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nbc精华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起點-第五百七十九章 燥起來吧,大明!看書-s75sr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应天很快出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第二日,大朝会后,朱棣将户部尚书夏元吉,吏部尚书蹇义,礼部尚书郑赐,兵部尚书金忠,刑部尚书吕震,工部尚书宋礼,汉王朱高煦,赵王朱高燧,太子朱高炽九人留下,去往乾清殿议事。
满堂臣子大感讶然。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不过一些善于揣摩圣意的人自以为是的猜出来了,觉得陛下应该是准备回顺天,交待一下事情,然后估摸着也要询问六位尚书关于征讨漠北的意见。
而六位尚书和两王一太子却是一头雾水。
要交待的早就交待了。
征讨漠北也不会这么早就商讨,何况以陛下的性情,征讨漠北这种事他一个人就拿定了主意,根本不会让大家一起来参谋。
应该是有其他大事。
果然。
朱棣回到乾清殿时,已有疲态,毕竟大朝会时坐了那许久,毕竟也是四十岁的人,身子骨不如年轻人,声音略微清浅,问夏元吉,“黄昏找过你了?”
夏元吉心如鼓擂。
竟然是这件事,昨天下午黄昏说过一些事,看陛下这反应,显然黄昏所言非虚,难道陛下真要延缓征讨漠北而现行货币改革?
可没必要啊。
当下大明的经济形势一片大好,欣欣向荣之姿态,若是改革,没准反而要出大乱子。
立即上前应道:“回陛下,确实找过,”
朱棣颔首,“他的事稍后你留下来,朕和你仔细商讨一下有无可行性。”
夏元吉退下。
朱棣看向众人,“留下诸位卿家,是有两件事想看看诸位的意见,第一件事,是有臣工向朕进言,言说当下大明的一些困状,其中一事,便是民间孕妇生产一事,因各种原因,导致孕妇和幼儿在分娩过程中,容出现母子双方的惨剧,诸位想必也是知道的。”
众人颔首。
这个稍微有点生活经验都知道,别说民间,就是权贵人家乃至皇室,生产分娩时都有这种风险,只不过因为有钱,所以条件更好,出现惨剧的概率低一些。
但并不代表没有。
朱棣道:“所以朕在想,如果我们能举国之力解决这个问题,是否会成为一着增加人口的举政措施,诸位卿家就此事有何看法?”
工部尚书宋礼出列,“如果能解决这个问题,自是国家之喜事。”
众人纷纷点头。
如果是针对这个事情颁布个新政策,大家都觉得可以理解,而且以陛下的性情,征讨漠北势在必行,打仗之后要恢复国力,人口增长必不可少。
朱棣点头,对狗儿颔首,狗儿立即去殿外,片刻后领了两个人进来,一个是太医院院使王立然,一个是太医院御医吕芗。
院使王立然,医术不见得多高明,水准之上。
但当官和医术嘛……
其实并没有绝对的关联,王立然在管理太医院这方面,还是很让人满意,至少在他的管理下,太医院的御医们水平蒸蒸日上。
两人见礼,朱棣免礼。
道:“两位卿家,如果要想改变全国产婆的分娩流程和技术,太医院这边可能拿出一个完美的分娩流程过来?”
王立然看向吕芗。
这种问题,他能回答,但这些日子吕芗已经给他通过气,王立然也懂成人之美,反正按照吕芗的说法,如果真的要改革,他王立然是第一受益人。
吕芗立即道:“此事我和中军指挥黄昏商讨过,觉得可以,当然,具体的操作,我还要找黄指挥再细细商讨,再和众多同僚一起论证。”
朱棣嗯了声,“意思就是说可行?”
吕芗深呼吸一口气,“可行,但是此事耗资巨大,且还需要有德高望重之人来牵头之余,需要有国家律法来强制全国的产婆重新学些分娩之术。”
朱棣笑道:“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想了想,“你父亲吕复,可有意当这个牵头之人?”
吕芗据实以答:“微臣已写家书回故乡,然路途漫长,尚未收到父亲回信,不过医者仁心,微臣相信行医一生的父亲,必然会为陛下此举鞠躬尽瘁!”
朱棣嗯嗯颔首,看向刑部尚书吕震,“在年底之前,重新发布一部大明律,可行?”
吕震算了算时间,“如果修改不大,可行。”
朱棣看向户部尚书夏元吉,“国库可有钱来支持此事?”
夏元吉回道:“如果陛下明年没有什么大的打算,国库的钱还是能支撑这个事的,不过还请陛下不要过度补款,毕竟用钱的地方很多。”
夏元吉是笃定一个概念。
不管有钱没钱,反正在朱棣这边就得叫穷,免得咱们这么天子看见国库里钱多了,有各种想法——当家才知油米贵。
别看国库里大把的钱,可大明用钱的地方也多。
就比如自己治水。
那可是花费了百万之巨。
而明年开春之后,鬼知道这天候有没有什么水灾旱灾和虫灾,钦天监那边说的话不可全信,毕竟在夏元吉眼里,钦天监都是一群神棍。
当不得真。
所以未雨绸缪一点是好的,多准备点钱粮在国库里有备无患。
朱棣知道夏元吉在担心什么,笑道:“夏尚书放心,朕明年不会征讨漠北,容他们在嚣张一段时日罢,既然有钱那就好办了。”
众人闻言都敢愕然。
陛下竟然不征讨漠北了。
为什么?
出了什么事?
唯有夏元吉心中雪亮,但也更震惊,他从没想到,一生都在马背上的朱棣,征讨漠北之心如此强烈,竟然真的被黄昏说服了。
黄昏这个人,身上究竟有什么能耐,他的话是仙术么。
这都能说服陛下。
简直是不可思议。
朱高煦和朱高燧两兄弟却暗暗叫苦,坑儿啊,父皇你不是征讨漠北之心如此强烈么,为此还让袁珙父子给太子相面,以此勉励自己兄弟二人,好和你一起去漠北卖命,怎的又改变主意了。
太子朱高炽心中长吁了口气。
他是真高兴。
作为太子,其实接触的东西比两个兄弟更多,更清楚大明当下的实力,打漠北是可以,但打了之后大明也要元气大伤。
如今父皇改变主意,大明又多了休养生息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打了漠北后,武将集团又要强势起来,这对于因为文臣拥戴而坐上太子位置的朱高炽而言,是个不利好的局面。
朱棣可没心思去管臣子们怎么想,淡然道:“如此,那便由太医院牵头,组建一个医疗改革司罢,王立然,此事由你全权负责,吕芗辅佐。你们若是要用人,去找吏部尚书,若是要用钱,去找户部尚书,若是要用物资或是修建专门的衙门公事房,去找工部尚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