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xvhm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四重分裂討論-第八百六十一章:祖訓看書-qwbm1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你……你们,到底想要说什么?”
重新拿回了自己曾经立誓要守护至死的宝石,嘉莉昂·黑皮却并未松掉哪怕半口气,她似乎没有感到半点喜悦,恰恰相反,这位族长女士那原本愤恨中带有一丝期许的眼神在这一瞬忽然变得惶恐,溢满了恐惧与灰败的惶恐。
那是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抓到的救命稻草其实是无根之萍时的目光。
“我想您已经猜到了。”
墨檀站起身来,轻声道:“我们并非导致您那位侄子失踪的罪魁祸首,这次前来更不是想要用那位少年的安全要挟您,尽管我们确实受考古家协会所托想要得到您手中掌握的遗迹密匙,但也绝不会使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达成目的。”
嘉莉昂用凌厉的目光瞪向两人,攥紧手中的大金链子咬牙道:“我不信任你们,外乡人,在知道你们的目的是‘钥石’之后,你们嘴里的每一句话都没有半点说……”
“面对现实吧,族长女士,您的侄子已经失踪了整整一天一夜,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向礼貌的墨檀却是沉声打断了嘉莉昂,目光灼灼地看着后者的双眼:“确实,在现在这个情势下,我们的‘话语’或许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我刚才应该已经用行动向您证明了自己的立场。”
“就……就算如此……”
嘉莉昂还想说些什么,却又被季晓鸽柔声打断了。
“族长女士,请您冷静一点。”
少女扑棱了两下翅膀,在墨檀与嘉莉昂身边制造出了徐徐凉风,用她那甜美的声线缓声分析道:“假设您刚才交给默的‘钥石’是真的,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在拿到东西之后立刻离开,您觉得您和门外那两个守卫能拦得住吗?”
“……”
嘉莉昂沉默了。
“唉,退一步说,就算是现在,只要我们愿意,也完全可以从您手中抢过那枚钥石。”
季晓鸽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们想要跟您商量仅仅只是怎样快点找到那个孩子,只要您愿意心平气和地继续跟我们聊下去,就会发现我们完全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我……”
嘉莉昂张了张嘴,沉默了好久才在找不到半点站得住脚的理由后声音嘶哑地说道:“我不想相信你们。”
“您是说‘不想’?”
季晓鸽眨了眨眼,好奇道:“而不是真的不相信我们?”
嘉莉昂微微颔首:“对,我不想相信你们。”
“为什……”
“因为如果我们说的是实话,那就代表着原本很有可能被我们偷偷抓走的霍格·黑皮并没有被当做筹码或人质,换而言之就是,他真的失踪了。”
墨檀打断了季晓鸽的疑问,低头看着嘉莉昂那张写满了不安的大脸盘子:“在这一前提下,那个孩子可能会遇到很多可能既非恐吓也非胁迫的……真正危险。”
嘉莉昂不语。
“所以……”
墨檀露出了一个亲切和善的微笑,轻声向嘉莉昂问道:“为了您重要的侄子,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聊聊了吗?”
“我先……问个问题。”
嘉莉昂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抬起头平静地与墨檀四目相对:“假如你们并不是在撒谎或者戏弄我,那有为什么做到这种程度呢?结论的话,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刚才把钥石交到你手中这件事已经用掉了我全部的勇气与冲动,这种事绝对不会有下一次了,哪怕你们用霍格的性命相逼。”
“理由之前就已经告诉您了。”
墨檀摇了摇头,与季晓鸽两人相视一笑……
“我们没办法对这种事坐视不理。”
……
五分钟后
族长大屋,会客厅
“我们这支狗头人部族很排外……”
嘉莉昂喝了一口散发着浅褐色氤氲的茶水,对坐在自己面前的墨檀与季晓鸽二人沉声道:“这一点我想你们知道了,不过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其实有两个。”
尽管不知道对方为何迟迟不进入正题,但墨檀还是十分配合地点头道:“洗耳恭听。”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一族在过去被不少外乡人骗过,就连现在也是一样,就算我们用矿石之类的东西去换取粮食这种生活必需品,也会被外面的商人压价压到非常低,倒不是说那些人在针对我们,只是长期的与世隔绝让我们很难跟那些精明的家伙讨价还价。”
嘉莉昂无奈地放下杯子,抬手打断了欲言又止的季晓鸽,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们不能、也不想去融入外面的世界,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理由,我们这支部族其实是身负使命的,这份使命让我们无法离开这片土地。”
“是类似于某种魔法契约之类的存在吗?”
