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3wp超棒的都市小說 攻約梁山 txt-689壞對壞的勝利閲讀-klwvf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两只雕是变种,外形都差不多,别人是瞧不出区别的,赵岳却能区分出哪只是雄哪是雌。
先摸到河蚌的是雄雕。
赵岳在惊讶中好笑地抱起胳膊瞅着雄雕下一步怎么办。
你可不是人,没长着手。这么大个的河蚌,你也不可能用嘴叼着,你却得用两爪子走路出水,我看你能怎么把河蚌带出来…….嗯,嗯,这家伙也有聪明处,可能把河蚌给它认可的小甜妞帮它处置好,就象以前抓到猎物让小甜妞帮它们处理一下更方便它们取食那样。
但,事情的发展却和赵岳预估的成了两差。
雄雕收获了河蚌,在小甜妞惊讶欢笑着大声夸赞中,它伸脖子仰天鸣叫了几声貌似很得意很欢快,然后猛然伸展开翅膀振动起来,巨大的翅膀扇动得平静的水面起了大波浪,赵岳诧然看到,翅膀上的水被甩飞了,翅膀扇动得更轻快有力了,扇得风声都呼呼暴响,越扇动越猛,另一只站在泊底的爪子似乎也同时猛蹬了一下,这么大个的家伙竟然从水里真能飞起来,笨拙的离开了水面,翅膀继续猛扇止住了下跌,成功飞起来了,站着的那只爪子在出水的刹那骇然竟然也抓着个碗大的河蚌,也许也正是有这个河蚌垫着才增加了烂淤泥的蹬力…….
赵岳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以信天翁的强悍,若是海面无足够的风可借助,它漂在海面也不可能就此飞起来,甚至在平地上,信天翁也很难飞起来。
这两雕实在太大了,比信天翁重了很多,如此巨大的身躯,想从平地起飞的难度比信天翁都不知要大了多少倍,何况是从水上。它怎么可能做到?……貌似还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赵岳最终只能勉强解释为自己的宠物是异种,翅膀、爪子什么的力量实在是太惊人了,就是能用翅膀硬制造出足够用的旋风来借力飞起。
怪不得两家伙敢鸭子一样钻水呢!
看来,它们的羽毛也和鸭子的一样防止性能卓越………
雄雕并没飞高也没飞到别处,稍一滑翔就到了码头上,爪子一松,两河蚌落在赵岳的身边,然后从容降落。
它先是摇晃着脑袋瞅着赵岳,还用爪子拨弄河蚌,似乎是在向赵岳炫耀,又似乎是在等着赵岳也夸奖它。赵岳只顾发呆,没理会得这家伙的鸟意。
雄雕也不强求,应该是玩水玩得饿了,随即低头用钢凿一样的嘴去啄河蚌,但这老蚌的壳太硬了,它啄了一下没啄碎,它原本有办法对付这个困难的,却不抓起来飞到高处扔下来摔碎,而是不满地歪晃着脑袋盯着赵岳,发了脾气大叫起来,甚至脖子一伸做势要叼向赵岳的短裤。
这样的祖宗,赵岳可万万不敢招惹。
若是让雕嘴叼上一下,就不是短裤碎不碎,和扯不扯下屁股光天化日之下成了光腚的羞耻尴尬问题了,八成得受伤,被雕嘴轻易撕下一片肉来是轻的。
这雕虽然聪明,不会啄肉伤到主人,但叼短裤却又哪有个准头,搞不好就弄个赵岳腰腿伤。
赵岳赶紧妥协,老实伺候雕大爷。
他捡起那只最大也最老的河蚌,不往水泥路上摔碎了省事,而是放手掌中,另一手随意一拳砸下,把坚硬又滑的蚌壳硬是砸塌碎了一面子,然后摘掉碎片,又用匕首切开还紧连闭着的部分,彻底打开了蚌的一面,再放到地上,雕就可以尽情从碗中啄食一样的用餐了。
赵岳瞅着摇晃着脑袋瞅着他的雕,有意地稍晃动着把手变幻着爪子和拳头:小样的,瞧见没?我的爪子就是比你的厉害呀,所以我才是你的主人。你就只能是我的宠物……
也不知雄雕能不能搞懂赵岳的这种威胁炫耀,反正是没做什么反应,低头开始进餐了,爪子踩着一嘴下去把坚韧得很的老蚌肉硬是撕下一大条来一扬脖子就吞下去了,这雕嘴真比刀子还厉害可怕。吃了一口,雕还看了赵岳一眼,也不知是在向赵岳做反击式炫耀还是这一口吃得满意…..
