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vjw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200章 深不可測的林管理官-6gszb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服部平次,关西的高中生名侦探,和工藤新一并称“关东的工藤,关西的服部”。
就像南慕容总是想试试自己和北乔峰谁更厉害,这位“西服部”同学,也早就憋着一股劲,想要试试那位和自己齐名的“东工藤”的实力了。
可服部平次没想到的是。
他还没来得及安排出时间去关东上门踢馆,关东的情况就变了天。
原本在东京独占鳌头的名侦探工藤新一,突然消失不见了。
有人说他是在林新一手下连连受挫心灰意冷,所以金盆洗手退休不干。
有人说他其实是怪盗基德,被林新一揭露身份后畏罪潜逃,不敢露面。
两个说法都传得甚嚣尘上,但不管是哪个说法…
都和林新一,这位最近才崭露头角的明星管理官有关。
总之,没有争议的事实是,名侦探工藤新一被管理官林新一挫败了。
服部平次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同行感到慨叹惋惜,但与此同时,也对击败了工藤的林新一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毕竟,事实证明,林新一>工藤新一。
那自己只要能击败林新一,那他就是毫无疑问地比“东工藤”更强,可以摘下关东关西最强高中生侦探的名号了。
而除了侦探的荣誉之争…
让服部平次很不爽的是,他那个作为大阪府警本部长的老爸,还对林新一特别推崇。
那位服部平藏先生经常关注林新一破案使用的方法手段,还总是兴奋地在家里说什么“侦探已经渐渐过时了,以后会是刑事科学技术的时代”。
甚至,他还拿林新一做正面典型,教育自家的名侦探儿子以后放弃侦探这个“夕阳行业”,老老实实地跟着他当警察。
还说什么以后侦探可能都没资格进犯罪现场,凭借警察的力量就足以破案。
“侦探才不会是什么夕阳行业啊…”
“老爸,我会向你证明这一点的!”
回想到这些事情,服部平次的眼里燃起了熊熊斗志:
父母在家老夸“别人家的孩子”,本身就令人不爽。
更不要说,他要是不努力的话,以后可就要回家继承家族人脉,去当那平平无奇的警方高官了啊!
于是,此时此刻,在这人山人海的地铁站里…
服部平次的目光牢牢地锁定了林新一。
林新一像是正在自动售票机前买票,他就毫不犹豫地越过排起长队的购票队伍,生生地挤到了前面。
这时候,林新一正好在对着手机讲电话:
“我现在就回去,半小时就能到。”
服部平次就只听到了这么一段话。
然后,林新一就挂了电话,似乎是拿着钱包继续买票的样子。
而因为还有一、两个人在前面挡着,服部平次也看不清他买票的动作,更看不清楚林新一到底买了哪个站的票。
隐隐约约地,只能看到购票界面上,被林新一选择出来的那一条地铁线路“米花线”。
而等到服部平次挤到前面,林新一似乎也刚刚买完了票,就这样直接转过身来,跟他撞了个正着。
“你…”林新一的表情有些错愕:“你小子怎么在这?”
“哈哈。”服部平次有些得意地笑道:
“想甩掉一个名侦探,可没有那么简单。”
“名侦探还有免死金牌?”林新一的脸色有些不愉:“那些警员怎么这么快就把你放了?”
“额…”服部平次黑脸一红。
关于这一点,倒还真不是靠他名侦探的本事。
“咳咳…总之。”
服部平次非常自信地说道:
“林管理官,我的推理能力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就算不愿意跟我对决,把我当成顾问带着,对你也没有坏处啊!”
说是不对决,但只要让他也出现在案发现场,那案子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他和林新一的对决。
打着这样的算盘,服部平次努力地说服着林新一,想要得到跟他一起办案的机会。
但林新一的反应却只有不耐:
“够了,我没时间陪你过家家。”
“这么想破案的话,回去好好读书,考个警校再回来。”
说着,林新一就不再理会服部平次,想要直接离开。
但看到这家伙还堵在面前不挪窝,他不禁紧紧皱起眉头:
“怎么,我现在要去上厕所,你也想跟着看看?”
服部平次一阵沉默。
而林新一就神情不耐地绕过了他,径直往卫生间去了。
这时候,服部平次才自言自语地感叹道:
“’过家家’…呵,真是完全被人小看了啊。”
“我可不是那种脑子一热跑来凑热闹的业余选手啊!”
“既然如此,林管理官,就让我再给你露一手吧!”
他望着林新一远去的背影,嘴角悄然露出笑容。
再然后,他赶紧走到前面,拉住一个刚刚排在林新一身后的人问道:
“先生,你知道刚刚排在你前面的那个人,买的是前往哪个车站的票吗?”
“我怎么知道?”
“谁会在别人买票的时候盯着看?”
那个被拉住的路人脸色错愕地说道。
“那你有没有看到,他买票的时候用了多少钱?”
服部平次继续追问。
“没看清…”那路人下意识答了上来说道:“不过,我倒是看到他从往自己手上放了几枚100円硬币,盯着看了一会。”
“到底是几枚?”
