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eow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要逆天啦 愛下-第1436章 楊帆這次應該是死定了吧?推薦-ufjkt

我真要逆天啦
小說推薦我真要逆天啦
“终于进去了!”
“还好,人族的剑皇并未现身,本皇这颗心总算是能放下来了!”
“也许剑皇并未留分身在外,又或是被另外几位妖皇大人的分身给拖住了。不过不管怎么样,杨帆总算是入瓮了!”
在空间门户关闭的那一瞬间,一直都在密切关注着这里一举一动的虎鹏与鳄辛同时长松了口气。
总算是有惊无险。
它们预想中的第三位剑皇分身并没有及时出现,杨帆还是如它们事先所预想中的一样,被龙蛟与熊韵一行给强行拉进了半皇级别的空间战场。
二十二比五,如果再失败的话,那么龙蛟与熊韵二妖真的可以找块豆腐以死谢罪了。
“杨帆这次应该是死定了吧?”
鳄辛抬头望天,轻声自语。
“自信点儿,把那个‘吧’字去掉,二十二只半皇大妖,外加两枚妖皇灵宝,他岂能再活?”
虎鹏朗声接言,对这一战的结果似乎已经了然于胸。
“呵,那可未必呀。”
这时凤惜娇阴恻恻地在旁边冷言冷语,道:
“本皇刚刚才得到的消息,妖圣岭的银蛟神子与黑风谷的熊印神子此刻皆都已经返回到了各自的族中。”
“而与它们一起回去的,还有一直被它们给随身携带保管的那两枚妖皇灵宝。”
“龙蛟那个蠢货,见人族的皇者分身被牵制,戴星城外的护城大阵被毁,就开始有些舍不得它们族中的妖皇灵宝了,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虎鹏与鳄辛闻言不由同时一怔,这个它们还真不知道。
凤惜娇这老妖婆的消息可真是够灵通的呀,它到底在妖圣岭及黑风谷安排了多少卧底?
“凤老所言当真?”
二妖的神念分别探向妖圣岭与黑风谷,皆都被两大圣地最外围的妖皇禁制给遮挡了回来,对圣地内的情形一无所知。
“不过,就算是没有妖皇灵宝,龙蛟它们也未必就一定会失败吧?毕竟是二十二只半皇大妖,难道还拿不下杨帆他们区区一人四兽?”
虎鹏与鳄辛都有点儿不信邪。
它们并不觉得龙蛟与熊韵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什么错,毕竟,如果换成是它们的话,它们也多半会做出与龙蛟一样的选择。
那可是妖皇灵宝,用一枚就少一枚,换谁也舍不得就这么轻易地浪费掉。
甚至,必要的时候,它们宁愿牺牲掉族内的少数几位半皇,也不会轻易动用妖皇灵宝。
妖人如宝,就是这么地现实。
凤惜娇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多半就是因为它们火凤一族唯一的一枚妖皇灵宝已经被杨帆给消耗掉了,没有了妖皇灵宝的威慑,它们万妖山现在五大圣地之中连说话的底气都快没有了。
现在的凤惜娇,正巴不得其余四大圣地中的妖皇灵宝也全都给消耗掉呢。
“你们知道个屁!”
凤惜娇直接就爆了粗口,隔空狠狠瞪向虎鹏与鳄辛这两个鼠目寸光的家伙。
它们跟龙蛟那个蠢货一样,一样地无知与短视!
亏得它们族中还有妖皇的精血分身一直跟在杨帆的身边呢。
难道它们就不知道,像是杨帆这样的大气运者,哪有那么容易会被杀死?
没有绝对强悍的实力与把握,草率行事,只会是自取灭亡!
“你们谁能保证杨帆的手中就不会再有第二枚皇级灵宝了?”
“不要忘了,黑风谷可是与我们万妖山一样,也曾遭过杨帆的黑手,连祖地内的宝库都被整个清扫了一遍。”
“老娘一直都在怀疑,黑风谷一族的那枚妖皇灵宝,是不是也如我万妖山一般,已经到了杨帆的手中!”
凤惜娇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直接就吓得虎鹏与鳄辛一个激灵。
“卧槽!不能吧?!”
“当时熊印神子不在不在黑风谷内吗?而且,如果白熊妖皇留下的那枚妖皇灵宝失窃的话,熊韵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次它们可是准备要用到那枚妖皇灵宝的呀!”
虎鹏与鳄辛同时提出质疑,毕竟这次的灭帆行动,最开始就已经准备要动用妖圣岭与黑风谷两大圣的妖皇灵宝,如果真的没有的话,事到临头,它们岂不是就自己露馅了?
熊韵那老小子,敢拿自己的老命来开这个玩笑?
