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n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txt-第四百四十九章 着陸讀書-ir1p9

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小說推薦從迦勒底開始的救世之旅
(动动小手加群啦~书友(×)沙雕(√)群779037920)
“我说,咱们还要等多久?”
摩天大楼的楼顶,两个人影看着脚下的都市。
站着的那个穿着式样有些奇怪的英伦大衣。他一只手拄着手杖,另一只手上托着烟斗,烟丝正在里面燃烧出暗红色的光。借着楼顶的灯光,能勉强看到他那年轻而英俊的脸。
坐在楼檐的那个人则穿着一身黑色,活像个交响乐团的成员:黑色的礼帽,黑色的燕尾服,黑色的西裤,黑色的皮鞋。脖子上那个红色的领结算是给他的身上添了一抹亮色,让他看上去不那么像是从黑白电影里走出来的人。他的脸上带着一个笑脸面具,刚刚的问句就是从面具背后传来的。他的声音应该是经过了特殊处理,听起来粗糙得像是从劣质无线电里传过来的一样,还带着滋啦滋啦的杂音。
“就咱们两个人的时候,没必要还用这种声音吧,我亲爱的搭档?”英俊青年无奈地说道,“这噪音就像华生拉的小提琴一样让我头疼。”
面具人摇了摇头,果断拒绝了英俊青年的提议:“做戏就得做全套,提前适应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不过话说回来,所有人都可以称呼你的本名,那我呢?难道让她们也叫我搭档?总得找一个能让别人叫我的称呼吧。”
“我想想啊……那么就叫你Gunner吧。”英俊青年稍加思考了一下,“本就是存在于空想的职阶,与你现在的状态也和相配。”
“嗯……不错,那我就暂时以此为代号吧。”面具人点了点头,“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玩意比魔术好用多了。”
说着,他拍了拍身边敞开的大提琴盒子。这琴盒比正常的大提琴盒子要大很多,盒子里装的也不是乐器,而是一把长长的狙击枪和几把手枪。它们的旁边还放着大量的配件和形态各异的子弹。
“我还以为到了你这种水平的人,应该会觉得魔术比较方便呢。”英俊青年耸了耸肩。
“啊,那些老家伙确实是这么认为的。”Gunner点了点头,“不过这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事。究其本质,魔术和科技只是殊途同归的两条路径罢了。我倒是不介意两者无缝切换,哪个好用就用哪个呗。况且以现在这种特殊情况,我一用魔术不就露馅了?”
“芙~芙呜~”
一只奇异的小兽爬上了Gunner的肩膀,有些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脸。
“你看,它也在赞同我的想法。”
“它才是最容易露馅的吧……”英俊青年无奈地说道,“你难道不打算给它处理一下?”
“唔……有道理。”Gunner点了点头,随后把小兽抓了下来,“那就委屈一下你啦。”
“芙!芙呜!”小兽剧烈地挣扎了起来,仿佛预知到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金色的光芒从Gunner手中绽放,被光包围的小兽不断变大。与此同时,Gunner的口中还念念有词。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
光芒消失,刚刚还古灵精怪的小兽已经变成了一只和人手臂差不多长的动物。虽然长相也能算是可爱,但比起刚刚的小兽就差距很大了。
“呜……”它发出了一声垂头丧气的哀鸣,低下头一副认命的样子。
“这是……獾吗?”英俊青年辨认了一下这动物的外貌,随后挑了挑眉。
“不,这是猹。”Gunner一本正经地纠正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也算是幻想种。”
(鲁迅先生曾在1929年5月4日给舒新城的信中说:“‘猹’字是我据乡下人所说的声音,生造出来的,……现在想起来,也许是獾罢。”)
“呜!呜!(翻译:幻想种你个毛球啊混蛋)”
Gunner把“猹”放回了天台上。刚四脚着地它就一溜烟跑没影了,估计是找个角落生闷气去了。
Gunner也不在意,而是继续看着天空。英俊青年也不说话,开始享受起烟草的香气。
远处的大楼上空突然亮起了一个光点,随后一个人影尖叫着从空中落了下来。一个从楼顶跃起的身影接住了那个下坠的人,随后二人一起稳稳地落在了楼顶。
Gunner合上了大提琴的箱子,扣好了锁扣,拎着箱子站了起来:“走吧,看来已经等到了。接下来就是按照你的计划一步一步来了吧,名侦探?”
————————————————————
刚经历了灵子转移的立香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正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虽然她在尽力挣扎,但除了尖叫她确实什么都做不到。正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听天由命的时候,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拯救坠落的少女,这应该是少年的职责。也就是说,恋爱与希望的故事多半会由此展开!随后,你就会与对方一边打情骂俏,一边努力奋斗修正特异点吧!真好,实在是太好了!”
“嘭。”
立香落入了某个怀抱当中。她睁开眼,看到了一张年龄介于她爸爸和爷爷之间,更偏向与爷爷那边的脸。
“但是!很遗憾,救你的既不是真诚地少年,也不是美貌的少女,而是一个形迹可疑的胡子大叔哦!”
这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调整方向朝地面落去。
“您哪位——!?”立香吃了一惊。
“呼哈哈哈,这当然是极为合理的问题!”老头笑着说道,“但现在你还是等着着陆比较好。”
“嘭!”
老头的双脚踩在了楼顶。经过了一段不短的滑步,二人才算是稳定下来。老头把立香放了下来,擦了擦根本没有汗的额头,精神十足地说道:“咻!对五十岁的绅士而言,这次救人还挺费劲的啊!但计算分毫不差,嗯,不愧是我!”
还没等立香说话,他就凑了过来,环绕着立香看了好几圈:“你身体怎么样?四肢还健全吗?脑子呢?神经呢?骨头呢?”
立香实在有些应付不来这话多得像是机关枪一样的老头,只能弱弱地问道:“请问……”
“啊!”老头一拍手,像猛地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把立香吓了一跳,“哎呀失礼了,我打量你的视线未免太无礼了。不过反正我就是个枯瘦老头,你就当是被机械检查就好了。毕竟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就是肉体是否平安无事吧!怎么样?有问题吗?”
立香轻轻地摇了摇头。还没等她进一步说话,老头就又开口了。
“好!没事就太好了。也就是说——欢迎来到地狱,迦勒底的御主啊!”
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像是高级酒店里的侍者。借着各种并不明亮的光,立香算是勉强看清了老头的样子。老头衣着很整齐也很考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服也打理得很好,一只手上还拿着末端有刃顶端是变色龙的手杖,从外表上看确实比较符合他自称的“绅士”形象。他的左肩上披着一个及地的披风,内衬是蓝色的宛如蝴蝶翅膀一样的花纹。在他的身后,还竖着一个长长的柜子。虽然有点不礼貌,但立香还是觉得那柜子像棺材。不过,比外表更让她在意的,是老头口中的那个词。
“地狱?”
“正是。”老头把立香引到了护栏边,让她看着脚下的城市,“看吧,这座城市的惨状。”
更别提随处可见的游荡魔兽。有些路人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拖进了小巷,从此再也没有出来过。
老头说道:“魔术使,魔兽,会动的人偶,还有那些被称为雀蜂的伪军人。”老头说道,“善人几乎都死光了,只有特级恶人才能活下去的真正世纪末风景,与外界隔绝的监狱都市。我们称之为,恶性魔境新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