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u6p笔下生花的小說 皇兄萬歲 剪水II-5.屠神(第一更)相伴-5af2k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人间。
大陆。
神殿。
深处。
一人走过之处,沿途神官尽皆跪下,叩拜。
走过的人是个皮肤晶莹的娇小少女,身高一米五,长发垂及足踝,发梢在那冰雕玉砌的足跟上轻抚而过。
少女并非真的少女,无论阅历,年龄,都不是。
她叫夏小苏。
她出生在一千多年前,如今是死亡教会的末日教皇。
死亡教会脱胎于狼蛇与死亡教会,与名字相反,这教会并不邪恶,而只是让人去敬畏死亡,末日教皇也并不会带来末日,而只是彰显她力量的强大罢了。
同时,末日教皇只是一个名誉上的称呼,“末日”二字是对她伟力的赞扬。
如今这个时代,真正的教皇另有其人,但即便是现在的教皇看到她亦需行礼。
没人敢吐槽为何末日教皇只有一米五的身高。
而据说教会的红衣主教曾经提议过,让末日教皇穿上恨天高以示威严,但这提议经过圆桌的讨论,被否决了。
所以,末日教皇依然身高一米五。
她走到最深处,看着那雾气朦胧的小世界,一旁白发的白衣主教垂首道:“祂们还未苏醒。”
“知道了。”
末日教皇只是来确认一下,因为最近她忽然有些心神不宁。
她又问:“最近大陆南岸的逃亡者们可曾安顿妥当了?”
白衣主教道:“凡人国度正在进行新城市建设,以供那些难民居住,叶风灵主教早领着神殿武者去维护治安,也许不多久就能够返回述职了,届时等建完,还需要您赐名予新城市。”
末日教皇道:“让教皇定就可以了,不需问我。”
“您总是这么仁慈,却又不取名利。”白衣主教顿了顿道,“教皇大人在内廷准备了晚宴等您。”
“不用了。”
“教皇大人说有他有很重要的事要与您商谈,似乎是有关南方逃亡者们的事。”
南方逃亡者?
末日教皇思索了下。
所谓的南方逃亡者,并不是从南方的陆地上来的,南方再无陆地,而是充满迷雾的危险海洋,在如今这个杀劫之中,海洋上的噩梦远超过陆地。
简而言之,海洋不可度,有千丈波涛吞舰船,有诡谲噩梦噬人魂,有无序妖兽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甚至她都不知道南岸往外的大海通向何处,是岛?亦或还是大陆?
既然是有关“南方逃亡者”们的事,那么她觉得还是有必要去听一下的。
如今这教皇可是她的教子,是她亲手点悟了的,小时候,这教皇可是最爱在她座下虔诚地听她诵读经文。
但…也只是虔诚罢了。
自从八百年前兄长消失后,她就试图培养一些后代,更试图与那些后代打成一片,但是无论是谁终究都与她有着很大的距离,因为她是末日教皇,没有人敢在她面前不战战兢兢,不小心谨慎。
末日教皇这才明白,或者说这才再一度的证实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温暖,在兄长消失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不见了。
她不是妹妹了。
没有人会把她当做妹妹了。
没有人会在这冰冷的人世间与她拥有亲情。
或许从前还有觊觎她相貌、权势、力量的人,但现在却都没有了,因为她是这片大陆的无冕之王,是无数国家,无数宗门都必须尊敬的人。
“领我去吧。”
“是,请您随我先来尘世殿,黑衣主教还需就异端之事向您述职,这会占用您半个时辰,之后,神殿里曾经侍奉您的水仙主教会带您去赴宴。”


死亡神殿所处虽是这一块大陆的偏南方,但因为灵气,天候未加改变,依然是千年前冰雪之国的样子。
天光如还未暗淡的血河,静静洒在这古殿堂之上,但转眼,便是被大片大片铁锈色苍云卷裹,吞噬。
大雪零落,没有半点人间的温度。
末日教皇正听着黑衣主教述职。
而今任的教皇却坐在神殿角落的秘密殿堂里。
此处,仿如与外隔绝。
烛火,不摇不晃,照明了浮绘的神话壁画,与充满历史感的古壁石台。
这秘密殿堂里,还有着不少黑影。
其中有着“需要再过段时间才会返回述职的叶灵风主教”。
这位主教正与教皇并立而斩,手中一把阴冷的匕首正抵在教皇脖子上。
而台下皆是黑影。
其中一人哼笑一声,往前走出,“灵风做的不错。”
那主教露出迷人的微笑道了声:“爷别取笑灵风了,还不是多亏了爷给的这把神奇匕首,要不是这匕首,教皇的命格可没这么容易被破坏了呢…在我用匕首架在他脖子上前,可是早就经过了一场搏杀,用这匕首刺穿了他的业力,让他开始变得倒霉,而如今又是让他的法身无法运转了。说到底,还是爷厉害呀。”
“哈哈哈。”
那人大笑起来,然后走上石台,站在教皇面前,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他唇角一勾,翘起一抹邪魅的微笑,“老东西,你们死亡神殿坐拥整个大陆,却依然有那么多人民不聊生,要不是灵风,我都不知道你们库藏里还有那么多的金银宝物。”
教皇:“你是谁?”
