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8ng好看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 txt-第三百零八章 反對讀書-9p7v4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燕儿翠儿和英姑将灯笼点亮,璀璨如明珠。
陈丹朱坐在廊下,手里的扇子轻摇。
“陈丹朱,到底什么事?”周玄站在廊下,挡住了摇曳的灯光,皱眉问,又俯身压低声音,“我都能把那么大的秘密告诉你,你连你为什么不开心都不能跟我说吗?”
陈丹朱看着他:“伤心事嘛,我是不想说出来让你也伤心。”
周玄狐疑的看着她,问:“真的?你担心我伤心?”
灯下的女孩子一笑:“当然假的了。”
周玄冷笑:“陈丹朱,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别怪我当成真的——”
他的话说完,就见女孩子眼神戚戚,幽幽一叹:“周公子,你不要生气,我是有点不开心,所以混说话。”
这样子大概一多半是装的,周玄心里想,但还是忍不住软了神情和声音:“到底什么事?”
陈丹朱示意他坐下来,低声道:“说来话长,是我家的旧事,你知道我那个姐夫李梁吧?”
战事开始的时候,他负责领兵在周国,对吴国这边并不了解,不过,现在的他当然把陈丹朱的事都了解的清清楚楚,广为人知的她怎么迎皇帝进吴,以及不为人知的喜欢吃生的萝卜不喜欢吃熟的。
“他怎么了?”周玄皱眉,“都死了那么久了。”
陈丹朱道:“他是太子的人。”
周玄明白了,也明白了太子要做什么了。
“按理说他一个死人,太子也不至于贪图那点功劳。”他说道。
陈丹朱道:“因为还有一个活人,姚芙姚四小姐,你认得的吧?”
周玄想了想:“我见过,这个姚四小姐跟李梁关系匪浅吧。”
陈丹朱道:“她是太子用来诱降李梁的美人,李梁将她养在外宅,还生了一个孩子。”
周玄表示自己懂了:“男人嘛不外乎权色,李梁有用,可以给太子添些功劳,但更有用的是这个活着的姚芙,且不说这个女人一直活着能提醒皇帝和世人他的功绩,再者,这个女人能俘获一个李梁,自然还能为太子俘获更多的人手——”
他说了这么一大通,女孩子却没有眼睛亮亮满面赞叹的看他,而是握着扇子一下一下的扑一只飞蛾。
“陈丹朱!”周玄生气的喊,“你听没听我说话。”
陈丹朱哦了声道:“听了,太子怎么想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不能让我的仇人成为朝廷的功臣。”
周玄伸手捏住绕着灯的飞蛾坐下来,塞到陈丹朱手里:“那现在不好办了,太子既然开口了,陛下一定不会驳回,你应该早点杀了这个女人,就像杀李梁一样。”
陈丹朱看着手里的飞蛾:“我也想啊,但这个女人躲在太子身边,我哪有机会。”
周玄摸了摸下颌:“她在太子身边,我也不好动手,不过,等她出来的时候,就很容易了。”他用胳膊撞了撞陈丹朱,“别难过了,这件事交给我了。”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你别乱来啊,你要是杀了她,可不是再挨五十杖那么简单了。”
周玄一笑:“怕我再来你这里养伤吗?”
陈丹朱沉声说:“我怕你给我惹麻烦,我之所要杀我的仇人,是为了让我和我一家人都能好好的活着,不是与她同归于尽,为她一个人,贴上我全家的性命,不值得。”
周玄也沉着脸:“我知道,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陈丹朱缓和了脸色,轻声说:“也不要给你惹麻烦,周玄,我们都要好好活着呢。”
周玄哼了声,想了想也轻声说:“总之,你,别怕,也别太难过,我们既然能活着,这种事也无可避免。”
陈丹朱将两根手指松开,捏住的飞蛾扑棱飞起。
周玄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飞蛾,笑了笑,站起来:“那我走了。”
陈丹朱道声谢谢。
周玄低头看她:“不用谢,下次,再想我的时候,别只看一眼就走。”说罢大步而去。
什么想啊!陈丹朱忙道:“我那时候的想不是那个想,你别多想啊。”
周玄没有回头,翻过墙头,带着笑跃入夜色中。
小院中恢复了安静,陈丹朱坐在廊下轻轻摇着扇子,山风袭来灯火在她脸上忽明忽暗。
此时皇宫里大殿内皇帝无奈的走出来,看着灯火照耀下席坐的铁面将军。
“老臣——”穿着灰袍的老将俯身。
话没说完就被皇帝不耐烦的打断:“行了行了,你又来干什么?朕忙着呢,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铁面将军先说声臣有罪,又问:“陛下在忙什么?是不是太子为李梁请功的事?”
果然——皇帝按住乱跳的眉头,沉声道:“将军怎么知道的?此乃宫廷私语不是朝堂议事。”
窥探宫闱的罪名可不是小罪名,进忠太监在一旁屏气噤声,尤其是铁面将军的身份——
铁面将军没有丝毫的惊惧:“三皇子得知,去见了陈丹朱,所以老臣便也知道了。”
三皇子知道的事,进忠太监已经回禀皇帝了,皇帝也知道三皇子立刻出宫去见了陈丹朱,所以陈丹朱知道后,就立刻去哭求这个义父,这个义父也立刻跑来为义女讨说法了?
听到说铁面将军求见时,皇帝就心里隐隐冒出这么一个顺序推论,所以拖着不肯见,铁面将军就是不肯走,果然,就是为这个来的!
“你想怎么样?”皇帝没好气的问。
铁面将军干脆利索道:“臣反对。”
“胡闹!”皇帝喝道,又压低声音,“你,朕警告你,适可而止,不要太过分了,还真当女儿养了。”
铁面将军道:“陛下,臣不是为了陈丹朱,臣是为了自己。”
什么为了自己?皇帝皱眉。
“太子为李梁请功。”铁面将军声音淡淡说,“那就是要与老臣争功,老臣自然要反对。”
争功?
皇帝想了下明白了,吴地虽然是不动兵戈拿下了,但论起功劳应该是铁面将军的。
现在太子搬出了李梁,就是要从这里分功劳,对铁面将军来说就是抢功了。
他自然不肯——
皇帝缓和神情:“这个担心没有必要啊,太子有功,也不影响将军的功劳啊。”
铁面将军道:“陛下,这肯定影响啊,陈丹朱是老臣收服的,那现在太子说李梁有功,先有李梁再有陈丹朱,那老臣的功劳自然也是太子的。”
这话就更有些不妥,进忠太监将头垂的更低,果然听到皇帝沉默一刻,然后声音沉沉:“天下都是朕的,那要这么说,你的功劳也与朕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