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eyj优美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第289章 突破了?推薦-si1vy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啪!
望着李云逸投来的目光,风无尘只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绷紧了,似乎随时可以炸开一般,罡气蒸腾,丹田里象征着他大宗师境界的丹丸震荡不休。自从成为宗师以来,风无尘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可是今天,听到李云逸这两句话,他整个人已近乎失控!
看懂了?
李云逸真的看懂了这幅画?
李云逸说的不错,这幅画的确不是他短短一日画出来的,而是上一次闭关修炼,足足沉淀一个月无法突破,他用了整整七天的时间才画出了这幅画。但就在他画完之后,只感觉这幅画缺少了什么,就像他的武道,缺少了最重要的一环,让他困足数十年的一环!
它到底是什么?
风无尘寻找不得。这是合理的,因为倘若他真的能补全这幅画卷,他必然已经晋升圣宗师之境了!
其实今夜他来找李云逸,心里的确有试探的意思,却绝对没有报太多希望。因为和所有人一样,风无尘也不曾见到李云逸全力出手,不知道他现在的武道境界。但有一点风无尘能确定,那就是李云逸绝对不是宗师!修炼到他这个层次,冥冥中自有感应。如果李云逸真的是宗师,他不可能感应不到!
“他能看懂?”
“他连宗师都不是,岂能看懂?”
风无尘压下心头的震荡,认真地看着李云逸,试图从后者脸上看出些许端倪,进而洞察真相,只是令他挫败的是,李云逸始终微笑看着他,神色不曾有半点波澜。
“你看出了什么?”
风无尘终于等不及了,开口追问。李云逸岂能看不出他眼底的犹豫和踌躇?轻轻一笑,道:“它不够完美。对风前辈来说,这句话难道还不够么?”
不知不觉,李云逸把对风无尘的称呼换成了前辈,后者却没有丝毫意外,甚至感到更贴切当前。因为此时他和李云逸的交谈无关政权地位,只在乎武道之说。
“他真的看懂了!”
风无尘眼瞳一亮,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精芒,亮的可怕。李云逸看到这一幕丝毫不怀疑,只要接下来他稍有迟钝,风无尘甚至会直接扑上来撕开自己的脑子,也要知道真相。所以,他连半点停顿都没有,径直道:“但晚辈也说了,对于这等画卷,晚辈只是略知一二而已。补足画卷,肯定已经超乎晚辈的能力之外了。”
李云逸无法让这幅画更完美?
风无尘闻言心头一震,顿时大为失望,但只是瞬间,他就接受了李云逸的这说法。
不错。
这幅画乃是他一生武道最巅峰的描绘,如果是让他重作一副,风无尘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再来一次,就更别说李云逸了。更何况,每个人的武道都有不同,即便有人和他一样试图参悟风之大道,修武经历的差异也必然会使得他们最终的领悟有些许出入,不可能全部相同。如果李云逸真的能在一眼之间就能看出他这幅画的玄妙并且说能够补充完美,那他才真的会感到震惊和忌惮呢。
当然,心里的失望是免不了的,毕竟风无尘对今夜之行原本是抱有极大希望的。
“可惜了。”
风无尘默默摇头,脸上的无奈并没有遮掩,说着就要收走身前桌上的画卷,可就在这时,突然,一只手落在了桌子上,制止了他的动作。
风无尘一惊,讶然抬头,只见李云逸一双清澈地眼睛正望着自己,淡笑浮现眼底。
“不过晚辈的话还没说完。”
“此画已属道帛范畴,别说是我,就是真正的圣宗师前来,也无法将其补全,因为它描绘的是前辈一生的武道,没有任何人能够代为执笔,它独一无二,无可替代,对前辈来说如此,对于这世上任何一个人来说亦是如此。”
道帛?!
风无尘虽然不知道道帛是什么,但听到李云逸这番话,却忍不住点头。李云逸说的和他想的完全一样,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感觉到了自己今夜行为的冒失,为此感到沮丧。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李云逸当前阻止他的行为感到更惊讶。
“那你这是……”
李云逸不改微笑,道:“晚辈虽然说没有能力亲手替前辈完善这一画卷,事实上,也只有前辈一人能做到这种事,但从来没有说过,晚辈不能帮助前辈。”
你不能亲手帮我完善它,又怎么可能帮到我?
