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54x精品都市小說 諸天福運 起點-第四百二十章 又羨又妒-5v6am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童贯不服软不行!
数万精锐西军,快要顶不住了。
朝廷紧急征召,拥有真本事的道长和大师,此时还没有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到位。
眼见方腊叛军有反攻迹象,童贯急得不行,手下的精锐西军根本就顶不住,不得不向梁山大军低头求援。
面子问题真的不算什么,关键是要保住自身地位。
就算当今官家对他再信任,也容不得他将精锐西军挥霍干净,到时候可就惨了。
宋江二话没说接下命令,直接率领手下已经休整多时的五万大军,直扑最近的方腊部驻守城池。
以往,他和卢俊义基本上都是兵分两路行动,不过眼下忌惮方腊部的控火手段,自然没有托大的底气。
结果,一战下城池。
驻守城池的方腊部将,确实拥有控火手段,只是还没等他发动,便被冲锋在前的鲁智深扔了一个水球砸成落汤鸡,然后一方便铲利索解决战斗。
梁山大军手里的水球符箓,可是积攒了不少的存货!
只是在清剿残敌的时候,遇到了一点麻烦。
守城的部分方腊部狂信徒,突然浑身冒着熊熊火焰,状若疯魔就要和杀进来的梁山将士同归于尽。
结果被连串水球直接轰灭,战斗就此再无波折,梁山将士轻松拿下一处城池。
可就是如此,战后总结的时候,一干头领也是心情沉重,尤其说到那帮子自焚的狂信徒时,更是心悸难安。
“妈的,真是一帮不要命的疯子,以后对上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免得突然被‘同归于尽’了!”
“是啊,没想到半年没有交手,方腊部已经变成了这等样子,之后的战斗不好打了!”
“这次要不是鲁大师行动果决,第一时间解决了对方的几位将领,怕是战斗不会如此轻易!”
“鲁大师的本事,真真叫人羡慕!”
“……”
说着说着,楼就歪到了鲁智深的强悍武艺之上,在场核心头领一个个羡慕得紧,恨不得也有那样的手段。
被斩杀的方腊部将也不是无名之辈,虽然武艺只算是二流偏上,可拥有一手极为娴熟的控火法术,之前在和精锐西军的战斗中,可是表现极为出彩,甚至还阵斩了好几位西军悍将。
这样的好手,就算卢俊义对上,也不敢说能够在数招内解决战斗,结果鲁智深只是一方便铲就彻底完事了。
势大力沉快如闪电!
这就是看到鲁智深出手的一干梁山头领,对他当时出手表现的评价,怕是卢俊义都不一定挡得住。
“羡慕什么?”
鲁智深没好气道:“本寨那边已经传来了大官人的意思,可以让你们也都学洒家的手段!”
没理会在场头领欣喜的神色,他自顾自道:“方法洒家可以给你们,只是能不能学会,那就不是洒家能够管得了的!”
接着,便将星辰观想法道了出来,丝毫都没有藏私的意思。
只不过……
在场的一干头领面面相觑,不是他们听不懂,星辰观想法的内容其实十分简单,关键是他们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修炼入门啊。
只有入云龙公孙胜眼睛发亮,脸上露出莫名微笑。
他听懂了,并且也知晓该如何修炼,却没有当场公布的意思,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倒不是他小气,而是他的修炼方法十分繁琐,最主要的是对天空星辰十分了解才成。
梁山头领都是一帮子粗鲁汉子,能够读书认字就已经颇为了不得,还想熟悉辨识天上星辰?
心中也不是没有疑惑,以他对鲁智深的了解,这厮可不是个观星达人,他又是怎么入门并且达到眼下程度的?
不用说,肯定是柴大官人的手笔……
“这也太难了吧,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有头领忍不住开口囔囔,顿时像是开启了某个开关一般。
“正是如此,某哪里认识什么星辰?”
“想要观想星辰的话,怕不是得靠蒙?”
“鲁大师,有没有什么特殊方法?”
不知道哪个吼了一嗓子,原本吵杂的议事大厅顿时安静下来,一双双目光看向鲁智深。
“当然有!”
鲁智深也没隐瞒,淡然道:“洒家当初观想入门,便是柴大官人直接指点的功劳。甚至观星点星都是大官人帮助才能做到,这就是最大的捷径!”
