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gg1精华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515章 找到末永亮讀書-a3p0p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下午8点,六旗游乐园开始了游园活动。
花车缓缓沿过道前行,灯光缤纷多彩,打扮成国王、骑士和各种形象的人站在花车上表演着。
泽田弘树跟池非迟站在路旁,看着挡在四周的保镖,有些无奈,能不能照顾一下小孩子的身高……
池非迟直接将泽田弘树抱了起来。
泽田弘树被吓了一跳,见是池非迟后,转头看向花车游园。
周围人群里,也有父亲抱着孩子看表演的。
看着看着,他突然觉得今晚的表演很精彩,很好看。
国王华丽的衣着好看,骑士威严的模样好看,连勾勒那颗圣诞树的金色灯光、悬挂在树枝上面的红色小礼盒都那么顺眼。
后方南瓜花车里,打扮成公主的女人笑眯眯给沿路的孩子发糖果,立刻引起一片孩子的欢呼笑声。
泽田弘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糖,他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不过这种游园活动中发的糖……
“要不要糖?”池非迟低声问道。
“教父,我都十岁了。”泽田弘树正色声明。
池非迟‘哦’了一声,突然越过保镖,走向路过的南瓜花车,“要就接,不要就算了。”
南瓜花车里,公主打扮的女人伸手,笑着朝被池非迟抱着的泽田弘树递出糖果。
一群保镖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前,等他们走到一半,泽田弘树已经接了糖果、被池非迟抱回来了。
长长的游园队伍继续向前,在花车后方,小丑们边走边表演着杂技。
其中一个小丑喷出长长的火龙,在人群的惊呼中,嘚瑟地挥手走过。
队伍最后方,大炮样式的花车跟着队伍缓缓行进,突然轰出满天的彩条。
人群最后的狂欢中,一个保镖接了电话,走近池非迟身边,“池先生,老板让我接弘树回去。”
泽田弘树收回视线,有些不舍,“已经9点了。”
“以后再带你来看。”池非迟将泽田弘树放下来。
……
送泽田弘树回去后,池非迟跟鹰取严男一起离开,去了放代步车的地方,开车去仓库转移炸药和枪支。
路上,从Ds区域得到的那个手机上,接到了韦恩-沃克利的电话。
昨天晚上半道上,韦恩-沃克利就打电话过来,表示同意合作,然后被池非迟一句‘等我消息’打发掉。
鹰取严男接起电话。
“喂……我是他的同伴……我知道,有点耐心,我们要确认情报也需要时间,大概过两天才能有消息……不用,我们可是有不少事要忙……好,我转告他,过两天给你答复。”
“滴。”
挂断电话,鹰取严男笑道,“老板,那家伙似乎担心我们去找别人,有点急了,他说三天后,想见面谈谈细节,如果我们没空去Ds区域,可以指定一个地点,他来见我们。”
“我确实不想去那个地方,”池非迟道,“晾他两天,过两天再说。”
到了仓库,鹰取严男下车去开货车,池非迟开车跟着。
两货车东西,来回两趟,全部被转移到另一个仓库。
两人在仓库里鼓捣了两个小时,一直到凌晨5点才回到酒店。
池非迟又给那一位汇报情况。
【已经初步接触泽田弘树。——Raki】
【什么时候举行洗礼仪式?】
【六天后,要解决掉托马斯-辛多拉?——Raki】
池非迟发完消息,去浴室放水,等着回复。
这是必须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他和他母亲不会对托马斯下手,是因为托马斯死了也得不到辛多拉公司,不用针对托马斯本身,应该去针对辛多拉公司。
但那一位只想要泽田弘树这个天才,只要他成了泽田弘树的教父、托马斯一死,泽田弘树的抚养权很大可能落在他手上,所以那一位可能会想直接对托马斯下手。
【泽田弘树还有一个在世的生父,那个人可以跟你争夺抚养权,最好先把他处理掉,但泽田弘树两个监护人都死了的话,太刻意了,至少不能在你刚成为他教父的这段时间,你先接触,过一段时间再处理。】
【也好,我母亲想要辛多拉公司,托马斯死了可能会打乱她的安排。——Raki】
【你可以用组织的情报人员帮帮她。】
【不,让她自己去做。——Raki】
【你对你母亲好像有一些不满?】
池非迟等了一会儿,才回了句‘没有,您不用管’,将手机放到一边,洗澡去。
他对池加奈真的没有不满,只是不想让组织跟菲尔德集团或者真池集团扯上关系。
利用组织的力量?别用着用着,自家集团成人家的了。
让那一位觉得他对父母有怨言也好,将家里和自己划一道界限,避免那一位打他家里的主意。
等洗了澡,池非迟才看手机,见那一位没再回复,回房间睡觉。
……
上午十点多,鹰取严男出房间,见池非迟已经起来了、在客厅看书,打了个哈欠,问道,“老板,今天做什么?”
