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qi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乞活西晉末 txt-第六百五十三回 悠悠兩載展示-6cn9c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洛阳陷落,天下震动,消息传至远在海外的华国,惊起八卦无数,但也仅此而已。便是素来高唱抵抗外辱的华王纪泽,也仅在报纸上发表了一通无关痛痒的谴责遗憾,呼吁晋境汉民联起手来,将肆掠残暴的胡人赶出中原,继而,他便以此为鉴,敦促华国百姓全身心投入内部建设,强大自身,然后,就是该咋的咋的,浑一副吃瓜群众之态。
事情倒非表面那样简单,少有人知的是,在洛阳一事上,华国其实吃了个小亏。早在洛阳司马毘局势恶化之际,华国一度遣出使者,斡旋于青州、江南和洛阳之间,期望接应司马毘迁国海外,哪怕将玉玺留给大晋他方势力用来买路,自家至少也能落些人口资材。殊不料空忙活半天,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间接促成了洛阳势力与江南势力的合流。
必须说,此番江南集团确是棋高一着,更兼好运连连,竟然适时耗死了年迈的山简,而荆州二号人物则是出自琅琊王氏的刺史王澄,司马睿就此轻飘飘得了荆州以及南阳郡,与洛阳实现了地理对接,再有琅琊王氏等盘根错节的大晋士族们居中勾连,愣是逼得司马毘就范,斜刺里从华国虎口夺食,轻巧巧的就将颇为同气连枝的洛阳势力,及其残存辖境的数十万军民,统统收归了帐下。
司马睿这厮能力不咋的,却通过纵横捭阖,短短两年多时间,便神奇的全踞了巴蜀之外的长江流域,相比正史同期,势力更强,甚而多得了一块传国玉玺。虽然作为安抚条件,司马睿将一块交州之地封给了被迫下野的司马毘,但谁都必须承认,司马睿俨然南中国的霸主,大势已成,声望无两,继承西晋大统实至名归,称帝仅是时间问题。
当然,着力内部发展的华国这次仅是动动嘴皮,没甚投入。虽然纪某人看着司马睿一个劲的白捡便宜,蹭蹭蹭实力暴增,心中泛酸得很,却也不至恼羞成怒擅起报复。毕竟,洛阳势力里可是有着不下五十的司马诸王和数不清的高官权贵、名士贤达,他华国这方泥腿子势力不受大晋士族待见已非一次两次,心态早已锻炼出来。
而且,令纪泽颇为欣慰亦或阿Q精神的是,至少因为他的干预,匈奴人虽然夺了洛阳,却未得以大肆抢掠,也未能劫下江南军接应下的洛阳军民,更是不曾像正史一般俘虏皇帝缴获玉玺,汉家人的那张脸虽已鼻青眼肿,总算还留了点颜面,让他这位自诩民族大义的华王也好出门…
得,自强才是王道,还是继续修炼内功来的实在!瞥了一眼山河破碎的大晋,华国上下继续将精力投入了自家的建设发展,以尽快消化开疆拓土带来的诸般收益。其实,人多地多资源多,兼有破国劫掠所得与源源不断的金银出产,钱粮充裕的华国,几乎就是砸钱投资带动建设,而且,数年的藏富于民也令内需消费节节攀高,更有丝路贸易的巨额外销,妥妥的三驾马车齐头并进,建设发展想不突飞猛进都难。
经济建设与发展的主要担子,自有行政署来挑,纪泽仅是动辄指点一二。进入华历元年后的和平时期,他的精力重点除了放在军队建设之外,再度着眼在了一度停滞的内部民主建设。不是纪泽玩清高不愿集权,实是他真心知晓,只有提升民主程度,给民众释放意愿的机会,才是确保华国内部长治久安,确保他纪氏王朝经久不衰的不二法门。
华历元年的上半年,在纪泽的力挺下,继村正坊正既往实现民选之后,早有试点推行的乡正主官民选,正式在瀛、澶、吕、西四个早已私有化的州内全面推行,所有的乡正街正,皆由本乡本街区的上千户民众每户一票差额选举产生;同时,四州内十个试点县的县令主官,也由辖下的上千甲长,集中投票差额选举产生。
而到了华历二年的上半年,纪泽更是力排众议,直接将县令民选也在瀛、澶、吕、西四州全面铺开,甚至,郡守主官的民选试点,也将拟定于二年年底启动。而刚刚完成私有化的新设五州,则由村级主官民选开始,踏上了先行四州的民主后尘。至于再高一级地方行政主官的民选,革命尚未成功,纪泽倒还没敢想,毕竟他的王国还要东征西讨,可经受不起地方自主思潮的过度膨胀。
当然,这一过程中决计不乏社会各层尤其是官府内部的劝阻甚至抵制,对此,纪泽足够铁腕,也足够的铁齿铜牙。什么?你是官老爷,执圣人教化,怎可被泥腿子选来挑去,有辱斯文?哼,撤职!咱华国是民国,民意即天意,不需要官本位!
