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d44精华玄幻小說 最強狂兵 烈焰滔滔-第4773章 這個忙絕對不能幫!展示-uhcla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军师和苏锐之间的情感,的确用不着说太多,只不过,某个人实在是被动到了极点,哪怕就隔着一层窗户纸,他也不会选择主动将之捅破。
所以,他这次只能被捅了。
在前往神王宫殿的路上,军师的脚步都很轻快。
回想着苏锐刚刚那恼羞成怒的样子,军师的唇角轻轻翘起,绝美的微笑始终挂在脸上,压根就没有消失过。
所以,这一次,把苏小受的真心逼出来之后,想必他以后再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可能心里就要有点犯嘀咕了。
“还自称男闺蜜……,哼,要不要脸……”
军师自言自语。
她今天也真的是鬼使神差,要是放在平时,以她的稳重性子,根本不会问出这样的话,军师的俏脸到现在还是红红的呢。
在进入了神王宫殿之后,宙斯看到了军师, 立刻笑着说道:“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值得你这样笑?”
“我刚刚笑了吗?”军师轻轻摇了摇头,把脸上的温暖笑容收了起来,不过,那轻松的神情,倒是无论如何都遮挡不住。
“当然笑了,而且笑得很开心。”宙斯说道:“我想,如果踏入神王宫殿能够让你这么开心的话,不妨把你的工作关系永久转到这里来。”
“工作关系?”听了这话,军师的唇角轻轻翘起:“很难听到神王大人在说话的时候都如此斟酌着用词。”
挖太阳神殿墙脚的时候,哪怕是宙斯,也得小心翼翼不是?
“因为那是对你,是对天下无双的军师,对待别人的时候,我爸可从来都不是这样。”这时候,丹妮尔夏普从旁边走了出来,笑意盈盈地说道。
军师可没有丝毫见到情敌的感觉,她打量了一下丹妮尔夏普,随口打趣道:“我想,你和阿波罗的关系,一定突飞猛进了吧?不然的话……这状态也太好了……”
丹妮尔夏普这是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的双重放松,那种愉悦感是从骨子里透发出来的,就算是想要刻意遮掩都遮掩不住。
神王宫殿大小姐的俏脸红了几分,倒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当然,毕竟我跟阿波罗……用你们华夏语来说,也算是‘老相好’了。”
老相好?
军师愕然了一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宙斯沉下了脸,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毕竟,之前丹妮尔夏普和苏锐胡天胡地折腾的时候,可是让半个神王宫殿都听得清清楚楚。
人家都在这里把他的闺女“睡服”成这样了,宙斯这个神王,真的有点颜面扫地了。
真是……自古以来,无论中外,这老丈人的角色都不好当啊。
“阿波罗只是来给丹妮尔疗伤的。”宙斯黑着脸说道。
然而,此言一出,大厅里已经笑成了一团,就连门口的守卫们,都笑得捂着肚子,很艰难地才能挺直腰。
…………
“拉斐尔呢?怎么没看到她?”军师问道。
宙斯扭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这时候,穿着一套白色睡裙的拉斐尔从过道里走了出来。
军师忍不住地揉了一下眼睛。
白色的睡裙……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这还是那个浑身上下都是犀利剑意的拉斐尔吗?
她不再金光闪闪,不再剑气逼人,反而看起来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居家味道,整个人的气质满是柔和与闲适,就像是个三十来岁的美妇人。
军师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目光,她忍不住地说道:“难道说,拉斐尔……在这神王宫殿里,也有住处吗?”
拉斐尔轻轻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和宙斯也是相识已久。”
宙斯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点,他笑着说道:“就像是你军师可以黑袍示人,也可以长裙风衣,拉斐尔自然也是一样的。”
如果苏锐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大骂宙斯不要脸,毕竟,在他把拉斐尔设计伏杀塞巴斯蒂安科的事情告诉宙斯的时候,后者可是表现出很意外的样子!
现在看两人这模样,也许,宙斯很清楚拉斐尔和亚特兰蒂斯之间的仇恨!
只是,在苏锐的面前,他为什么要掩饰此事呢?或者说,当时的宙斯也不知道拉斐尔会突然动手?
震惊的不止是军师,还有丹妮尔夏普。
她看着眼前的情景,艰难地说道:“爸,这些事情……我怎么都不知道?”