在场一干头领闻言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柴大官人有这等本事,他们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连修炼之法都是人家主动提供的。
但,柴大官人可不好打交道……
起码,在场部分头领,和柴大官人的交情就相当一般。
再说了,柴大官人连后营一干头领都没照顾全面,哪有空闲功夫理会他们这些熟悉的陌生人?
别看一干头领兄弟兄弟喊得亲热,实际上关系却没有那么亲密,不过就是同一个阵营的存在罢了。
柴大官人自从上了梁山以后,一直都是后营总管,和前营一干头领的交情一般得很。
有些机灵的隐隐察觉了缘由,却也没有拿自家热脸去贴大官人冷屁股的想法。
只是眼下……
“诸位兄弟放心!”
宋江站了出来,朗声道:“这事,由某和大官人说道,诸位兄弟尽管放心!”
“只要大官人能够帮到咱们,肯定不会叫诸位兄弟失望,这点某可以保证!”
“当然,诸位兄弟也得有足够的表现才成,不然某也不好向大官人开口不是!”
这厮,倒是打的好算盘,竟然利用这样的机会提振士气,催促一干弟兄好好表现。
怎么表现?
自然是在和方腊部的战斗中,表现出足够的努力……
至于到时候柴大官人愿不愿意出手,宋江也顾不得那么许多,先将眼前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这次战斗,虽然有鲁智深出手,迅速解决了方腊部最为棘手的部将,赢得相当的干脆利索。
可谁都知道,这样的好事不会持久……
等其余方腊部反应过来,再想要借助鲁智深的突袭取胜,就不那么容易了。
在宋江看来,想要战胜方腊叛军,还得梁山一干头领奋力搏杀才是,有鼓舞士气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
梁山大军初战告捷,倒是叫童贯吃了一惊。
“不想,这梁山人马还有些本事!”
已经被僵持的江南战事,弄得焦头烂额的童贯顿时松了口气,对身边左右心腹笑道。
“还不是枢密指导有方的缘故?”
“正是,某看梁山人马也是占了偷袭的便宜!”
“只不过是一场战斗罢了,还得看后续结果!”
童贯身边心腹,三言两语便将梁山大军的功劳忽略,话里话外不是把功劳强扣在童贯头上,就是不看好梁山大军接下来的表现。
这很符合童贯的心思,自然听得相当爽快。
不然的话,他指挥精锐西军碰了个头破血流,结果却是连招安的一帮子贼寇都比不过,以后哪还有脸面指挥官军收复燕云十六州?
可惜,有时候越是不想某些事情发生,可事情的发展过程,却偏偏朝其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之后的一个来月,梁山大军可以用摧枯拉朽连战连捷形容,一口气连赢三阵,斩杀方腊部将十几员,同时拿下了方腊部占据的城池关隘三处。
太过详细的战斗细节,童贯这边也不甚清楚,就知道梁山大军中出了一位绝世猛人,几乎以一人之力将方腊部镇守的三处关卡拿下。
什么样稀奇古怪的传言都有……
有说梁山大军出现的绝世猛将,能够以一人之力轰破城墙;有说梁山大军的绝世猛将可以一跃数丈,轻松就能杀上方腊部驻守的城池墙头等等等等。
反正传入童贯耳朵的消息,怎么听怎么不靠谱,就和说书人嘴里的传奇故事一般夸张。
“究竟怎么回事,难道就没人清楚么?”
童贯有些烦躁,心中更是不爽到了极点。
原本以为梁山大军会碰个头破血流,谁知道人家势头凶猛得紧,直接来了个连战连捷。
这叫童贯很没有面子,精锐西军被比成了垃圾,作为西军统帅哪能受得了这个?
当然,他也有些眼红梁山大军的战功……
尼玛,自从江南战事的不利局面彻底暴露后,他在当今官家心中的地位直线下滑。
之前,利用足足二十来年时间,建立的‘能打胜仗’的人设完全崩塌,若是不能用足够战功提升当今官家对其信心的话,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所以,虽然梁山大军的战功其实算不得什么,对方腊部的伤害和影响并不大,可童贯依旧毫不犹豫将功劳全部揽下,同时也要弄清楚梁山大军究竟是如何获得胜利的。
为此,童贯派出了不少使者跑到梁山大军营地,其中还有部分西军探子,梁山大军的连续胜利,叫西军上下感觉颜面无光,自然不会放过仔细观察的机会……
只是,探查的结果叫他们又羡又妒,却又无可奈何。
尼玛,谁能告诉他们,这世上竟然真的有猛人能够力扛巨鼎,而且还能一纵数丈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