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9az优美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愛下-第651章 良家少女最好騙了看書-fovui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清晨起床后出发。
太阳还未居中……方正已经遥遥看到了远处的界林市。
御风舞空术果然厉害,消耗真元比单纯驾驭法宝要低了许多,而且速度更是有极大的提升,方正感觉自己已经成功的从国产小轿车进化成了F1。
收摄起法宝。
方正的速度陡然间慢了许多,但仍然快的几乎超出人类的视线……
待得飞到界林市上空时。
“谁!!!”
驻守界林市外域边缘的战士已经发现方正。
“是我!”
方正落下身影,灵光闪现之中,露出了他的面容。
“是……你?!”
察觉有异的明晖第一时间刚出来,便看到了站在电网外的方正。
他脸色立时变的古怪起来,显然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看到方正。
连带着方正也是满脸古怪……
他现在无比认同雷九霄当初警告自己的那句话。
舍心印不要乱用。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古人诚不欺我也。
嗯,自从知道了舍心印的真实功效之后,方正现在都不敢想起明晖这个人来……真特么的……
操蛋!
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这事儿就是死也不能让玄机知道。
明晖可不知道方正心头复杂懊恼的感觉,他定定的看了方正一阵,说道:“撤销电网,放他进来。”
立时有战士去撤销电网,片刻之后……随着电网落下。
方正走了进去。
明晖跟他一起往内城走去。
口中说道:“听流战将说,有人在战将府等你,你是去见他们的?!”
方正点头,嗯了一声。
“据她说,是很厉害的人物,最起码也得是宗师境界。”
明晖深深看了方正一眼,问道:“看来,你已经至宗师之境了?”
方正再度嗯了一声。
明晖欣慰的笑了笑,叹道:“雷尊一生无子无女,无家无族,你传承了他的《雷动九天》,便算是他的弟子,雷尊心心念念,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宗师,没想到临了了,竟然是由你来帮他实现了。”
“流苏闭关了。”
方正道:“她若出关,我估计就算不是宗师,也距离不远了……”
“什么?!”
明晖震惊的看了方正一眼。
方正笑道:“我传承了雷尊的武功,流苏传承了雷尊的地位和职责,我们两个人有如此成就都离不开雷尊的馈赠,我这么说你是否会更欣慰一些呢?”
明晖认真道:“多谢你们,雷尊能进英灵殿,也是多亏你们的功劳,你们让他得偿所愿,雷尊纵然九泉之下,也会欣慰的。”
方正点头,心头唏嘘不已。
雷九霄此人,对方正和流苏都有极其深远的影响……
但他们都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雷九霄存在的意义,对他们两个都仅仅只是怀念而已了。
无论是方正还是流苏,他们的高度,都已经注定是雷九霄所无法比拟。
但纵然如此,却始终有人停在原地,怀念固守着他曾经留下的一切。
雷九霄固然做过极大错事,但其人格魅力确实极高……能让那么多人为他甘愿赴死。
与明晖聊了一阵。
坐上了他安排的专车,一路往护城战将府里驰去。
两个小时后。
方正并未直接去往护城战将府,而是径自回了自己的家。
他不打算直接出现,还是先回自己的家,联络赵安歌来见自己……了解如今的情形之后,再做决定吧。
纵然已经有了绝对的把握自保。
他方正行事,从来都不是靠莽的。
不过……
“这是我的……家吗?”
站在洋房前。
方正怔怔的看着那明显刚刚种上种子,还未生根发芽的稀疏地皮,还有那明显刚刚喷过漆,可能还不能用手去摸的房间外墙。
跟自己离开的时候,好像完全不是同一个模样了。
重新修缮了吗?
之前听流苏说起过,说护城战将府里住着没有家的感觉,所以就算她只一个人,到时候也打算住在这里,房租的事儿她没提,显然两人之间关系更进一步,已经不必再如之前那般分的那么清楚了。
不过方正是真不知道,她竟然讨厌这房间的装潢到这程度,以至于非得……
他拿出了自己的钥匙,然后惊奇的发现,果然,房门也打不开了。
流苏啊流苏,你趁我不在换了我的房门什么意思?
总不至于我在外面偷腥惹你生气……咳咳……不对,我们两个可不是这种关系啊。
方正很明显的想歪了。
但他开门的动静,明显惊动了屋里的人。
伴随着慵懒包含怒气的声音。
“谁啊,大清早的就敲门,这么没公德心的吗?都不知道等主人起床了再来叫门吗?”
方正:“……………………………………”
大清早?!
我可是赶了几千公里的路,然后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这都下午了吧?
这可不是流苏的声音。
门还未开,方正神识已经清楚的扫到,屋里有一个穿着吊带小背心,齐B小短裤的长发少女,正一手揉着眼睛,一手还提着一只啃了一半的烧鸡……
往这边走来。
嗯,从我的房间里走出来的。
这里确实是我的家无疑了。
虽然被人重新修缮过,虽然房间里的装潢都大变了模样,连床都给我换了。
但我不至于连自己的家都分不清楚。
方正好整以暇的站在门口,看着房门被打开……
屋里。
那长发披散的少女犹还耷拉着眼皮,好像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随着房门打开。
她还未睁眼,秀挺的鼻尖已经不住的耸动了起来。
仿佛小狗一般,边嗅边含糊道:“咦……熟悉的味道?”
说着,她顺势把烧鸡直接抹在了方正的胸口,狠狠的蹭了两下,这才重新拿回来,然后又咬了一口,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感叹道:“这才是我盼望的味道啊,好香啊,不对,更香了,谢啦。”
说着,房门又直接被关上了。
留下了呆然留在原地,只有身上被狠狠蹭了一块油渍。
方正无奈的伸手推开了没被关死的房门,看着那少女晃晃悠悠的,又转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心头已有所感,问道:“你就是流苏跟我说过的秀秀?”
肉眼可见。
当方正提起流苏这两个字的时候,少女那裸露在外的肌肤直接迸发了无数鸡皮疙瘩。
她猛然打了个冷颤,怒道:“别跟我提那个女人的名字……咦,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家里?!”
“这是我的家。”
方正坐到了崭新的沙发上。
伸手在胸口拂过,烧鸡的痕迹化为冰屑消失不见。
他说道:“你们是在等我没错吧?”
秀秀目光在方正身上扫来扫去,很迟钝的想了一阵,说道:“我们在等你……等等……你就是方正?!”
困顿的睡意尽都消失不见,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惊喜叫了起来,“方正,你终于回来啦,我们等你等的好辛苦啊。”
“好辛苦……”
方正目光在她手里的烧鸡上扫了一眼,问道:“你家真正管事的人呢?”
“管事的人?你是说老黄爷爷吗?”
秀秀不满的撇了撇嘴,说道:“他呀,去守着他家大小姐去了呗。”
“大小姐?!”
“流苏那个坏娘们呗。”
秀秀含糊道:“流苏说要闭关,什么开关闭关的我是不懂,反正爷爷是挺当回事的,天天在她门口守着,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都五天没管我了,真是……太幸福了,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还没人管束,真希望流苏这个什么闭关能闭上三十年不要开关就好了!”
看来,王兽对我应该是没什么敌意的了。
与流苏商讨千百次,都不及这一次见面。
方正心头顿时笃定。
但凡王兽对自己有哪怕一点点敌意,他们都不可能选择带着这个一点脑子都没有的少女来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老黄不在,倒是正好。
良家单纯少女嘛。
最好骗了。
方正脸上露出了玩味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