那人冷冷道:“为什么不把金银宝物分了,去救济别人?”
“循序渐进,个中道理并非那么简单,有关难民,我们也已经协调了各地的凡人国度,去进行安置,也许有未曾顾及,但从未置之不理。”
“凡人?”
那人忍不住冷嘲起来,“果然是高高在上的教皇,那些人都成凡人了?叫的理所当然?你凭什么看不起那些人?”
他忽然一撇教皇身侧的叶灵风主教,叶灵风明白意思,顿时将那诡秘匕首的尖刃刺入了教皇的肩头。
顿时间,教皇发出惨叫,却被一只手捂住了,而没发出多少声音。
这一刺伤的不止是他的肉身,更有他的法身,他的生命层次,他的命格。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匕首?
这种匕首,人间怎么会有?
紧接着,这男子一巴掌狠狠甩了过去。
教皇只觉剧痛之下,整个人已从座椅上摔落下去,白发苍苍,全身颤抖着。
嘭!!
那男子毫不留情,一脚直接踩在他脸上,俯瞰着他,邪魅的笑着。
教皇却没有惊惶,他轻叹一声道:“若我料的没错,各位应该是登陆南岸的海外逃亡者吧?
我们第一时间安排了人去帮助你们,为何要恩将仇报?”
“救??
恩将仇报?
什么恩?
我们是随着数万难民一起逃来的。本来想着会有好日子过,但你们呢?
只给我们最普通的房屋,最普通的食物,自己却住着宫殿,吃着美食,真当我们是乞丐吗?”
教皇被这话怼的竟是哑然,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那男子道:“我们从另一个大陆而来,那大陆上有着欺压我们的怪物,所以我们才经历了九死一生逃离到此处,但却没想到还是被你们如此对待?”
教皇愕然道:“我们…究竟如何对待你们了?”
那男子被问的愣了愣,冷冷道:“你们就该散尽财产,散尽一切,来帮助我们。
而不是只给我们最普通的房屋,最普通的食物,你这是瞧不起我们!
不,你根本谁都瞧不起,你还说凡人国度!
你觉得自己就不是凡人吗?”
教皇叹道:“你们又欲如何?”
男子正要再说话,石阶下有声音传来。
“别啰嗦了,直接杀了,之后还要在晚宴上对付末日教皇。”
教皇一听“末日教皇”的名字,忽然整个人愤怒了起来,苍苍白发也抖动起来,嘶哑地喊出:“为什么?
老师她什么都没做过,她一生救过的人,帮过的人,比你们吃过的米还多。你们有什么资格…”
嘭!!
又是一脚踩下。
“资格?
你们这种视普通人为凡人的人还有脸问我们?”
那男子看着教皇泪眼湿了白发,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直接踩爆了他的脖子。
很快,有人上前撕下了教皇的脸,开始做人皮面具。
其余人开始谈论。
“听说末日教皇挺漂亮的,不如收入帐下?我们九兄弟可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到时候一起享用岂不好?”
“见到女人就想收入帐下,老八,你是舔狗吗?”
