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hax8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趙氏虎子 賤宗首席弟子-第474章:恐嚇看書-vsi1j

趙氏虎子
小說推薦趙氏虎子
约一炷香工夫后,赵虞带着静女、牛横、何顺以及其他二十名黑虎贼,与荀异一并离开了郡守府,站在府邸门外等待陈朗。
期间,都尉曹索带着田钦、廖光、韩和几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对他们冷眼相向,而牛横、何顺以及那二十名黑虎贼亦不示弱,眼睛一个比一个瞪得大。
看着曹索等人离去的背影,荀异叹息说道:“周首领过于急切了……”
听闻此言,赵虞微微一笑。
他当然知道荀异所说的‘急切’,指的便是过快表现出想要取代曹索的野心,但他心中却有不同的看法。
在他看来,他今日与李郡守在偏厅的谈话非常成功,至少初步得到了李郡守的信任,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要趁热打铁,尽快将都尉之职抢到手,免得夜长梦多。
他宽慰荀异道:“督邮且安心,这个局面,亦在周某预料之内……”
『……今日除郡守与我外,屋内几乎所有人都针对你,这还在你预料域内?』
荀异惊诧地看了一眼赵虞,好奇问道:“周首领莫非早有对策?”
此时,赵虞余光瞥见长史陈朗从府内走出来,遂朝后者的方向努了努嘴。
荀异顿时会意,转头看向陈朗,脸上闪过几丝思索之色。
就在他暗暗思忖之际,那陈朗已来到了二人跟前,神色复杂地看着赵虞。
「那周虎肯定有所图谋,你要小心。……不妨看看他想要做什么。」
看着眼前这个前山贼头子,陈朗的耳边仿佛回响起了方才出府前郡丞宋撰对他的叮嘱。
事实上,就算宋撰不提醒,陈朗也能猜到自己被这周虎‘盯上’了,但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他却想不出头绪。
好在如今身在许昌,而不是在昆阳,陈朗倒也无需担心这个前山贼头子敢再加害他,无缘无故地再将他吊一晚上。
仿佛是看穿了陈朗心中的不安,赵虞轻笑了一声,转头对荀异说道:“督邮,今日就到此为止,你我来日再聚,如何?”
听到这话,陈朗的面色微微一变,这一幕落在荀异眼中,他亦觉得颇为好笑。
他当然听得懂赵虞的暗示,闻言点点头道:“好,那荀某便不打扰两位。”
说着,他朝赵虞与陈朗二人拱了拱手,自顾自走下府前的台阶,骑上马回自家府邸去了。
见此,陈朗愈发感觉头皮发麻,心中大骂赵虞不知好歹——你与荀异交好,你去他府上啊,来我府上做什么,我与你又没什么交情?
然而暗骂归暗骂,此时陈朗也是骑虎难下,谁让他在李郡守面前答应了此事呢。
“周上部都尉,请。”
“打搅了。”
几人骑上马,缓缓在街巷中而行,身后则跟着那二十名黑虎贼。
途中,陈朗一言不发,看似是不想搭理赵虞,对此赵虞毫不在意,有意无意地打量城内的建筑与街道,尤其是来往的行人。
也不晓得是否是因为他与静女脸上都戴着那面具,亦或是跟在他面色身后的那二十名头裹黑巾、四处张望的黑虎贼,在街道上来往的行人都好奇地驻足观望,私下猜测那二十名‘黑巾卒’的身份。
总得来说,赵虞感觉这许昌城内的氛围还算安宁。
大概过了一刻时,陈朗将赵虞一行人领到了自家府邸前,那府门前的横匾上,清清楚楚刻着‘长史陈府’几个字。
或许是因为眼下乃非常时期,眼前的府邸府门紧闭。
“到了,这便是寒舍。”
陈朗朝赵虞介绍时,脸上明显带着不情愿。
说着,他一边翻身下马,一边吩咐随同他而来的两名郡卒:“去唤门。”
“是。”
其中一名郡卒抱了抱拳,转身走上台阶来到府门前,重重拍了拍门上的铜环。
当即,府内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门人听到声音跑来开门了。
果然,只听嘎地一声,紧闭的府门开了半扇,从其中探出一个人的脑袋来,目测是一名五旬左右的老人,想必是府上的老仆。
“老爷。”
那老仆看到了已步上台阶的陈朗,立即就朝府内喊道:“老爷回来了。”
旋即,他赶紧敞开府门,迈过台阶走到陈朗跟前,拱手躬身行礼:“老爷。”
“唔。”
陈朗点点头,旋即转头看向赵虞,见赵虞此时也已翻身下马走上台阶,便指着他介绍道:“这位是周上部都尉,周虎,今日来我府上做客,你叫庖厨准备上好的酒菜,不得怠慢。”
那老仆见陈朗神色严肃,不敢怠慢,连连点头道:“是,我这就去吩咐庖厨。”
见陈朗点头之后,这老仆立刻奔入了府内。