宙斯没好气地看了刚刚拆自己台的女儿一眼:“你能知道什么?你知道神王宫殿一共有多少房间吗?你一年四季才在这边呆几天?”
“呃……”丹妮尔夏普嗫嚅了两声,不讲话了。
“我从来没有被仇恨冲昏过头脑,我始终认为我走的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拉斐尔看着军师:“你是个好姑娘,不小心把你拖进了亚特兰蒂斯的家族仇恨泥潭,我很抱歉。”
说着,这拉斐尔竟然对军师轻轻地鞠了一躬。
随着这个鞠躬,一抹惊心动魄的白皙从她的领口之间显现出来,使得军师依稀看到了阿尔卑斯山的雪峰之巅。
然而,此时军师的脑子里所冒出来的想法竟是:“这是阿波罗最喜欢的弧度了。”
连这种事情都要顺带着想到自己的“男闺蜜”,有军师这样的朋友,苏锐的桃花运怎么可能不旺盛?
此时的拉斐尔长发已经披散了下来,垂到了腰间,头发的末端和臀-后的弧线起点正好连接在一起,形成了美妙的曲线,那种流畅度堪称顺滑到了极致,从上到下,简直是完美的黄金比例,而且,拉斐尔在不把身上的仇恨味道展现出来之时,所拥有的那种成熟风韵,是很多小姑娘所不可能拥有的。
光是从这样的面容和身段儿来看,你真的无法想象到她的真实年纪是怎样的。
军师看着暗暗赞叹。
但是,看着现在的拉斐尔,她也无论如何想象不到,之前对方为何看起来好像完全生活在仇恨之中,那一股戾气,简直浓郁的无法遮掩。
“拉斐尔小姐,你不用谢我,其实,我也是为了帮助朋友才这样,不管怎么说,亚特兰蒂斯的这一次风波,我都会管到底的。”军师有点犹豫地说道:“只是,你这样的状态,让我很意外。”
其实,在拉斐尔放了塞巴斯蒂安科一命之后,在军师看来,她心里的仇恨也已经放下了大部分了,对于亚特兰蒂斯,也没有了必须要毁灭的心思在了。
可是,对于拉斐尔未来会站在哪个阵营里,军师并不自信。
毕竟,在现在的黄金家族里,那些像之前的塞巴斯蒂安科一样,怀着对拉斐尔浓烈恨意的人可还是有不少。
军师不可保证亚特兰蒂斯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残忍或是血腥的事情,但是,她所能够保证的,只是在自己所能照顾到的范围内,尽量减少这种事件所带来的群体性伤害。
“我不可能每一秒钟都生活在仇恨里面,必须要做适当的抽离,所以,感谢神王宫殿,给了我这样的机会。”拉斐尔那精致且雍容的面容上带着平和的味道,她说道:“不然的话,我可能早就被往日的痛苦给折磨疯了,很多人都认为我给亚特兰蒂斯带去很多痛苦,可是,我给给他们带去了多少痛,我自己就要承受多少恨,这一点是绝对守恒的。”
军师咀嚼了一下拉斐尔的话,发现确实如此。
你吸收了多少情绪,就要释放多少情绪,这件事情上不可能有任何含糊,否则的话,最终垮下的,只是你自己。
这一场纷争里,没有谁是赢家。
之前邓年康说的没错,二十年,的确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拉斐尔并不是时时刻刻都生活在仇恨里的,只是在见到塞巴斯蒂安科的时候,内心深处的恨意有点控制不住,如大堤决口,汹涌而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军师轻轻点了点头:“说实话,这很了不起。”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时不时地调剂,之前的拉斐尔是根本不可能放过塞巴斯蒂安科的,只有这样的生活节奏,才能使得她始终把自己维持在一个属于“正常人”的维度里。
当然,塞巴斯蒂安科做梦也想不到,他想杀了二十年的人,竟然有很长一部分时间都是住在神王宫殿里的,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其实,我很佩服你。”军师说道:“这样的生活,换做是我,绝对没法过得下去。”
“所以,在我放下了仇恨之后,我想回归更加正常的生活。”拉斐尔看向了军师,平静的眼神深处似乎还带着一丝恳切:“我需要你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