“3枚、还是4枚?”路人给了一个含糊其辞的答案,然后又一脸古怪地问道:“你问那么细干嘛?!”
“哈哈…多谢你了。”
服部平次的大脑开始迅速运转,分析着自己刚刚捕捉到的一切线索:
“我没能看见林新一买票的全过程,也没看清他到底买到了哪站。”
“但至少,我看见了,他选择的地铁线路是‘米花线’。”
“而我虽然没能赶上他买票的时候,没能看到、听到他到底投了几枚硬币。”
“但他买完票准备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已经在附近,却完全没有听到有机器找零吐出硬币时,发出的‘咣啷咣啷’的碰撞声。”
“也就是说,他投进去的钱应该正好,所以没有找零。”
“而米花线…”
服部平次仔细看了一下这地铁线路图,还有价位表:
“米花线的首发站就在这里,他的目的地方向只能是往终点方向,是可以确认的。”
“而米花线是按站收费,每一站的价格都有微小的不同。”
“林新一刚刚又在电话里说过,‘自己半小时就能到’。”
“既然如此,他就不可能坐地铁坐太多站,最远也只可能坐到240円以内的站。”
他的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路人说,林新一当时往自己手里放了3、4枚百円硬币,盯着看了一会。”
“很显然,他买票用的就是这些百円硬币。”
“如果林新一买的是像170円、240円这种价位的地铁票,就肯定会发生找零的情况。”
“但我却又没听到找零时硬币发生的碰撞声响,也就是说…”
“林新一买的那个站的地铁票,是个100的整数。”
“再结合半小时的通勤时间,预留下出站后的步行时间…”
“答案就只能是,200円价位的那个四田駅站!”
就这样,服部平次通过“没有听到找零声音”、“林新一说半小时能到”、“林新一盯着手上的3、4枚百円硬币看了一会”这三点,顺利地分析出了他购买的会是前往四田駅的地铁票。
“林新一现在跑去上厕所了。”
“既然如此,如果我现在出发,先他一步赶往四田駅。”
“再在四田駅的地铁出口等着他的话,那位目中无人的林管理官,一定会很惊讶吧?”
服部平次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美好的画面:
自己微笑着站在四田駅的门口。
而林新一走到地铁站出口,见到提前守候的自己,眼里满是讶异。
这节目效果,简直是拉满了。
想到这里,服部平次连忙拿出自己办好的东京地铁卡,风风火火地跑去坐地铁了。
……………………………………….
二十分钟后,服部平次已经根据自己的推理,来到了他认为林新一必然会到的四田駅。
“虽然这次只是用上了很粗浅的推理和调查手段,但这种抢先一步出现在他目的地的做法,一定会让他本能地觉得震惊。”
“到时候他肯定不敢再轻视我作为侦探的能力,会答应带着我一起办案了!”
服部平次心里这么想着,笑容中更是多了几分期待。
他很期待林新一看到自己时的惊讶表情。
于是,他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四田駅的出站闸机口,像个门神一样,目光如炬地守着。
五分钟过去了…
“他应该要来吧?”
十分钟过去了。
“怎么还没来…”
二十分钟过去了。
“可恶…他难道是掉厕所里了吗?”
半小时过去了。
这时候,服部平次脸上的笑容已然变得僵硬。
他终于不甘地认识到,自己的推理失误了。
可是,失误在哪呢?为什么会出错呢?
“没有找零声音”、“半小时能到”、“林新一盯着手上的3、4枚百円硬币看了一会”…
这三点结合起来,加上米花线的线路,应该就只有四田駅这个答案才对啊!
服部平次的目光变得严肃而深沉:
除非…
林新一根本就没买地铁票,所以才没有找零声音。
但这种可能性极小,毕竟他在售票机前站了这么久,不是买地铁票,还能是干什么?
既然如此,那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林新一买了地铁票,而且就是买的四田駅。
但是,他却没有按原计划乘地铁来四田駅。
因为…
“他已经预判到,我会预判出他的目的地么?”
“所以,为了躲开我的骚扰,他才特地换了一种通勤方式?”
想着想着,服部平次的表情变得无比精彩:
对方不声不响地溜了。
而自己却傻呵呵地,在这四田駅罚站了那么久。
这一轮虽然没有直接对决,但却已经在无形之中,分出了高低。
“他竟然连我的行动都提前推测到了….”
“真不愧是侦探时代の终结者,果然深不可测!”
此时此刻,服部平次的心里不由生出一丝敬畏。
…………………………….
五十分钟前。
地铁站的自动售票机前。
林新一抠抠搜搜地把钱包里仅剩的3枚百円硬币放在手上,数了一数,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该死…前天去温泉旅行,还逛了花火祭典,用的钱实在太多了。”
“英里阿姨答应报销的钱还没到账…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剩300日元。”
“这日子过得…唉。”
他盯着这可怜巴巴的3枚百円硬币,最终无奈地做出了决定:
算了…还是跑步回去吧。
跟小哀说一声,等上半小时,差不多也该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