“那只能把她训练成母狗,这样就不是舔狗了。”
“下面需要掌控这庞大的势力,我们九人可都是穿越者里的佼佼者,从南方大陆那些怪物的恐怖包围里冲突而出…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一同为美好的未来而努力。”
提到怪物,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太可怕了。
太强大了。
让人根本提不起半点反抗的欲望。
还是这边好。
忽然有人道:
“大哥,若我们掌控了神殿,真要散尽财产吗?”
“当然,我们要去帮助普通人。但…”黑暗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沉吟了下,“但除了随我们一起逃难来的那些村民,其他的算人吗?
乖乖听我们的话,我们认识的,就是人。
否则连人都不算,帮什么?”
“大哥说的对,这世上是没有凡人和权贵之分的。有的只是是人与不是人。我们认识的就是人,否则就都不是人。”
“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脚踏骸骨山,一言定一国之生死。
那些胆敢破坏这世界美好的人,
必让他所在国家一同受到惩罚,哪怕杀死十万人、百万人、千万人,也要让他们认识到错误。”
“大哥,这样会不会不好?毕竟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
“有血有肉?
老七,记住,我们不是圣母。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那些对我们有敌意的早就不算是人了,他们必须死,他们的家族,他们的国家也必须跟着一起陪葬。
否则以后若是与我们为敌,该怎么办?”
“对啊,老七,你以为就你一个人有仁慈之心吗?
你这么说,这么做,是不是觉得就自己聪明,别人都是傻子,所以你要和我们不一样?”
“我们可是这个时代的主角,我们九人在一起,只要再经过一段时间,定然可以躺着不动也越来越强,再打爆那些怪物。
到时候,我们更可以打爆这个世界,让山河破灭,世界破碎,宇宙也粉碎,让所有人都在我们的力量下死亡。
但,我们是不会死的,我们要超脱这个宇宙。”
“晚宴快开始了,我们准备一下,只要折服了末日教皇,这片大陆就是我们的了。”
“可是,这一路我听了不少声音,都说末日教皇其实挺不错的…”
“挺不错?
老七,你是不是听说她漂亮,所以要做舔狗?
教皇我们都杀了,自然也要杀她。
她如果不死,今后有一天与我们敌对呢?
你若实在可怜她,那么在她死前让她承蒙雨露,体会到爱情的美好,这样也能让她死而无憾了。
想必她这种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爱。
让她死前明白一下,也算是最高的恩泽了。”
“这末日教皇于这大陆是神,据说更是神族信仰的凝聚形象,那么今日,我们便要屠神!”
“屠神!”
“屠神!”
“屠神!”
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静谧了下来,眼神里闪烁着一种炽热的光芒。
神灵高高在上,就该把她屠杀了,如此,才能还人间和平与朗朗乾坤啊。
九人只觉热血沸腾。
“为了天下苍生!”
“为了和平!”
“杀!”
“杀!”
“杀!”
这九名穿越者经历过了重重困难,从诸多神子里脱颖而出,手中都藏着许多别人想象不到的底牌,这样的底牌,加上死亡神殿本身诸如主教叶灵风之类的诸多内应,加上对那位末日教皇力量的分析和了解,以及晚宴之殿刚好偏离了这死亡神殿的十二金人玄阵,足以。
至于为何会有内应。
金手指里蕴藏的神秘力量与人心本身的野心,可以交织出背叛,阴谋,与最黑暗的虚伪。


尘世之殿。
黑衣主教已经完成了述职。
水仙已来,随同末日教皇前去参加晚宴。
夏小苏心底平静,她经过回廊时,伸手向外,从浩淼的大雪海洋里拈出一朵六棱雪花,体会着那冰凉在融化。
她忽然想起千年之前,那古朝大商的皇宫里,一个拎着饭盒的皇女,一个禁闭诵经的皇子。
两人弱小无助,在那大势倾轧、波云诡谲的一子宫廷里苟且偷生。
虽然黑暗,但因为有着彼此,却犹然温暖,
那温暖,刻骨铭心。
大雪年年只相似,转眼千年,却已物是人非。
哥哥…
你还活着吗?
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