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m5k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墨唐 將臣一怒-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底牌盡出-bovkm

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
“杀!”
火器监和吐蕃残军在沙漠之中,不断的纠缠骚扰,很显然火器监占据兵器的优势,不停地消耗吐蕃残军,一时之间,吐蕃残军以惊人的速度折损。
“可恶的墨家子!”看到犹如跗骨之蛆的墨家子,论钦陵怒不可歇,却毫无办法。
他并非是一个莽夫,一头扎入八百里瀚海也是别有用意,如果墨家子不追来,那他就可以借道于阗,从于阗方向进入吐蕃高原,这是他的另一条退路,他乃是吐蕃大相之子,前途一片光明,如果能活下去,自然不愿意在沙漠中晒成干尸,
如果墨家子追来,将墨家子引入沙漠腹地,用八百里瀚海拖死墨家子。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论钦陵虽然不知道这句话,但是并不妨碍他这么做,伏击战中,他就是在沙地之中被墨家子击败的,如今他要用这浩瀚无边的沙地来击败墨家子。
“墨家子,你以为我本公子进入沙漠之中,会没有退路么?”论钦陵冷笑道,胳膊一台,一个鹰隼顿时冲天而起,这个鹰隼乃是西突厥可汗的礼物,非但可以传信,还可以在沙漠中寻找绿洲。这也是论钦陵胆敢进入八百里瀚海的底气。
………………………………
“论钦陵真的可恶!”
在一个小型绿洲外,张木看着满地狼藉的绿洲,不由怒不可歇,这个绿洲不大,但是上千吐蕃残军战马将草地啃食一空,而绿洲中心的水源被吐蕃残军取走一空之后,按理说往下深挖也能获得水源,但是论钦陵却极为阴险,非但在绿洲之上排泄大量的人马污秽,更是宰杀了不少战马遍布整个绿洲,当火器监众将士追到绿洲的时候,在炙热的天气下,整个绿洲已经是臭气熏天。
“少爷,不如我等选远一点的地方深挖,应该还能挖出水源。”张木建议道。他乃是墨家之人,自然知道墨家的打井技术,此地原本就是绿洲,地下定然会有水源。
墨顿摇了摇头道:“我们并没有合适的打井工具,已经没有时间挖出水来,再说,论钦陵恐怕也不会给我们取水的时间。”
墨顿话音一落,果然听见将士禀报道:“启禀祭酒大人,东方三十里外,发现吐蕃残军。”
论钦陵有鹰隼相助,而墨顿同样有望远镜,双方纠缠不断,果然不出墨顿所料,吐蕃残军得到补给之后立即追来,而且是占据了东方,显然是想要将火器监赶往沙漠腹地。
“果然不出少爷所料。”张木皱眉道,如今吐蕃残军率先取得水源,而火器监的水源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顿时他们和吐蕃残军的攻防之势互换。
“暂避锋芒,前往突伦川方向!”墨顿下令道。
一众火器监将士不由眼睛一亮,众所周知突伦川乃是祭酒大人追击吐谷浑王伏允之处,乃是一片大型绿洲,只要到了突伦川,那就不再缺少水源。
火器监的动向,很快的就传到了论钦陵的耳中,论钦陵不由冷笑道:“想要逃往突伦川,没门,全军追击,务必要将火器监赶往沙漠腹地。”
吐蕃残军得到了水源,意气风发,全力追击,甚至不计伤亡的追击火器监,也要将火器监赶往沙漠腹地。
渐渐的两支军队已经深入沙漠腹地,然而论钦陵却惊恐的发现,火器监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战斗力始终不减。
“火器监怎么会还有水?”论钦陵眉头紧皱,按照他的估算,火器监就算是刺马饮血,现在也应该水源断绝,然而如今火器监却依旧坚持住。
“除非是墨家子找到了水源。”扎木凝重道。
论钦陵断然反驳道:“不可能,我等一直和火器监纠缠,火器监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找到绿洲。”
“那就是火器监再硬撑。”扎木断然道。
论钦陵点了点头,在他看来火器监已经穷途末路了,只要他们坚持下去,墨家子定然会埋葬在这片沙漠之中,若不能看到墨家子的头颅,他将寝食难安。
然而夜幕降临酷热尽去,沙漠之中难得的凉爽起来,火器监悄然选好营地,却并没有缺水恐慌的气息,然而一个个刷刷刷的抽出长剑,一时之间整个火器监营地剑光刀光闪烁,如果有外人在此,定然大为疑惑,吐蕃将士又没有追来,怎么全部都拿起武器了。
只见一个个火器监将士熟练的将手中的刀剑悬挂起来,非但是刀剑,就连盔甲等只要是铁器之类的,全部都暴露在空中。
随着夜幕降临,沙漠的天气极为特殊,白天酷热无比,而夜晚却极为凉爽,很快一个个刀剑盔甲上凝成了一个个小露珠。
张木熟练的拿起一块白叠子将铁器上的露珠吸收,一个两个刀剑或许仅仅能将白叠子弄湿,然而上百件铁器上的露珠却可以足以让白叠子湿透。
张木看到白叠子已经湿润,将手中的白叠子在一个木桶上方用力一拧,只见哗啦啦,一股清水流入木桶中,一旁的一个火器监将士视若珍宝的将收集的露水倒入水壶之中,而张木则继续用白叠子收集露水,这样的工作将会持续一夜,一旦太阳升起,这些露水将会很快消失。
一众火器监将士听到哗啦啦的水声,简直是犹如天籁一般,不由将敬佩的眼神看向最中间位置的墨顿。
不错,这取水之法正是墨顿的底牌,也是他胆敢进入八百里瀚海的底气,墨顿可没有将此法到全军危机之时使用,而是一入沙漠,夜间就采取收集露水的方法,不停地采集露水,正是每夜都有露水的收获,哪怕火器监没有绿洲水源的补给,却依然撑了下去。
“祭酒大人这取水之法,果然神乎其技,属下佩服。”一个火器监将士心悦诚服道,沙漠本身就是干旱的代名词,而墨顿竟然能够在极为干旱的沙漠中,凭空取水这等手段可谓是神乎其技。
“露水?”众将士心中一叹,人人皆知此乃露水乃是草叶之上,沙漠中一片荒芜哪里会有草,墨家子竟然突发奇想,用刀剑代替草木,而且效果更好,一把刀剑一夜所采集的露水足够一位将士一天所需水分,这在沙漠中可是救命良药呀!
“水汽遇冷凝珠,此乃墨家的酿酒秘技应用而已。”墨顿解释道。
张木不由感叹,酿酒秘技在在大唐已经并非秘密,可是谁能想到此技能够在沙漠中取水救命,世间能够将墨技用到出神入化之境界的恐怕非少爷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