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2zl超棒的都市异能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四章:驅魔和緋聞(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求推薦!!!看書-okvhe

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小說推薦美劇大世界裏的騎士
就在凯急忙打算用法术挡住恶灵的攻击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个恶灵居然停住了攻击,那些铁钎全部停在了空中。更奇怪的是那个恶灵居然傻乎乎的像被雷劈了一样,僵直在了原地,直勾勾的看着舍己为人的莎莉兹,然后发出一声要刺破耳膜的尖叫声化作一团烟雾消失在了房间里。
在鬼怪消失的一瞬间,禁锢凯的力量就消失了,凯就这样从墙上滑落了下来。
莎莉兹直直的的盯着恶灵消失的方向,也好像被抽空了魂一样。
过了差不多十秒钟,莎莉兹突然崩溃,蹲在地上抱头大哭。
这样的展开一下子把凯给镇住了,这情绪变换也太快了吧?果然是有名的演员。
过了好久,凯才慢慢的靠过去。
这里也说明凯真的是一个直男,要是会来事的早在别人姑娘一开始崩溃就靠过去送安慰了,哪怕不能俘获女孩的心,至少也能沾沾她的身体,事实上大多数渣男也不要女孩的心,有身体就够了,讲心太奢侈了。
还好,凯不是渣男。
……
哭了好久,莎莉兹才终于稳定下来。
她刚刚之所以崩溃,完全是因为刚刚的那一幕,几乎重现了当年她母亲杀死父亲的场景!
一样是她奋不顾身的去阻挡自己的父亲伤害他人。
她看到了父亲的怨灵那几乎实质性的惊恐、悲伤、愤怒和不解。再次触动了莎莉兹那原本以为放下的心结,那一刹那,莎莉兹仿佛再次回到那个恐怖的夜晚。
于是她崩溃了。
“我求求你,放过他好不好!我已经害死了他一次,我不能再让他再死一次!求求你!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求求你了。”
可平静下来的莎莉兹,无法再次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父亲因为自己再一次被杀死。
于是她哀求凯忘记这件事!
“唉……”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实话作为一个中国人,对这种人鬼情,其实接受程度还是挺高的,毕竟经过草莽英雄许仙、亡灵骑士宁采臣和上仙大人董永的熏陶,中国人很久以前就接受了这种跨种族的感情(不一定是爱情),要知道那些吃饱了没事干拆散这些跨种族感情的角色都是妥妥的大反派,让人恨的牙直痒痒。
凯自然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角色,但问题是这事真不是感情用事就能解决的。
忘记?说的轻松!
要是不知道就算了,结果知道了,却不管,那之后再出现被害者,那凯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而且更关键的是,如果放任不管,被害者继续出现简直是一定的事!
“如果它没有杀人,我或许会放任,可是莎莉兹,它杀人了!”注意这里,凯用的是‘it’而不是‘him’。“鬼魂留存在世间,通常只会越变越糟,特别是它杀人,一旦恶灵杀人,就不会停止,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害,莎莉兹……这不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我不可能放任不管。”
可莎莉兹拒绝接受凯的论断,毕竟鬼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凯自己在自说自话,谁知道他说的就一定是正确的?
至少莎莉兹是这样认为的,而且她也只能这样认为。但她的怀疑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最明显的一个根据就是‘既然莎莉兹父亲的怨魂一直存在,那为什么十几年来一直都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这是一个漏洞,也是基于这个漏洞,莎莉兹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始终不肯相信凯的话。
其实也能理解,如果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很好,但他死了,有一天一个道士告诉你,你父亲一直跟着你,而你几十年来一直好好的,这样,你愿意让道士把你父亲的亡魂打的魂飞魄散吗?
只要有点孝心都不肯啊!
那可是我老爹!
莎莉兹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凯也没办法解释,他以前哪管这个,看到恶灵砍死就行了。专业不对口啊。
没办法凯只能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电话。
“喂?”
“是我,凯。”
“凯?你怎么会给我们两个打电话?遇到什么事了吗?”