“休息。”池非迟头也不抬道。
昨天才黑吃黑劫了人家东西,今天要给行动的人放个假、发酬金,顺便确认有没有后续麻烦。
另外,泽田弘树昨天才玩了一天,今天也不适合再找泽田弘树出来玩。
在洗礼仪式前,他和泽田弘树都要了解一下具体的流程。
“晚上呢?”鹰取严男问道。
“休息。”池非迟道,“你可以补个觉,明天觉得累再休息一天。”
鹰取严男嘴角微微一抽,转身回房间,“好吧,感谢自由工作,那我再去睡会儿。”
池非迟继续看那本记载洗礼流程的书。
整个组织里,行动组的事比较多,他们这效率已经够高了。
看看情报组那些咸鱼,一件事能查上几个月,慢吞吞一点点接近,耐心好得惊人……
特别是贝尔摩德,完全是打着个调查幌子在划水。
……
接下来两天,没什么大事。
池非迟和鹰取严男不时易容出门,开车开启波士顿街头巡游模式,了解地形,顺便把绿川纱希提供那个情报的资金交易给完成了。
交易对象是一个大酒店的负责人,私吞大老板安排用于酒店活动的钱款,欺上瞒下,还出了轨。
绿川纱希拿到的是出轨的证据,另外还有对方情妇的开销、银行流水等东西,没有那个人私吞钱款的直接证据,不过也够拿捏对方了。
这次行动他没安排其他人,在拿到Ds区域手机那一晚就让人准备钱款,绿川纱希提前几个小时,就在街区附近逛街、留意着情况,再加上鸟类在附近预警,他和鹰取严男临时联系,街头交易,交易完了就撤。
交易完成,池非迟开车离开那一带。
鹰取严男在副驾驶检查了装钱的两个箱子,“老板,没有窃听器和发信器。”
“你的报酬要现金还是转账?”池非迟问道。
如果要现金,那一位说了,这一次交易只要不出意外、不让组织操心,能拿多少都算他们的。
而如果要走组织渠道洗钱,组织肯定要抽取一部分做组织资金。
另外,他们也可以自己找渠道洗钱,不过那样很麻烦也不安全。
“转账,这么多现金,带着很麻烦,而且……”鹰取严男拿起一张纸钞,翻看了一下,“我们早晚要回去,放在账户里比较方便。”
“嗯。”池非迟找了个街角停车,联系了美国一个邮件地址,确定了交钱地点、方式。
组织在美国活动的人需要现金,有的事还要大量现金。
他们只要把现金送到指定地点,之后就会有人接收、从账户将钱转给他们,他们把钱洗尽账户,对方在需要现金时,也避免去取钱的风险,一举两得。
在等回复的时候,突然有一条别的邮件地址发来新邮件:
【在Landmark’s Kendall Square Cinema发现疑似末永亮的男人,外貌与照片不符,不过,左手手背有长2cm烫伤疤痕、身高、头身比例等特征与末永亮相符,另外,行走时右手放口袋捏钥匙、说话前喜欢侧头等习惯与末永亮相符,目前目标尚未移动,特征:蓝色西服、棕色短碎发……】
详细特征描述后面,署名是——波士顿2号。
非墨军团波士顿第二据点发出的讯息。
池非迟将内容复制,删除末尾的署名,发给了绿川纱希。
这是原剧情里绿川纱希到死也没等到的男人,一个欠下大额赌债后丢下女朋友跑路的男人。
如果真的在这异国他乡遇到,不知绿川纱希会是什么心情。
更何况,根据据点提供的特征描述来看,那个男人身边有着另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大概三四岁的孩子……
池非迟看了一下另一封邮件,给据点发了一条‘确认附近是否安全’的邮件,收起手机,开车去放置资金的地点。
资金放置在一个储物柜,储物柜的钥匙寄存在另一处,指定某个名字的男人去拿,算是基本套路,没多久就安置妥当。
中途,鹰取严男换了池非迟开车,等池非迟寄存钥匙出来后,等着池非迟发话。
池非迟上车之后,看了一下绿川纱希发来的邮件,报了地址。
绿川纱希只发了两封邮件。
第一封是:【找到了,确认是他】
第二封是:【他在向影院旁边的购物中心移动,我正在跟踪】
那种在执行任务的汇报口吻,让池非迟心里有点哭笑不得,也有点担心绿川纱希的状态。
顺手,给那一位发邮件。
【绿川想找的末永亮已经找到,就在波士顿,目前位置是……
——Raki】
绿川纱希虽然不是代号成员,但本身太懂得抓把柄了,而且还是他真正身份的知情人,那一位也很关注绿川纱希的情况。
说起来很有意思,每位代号成员,都会由那一位的多次考察、评估、调查,最后给代号,不过世界上那么多人,那一位不可能观察到所有人,能进入那一位视线的,都是跟组织某个核心成员有关的人。
换言之,要混入组织核心,必须要找准切入点,让某个重要的代号成员关注到,然后再让那一位关注到,像他这样莫名其妙被那一位关注的没几个。
他突然就有些好奇,也不知道安室透那小子是怎么混进组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