墨檀微微蹙眉,下意识地联想到了那种比较超自然的,违背规则后下场就会很惨的契约。
“不,其实说是使命,归根结底只是代代相传的祖训罢了,并没有什么约束力的那种。”
嘉莉昂耸了耸肩,又喝了一口散发着浓重药香的茶水:“但这种代代相传的祖训直到今天都在被每一位部族成员恪守着,而我们这种拥有黑皮姓氏的一脉,则扮演着相对更重要一些的角色。”
“是族长的角色吗?”
季晓鸽一边不安分地在座椅上晃荡一边问道,然后接过墨檀递来的茶水抿了一小口,顿时就被这种很像‘药茶’的饮料激发了不少灵感。
“是的,每一代族长都只能是黑皮家的人来担任,如果碰到没出息的子弟,就召集一些岁数比较大、性格比较沉稳的老人扶持,但无论如何,族长必须要姓黑皮才行,这也是祖训中的一部分。”
嘉莉昂微微颔首,并在沉默了片刻后才继续开口道:“事实上,对我们来说,在继承族长之位时所得到的另一个身份才是最重要的……”
“另一个身份?”
墨檀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地看向那条被嘉莉昂重新挂会脖子上的大金链子。
直觉告诉他,那所谓的另一个身份跟那颗据说能打开遗迹入口的钥石多少应该有些关系。
而事实证明,他的直觉还是挺靠谱的。
“管理员。”
嘉莉昂轻轻抚摸了一下颈子上的大金链子,沉声道:“新族长继承位置的时候,会同时得到‘管理员’这个称号和‘钥石’,等到下一任族长上位后再继续传下去。”
“那‘管理员’具体是什么意思啊?”
季晓鸽歪了歪脑袋,好奇道:“是要管理什么东西吗?”
嘉莉昂这次沉吟了很久,才抬起头来正色道:“不知道。”
“诶?”
“啊?”
然后墨檀和季晓鸽俩人就全傻了。
“就是不知道啊。”
嘉莉昂有气无力地笑了笑,摊手道:“因为无论是‘管理员’的说法也好,还是这枚钥石也好,都是祖辈很久很久以前传下来的,所以说是族长、管理员什么的,但其实就连我们黑皮一脉都不知道自己和其它族人到底有什么使命需要完成,只是盲目地按照规矩去做事罢了。”
虽然这位女族长说的轻松,但墨檀依然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些许无奈与不甘,这并不难理解,毕竟就算是再怎么佛系的人,也绝不会喜欢被一个连具体内容都不知道的‘使命’所束缚,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在这种地方。
就算是世外桃源也会腻,更何况这里远远算不上是世外桃源。
“为什么不放弃这个使命融入外面的世界呢?既然是很久以前的祖训,而且你们已经连具体内容都不知道了。”
本着不懂就问的原则,墨檀直接问出了心中所惑。
“或许是因为我们一脉这几百年来做得都还不错,还算受大家爱戴,再加上这种日子过久了反而对外界的念想就淡了,族人们虽然偶尔有人一去不返,但还是留下来的人居多。”
嘉莉昂表情复杂地嘟囔了一句,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至于我们这些姓黑皮的,有资格成为‘管理员’的人,则是无法离开这里。”
“无法离开?”
