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3y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七十章 磕頭相伴-g4ap1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这狗越叫越厉害了,该不是……”
“……说明这次请来的人有真本事,不然怎么会有反应……”
“……徐村子孙,叩告先祖……起于微末,长于乱世,祖辈之功……”
开阔的平地上,穿着道袍的老头长呼了声后,爬起了身,
跪拜在地上的一众村里人,也相继重新爬了起来,或是各自再低声说着话,或是再望着那供桌前,
话语声混杂着那穿着道袍老头的祭文念诵声,村里的狗吠声,这开阔的平地上再嘈杂起来。
“……既然觉得有作用,就敬重些吧……”
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农佝着身子,望着那供桌前,又再转回身,对着身侧说着话的几人说了句,
说着话的几人闻声,安静下来,各自点头,再转过身,望着那供桌前,之前脸上的恐慌神情,消褪了许多。
老农模样的老人再转过头,顺着几堆燃着纸钱堆上升着的烟雾,望了望萦绕着的雾气,
再缓缓转回头,看向了那供桌前。
……
一众村里人起身后,廉歌身侧几个村里人,不禁朝着廉歌侧目,
只是却也没多说什么,看了看,便又再转回头,恭敬着朝着那供桌的方向,眼里带着些期待,
看了眼这围着供桌的一众村里人,供桌前念诵着祭文的老头,
廉歌转回了目光,再看了眼那之前出声说话的,如老农般的老人,
挪开脚步,朝着那老农走了过去。
……
“老人家,村子里是在祭祖?”
走至老人身侧,廉歌出声说了句,再转过视线,看向那供桌前,
“……小伙子,你不是村里人吧?”
老人闻声,转过了头,看了看廉歌,打量了眼后,出声说了句,
又再缓缓转过头,再望向那供桌。
“过路人,叨扰了。”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老人,再说了句。
老人闻声,只是摇了摇头,望着那供桌,沉默着没应声。
又再沉默了下,老人再缓缓转过目光,看向了廉歌,
“……小伙子你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就快些走吧……别在村子里久待了,最近我们这村子里不太……太平。”
说着话,老人又再缓缓转过了头,望向那供桌前,沉默下来,
廉歌闻声,看了眼老人,转回了目光,看向了那供桌前,正念诵着祭文的老头,恭敬着,眼里带着期待的村里人,也没多说什么。
“……小伙子,我们村子里这会儿是在祭祖。”
老人望着那供桌,沉默了下,再继续出声说道,
“……不过往年从来就没祭过祖,这会儿祭祖也不是为了供奉祖宗。是为了求祖宗……能想的办法我们都想过了,最后没法子了,只能求求祖宗了……”
老人出声说着,又缓缓转动着视线,看了看围在供桌旁,聚在这村子中间开阔平地上的一众村里人,
“……小伙子,你看这祭祖来得人多吧……全村的,还在的,都过来了。能走的,能往外地去的,都已经跑了,走了,现在剩下这些,都是些还不愿意走的和些去不了什么地方的老家伙。”
“……小伙子,没什么事情,就赶紧走吧。最近我们村子里走邪门,净出些邪性的事儿……你个小伙子,别在这儿待久了,把你也给害了。”
老人说着话,再摇了摇头,
那供桌前,穿着道袍的老头,依旧念诵着祭文,
村子里的鸡狗,依旧叫着,吠着。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老人,
收回目光,再看向那供着三牲的供桌,
“老人家,能和我讲讲,是什么邪性的事儿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老人闻言,再转过头,打量着廉歌,看了看,
又再看了看廉歌肩上,蹲着的小白鼠,有些浑浊的视线顿了顿,
又再仔细打量了下廉歌,沉默着,再转回头,望向了供桌前。
而这时,那供桌前,那穿着道袍的老头,念诵着祭文,也接近尾声,
拿着那祭文,又再作揖了下,将那祭文也点燃,扔到了旁边纸钱堆里,那老头再直起了身,望向围着供桌的一众村里人,
“……祭祀礼成……后辈子孙上前,依次敬香叩拜,领符一张。”
对着一众村里人,那穿着道袍的老头长呼了一声,
闻声,离着那供桌前的村里人走上前,对着供桌作了个揖,再上了柱香,
穿着道袍的老头拿起放在供桌上一碟符,走上前,发了张递给那村里人,
那村里人慌忙接过,拿到了手里,又低着头,望着那张符纸,手上愈加攥紧。
“……后辈子孙,继续上前……”
穿着道袍的老头再长呼了声,那村里人闻声赶紧走了开,其后,一个个村里人紧随着走上前,叩拜敬香领符。
“……希望今晚不要再……”
……
同廉歌说着话的老人见状,没再同廉歌说话,朝着供桌前走了过去,
一众村里人见到老人,相继往着两侧让开了身,
看了眼老人,廉歌挪开了脚步,同这老人,往着那供桌走去。
……
“……戚师傅,现在这样就成了吗?”
老人走上前,对着那正发着符纸的老头,出声询问道,
“……成了。”
穿着道袍,手里拿着符纸的老头笑着,脸上满面红光,应着,
“……像我之前说得,你们这村里的事儿啊,主要还是地气不和……这么多年啊,你们都没怎么祭祀祖先,开始这还好,这久了久了,这列祖列宗心里难免有些怨气……总归是要提醒下你们,莫要忘了根。”
“……现在这祭了祖,敬了香,燃了祭文,就相当于啊,跟这祖宗啊通明通明,他们也知道你们的情况,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不是成心不祭祀,自然也就不会怪罪你们……这村子里的事情啊,也就自然消了。”
“……这符纸呢,刚才祭祖的时候,在这供桌上,也是沾了香火。你们呢,各自把这符纸拿回去一张,贴在门上,也不为别得,就当除除晦气……你们也放宽心,这事儿啊,也算是了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了……”
“……当然,要我看呢,你们最好,还是每年呢,就祭下祖,这村子里人凑凑,也花不了多少钱,对不对……也用不着非要请我嘛,也可以……”
笑着,穿着道袍的老头说着,
“……如果明年还要祭祖的话,到时候肯定还是请戚师傅你。”
老人闻声,赶紧接过话,说道。
“……倒也不用,倒也不用……”
穿着道袍的老头闻声,脸上愈加笑了起来,
“……来,这符你也拿一张……拿两张回去吧。”
笑着,说着,穿着道袍的老头拿着符,朝着老人走了过来,
而就在这时,似乎脚上绊到些什么,拿着符纸的老头一个踉跄,往前扑着,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