李云逸话语拗口,风无尘闻言忍不住皱起眉头,可就在他想要再一次提出质疑之时,突然,一道灵光骤然在心底闪过,风无尘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连手脚都忍不住颤抖起来,难以置信地望向李云逸:“你的意思是说……”
李云逸似乎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神秘一笑,突然从旁边扯过一张纸,抓起笔墨,开始撰写起来,一边写着,一边还在说着:“晚辈对于武道修炼着实没有太多的天分,不说小婵,更不及这世上大多宗师,但晚辈自负运气还不错,曾于一方洞穴得到过一份传承,之前没有多在意,那本古籍也早已被晚辈遗失,每曾想来都后悔莫及。现在想来,它应当就是一份圣宗师曾参悟大道的真意,更同前辈武道相仿,皆为风之大道。”
“不过,古籍虽已遗失,晚辈暂且还能回忆点出来……”
洞穴?
参悟风之大道的武学秘籍?!
圣宗师所书?!
李云逸说的这都是真的?
一旁,风无尘听见李云逸这些话早就惊呆了,几乎有些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云逸,还有这等气运?!
他真的见过圣宗师所书秘籍?可整个南楚……不,就是整个东神洲,也从未听闻有参悟疾风领会天地大道的圣宗师诞生啊!李云逸所见传承是谁的……或者说,他从哪里见到的?
正当风无尘被这突然的转折惊呆之时。
“嗤!”
李云逸撕下纸张,一张写着寥寥数字的纸已经递到了他的眼前。
“请前辈回去看看吧,希望能对前辈有所收获。”
风无尘对于李云逸纸上写的内容当然好奇之际,简直有些迫不及待,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刚才李云逸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这幅画的奥妙所在,更道出它属于“道帛”一筹!
他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过圣宗师的笔墨传承,他又岂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辨认出我这幅画的真意?!
想到这里,风无尘激动了,对于李云逸递到他身前的这张纸更是无比期待,但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你就舍得这么给我了?!”
风无尘凝视李云逸的双眸,后者对于他这个问题似乎并不意外,轻轻一笑,道:“这有什么舍不得?”
“它既对我无用,那就是废物,既然对前辈有用,那就是冥冥中的造化,前辈才是那个有缘人。既然如此,晚辈又何必吝啬?”
“更何况晚辈相信,若是前辈能因此登临圣宗师之境,于我,于我景国,于我南楚,都是一件大好事,前辈肯定不会亏待我李某人的,我相信前辈的为人。”
相信!
风无尘闻言,激动了。
说来好笑,他这些年困足宗师巅峰,早已看遍天下,心头常年止如静水,而这些天却连连震荡,都是因为李云逸的缘故。正如此时,李云逸眼底的真诚和话语中的坦诚,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你……”
风无尘昏黄的眼底都浮起了一抹亮光,可还没等他说什么,只见李云逸轻轻一摆手,道:“再说了,前辈也莫要先谢我。那份古籍已经遗失,这份手书也是晚辈仅凭记忆所书,定有残缺,也可能无法对前辈提供任何帮助。”
“但请前辈放心,这些时日,晚辈定会仔细回忆,争取补全更多的。”
“至于这份手书……”
李云逸再次把手里的纸张向风无尘递来,笑道:“前辈还是带回去再看吧,若是真的对前辈有所帮助,前辈或许真的能有所突破。”
残本!
风无尘闻言心头一震,终于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深深望了一眼李云逸,终于从他手上接过了那张纸,还有他那副画。
“好!”
“借殿下吉言,如果老夫幸而所得,定不会辜负于景国!”
风无尘说完这句话转身走了,与来时相比,他的背影更显得几分急迫,显然是想快点赶回去看李云逸的这份手书。望着他急切离去的背影,李云逸笑了。
手书是假的?
