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fxs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笔趣-第九百六十四章 全面被動閲讀-v40n0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监视帝后船只的两千士兵来自左银台监卫,左银台是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来自招募的江湖游侠、浪子,另一部分则是从神策军士兵抽调精锐,当吐蕃大军杀来时,游侠浪子们各自收拾财物逃跑了,俱文珍索性解散了左银台,将剩下的三千神策军精锐组成新的监卫,依旧由他直接统领。
这支新监卫的统领还是从前左银台统领李煌,虽然他也是游侠出身,但俱文珍看中了他的忠心,任命他为将军,统率三千新监卫。
李煌也没有睡觉,他在大帐中隐隐听见了马蹄声,便从帐里出来,向四周望了一圈,并没有看见骑兵的踪影,他心中有点诧异,回头问当值士兵,“刚才有人骑马过去吗?”
旅帅一指远处,“刚才那边有马蹄声,卑职听见是走远的声音,没有人靠近我们。”
李煌搭手帘望向远处,远处杂草茂盛,遮住了视线,他看不到官道上情形,便抬头问道:“吴校尉,你们上面看得见远处的情形吗?”
上面没有人回应,他又提高声音问道:“吴校尉,听见我说话了吗?”
还是没有人回应,李煌暗觉不妙,再次提高声音喊道:“船上面有人吗?”
船上冷冷清清,没有人回应他,“不好!”李煌心知不妙,立刻喝道:“上面出事了,上船去看看!”
士兵们纷纷向船尾奔去,那边有一条绳梯,很快有士兵喊道:“将军,绳梯不见了!”
李煌大惊,喊道:“敲响警钟!”
就在这时,数十支火箭忽然从数十步外射来,落在帐篷上,瞬间便将帐篷点燃了,江风强劲,短短时间便形成了一片火海,李煌急得直跺脚,“混蛋,还快敲响警钟?”
他一回头,却见跑去敲警钟的士兵倒在地上,后颈插着一支箭,就在李煌一愣神之时,一支狼牙箭无声无息射来,速度极快,眨眼到眼前,李煌吓得一闪身,还是晚了一步。
‘噗!’这一箭正中他的前胸,李煌大叫一声,仰面倒下。
河岸上火光冲天,士兵们从大帐内奔逃出来,却遭到数十人无情地斩杀,数十人骑马在火光中疾奔,长矛刺杀,战刀劈砍,杀得一千多士兵鬼哭狼嚎,四散奔逃。
张云奔至船下仰头大喊道:“速将太后送下!”
上面没有人回应,这时,有士兵指着江面喊道:“将军,江面上有火光!”
张云催马奔至船尾,只见数百步外的江面上,有火把画着圆圈挥舞,这表示人已经接到,张云顿时一颗心落下,没想到接应船只来得如此之快。
他命令士兵也点燃一根火把挥舞回应,表示已经知晓,这时,江上的火把熄灭了。
李乃在远处急得大喊:“将军,敌军杀来了!”
张云随即高声令道:“速速撤离!”
四十名骑兵迅速汇集,一起向南面山林方向撤去……..
不多时,霍仙鸣和窦文场以及大量的军队赶到出事现成,一百多顶帐篷以及全部烧光,满地都是士兵的尸体,很多受伤未死的士兵在痛苦呻吟。
主将李煌已经重伤毙命,周围站满了幸存的士兵,他们都茫然不知所措。
“统统闪开!”
有士兵大喊,围观士兵纷纷让开一条路,霍仙鸣和窦文场心急火燎地冲上来,他们才不会管士兵的死活。
霍仙鸣急问道:“太后和小皇帝在哪里?”
一名宦官跪下战战兢兢道:“启禀仙翁,太后和天子不知去向?”
“什么!”
霍仙鸣大怒,一把揪住宦官的头发,把他头仰起来,恶狠狠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宦官吓得声音都变了,“仙….仙翁饶命,小人真的不知道。”
霍仙鸣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你负责监视,他们跑掉了,你居然不知道,要你有何用?”
说完,他拔出宝剑要杀这名宦官,窦文场连忙拦住,“仙翁先息怒,把事情问清楚再处置。”
这时,俱文珍也赶来了,他满脸焦急道:“出了什么事?”
“太后和小皇帝失踪了!”霍仙鸣咬牙切齿道。
“什么!”
俱文珍一下呆住了,呆了半晌,他气急败坏道:“是谁?谁干的!”
“现在还不知道,沈将军正在查。”
三人郁闷异常,只能站在一旁等待着节度使沈铨的调查,眼前的惨烈局面,他们自己也难以判断情况了。
神策军节度使沈铨走了过来,抱拳道:“仙翁、窦翁、俱公,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换个地方。”
窦文场问道:“有没有派人去追捕?”
“卑职已经派出三千人四下搜捕。”
“上船说吧!”
四人来到旁边一艘船上,有宦官收拾了一间船舱,点亮了灯。
四人坐了下来,沈铨缓缓道:“今天袭击监卫的人非同小可,我详细询问在场士兵,对方只有数十名骑兵,虽然监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毕竟有两千人,数十人能力敌两千人,还不死不伤一人,这种战斗力堪称恐怖,有这种军队的人,只能是郭宋,朱泚都办不到。”
四人顿时脸色惨白,这是他们最不愿意听到的结果,帝后落到郭宋手中了。
沈铨又继续道:“光凭他们数十人是劫走不了帝后,我敢断言,船上有内应,很可能就在帝后身边。”
“啪!”俱文珍猛地一拍桌子,他终于明白了,那个伺候小皇帝的宫女为什么眼熟,他想起在哪里见过她了。
几人都向俱文珍望来,俱文珍咬牙切齿道:“是应采和,她就是太后身边,化了妆,我居然没有认出来。”
说完,他心中又一阵后怕,应采和当时杀他岂不是易如反掌。
沈铨点点头,“那就对了,只是卑职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想明白,对方骑兵是怎么来的?沿途那么多哨卡,他们怎么会不被发现?
霍仙鸣和窦文场对望一眼,他们同时想到了,‘备先队!’
霍仙鸣满眼怨毒道:“看来我们没有冤枉李万荣,他确实暗中勾结郭宋。”
四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俱文珍道:“没有了帝后,迁都去江南也没有意义,各位,我们可不可以造一个伪帝伪后,然后一口咬死郭宋手中的帝后是假?”
“这样不妥吧!”
沈铨犹豫一下道:“很多大臣以及韩滉、马燧、刘洽他们都见过太后,如果太后公开露面,我们这边很难澄清的。”
窦文场摇摇头道:“俱老弟,这种消息瞒不过的,已经三四千人知道了,很快就会传开,还是仙翁说得对,现在他们肯定还在忠州,我们全面搜捕,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沈铨在一旁补充道:“我也同意仙翁和窦翁的方案,另外,我们要提高警惕,当心李万荣发难!”
俱文珍无奈,只得点了点头,同意了三人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