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5qs好看的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線上看-第七十五章.白虎爪鑒賞-gzjby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虎王越是挣扎,那泥潭之中传来的吸力便越加巨大,再加上金光巨掌以及太极劲的镇压,虎王终究还是一点点深陷进了身下的泥潭之中。
“你这卑鄙道人!你以为凭这点陷阱妖法手段就能困得住本王了吗?!”
“吼!”
只见其猛地张口喷出一道虎啸烈风波,暴力破开了金光巨掌与太极劲气场,身下的泥潭也瞬间轰然炸裂,漫天飞溅的泥浆,顿时遮蔽了场中。
一道巨大的身影再次从泥塘之中跃起,朝着陆植直扑而来。
锵!
一声巨震,陆植一剑荡开虎王拍来的巨爪,正待挥剑反击,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了一阵异样的感觉。
嗯?陆植神识往周身扫过,只见一只只苍白透明的手臂无声无息的穿过了那雨幕般的污泥,朝着他撕扯而来。
是那虎王的伥鬼!
陆植眼中目光一闪,但却并没有理会那些伥鬼的骚扰,反手便是一剑斩在那虎王再次拍来的巨爪之上,以太极将其巨爪荡开的同时,另一只手重重的一掌印在了那虎王的左掌之上。
这一掌倒只是将那虎王拍的痛呼了一声,并未造成多大的伤害,但陆植收回手臂之时,一张黄符也被他悄无声息的贴在了虎王的左掌皮毛之上。
与此同时,那些伥鬼也趁机抓向了陆植,但陆植有金光咒与造化青莲垂下的造化之气护体,诸邪不侵,反倒是那些伥鬼触碰到他体表外的青金二色流光之后,瞬间悲鸣着被焚烧成了灰烬。
轰!
虎王重重摔砸在地,震撼得整片山林都在颤抖。
“孽畜,如何?”
“你这该死的道人,臭牛鼻子,休要猖狂!本王必将你剖腹挖心!将你的心肝掏出来做汤!”
虎王从地上爬起,再次朝陆植冲了过来,但却没在继续用那扑杀之法,毕竟这一式捕猎本能虽然威猛,但陆植已经连续破解了他数次扑杀,他索性便不用这三板斧了。
咚咚咚…
虎王那巨大的体型在山林间急速奔跑了起来,沉重的脚步声震击得大地都在微颤,只见他在逼近陆植身前后猛地一个急停,一个前扑,扑向了陆植的侧面,身后一条虎尾带着沉重的恶风声横扫而来,速度之快,就连陆植都来不及闪躲,只能硬撼。
砰!
虎尾狠狠的扫在陆植体表外的护身灵光之上,虽然并不能破开他的护体灵光,但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陆植给掀飞了出去。
“吼!”
巨大的阴影投下,一颗硕大无比的虎头猛地从半空垂下,狠狠的一口咬住了陆植头顶之上的青莲,摇头摆首,想要将青莲从陆植头顶摘下来。
虽然他并不识造化青莲,也不知其玄妙,但青莲的护体之能,他却是已经见过了,就连他的虎啸烈风波神通和虎尾都破不开,若是不将这青莲法宝给摘下来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伤到陆植。
但他还是低估了造化青莲的玄妙,任凭他如何发力,都根本撼动不了其分毫,反而因此而露出了破绽,被陆植一剑在其前胸腹之上斩开了一道巨大的创口,几乎开膛破肚!
虎王发出一声沉闷的哀鸣,顿时松口后撤,但一道金色的剑芒却是在其眼前瞬间放大到了极限!
噗嗤!只见虎王那巨大的虎头之上,猛地绽放出一道血花,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深深的斩进了他的右边脸颊,从额头到唇边,一只右眼被陆植一剑斩瞎!
“吼!”
猛烈的烈风冲击将陆植的身形凝滞在了原地,那虎王连受如此重创之下,竟是反倒被激发出了疯狂的暴戾天性,竟一头朝着陆植撞了下来!
轰轰轰!
面对虎王那疯狂的攻势,陆植一时间竟被压制住了,虎王那巨大的体型与无匹的蛮力,就算是陆植也很难与其正面硬撼。
砰!