而此时,陈朗则转身面相赵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
看着这陈朗满脸不情愿却依旧要秉礼相待,赵虞也觉得挺有意思:“请。”
片刻后,赵虞一行人便跟着陈朗来到了府内的西苑,即一般府上主人专门为客人而准备的雅苑。
作为郡守府的长史,陈朗府上的西苑虽占地不算大但颇为精致,院内无论是池子、拱桥、亭子、假山,一应俱全,伴着池子的那几幢木楼,亦是颇为别致。
牛横、何顺与那二十名黑虎贼都是平民出身,不曾见过如此别致的小院,纷纷露出了惊叹之色,这让陈朗不禁冷笑,暗自嘲讽这群乡下人。
得意之余,他转头看向赵虞,似乎也是想看看这个前山贼头子的反应。
出乎他意料的是,赵虞与静女二人十分平静——虽然看不到二人的面容,陈朗亦能从二人的目光中察觉出来。
“周上部都尉还满意么?”陈朗故意问道。
“……我很满意。”
赵虞心情复杂,这边的景致,让他不禁想到了他鲁阳乡侯府。
他那略带唏嘘的语气,让陈朗感到有些奇怪,就仿佛,这周虎也曾拥有一座这样的府邸。
『这家伙,莫非亦是大族出身?』
陈朗怀疑地看了几眼赵虞,以及赵虞身边的静女。
这也难怪,毕竟静女安安静静地站在赵虞,微微低头,仿佛对眼前的一切都不在意,这份不同于牛横、何顺与那二十名黑虎贼的态度,让陈朗产生了几许不解。
不多时,府内的庖厨便已准备好了酒菜,于是陈朗便将赵虞、静女、牛横、何顺四人请到了前院的偏厅,至于其他二十名黑虎贼,则有府上的仆从专门便将酒菜送到他们的住处。
不得不说,尽管陈朗从头到尾都板着一张脸,但准备的酒菜,倒是极为丰盛,哪怕仅仅只是招待赵虞、静女、牛横、何顺四人,也叫庖厨准备了一桌的菜,尤其是准备的酒水,芬香醇厚,让牛横、何顺二人不觉馋心大起。
“周上部都尉,请。”陈朗抬手邀请,待赵虞几人入座后,亦在陪座坐了下来。
他倒是想一走了之,可他不敢将赵虞等人单独留下,天晓得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会在他府上做什么。
顺便嘛,他也想借机看看那周虎面具下的真容。
于是,他故意朝着赵虞敬了一杯酒。
『……看来要准备一块半面的面具了。』
看着故意向他敬酒的陈朗,赵虞心下暗暗想到。
当着陈朗的面,他自然不好摘下面具,哪怕陈朗十有八九不认得他。
为了掩盖这件事,赵虞抬手说道:“先不忙喝酒,陈长史,此番周某前来叨扰,是希望陈长史帮我一个忙。”
“哦?”
陈朗神色古怪地放下了酒杯:“愿闻其详。”
见此,赵虞也不隐瞒,如实说道:“我认为曹索或在敌我两方的伤亡数字上造假,隐瞒真相哄骗李郡守,希望陈长史能代我查个清楚。”
“……”
陈朗似笑非笑地看着赵虞。
他又不傻,岂会不明白赵虞的用意?
“你想拿此事攻讦曹都尉?以便你取而代之?”陈朗冷笑一声,看着赵虞玩味说道:“我当初很是不解,惊诧于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前来许昌,今日我才明白,原来你是想趁机夺了曹都尉的位子。你这毫不掩饰的野心,倒还真让我有几分佩服。可惜事与愿违,你刚到许昌,就得罪了一圈的人……”
“那又如何呢?”赵虞平静地说道:“都尉之职,我志在必得。”
“……”
听着赵虞话中的自负语气,陈朗心下不禁有些狐疑,问道:“你仍以为你能当上都尉?”
赵虞点了点头:“只要陈长史能助我一臂之力。”
“哈。”
陈朗哈哈大笑,在连笑三声后不怀好意地看向赵虞,冷冷说道:“你以为我会帮你?……我可不会忘记你当日在昆阳是如何待我的,要让我帮你,妄想。”
听到这话,正埋头吃喝的牛横、何顺二人立刻抬起头来,那不善的眼神看得陈朗心中一惊,连忙说道:“这里可是许昌,可不是昆阳,你等可莫要胡来!”
“诶。”
赵虞挥了挥手,示意牛横与何顺继续吃喝,而他则看着陈朗轻笑道:“我相信陈长史一定会帮我的。”
“哈哈哈哈……”陈朗哈哈大笑,笑容中满是嘲讽之色。
对此,赵虞毫不在意,淡淡问道:“陈长史,你是否是很好奇,我今日单独面见李郡守时,究竟说了些什么。”
陈朗笑声戛然而止,狐疑地看向赵虞:“你说了什么?”
“无他。”
赵虞摊了摊手,语气从容地说道:“我只是向李郡守保证,无论如何,都会拼死保护他周全……”
“原来是献媚之辞。”陈朗嗤笑道。
“陈长史这么看待么?”
赵虞轻笑一声,旋即抬手指了指陈朗,换一个语气低声说道:“一旦李郡守被我说服,弃守许昌、退守昆阳,‘你们’几个,介时就是死人了……”
“……”
陈朗愣了愣,脸上浮现几丝困惑之色。
忽然,他面色惨白,一切的底气在这一刻都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