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l2g笔下生花的小說 扶明錄 txt-第1402章 袁繼鹹-zjsu5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鄱阳湖风景秀美,山水奇佳,自古以来数不清的文人墨客流连于此,湖西边星子县境内有名山庐山,山中有瀑布,李太白曾赋诗令其扬名天下,督公路经于此,不去看看么?”李慕仙一副蠢蠢欲动,常宇点点头:“此乃大明第一淡水湖自要一饱眼福,然此时公务要紧,待事了之后吾等再畅游一番如何”众人点头应了,李岩好奇道:“末将曾闻在那极西之地西宁卫老回回住的地方有一海子是为大明最大的湖,难不成传闻有误实则没这鄱阳湖大?”
“都说是海了当然比湖大了”高杰嚷嚷道,常宇翻了个白眼:“没文化就别说话,海子是云南或者藏人回人对湖泊的称呼,故名思议,海子海子海的孩子嘛,当然是湖了”高杰尴尬的挠挠头,黄得功幸灾乐祸:“没学识就别乱说话惹你笑”高杰大怒:“你有学识,大字不识一个你连海都不会写吧”。
黄得功耸耸肩:“老子是不识也不会写,但老子不懂也不装懂啊”。
两人又开始撕逼,常宇也懒得管,对李岩道:“那海子叫青海湖,的确是咱大明最大的湖,至少比这鄱阳湖还得上千平方,不过呢青海湖是咸水湖和海水一样是咸的但这鄱阳湖却是淡水能喝的,但其实吾华夏最大的湖应该是贝尔加湖,他是大明所有湖面积加起来的三十多倍,只可惜……”常宇叹口气。
李岩和李慕仙挑眉摇头没有听过贝尔加湖,常宇呼口气:“北海,苏武牧羊的那地方”。
俩人惊讶小太监的博闻广见,便打开了话匣子,众人披星赶路一夜未眠,入湖口县城准备睡一觉再走。
湖口县顾名思义就是在鄱阳湖的入江口,是和东流县差不多的小城,县治在枭阳(今双重镇西南,和现在的市中心完全不搭噶)
城中有官兵百余,陈所乐也没问他们隶属部队,直接让他们带路去衙门休息,守兵不知道他们什么来头,但瞧这帮人的气势就是知道是大人物来了,急急引去衙门。
衙门打扫的很干净,虽不知原本就这样还是近日刚打扫的反正就是很干净清洁,常宇一行草草吃了早饭便蒙头大睡。
这一睡就到晌午后,众人陆续起床,见头上烈日高挂忍不住叹气,各自洗漱后吃了饭便出城直奔九江渡口,此去水路相加尚有七八十里地,估摸着半夜能抵九江城。
明洪武初三年(1370),降建昌州、宁州为县;九年(1376),改江西行省为江西承宣布政使司,全省分为5道、13府,其中九江道辖九江、南康、饶州3府;九江府辖德化、德安、瑞昌、湖口、彭泽5县;南康府辖星子、都昌、建昌3县;宁县、武宁则属南昌府,弘治十六年(1503),复升宁县为宁州。正德十三年(1518),分建昌置安义县,隶南康府。
两年前左良玉曾在驻扎于此,后闻张献忠破武昌他便滴溜溜的往东跑去芜湖,然后袁继咸就跑去劝他打武昌,随后他便驻扎武昌拥兵观望,九江则成为了他势力范围的东桥头堡,交由自己的心腹爱将金声桓驻扎,不过他这点小九九,朝廷自然看得破,虽对他无可奈何但也得下绊子防着他,于是不光袁继咸留任还又调来了吕大器处理军务。
这俩人虽没兵权也没啥出众才能,但都是老狐狸,硬杠左良玉是杠不过的,但玩些手段的本事到还是有的,否则怎能一脚将金声桓踢到徐州那么远去剿匪呢,却也歪打正着被路径徐州的常宇给捡到带着身边用的还挺顺手,重要的是将小金同志给同化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跟着小太监干大事,此时左良玉在他眼中……不好意思,他哪位。