陆植再次被虎王一爪给掀飞了出去,整个人如同出膛炮弹一般,狠狠的撞进了后方的山林废墟之中,震起漫天的土浪沙尘,整个人都几乎嵌进了大地之中。
咚咚咚..沉闷如擂鼓般的脚步轰鸣声再次袭来,陆植抬起手臂,竖起两指结印,周边的大地骤然间如同那海面上的波浪一般起伏晃动了起来,顿时让那虎王脚下一空,差点栽倒在地。
“离字.赤练!”
汹汹汹…
骤然间,虎王全身各处瞬间亮起了道道赤色的焰光,一张张贴在他周身各处的黄符猛地绽放出道道刺眼的赤芒,然后轰然爆裂,化作熊熊烈焰,顿时将其整个身躯都吞噬进了那炽烈的火光中!
“吼吼!”突如其来的烈焰缠身,顿时让虎王痛苦不已,赶忙便鼓胀爆发出体内的妖气,企图以妖气扑灭烈火,但此举反倒如同火上浇油一般,顿时让那烈焰燃烧得更加猛烈了。
汹!一阵冲天的火光升腾而起,极度痛苦的虎王痛吼不止,一头撞进山林之中,发狂般的破坏着眼前的一切,企图以此来缓解痛苦,扑灭身上的火焰。
但任凭他如何挣扎,那附骨之蛆一般的熊熊烈焰却是丝毫不见衰减熄灭,烧焦了他的皮毛,侵入血肉…
半饷过后。
轰!
一声闷响,虎王重重的砸倒在地,无力的低声呻/吟着,纵然他妖躯强韧,但也终是经不住这烈火炼真金,一身精钢般的妖躯都要被炼化了!
虎王奋力的转动了几丝头颅,看向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面前的陆植,一双虎目之中,仍旧满是凶残暴戾的凶光。
“本王…不..服!”
陆植并未回应他什么,只是神色肃然举起了手中的渊虹。
唰!
一抹金色的流光从半空中一闪而逝,虎王眼中的神光顿时凝滞,渐渐熄灭。
失去了生息的虎王,很快便被烈焰所吞噬,一炷香过后,原地只余留下了一堆焚尽的灰烬,一阵山风吹过,便随风飘荡向了天际,消失在了这长白山林之中。
“嗯?”陆植目光一顿,注意到了那灰烬之中躺着的那対虎爪骨。
虎王整个身躯,包括大部分的骨骼都被焚烧成了虚无灰烬,就只余留下了这一对虎爪骨。
陆植捡起那对虎爪骨放在眼前仔细打量了几眼,只觉得其色泽质地并不像是骨骼,反倒像是某种奇异的金属,透露出缕缕锋锐刺人之意,陆植将其拿在手中观看,竟感觉手掌与眼睛有些刺痛。
更惊奇的是,这对虎爪骨之中,似乎还有鲜艳的精血骨髓在流动一般,虎爪骨之上不时闪过一抹鲜艳的血色,有一股让人心神为之震撼的强大之意传播而出。
陆植眯了眯眼睛,这是白虎精血?他也确定不了这虎爪骨与其中留存的精血骨髓究竟是何等宝物,但光凭那虎王的强大以及这不凡的异象,便可知道,此物定然不凡。
也未多想,陆植便将其收了起来,此物日后或许能有些用处。
收拾了一番战场,主要是扑灭掉山林间那些余火,以免引起山林火灾后,陆植便转身化作一道金光,离开了此地。
两日之后,陆植的身影又来到了邙山,并且直接便在那邙山之上搭建出了一座小茅屋,在此定居了下来。
这邙山之上的妖鬼之祸,已经持续了快两千年的时光了,自从汉代之后,这邙山之上便缕缕生出诡异怪事,每逢天下大乱之时,便有妖鬼异类跳出来作乱。
但因为邙山地处祖脉之上,不可轻动的缘故,历朝历代也无人能真正的平定了这邙山鬼祸,而那些先人前辈们没做到的事,陆植却想要试一试。
陆植自此便在这邙山之中定居了下来,每日或是修习参悟新得的天罡三十六法之上的神通,或是以术法调理这邙山之中的地脉,并设下大阵引九天清气垂落,梳理平衡阴阳。
最初之时,还有一些不开眼的鬼怪异类跳出来寻陆植的麻烦,但被陆植扫灭了两个‘皇朝’,灭‘冥唐’伐‘阴汉’之后,邙山之上的那些异类们,总算是识趣的不再跳出来自取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