不,当然不是。
故事是假的,但李云逸给风无尘的肯定是真东西,是前一世于中神州,他初入此地,就撞见了一件大事,乃是中神州历史有名的狂风宗师坐化之地暴露于世,引得各大宗门势力争相前往,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无需赘述,更重要的是,李云逸拼的九死一生,差点惨死,最终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他写给风无尘的,就是狂风宗师曾问鼎圣宗师之境的手书,但不过是其中的九牛一毛而已。同样,他从狂风宗师陵墓中得到的,这份手书也只是最微不足道的一个而已,但他知道,一旦那手书被人找到,他必然会因此身死,因此在记下它里面的内容之后,李云逸就毫不犹豫地把它毁掉了,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欺骗风无尘。
有时候,故事就是这样,真亦假假亦真。唯有真假虚实相佐,才更深入人心。毕竟,每个人都只想听到自己最渴望的。
至于他愿意把它写出来给予风无尘的原因更是简单——
攻略!
攻略风无尘!
但这一次,必然不会像南阳城下那次,只是拉拢那么简单了!
“希望能和我想的一样顺利吧。”
李云逸拉上马车的门帘继续休息,似乎已经把今夜之事抛却在了脑后。
是的。
他根本不认为只是自己寥寥数笔,风无尘就能因此找到突破的契机成功跻身圣宗师之列,他唯一能确认的是,只要风无尘不瞎,就绝对能看出来,自己这份手书定然不是自己随手涂写,是真正圣宗师传承的一部分。对于他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诚意,有了。
干货,也有了。
风无尘痴迷武道,更困足宗师之境多年,对圣宗师的渴望必然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否则他也不会宁愿冒着他本人与南剑宗身败名裂的风险,坚定地现在芈虎那边,甘成后者的有狗与手中利剑!
风无尘会沉沦的。
李云逸有这个把握,只是在他想来,这必然需要徐徐图之。
“没关系。我什么都没有,就是时间够宽裕。”
李云逸轻轻一笑,对自己今夜的表现还是挺满意的。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即便他真的已经很高估风无尘困足宗师之境数十年的底蕴了,但……或者说,他低估了狂风宗师和风无尘在风之一道上的契合。
夜半。
官道无声,万籁俱静。
李云逸躺在马车上已经睡去,突然,似乎冥冥中自有感应,他突然从睡梦中醒来,突然觉得外面有些不寻常。
太安静了!
即便是荒野,外面还有数万大军,怎么会如此安静,连半点马匹嘶鸣的声音都没有?!
李云逸诧异间正要坐起身来,突然——
嗡!
只感觉空无一物的空气中似乎有一座看不见的山岳落下,狠狠砸在心口之上,让李云逸立刻感到一股难言的窒息,别提多难受了,体内真气压抑,就像一条澎湃的大江突然静止了!
这是……
李云逸心头一震,立刻强行催动两大宝穴里的真气运转周身,感到身上莫名的压抑终于减缓了一些,这才终于坐了起来,一把扯开门帘,立刻看见,外面两道熟悉的背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门外。
福公公。
江小婵!
“殿下。”
福公公似乎感应到了背后的动作,立刻转过身来,脸上满是凝重,李云逸更看到了江小婵腰间长剑已经出鞘,稚嫩的脸蛋上同样忌惮莫深,凝望着远处。
李云逸一瞬间就捕捉到了后者所凝望的方向,那是……
“风无尘的马车?!”
李云逸精神一震,从他自己的感受和福公公江小婵凝重的脸色上他就已经猜到什么了,可是,这猜想实在是太惊人了,连他都忍不住眉毛狂跳。只是还不等他通过询问福公公江小婵来验证自己的猜测,突然——
“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
一道充满惊喜的狂啸突然从远处传来,与此同时。
呼!
狂风过境,烟尘席卷!
在一片迷蒙中,李云逸模糊看到,一道消瘦的身影从尘雾里走出,并不高大的身影却宛若顶天立地的神灵,让人一眼再难忘记!
这是……
看到这一幕,曾亲眼见过圣宗师神威的李云逸岂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圣者神威。
静可摄人心。
动可撼天地!
这是唯有圣宗师方能掌握的天地之力啊!
风无尘,这就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