“熊韵自然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但是如此此事就连熊韵也不知道呢?”
虎鹏与鳄辛眉头皆是一挑,瞬间就明白了凤惜娇的意思。
熊韵如果也不知道的话,那么问题就只能是出在了熊印神子的身上。
这么一想的话,似乎还真有这个可能啊。
它们自己本身都是圣地的大长老,是目前圣地的实际掌控者,它们与本族神子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融洽。
换个角度想一想,如果它们族中的神子将自己手中唯一能与大长老或是半皇老祖对抗的底牌给弄丢了,它们会主动坦白交待出来吗?
别做梦了,那些小崽子们巴得它们一辈子都不知道呢,又怎么可能会主动把自己的把柄交待出来?
“确实有几分这样的可能,不过这也只是凭空的猜测与可能而已,并作不得准。”
虎鹏微微摇头,并不是太过相信。
事关二十二位半皇大妖的生死,尤其是这其中还有熊韵,还有它们黑白熊一族的其它五只半皇长老,熊印神子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更重要的是,开始的时候,熊印神子也一直都在随行啊,就算是它不在乎熊韵与同族半皇的生死,它难道连自己的小命也不要了?
“有这个可能就够了!”
凤惜娇冷笑道:“哪怕这个可能性只有一分,那么龙蛟它们也就多了一分失败的可能。”
“入了空间战场,就等于是进了死胡同,一但有人引爆皇级灵皇,它们二十二只半皇大妖,又有几只能够幸免?”
“怕不是又和上次一样,只有龙蛟与熊韵它们两个或是它们两大圣地的族人能够凭借移花接木秘术脱身逃生。”
“而咱们三大圣地的九位半皇,却要为它们的鲁莽与愚蠢而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样的事情,龙蛟与熊韵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上次在京华市,它就用这样的方法成功坑死了鹰愁涧与沼洼国的四只半皇大妖。
而这一次,却是增加到了九只。
“它敢!”
“若真如此的话,本皇就算是拼得引起两大圣地内战,也要亲自出手毙了它们!”
虎鹏与鳄辛同时暴躁起来。
上次被龙蛟、熊韵两只匹夫给坑了的怨气都还没有发泄出来呢,这次龙蛟它们若是还敢这么玩,虎鹏与鳄辛一定会发疯。
凤惜娇继续撇嘴:“它有什么不敢的,龙蛟就是仗着它掌握了移花接木的保命神通,才敢如此大胆地让银蛟神子与熊印神子提前撤回,为的就是要保下它妖圣岭的那枚妖皇灵宝。”
“只要有妖皇灵宝在,你们以为它会怕了你们的挑衅?”
真是天真啊。
反正要死的话也是死地它们另外三大圣地的半皇,妖圣岭与黑风谷未必会有太大的损失,它们为何不敢这么做?
如果换作是它凤惜娇的话,它只会做得更绝,它有妖皇灵宝护身,还有什么好怕的?
虎鹏与鳄辛脸上愤怒不已的神情同时一滞,皆都有些不满地回瞪了凤惜娇一眼。
所以,这就是它们不太喜欢跟凤惜娇这个老妖婆打交道的真正原因。
这娘们的嘴巴太毒,有什么话自己心里明白不就得了吗,干嘛非要说出来搞得大家全都如此难堪?
看破不说破,大家才能继续做朋友啊。
它们又不是傻瓜,难道会不知道龙蛟所依仗的到底是什么吗?
只是这个时候如果不表现得气愤一些、暴躁一些,它们也不太好跟身后的这些心腹与族人们交待撒。
不管怎么说,总是要装装样子,这样大家的面子上才好看嘛。
可是凤惜娇这个老娘们,生生地把这层面子给挑破了,这不是在故意让它们尴尬难堪吗?
当初它们之所以会同意龙蛟的要求,三大圣地各出三只半皇长老出战助威,本就是有让它们去充当炮灰的意思,真要是意外挂了,也完全在它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好不好。
凤惜娇这老妖婆,现在未免有些太过上冈上线了啊。
“哦,本皇倒是忘了。”凤惜娇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你们跟老娘不一样,我万妖山的妖皇灵宝已经没了,自然是拿龙蛟没办法。”
“但是你们鹰愁涧与沼洼国不一样啊,你们的妖皇灵宝还在,自然是有底气去找龙蛟的晦气。”
“可怜本皇一个弱质女妖,儿子又不在身边,就算是被别妖给欺负了,也只能忍气吞声,连句狠话都不敢说。”
呸!
虎鹏与鳄辛同时暗啐了一口。
虎鹏轻哼一声,点头附言,表示不想再与凤惜娇多说废话,这老妖婆口无遮拦,跟它交流得多了,容易血压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