伺候着雄雕,雌雕也搞完了收获同样上来了,独特雕大爷式也等着赵岳体贴的伺候……
薛弼、程万里,还有码头的人无不惊奇地看着这一幕。
薛弼甚至不禁出声啧啧稀奇:大王这两宠物真是精灵啊!绝对是通人性的灵物……奇珍…..满世界也只有大王这样的人才能养出如此神异,这是重现上古大鹏……大王真神人也……
这话能清晰听到赵岳耳中。
程万里斜眼瞅着薛弼:行啊,薛小子,这就学会拍马屁的精要了,时机、要点,分寸……都拍得准拍得恰当好处,最难得的是神情自然,貌似肺腑之言的由衷脱口而出…….极妙,完美。有前途,大有前途…….看来是俺老程的好对手…….
伺候着雕爷雕奶野餐,赵岳还得伺候马大爷,正用药水再给白马刷一遍毛杀死寄生虫,这时,身后响起一阵马蹄声,是情报头子朱贵骑马而来。
赵岳听着蹄声不急就没有回头看,继续慢慢仔细刷着白马。而薛弼和程万里则闲适的神情一肃,立即丢下棋子大步走出了林荫。
他们现在干着赵岳的左右手随时参赞军机大事的参谋活,就得尽好狗腿子中最优秀的也往往是最重要的狗头军师的活,工作态度得积极。朱贵是特务头子,顶着烈日来肯定是有要紧事…..
朱贵很快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笑着先和薛程二人打个招呼。
薛程二人连忙回礼,丝毫不敢怠慢了,更别说耍什么自负了。
这个朱贵虽然只是个读过点书的卑贱草民,读书不成只能混绿林酒店混日子,在梁山集团这的地位却是了不得,水泊梁山追随赵岳的最早元老啊。
赵岳当初选择立寨梁山,这,最初的一切几乎都是朱贵在领导具体操持着整治起来的,直到现在,梁山人还习惯地称呼朱贵为朱总管,外界不知梁山的内情,更是一直把朱贵当成是沧赵老二赵岳的大管家,在朝廷和官府眼里,朱贵向来是坚决要被清除掉的大恶要犯,给出的悬赏只排在杀死赵岳之下,脑袋值钱得很,最少五万贯……只这一项就不是薛程二人有资格轻慢的。
朱贵是赵岳的铁杆心腹,如今说是赵岳的梁山第一心腹爪牙也不夸张,朱贵原来的能力不知怎样,现在却是能力不凡,有此两点,不然至关重要的情报工作也不可能一直由朱贵把着。
朱贵本身也是个狠角色,旱地忽律呀!如今越发成熟老辣周密阴险…..真正的特务专家。
你可不要被他的朴实平和乡民外表给蒙住了眼。
这样的特务头子才是最可怕的。
外面的人不了解其做过的事,不知其恐怖,满梁山人却谁敢小瞧了朱贵。
朱贵呢,同事间应该的热络一下后,随即就转入工作,对慢条斯理刷着马的赵岳汇报。
“大王,曹将军夫妇已经安全回家了。”
朱贵来不止要汇报一件事,但很明白曹文诏夫妇在赵岳心中的重要地位,先说这个。
果然,赵岳刷马的手略顿,还抬头瞅了瞅水泊,微嗯了一声。
朱贵知道赵岳不是在看水泊而是在看向遥远的东南。
“赵大宝果然又耍聪明搞荒唐任性,无视曹将军才救了他老命并卫国震住了辽国凶霸的大功,搞了个追封开平王的把戏,变相辱骂作践曹将军本质是该死的逆贼,欺满天下的宋军将士是卑微小人物愚昧无知,并且趁机消了他以前不敢干的高怀德的谥号,发泄对高家的痛恨。
高俅这厮拍赵大宝马屁,支使人在城南门堵住曹夫人归乡。守门军公然大加刁难,凶狂嚣张之极,肆无忌惮,导致血腥冲突厮杀。危急时,大理使臣出现帮着曹夫人一行安全离开了东京。有惊无险,曹家侍卫无人战死或重伤。……..很顺利。”
朱贵把末三个字咬音重了一些,含义是指杨林团队也隐秘漂亮地完成了接应工作。
赵岳的眉头挑了挑,又嗯了一声,继续刷马。
“赵佶又耍花招,朝中群贼对军权也各怀心思。何栗果然未能恢复马帅。孙傅上位,也在预料的计划中。赵佶还安排了叫徐俯的枢密院副使在孙傅身后蹲着当备胎随时准备再接替掉孙傅。