什么?民选有技术难度,没法实施?哼,撤职!组织个一郡一县内的千人选举都觉着困难,有三天时间,随便拉出一支千人民兵都足够了,这种能力还做什么官员,还怎么为民服务?
什么?民众愚昧,只恐被宵小蒙蔽,做出不当选择?哼,边呆着去!好官还是孬官,民众的心中雪亮着呢!何况,经过数年义务教育和扫盲教育,四州青壮识字过千的脱盲率已过一成五,若再算上学龄孩童少年,看懂报纸的家庭脱盲率更是高达四成之上,华国百姓可不好蒙蔽,更不愚昧!
什么?民选主官未必通晓政事,只恐于地方治理不妥?哼,杞人忧天!天下最好做的职业,就有领导这一行,所有竞选者可都经过明文规定的资格审核,有啥不行?况且,民选主官主要在于体现民意,为百姓主持公道,具体操作,那些各部各曹的隶属衙门可都是老官吏,已成系统,难到来个民选主官,他们就该在那儿白领薪俸了吗…
相比大权在握的郡县乡镇行政主官,权力摊薄亦或暂还不显的国州郡三级谘议员,其在同期的民选就要顺当多了。至华历二年的年中,不光是国家及州郡县四级的众议院已经齐备,便是由荣誉公民投票,由贵族议员参选的,国州两级的参议院也已齐备,具体选举规则由纪泽借鉴后世中英美制度制定,此处不予赘述。
然而,不得不说的是,纪某人虽然大搞民主选举,进而在官员百姓间玩起了西晋版的三权分立,权力制衡,但迄今为止,在他制定的政治游戏规则中,他华王一言九鼎的权力却是丝毫不曾动摇。至于他何时才能放手独裁权力,真正搞全面民主,只怕要等他的辖境至少超过鼎盛汉唐…
光阴如梭,转眼已是华历二年十月。又一场农业大丰收之后,这一日,天高气爽,瀛东城南,鼓乐喧天,彩旗飘飘,人声鼎沸,摩肩接踵,处处都是大姑娘小媳妇,乃至青壮老人小孩。有此盛况,只因按照华兴时报的提前透露,华国官府今天将在此试运行一种史无前例的新型运载工具!
南门广场,本是环岛有轨马车公交总站所在,今日的公交线路却被暂停一个上午,此时,这里正被大量的近卫军兵严密维护。戒严圈的中央,头戴王冠、身着麒麟袍的纪泽,一脸闲适,正与一众华国官员一边说笑,一边翘首以待。
不过,最令远处吃瓜群众们瞩目的,却是纪泽身后的五位娇妻,以及她们身畔或抱或站的一群孩童了。最大的纪雅纪泉尚不满五周岁,最小的还不会走路,一总九名王子王女,个个粉雕玉琢,活泼可爱,今次可是头番集体亮相,难免成为全场焦点。
“呵呵,一般般啦,当然,哥能力之强,自不消说。”笑眯眯的扫了眼自家的一班儿女,纪泽一脸臭屁道,“三弟,你可得努力,没事去纪铭大兄那儿开点方子补补,都娶四个了,孩子这才仨,可不能给大哥我丢脸啊。”
委实,纪泉等人被围观,仅是有着王子王女的噱头,像纪泽纪铁这样一带一长溜的家庭,在如今的华国司空见惯。生活稳定了,娶妻纳妾了,全民造人工程自然进行的轰轰烈烈,谁家若没两三个孩子,那男人主妇们都不好意思出门。
据统计,单是华历二年的上半年,华国就新添了八十多万婴儿,预计全年不下一百七十万。凭借华国大力发展的全民医疗水平,以及专对多子女家庭的福利补助,小儿夭折比例已经降至一成之下。预计最迟明年末,华国总人口就将突破两千万大关。当然,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也意味着华国需要吃白饭的未成年孩童即将达到总人口的四成,粮食压力不免与日渐增。
好在,经过两年四季的重点培育和经验摸索,来自北美的番薯和玉米已经到了可以大规模推广的阶段,便是南美的土豆,也在去年底被带回华国加以重点培育。凭借它们相比华国现行作物足有五倍的亩产,华国倒可及时扛住这一胎死腹中的粮食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