作为九江府府城,左良玉的势力的桥头堡以及还要盯着山里头的白旺,九江有驻兵数千最多是五千以上,吕大器在时城中有兵三千与,遣金盛恒去徐州带着千余仅剩两千,后白旺出山东伐,兵分两路,主力渡鄱阳湖对岸直扑湖口,另一路走西畔先下星子县吸引九江官兵。
吕大器果然上当,闻星子县被围,匆忙率部来援,刚至便闻湖口被贼军所破匆忙掉头回援,贼军已在江口久候多时,加上星子县的贼军从后夹击,大败退回九江。
眼见白旺目的是沿江东去,吕大器知他目的又组织几次追击却全部被白旺打败,不得已便令大军回九江他则绕道潜行南京搬救兵,如今果然英雄归来……
老谋深算的吕大器和能征善战的金声桓都走了,九江就只剩下袁继咸。
袁老头今年五十冒头,既时正儿八经的文官(出了很多书)还还略懂军事,他在崇祯十年的任湖广参议的时候曾守过武昌,平定长江水贼于兴国,俘虏一千多人,后来得罪宦官杨显明,官降两级,当时杨嗣昌因为他懂军事便留在身边当参展赞,所以杨嗣昌是他的后台之一,如今杨嗣昌已死,但他另外一个后台,当年的山西巡抚吴珄现在已是内阁次辅,在朝廷里第二把手!
当然了袁继咸也不是那种有靠山就嘚瑟的人,你把他扔在哪里他就扎根哪里好好经营,如今他坐镇九江可谓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倒不是因为贼军,白旺的目的很明确直奔东边开疆扩土去,西边的左良玉不收拾他都烧高香了,他没来由去招惹左良玉而去打九江,他自然也知道左良玉现在拥兵观望,你不惹我,我也不收拾你。
白旺很识趣不来惹,袁继咸防备的是左良玉,他会不会趁白旺搞事情的时也突然扯旗自立门户,若这样的话,他会立刻朝九江派驻大将和兵力,毕竟是桥头堡,一定要稳稳当当的握在手里头。
庆幸的是,左良玉一直在观望,他想要等李自成打到北京,或者白旺打到南京时再扯大旗,所以兵没着急往九江加派兵马,毕竟白旺那边若没得手,他加派兵力去九江会让白旺误会。
谁都没想到局势变幻莫测的令人目不暇接,每天各种坏消息传来,闯贼东征怎么怎么的厉害都打到保定了,关外的鞑子又入关了,白旺破安庆之后又破池州,一度打到太平府……袁继咸每日眉头紧锁,压抑的要喘不过来气,大明,真得要完了么……
哪知天空突然之间就开始放晴,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小太监的威名也让他如雷贯耳,啥时出了个这么厉害的内官,莫不是又一个魏忠贤…………呸呸呸,魏忠贤可他么的不会打仗,平生爱好除了耍威风整官员就是捞钱。
鞑子被打出关,李自成被打回西安,官兵南下奔波千里,一路在江北岸直取安庆,一路从南京借兵沿江西进,突突突,突突突,打到池州了,突突突,突突突,啊,彭泽也收复了,突……呀,那个传说中的小太监遣人入城见他。
也就是去武昌送信路过此地的况韧。
况韧就传来几句话,让袁继咸监视九江城内和左良玉密切相关的,必要时软禁,并将城防升级进入战备状态。
这个袁继咸大惊失色,第一反应是左良玉反了,不过况韧说他奉令去武昌送信,老袁才反应过来这是小太监未雨绸缪提前谋划,他本就一直就防着左良玉,得知常宇的意图后立即宣布戒严令,封闭四门不得随意出入,天黑宵禁,并将他认为是左良玉安插在九江的一些官员和将领全给软禁了。
这几天袁继咸无比的小心和紧张,晚上仅仅睡两三个时辰,生怕城里头出了什么乱,更想知道小太监派人去了武昌,那边左良玉会有什么反应,他在等消息。
意外的是,武昌那边的风声还没到,小太监却突然来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