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k4s精彩都市异能 重生之狂暴火法 燃燒的地獄咆哮-第一千九百二十四章 加拉德蒙升級展示-m4ufp

重生之狂暴火法
小說推薦重生之狂暴火法
这边柳云鹏带着土灵神打怪的时候,另外一边,陆阳已经带着苟思特回到了冥界,两人还在快速的击杀岩石祖魔。
只是在杀怪的时候,陆阳发消息给陈强,说道:“迅速带着加拉德蒙到死神之眼这里来。”
“是。”
陈强即刻点头,转过身看着手下兄弟,说道:“大家准备好,老大召唤我们了。”
“嘿,早就迫不及待了。”众人纷纷嘿笑着说道。
陈强看着远处的加拉德蒙说道:“阁下,我们该进入战斗了。”
“吼~!”
展开翅膀,直径有200多米的加拉德蒙猛的仰天怒吼一声,狰狞的骷髅龙头看起来格外狰狞恐怖,在冰面上的他猛的纵身一跃跳到了空中,两个百米长的巨大骨翅用力一震。
紫色的光芒在他的骨翅上浮现出来,将加拉德蒙整个龙身给带到了天空中,猛的加拉德蒙穿透了云层,随后返回到了地面上,猛的化作无形,进入到了他们100多人形成的九芒星阵图里面。
“传送到老大身边,一起走。”陈强和副手张衡两人各自拿出传送权杖,带着队伍飞到了陆阳所在的死神之眼位置。
当他们进入到冥界的时候,陆阳已经控制着苟思特杀死了所有的岩石祖魔,又拿到了1000多个大地战士的转职凭证,此时在他面前,只剩下最后一个身躯更加庞大的紫色岩石祖魔了。
紫金战神·穆姆
等级:主神
气血:15000000/15000000
穆姆的实力与苟思特是一样的,但这是冥界,苟思特的实力要比占据主场的穆姆差了那么一些,主要就差在气血回复上面,所以,为了击杀穆姆,陆阳把陈强他们找了过来。
“老大,您不会是想让我们用加拉德蒙杀那个主神吧。”陈强不知道苟思特的实力,看陆阳身边就俩人,而对面是一个身高百米的巨大岩石巨人,他有些懵。
张衡和其余100多人也都懵了。
“老大,您克制啊,千万别冲动啊。”张衡一脸搞怪的说道。
陆阳踹了张衡屁股一脚,说道:“滚蛋,老大我什么时候不克制了。”
“嘿嘿。”张衡不仅不生气,还很是嘚瑟,都是跟着陆阳一起起家的那最早的3000人,每一个跟陆阳的友谊都极为深厚,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的,而是情真意切的帮扶和支持。
如果说陆阳现在完蛋了,还能留在陆阳身边的,他能保证这3000人一个都不会走,可其他人他不敢说,尤其是手下那些职业玩家,不给钱就离开,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陆阳指着身边的苟思特说道:“看好了,这是主神,我只是需要加拉德蒙在一旁协助,千万别冲动啊,让苟思特先建立仇恨了,再让加拉德蒙上。”
“晕。”众人无语,他们以为自己能控制巅峰上位神就不错了,可没想到自家老大拐了个主神回来。
“我们这就立法阵去。”陈强说道。
陆阳看了看左右,指着不远处一块空地,说道:“就在这吧,我刚清理干净了岩石祖魔,短期内不会刷出来,就在这召唤吧。”
“嗯。”陈强和张衡等人领着玩家去建立法阵去了。
几分钟之后。
“吼~!”
一声龙啸响彻冥界,加拉德蒙从紫色的魔法阵中飞了出来,就站在陆阳和苟思特的身边。
紫金战神瞬间盯住了加拉德蒙,脸上露出了暴怒的表情,高声骂道:“该死的背叛者,你竟然敢回到冥界,我要亲手撕碎了你。”
陆阳:“……”
陈强:“……”
张衡:“……”
众人都懵了,陆阳无语的说道:“这咋还有剧情呢。”
他立刻指挥苟思特迎着上去,幸好苟思特是主神,牢牢的将仇恨控制在了自己的身上,但很明显的是,苟思特是法系主神,而紫金战神是物理系的主神,在近身攻击的情况下,苟思特处在了下风。
陆阳看向陈强,说道:“命令加拉德蒙攻击,杀了他。”
陈强发出命令,加拉德蒙瞬间朝着紫金战神跑了过来,两个龙爪奋力挠在了紫金战神的后背上,将其身上的岩石挠出了十条深深的沟壑,与此同时,加拉德蒙对准紫金战神猛喷一口龙息,夹杂着寒冰和黑暗法术的龙息,将紫金战神的攻击速度降低了50%,同时每秒造成1万点的黑暗法术伤害,即便紫金战神有抗性皮肤,但黑暗法术腐蚀能力强大,依然造成了6000点每秒的伤害值。
陆阳和陈强他们躲在一旁观看,发现确实占据了上风之后,陆阳才稍微松了口气,张衡也是差点心脏跳出来,说道:“吓死我了,差点给我吓掉线了。”
陆阳说道:“这战斗确实吓人,咱们还不能参与,一旦参与进来,主神随便一个群体技能,咱们都得完蛋,躲在这里,等结束吧。”
众人点头。
陆阳之所以非得要杀这个主神,是需要从这个主神的身上拿到进入冥界一个特殊副本的入场券,只有进入到了这个副本里面,射手的转职凭证才能打的出来。
碎星者射手,在进入下位神状态之后,陆阳一直都没有给他们转职,因为,每个职业的转职方向都有很多种,纯粹输出的转职职业当中,碎星者射手最佳的转职凭证就在冥界。
“吼~!”
紫金战神穆姆最后怒吼一声,终于被苟思特和加拉德蒙联手打死在了地上。
陆阳笑了,感慨的说道:“看样子咱们在这个区域有的打了,原来,让加拉德蒙成为主神的办法在这里。”
上一世的时候,加拉德蒙有一段时间是以主神的形态存在的,只是,这个方法从来没有人爆出来过,官方也没有解释过,原来,是在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