不住上头那么一下。
巴郎就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听到蒋小鱼这话后,脸色一黑,回头瞪了蒋小鱼一眼。
真是不知道他带的兵怎么会有怎样的货色,小心思一筐一筐的,大本事却是毛都没有,尽不干正事。
面对巴郎的目光,蒋小鱼只是讪讪一笑。面对这种情形,他有经验。
拓永刚嘴里仍旧还在碎碎念着,吴哲就在他的旁边。
正行走间,脚步却是突然一顿。猛然转头看着拓永刚,刚才拓永刚说的话让他想到了什么。
“等等,你刚说什么?”吴哲叫住了拓永刚,脸上的表情似是惊喜。
拓永刚让吴哲这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
“我哪有说什么!”
“不对不对,就是刚刚,你说林涛什么?”吴哲看似很是心急,不像是在开玩笑。
拓永刚看着吴哲这着急的样子,暂时收起心中的郁气,脑袋里仔细回想了起来,眼珠往上看去,这是人在思考时常有的动作。
“我说那家伙跟个耗子似的,不会是钻洞里了吧!怎么了?”拓永刚奇怪地看着吴哲,不知道这话有什么不对,那家伙现在不就跟个耗子似的么!
“对对对!就是耗子,就是钻洞!就是钻洞!”
吴哲脑中灵光大闪,面露惊喜之色,口中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