接电话的是迪恩,他那边很吵,看样子好像在什么娱乐场所。不过他到没说错,凯和温家兄弟联系并不频繁,最多就是隔一个月通一次电话,确认对方死了没。大部分都是萨姆主动打过来。
所以真的能算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是的,我这里遇到了一个事。”他们之间的关系有点小尴尬,说熟吧,彼此还有那么点关系。说不熟吧,那是真不太熟,没什么共同话题,所以每次谈话都极为简洁,不拖泥带水,弄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凯将莎莉兹的事告诉了迪恩,希望迪恩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惜,凯问错人了。迪恩和凯差不多,猎魔他在行,至于那些案头工作……一般都是萨姆的活儿。
好在似乎迪恩离萨姆并不远,很快接电话的人就换成了萨姆。
凯只能再次将眼前的事态再次重复一遍。
学霸果然是学霸。
萨姆很快给出了答案。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守护天使。怨灵厉鬼,一般来说都是因为生前的执念太深,导致灵魂得以免于消散。但执念这种东西很难讲,有些灵魂的执念如果是为了守护某人,那么那个被守护人身上的某样东西,就会变成死者的依凭,这种情况下的灵魂并没有什么害处,相反就和神话中的守护天使一样,始终保护者那个被守护的人。所以才叫这个名字。”
“守护天使?还真有这种东西?”
“当然有,全世界都有类似的传说,比如日本,被称为背后灵,在古中国的守护灵等等,这些守护灵其实不算邪恶,但很少见,至少我们没见过。”
萨姆的话给了莎莉兹很强的自信,这样一来,凯就不会杀死她父亲的灵魂了。
但下一秒,萨姆的话就打破莎莉兹幻象。
“不过,你刚刚提道,那个守护灵已经杀人了对吗?”
“对,它还主动攻击了我。”
“那情况就不一样了,必须尽快消灭它!要不然死的人会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莎莉兹不可置信的喊道。
萨姆听到女人的声音,立刻明白凯嘴里的那个‘我的朋友’就是这位女士了。
“女士,听我说。现在的情况已经变的很糟了,我们必须消灭它!”
“为什么?”莎莉兹依然只会问为什么。
“守护灵一旦杀人,就会脱离守护灵的范畴,它会变成厉鬼!而且会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差,逐渐丧失所有人性,变成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恶灵!”
“可是……为什么他几十年都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萨姆那边沉默了一下,然后还是说出了实情。
“守护灵开始杀人,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守护的人抛弃了他,他为了继续存在,不得不吸取灵魂维持自己的存在,可这样一来,只会加速他的转化,到时候连你也会有危险!”
“抛弃他?不!我从来没有抛弃他!”莎莉兹立刻站起身来,焦急的解释道。
可电话对面却没有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萨姆的声音才传来:“不一定是你主动抛弃,怨灵存世需要执念,这个执念可以是怨魂的,也可以是别人的,比如你一直不忘记那个怨魂,形成执念,那么他也可以留存,但如果你将执念放下……那也就意味你抛弃了他,他自然会消失!”
莎莉兹一下子僵住了,她想到了自己之前放下了心中的执念,她甚至专门拍了一部电影和过去告别。
这……是我抛弃了他?
莎莉兹一时间无法接受。
凯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莎莉兹才艰涩的问道:“难道你们没有别的方法?比如祈福,超度之类的,让他变回原状,继续留在我的身边?”