墨檀瞪大了眼睛,讶然道:“您刚才不是还说……”
“对绝大多数族人来说,确实没有什么魔法契约之类的东西。”
嘉莉昂叹了口气,挲姿着自己的小胖手:“但如果是拥有黑皮这个姓氏的人,就不一样了,我们只要离开村子超过五百里就会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心脏骤停而死,不仅如此,就算不走那么远,只要离开村子,哪怕只是在周边活动,都有可能突然失踪,而且失踪后就……就再也回不来了。”
说到‘失踪’二字时,嘉莉昂忽然用力攥紧了自己的双手,稍显臃肿的身形微微颤抖了起来。
反应过来的季晓鸽忽然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转头看向墨檀,并在下一秒收到了后者的一条好友消息——
‘我知道,这可能就是那个霍格·黑皮少年失踪的原因。’
发完信息后,墨檀便移开了视线,加快语速向嘉莉昂问道:“能仔细说说吗?”
“没什么详细不详细的,我已经把说的都说了。”
嘉莉昂面色灰败地摇了摇头,颤声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们这些所谓的‘管理员一脉’只要离开村子就有可能离奇失踪,而且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永远都不会再回来,这种事虽然概率并不是很大,几百年里也有完全不在意这种事整天在外面闲逛也没丢的祖辈存在,但偶尔依然会出现这种事,比如上一任族长……也就是我的弟弟,霍格的父亲巴尔西昂就是在十年前失踪的,然后就再也没回来,霍格的母亲去找过几次,却在最后一次搜索时不小心误入了夜蝮的领地……只留下一条满是毒血的头巾……”
嘉莉昂没能再说下去,她把脸埋在掌心里小声抽泣了起来。
压抑的氛围持续了良久。
最终,还是墨檀率先打破了沉默,低声道:“所以比起那位霍格小兄弟不小心跑到了村外,你更希望他是被我们这些以钥石为目的的人劫走的吗?”
“霍格是个好孩子。”
嘉莉昂用力擤了下鼻子,红着眼说道:“而且他还是我唯一的家人,我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他……”
季晓鸽深吸了一口气,用她那洁白的羽翼轻轻拍了拍女族长的后背,微笑道:“我也有非常珍惜的家人,所以很理解你的感受,那个孩子就交给我们来救吧。”
“你们……”
事已至此,嘉莉昂基本已经完全打消了对两人的怀疑,但她还是用力摇了摇头,哑着嗓子说道:“没用的,如果是别人的话,就算出了什么意外至少也能找到尸体,但只有我们黑皮一脉的人,只要没有好好的回到村子,就永远也回不来了,就算是你们……”
“能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
墨檀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嘉莉昂,沉声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得到一件或者几件霍格的私人物品,我的其中一个伙伴嗅觉非常优秀,或许可以发现什么线索。”
“但是……”
“无论如何,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强,不是么?”
“……”
……
五分钟后
嘉莉昂捧着几件看起来脏兮兮的衣服回到了会客室,将其交到了墨檀手里,面色苍白地说道:“那就……拜托你们了。”
“我们会竭尽全力的。”
墨檀并没有夸下海口做出任何保证,只是在接过东西之后平静地点了点头。
大概是想要尽量保证‘原汁原味’,所以嘉莉昂拿来的几件衣服味道都没洗过,再加上狗头人普遍比较不注意卫生,味道可以说是相当不怎么样,但无论是墨檀还是季晓鸽都没有皱半下眉头。
“就算你们能找回霍格,我也不会违背祖训把钥石交给你们哦。”
嘉莉昂勉强挤出了一抹笑容。
“嗯哼,那可不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呢?”
已经重新戴回护目镜的季晓鸽皱了皱鼻子,卖了个萌。
“到时候再说吧,对了,拿着这个。”
嘉莉昂耸了耸肩,然后忽然丢给墨檀一个药剂瓶似的东西,里面装着暗红色的液体。
“这是……”
“别问,我也不想说。”
“好,那么我们就先走了。”
“嗯,谢谢。”
“不客气,再见,族长女士。”
啪——!
“!?”
“咳,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第八百六十一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