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0off熱門都市小说 匠心 ptt-715 預算讀書-395jx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甲四十二当前的位置其实很好被定位。
他提交上来的每一项技术都要附上照片,虽然这些照片只集中在宅子的某一个特殊部位,但明眼人还是能轻易看出来那是什么地方、什么位置的。
到现在为止,他还在石厅里没出来,甚至都没到再后面一般不给人进的地方。
算房高犹豫了一下,打了个电话回去,含糊其词,重点是遇到这样一个人的话,一定要以礼相待,千万不可怠慢。
当前这十几件手艺,件件透着古意,匠心独运,极具巧思。
关键是,这些手艺兼收并蓄,风格各异,这家的传承绝对不可能小了,必定是曾经的大门大派!
“我们听说了,已经在留意了。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这样的人要进后院。”对面那人道。
“还没有?这么久了?”算房高皱眉,抬头又看了一眼对面的屏幕。
新的待鉴定的技术刚刚刷出来,算房高只看了一眼,瞳孔就自紧缩,微微露出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前面提交的技术门类也多,但基本上都是建筑方面的,但新出来这个,竟然是相关书画,是一门裱画技术?
这跟建筑可真是一点也不搭辙,更让人有点烦恼的是,十五家里的确有擅长书画装裱的,但不在今天在场的五人里……
而甲四十二刚刚提交的这项装裱技术,也一如即往并不在十五家事前准备的资料库里。
也就是说,眼前在场的这些人和已有的信息,无法支持他们判断这项技术,必须得请求场外援助才行了……
五名老者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算房高苦笑一声,拿起了电话:“还是我吧……”
…………
与此同时,许问确实还在石厅里没有出来。
他被算房高在石厅里展示的东西吸引住了。
算房高擅长的是工程预算,一项工程需要多少人、多少时间、多少材料,分几个阶段进行,在工程开始之前都要做好预算。不能事到临头再来考虑,搞得临时调度,捉襟见肘。
许问对这项工作并不陌生,在班门世界,正式启建逢春城之前,他就和阎箕还有秦连楹一起做了大量的相关工作。
这两个人一个在内物阁,一个在京营府,都是这方面的好手,也是特地调过来跟他配合——给他做个指导的。
而那时候,为了更好地进行相关工作,许问又自学了一点现代工程预算相关的知识。毕竟一城之地实在太大,出问题的话惹出来的麻烦太多。虽然不在一个世界他有逃命的手段,但也不想随便就被下令砍头了。
再说了,可以的话,谁会希望自己在做的工作失败呢?
所以,对于古代工程预算,许问绝不陌生,甚至还有一点心得。
不过算房高立身京城,皇家预算师出身,直到今天仍然屹立不倒,肯定是有自己的绝活的。
算房公司在石厅设置了很多展示,他们展示的方式很有意思,不是列一些枯燥的数据,而是直接就在整个石厅,直接拿着这里打比方。
石厅各处,新建的话,这里需要多少材料多少人力,折合起来多少钱,里面的每一项摆设每一个家具当前市价多少,旁边全部都用牌子标明写清,房间门口再来一块大牌子,把所有项目全部总计列明。
再没有什么比钱更直观的了,石厅的人非常多,无数人围着这些牌子指指点点地讨论,还有人拍照发到网上或者群里,跟更多人热议。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许问也被这个吸引过去了,默默地看了一会儿,然后环视四周,观看整个房屋的情况,默默心算,把算房公司的数据与自己的进行比对。
确实很厉害。
看了一阵之后,许问承认。
预算这东西,其实是有一定的模糊性的,通常来说,算到一个大概就行了,不需要过于精确。
譬如砖的数据,在房屋上,精确到千位数都可以接受,百位数已经是强者,十位数个位数,很难做到,难度翻倍都是往低里说了。
但算房高就能做到。
一砖不错是他们家的业内传奇,其实一般来说他们也很难达到这种程度。
但是两位数以内,一般都是没问题的,并且能够保证。
许问自己心算了一下,发现他们的数据确实跟自己的极为类似,就是更细致。
而工程预算方面,不管有没有必要,肯定是越精越好。
你先算够数,事后再留出容错率都可以。
许问不知道算房高是怎么算的,但这方面的本事,自己确实是有所不及。
不仅如此,许问还留意到另一个关键。
眼前的材料名称与许问知道的并不完全一致,价格他更谈不上清楚。
其实他现在的问题就是,古代的东西他知道得够多了,现代什么情况有点两眼一抹黑。
许宅的预算现在还没做,想要做好的话,要么请算房高帮忙,要么自己向他们学些东西。
鉴于许宅的特殊情况,许问确实比较倾向后者。
要学人家的独门绝技,那就得拿东西出来跟他们交换了。
不知道他们会需要什么,要说的话,秦阎二人教他的一些东西,跟高家展示在这里的好像也不太一样……
许问把这件事记下来,继续“探古”。
又一项项技术化为图片和文字,通过手机传了出去,许问已经习惯这项工作了,越来越得心应手。
甚至他开始跟连天青比速度。
连天青不断观察许宅,左顾右盼寻找新技术,许问与他做同样的事,看看谁更快。
这项工作大部分时候都是连天青占优,毕竟他只需要指出来就行了,辨认是什么技术把它介绍上传到小程序上是许问的活。
但偶尔,许问也能捡漏,发现一些连天青错过的角落。
每当这种时候,许问都特别高兴,好像在什么重要的比赛里获得了胜利一样。
许问从来都不敢懈怠,因为越是接近连天青,他越能意识到自己距离一个天工有多远。
必须达到这个程度,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所以每一点微小的进步,都会让他非常高兴。
“想到什么好事了?哥你怎么笑成这样?”荣显越看越怪,忍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以前的先辈很了不起,能像这样接近他们一点,感觉很高兴。”许问摸摸他的脑袋,说。
“嗯,也对,这感觉,就像在直接跟他们说话一样!”荣显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
许问抬头,这时候正巧连天青就站在荣显和高小树身边。
年长与年轻,虚与实,古与今,形成了异常鲜明而有趣的对比。
许问笑了,一抬头,正好到了一道门的旁边。门虚掩着,旁边挂着“工作重地,非请莫入”的牌子。
许问有手环,这种地方也是可以进的,他正要推门,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异口同声的两个声音:
“麻烦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