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gk0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七十一章 既然他不吃,那我嚐嚐吧推薦-r9v9d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哎呦,哎呦……”
那叫戚师傅的老头捂着头,蜷在地上,痛呼着,
“……这也太邪门了……”
“……这祭祖才刚完,就摔了跤……上回那师傅也是……”
围着供桌旁,开阔平地上,或是已经领到那符纸,或正等着的一众村里人,有些骚动,混杂着的话语声,嘈杂着。
“……戚师傅,没事儿吧?”
老人见状,赶紧伸手将栽倒在地上,那穿着道袍,叫戚师傅的老头搀扶着,拉了起来,
“……没事儿,没事儿……”
身上沾了一身灰,披在身上的黄色道袍散乱了一半,露出了穿在里面的棉衣,
这叫戚师傅的老头,随着老人的搀扶,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
“……戚师傅,这……”看着这老头的模样,老人不禁张了张嘴,想出声说了点什么。
“……不好意思啊,这岁数大了,才做了个法事,这脚上就发软了。自己走着路,都能摔一跤。”
穿着道袍的老头放下了捂在额头上的手,转过头看了看周围有些骚动的人后,紧跟着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说着,一边弯下腰,不动声色的捡着洒落在地上的符纸,
“……劳烦戚师傅费心了。”老人闻声,对着这老头再说道,又看了看这老头额头上淤青的一块,“戚师傅这额头上……我让人拿张热帕子过来,给你敷一下吧。”
“……不碍事,不碍事……”
穿着道袍的老头笑着,摆了摆手,然后又从重新捡起,捏在手里的一沓符纸里拿出了几张,再递向了老人,
“……这符纸呢,你还是拿回去,贴在门上。就像是之前讲的,这祖宗怨气肯定是消了,不会再埋怨你们。但这么久来,积了的晦气,已经乱了的地气,还需要些时间,才会消散,才会重新平复下来……你们呢,最近还是要多注意,注意……”
穿着道袍的老头将符纸递给了老人,说着,
老人闻声,接过了那张符纸,
“……戚师傅费心了。”
将那符纸拿在手里,应了声,老人停顿了下,又再出声说道,
“……村里准备了些饭菜,这也快晚上了,戚师傅也劳累了一下午,戚师傅一起过去吃些吧。”
“……我又不是来吃席的,这事情呢,已经是化解了,这席我就不吃了。”
穿着道袍的老头先是顿了下,然后笑着,对着老人说道,
只是额头上那块鼓着的淤青,让其看起来有些滑稽。
“……这符纸还得劳烦帮我发放下了。我这晚上啊,还得赶着去旁边镇子上,给人做法事……这天都快黑了,我也该走了。”
没等老人应声,那额头上淤青着的老头便紧随着,继续对着老人说道,同时将手里那沓还沾着些灰的符纸,一把全塞到了老人手里,
“……那,戚师傅,我们送送你,”
老人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沓符纸,沉默了下,又再抬起头,对着这额头上淤青着的老头,出声说道。
“……不用,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
老头摆了摆手,便赶紧着往前再挪开了脚步,似乎再绊倒了什么,脚底再踉跄了下,
等勉强站稳,老头脸色有些发白,没再同老人说话,便继续往着村子外走了去,
似乎同老头一起来的人见状,也紧跟着老人,往着村子外走去。
走出段距离,那穿着道袍的老头一行人再加快了脚步,似乎逃着般,快速消失在了村口方向。
……
“……村长,这……”
老人拿着那沓符纸,望着那穿着道袍老头一行人走远,
旁侧,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望了望那处后,又再看向老人,张了张嘴,出声似乎想说点什么。
老人闻声,缓缓转过了身,看了看中年男人,再看了看供桌旁,围着的一众村里人,有些沉默。
……
看了眼那老人,廉歌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这一众村里人,
之前已经领到那符纸的人,将符纸拿在手里,愈加攥紧,
只是同还未领到符纸的人一样,脸上,眼底,都流露着些恐惧的神色。
……
“……村长,这次能管用吗……那位戚师傅看起来,应该像是个有真本事的。”
“……这回这么祭祖,应该有作用吧……”
中年男人看着老人,张了张嘴,再出声说着,
不知是在同老人讲,同村里人说,还是再同自己说。
老人听着中年男人的话,再缓缓低下头,看了看手里那沓符纸,
停顿了下,
拿着那沓符纸,放到了旁边那张供桌上,
“……跑吧,能往外去就都往外去吧。”
再缓缓抬起头,老人看着中年男人,看着一众村里人,
“……你们和我不一样,我岁数大了,也无儿无女……有什么也就是早点去见我老伴……”
说着话,老人又再沉默了下,
“……都回去收拾东西吧,能跑得都赶紧跑,往外面跑。”
再抬起头,老人对着一众村里人说道。
“……村长……我们再请个师傅过来看看吧,我们一起再凑点钱,请个有本事的师傅……”
“……隔壁镇上……旁边县里,说是有个有真本事的师傅,我们去请吧……”
中年男人似乎慌了神,慌乱着说着。
“……玛德……你说这怎么就遇上这么档子邪门的事儿……”
“……实在没办法,也只能出去了……今年那地里麦子长得那么好,长得那么好……”
“……我不出去,我不出去……我在这村子里活了六七十年……我哪也不去,哪也不去……大不了,大不了……”
围着的一众村里人先是有些骚动,话语声混杂着,
紧随着,又相继,有些说不下去,沉默下来。
“……都回去收拾东西吧,趁现在天还没黑……”
老人缓缓转过了身,拿起供桌旁边袋子里放着的几支香,点燃后,作了作揖,将香插进香炉里后,
又再对一众村里人说了句,缓缓再朝着村子里转回身。
……
开阔的平地上,一众村里人围着供桌周围,沉默着。
供桌旁,几堆纸钱堆在没有人继续往上扔纸钱后,再熊熊燃了起来,
火焰上,一些烟雾裹挟些纸钱的灰烬,随着清风飘散着,
落在了围着的村里人身上,供桌上,供着的三牲上。
村子里,狗吠鸡叫声,似乎也渐平息下来。
这开阔的平地上,愈加显得安静。
再看了眼这一众村里人,和那已经转过身,似乎准备往村里走的老人,
廉歌再挪开了脚步,走至那老人近前,
“老人家,之前听你跟那位老道士讲,村里有备宴席。既然他不吃,不知道能不能让我尝尝。”
微微笑着,语气平静着,廉歌出声说道。
闻声,老人缓缓转过了头,再看向了廉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