结果电话那头换人了。
“小姐!你以为驱魔是什么?过家家的游戏吗?现在已经死人了!你还想为那个恶灵开脱?人杀人犯法,鬼杀人难道就应该了?”这是迪恩,他这人脾气火爆,对待异类也最为果断,不像萨姆,在大处上很果断,知道什么该牺牲,什么保存。可在小处,却喜欢优柔寡断,而迪恩刚刚相反。
但迪恩这话的确没有死说错。
莎莉兹或许是无法面对迪恩那么犀利的言辞,一狠心挂断了电话,然后蜷缩在沙发的角落抱着头一声不发。
凯等了一会儿。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的父亲暂时恢复神智,但只是暂时的,一旦时间到,他就会立刻化为灰烬。这是我唯一能够做的了,如果愿意,就叫我。我在外面。”说着凯就离开了客厅。
非要让一个女儿选择杀死自己的父亲,这无疑是残忍的,凯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么厚脸皮,让人杀了自己亲人,还要让人感谢自己。可这个鬼又不能放任不管,所以只能给出了这个不是优待的优待。
……
大约半个小时过后,莎莉兹沙哑的声音响起,将凯叫了过去。
“这些都是我父亲的遗物了。”莎莉兹红着眼睛,憔悴的说道。
凯没有说话默默的收起这些东西来到后院,在那里挖了一个坑,然后将那些东西丢进坑里。就在那不经意的一瞬间,一点点金黄色的光点,顺着凯的手被丢了进去,那光点和小,小岛边上的莎莉兹也没有发觉。
“你有半个小时。”凯对莎莉兹说道,然后回到了客厅。
在凯转身的一瞬间,一道阴风吹过,一个英俊的中年男人突然就出现在莎莉兹的身边。
“莎莉……”
“父亲……”
莎莉兹激动的冲过去,想要冲进父亲的怀抱,可结果她却一下子穿了过去,就好像穿透一团空气。
这下子莎莉兹彻底明白了,什么叫做人鬼殊途。
……
凯坐在一团狼藉的客厅,望着洛杉矶凌晨四点钟的月亮,心里却想着,这个时候脑壳是不是已经开始训练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莎莉兹走了进来。
她没有说话,直接穿过客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凯耸耸肩,别人这样也可以理解。
自顾自的来到后院,撒盐撒油,然后电话。
叮!
金手指到账!
这一次的收获却超乎想象的多。
这一趟,也不算白来。
看着东方一丝光明破晓,凯觉得自己该走了。
……
当凯打着哈欠走进警局的时候,警局里的警员却好像看到什么稀奇动物一样,瞪大眼睛使劲的看着凯。
凯发觉了异常,转过头看过去,一群人又立刻转过头装模作样的做自己的事,仿佛刚刚的围观没有发生过一样。
凯皱了皱眉头,灌了一口咖啡,一脸疑惑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结果他刚刚离开,警局里那些人立刻哄的一声像菜市场买菜大妈一样开始叽里呱啦的聊了起来。
聊的似乎都是一些八卦。
洛杉矶的警察都是这幅德行吗?之前怎么没发现。
凯没有在意,自以为这是当地特色。
毕竟是娱乐之都嘛。
可等到他做回自己的办公室。
克洛伊就鬼鬼祟祟的跑了进来。
“长官?”
凯将自己桌子上的文件拿起了丢到一边,放上咖啡,疑惑的抬头看向克洛伊。
“您有女朋友?”
凯不爽了,怎么我这样有个女朋友很稀奇?
“难道我不能有女朋友?”
“不是不是!”克洛伊赶忙摆手。“我只是好奇。”
凯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好奇心满足了?可以出去干活了?别忘了你手里还有案子要办呢!”
可克洛伊不仅没走,反倒神神秘秘的靠近。
“头儿……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和大明星谈恋爱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大明星?”凯瞪大眼睛看向克洛伊:“什么大明星?我女朋友还在读大学,没进娱乐圈。”
结果克洛伊比凯还要震惊:“什么?莎莉兹·莎莉兹·塞隆不是你女朋友?!!”
“什么乱七八糟的?”凯心里咯噔一下。
“报纸上都登了!”说着克洛伊甩出了一份报纸。
那是一份娱乐报纸,上面还有两张照片,一张是凯和莎莉兹·塞隆从餐厅出来,乘上一辆车,另外一张是凯凌晨四点从莎莉兹·塞隆的房子里出来的照片!
“法克!洛杉矶的狗仔都这么厉害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