秦良弼也果然遭到赵佶等刻意轻忽打压,仅仅安排了个最末等的卫将军,但京城马军闹腾起来,本就为曹将军的事不愤,借着秦良弼也被朝廷如此冷酷薄情对待发怒,其实是已起了叛国心,想以驻扎京师的便利从京城内部直接造反,以骑兵优势克制或引导步军一起作乱,进行大杀抢,杀皇帝,杀大臣,杀一切傲慢俯视他们的人物,抢光一切以前得不到的,疯狂痛快一场,以后再说以后的事……一番折腾,秦良弼还是顺利上了副帅,如期达成了我们的计划。”
赵岳听了这,停了手中活,转头看了看薛程二人,笑着赞了声:“干得不错。”
从搜刮宋国的粮食到拐走宋朝廷镇国及部分守边骑兵,到曹文诏撤走,到秦良弼上位,这一整套计划都是薛程二人在赵岳的整体战略意图下用心策划的。
正所谓内行才能对付内行。
薛弼和程万里,这二人,无论本身品性好坏,都一样是最会玩宋官场的人,换句话说就是,都是最懂宋官场的人才。
尤其是坏蛋狗官程万里,
这家伙能混得顶级老贼蔡京的赏识,当初依为老贼的心腹智囊之一,后,老贼干脆重用为一方大吏,这本事可是非常了得。宋国人虽多达近一亿,却没几个能做到…..
程万里肯定是个大坏蛋,这没错,以前是,现在仍然也是,只是在梁山,他把坏蛋本事全用在了对付宋国上。
也只有这样的狗官大坏蛋才能敏锐准确把握住朝廷的意图和弱点并想出有效的针对性方法,帮助赵岳轻松把控好宋国事。
象何栗这样的儒腐好官老实人,聪明有大才也干不了这个。
你看到了,他那么忠心耿耿为宋皇卖命,以老弱文人之身,命都豁出去了领军打仗并建立了大功,却落得个不通军务不能冶军打仗的差评。若不是政权贫弊太凶险不稳赵佶需要忠臣治国,这一回,何栗肯定就得落得个降级失实权,灰头土脸在宋官场混不下去了的沮丧绝望可悲下场。
收拾坏蛋,其实还是得坏蛋。
只有坏蛋才懂坏蛋的招法、思路、心态…….
只有坏蛋对付坏蛋,尤其是以狗官对付狗官和狗皇帝,这才是操盘隔空较量的正解。
好官或正义对付恶,总无法做到悄然隐秘甚至能无人察觉却有效。
好人好官,既不精,也玩不转那种看不清摸不着却真实坚韧一直存在着并且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潜规则黑规则。因为做不到或想像不到坏蛋、狗官能多无耻多阴险狠毒没人性。
所以,大家看到的就是好官或正义惩罚罪恶时总是轰轰烈烈的,这既是宣传或扬眉吐气什么的需要,实际也是无法做到悄然就能干成收拾掉大坏蛋,甚至必须鼓动人心形成一种大势才行。
所以,赵岳报复朝廷时总是以最强硬直接的粗暴杀戮方式…….
程万里是狗官中的高手,也能成为对付狗皇帝狗朝廷的高手。
赵岳自知并非政治家,做混子政客都不行,玩阴谋非能者,自己只是靠历史先知优势,用科技的力量一步步制造出大势优势来取得成功而已,并非是智谋手段上能压倒这时代的统治者。
若是单纯较量政治权术智谋手段,赵岳自觉远不是宋官的对手,和蔡京之流的比更不行了。
另外,他也没心思把精力花在慢慢和这时代的各种奸贼进行软实力斗法上。
这就是程万里这样的该死该被抛弃和时代淘汰的狗官却能够活在梁山得新生的主要原因。
赵岳需要这么个狗官大坏蛋斗宋朝廷,就象他以前需要坏蛋王念经当侍卫长一样。
特务头子朱贵虽厉害,却心是正直坚持人性良知的,不是坏蛋的那种坏,也只是够狠够果断,甚至只是草民小人物的那种狠和敢干。
草民小人物的狠,豁出去了可能干掉一半个狗官、大坏蛋,却搞不成大事,除非是在极特殊的社会环境下,比如元末时汉人推翻元蛮子统治形成了大势。
朱贵之能取代不了程万里的作用。
薛弼也是个玩宋社会宋官场的高手,所以也留在了梁山专搞阴谋,只是比程万里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