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gvec優秀玄幻小說 明王首輔 起點-第1327章 實戰(下)相伴-2aysi

明王首輔
小說推薦明王首輔
刘显一声令下,旁边的三位仁兄举枪便扣动了板机,砰砰砰三声枪响,正围坐在一起烤火的十名鞑子当场便有三人中弹倒地,其中一人更是直接滚进了火堆中,痛得惨叫连天,身上的兽皮也被点燃了,倾刻成了一个火人。
不得为说,讲武堂培养出来的菜鸟虽然菜,但基本功还是相当扎实的,枪就打得很准,特别是这种静止状态的靶位,五十米能内,一枪一个包没问题。
突如其来的变化显然把窝泥兔等人吓傻了,竟然还站在原地惊恐的四望,这时,山坳对面的李光启等人也开枪了,砰砰砰的三声枪响,对方又倒下了三人,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山坳。
“不好,是火枪,明军来了,快逃!”窝泥兔这才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扑向附近的坐骑,剩下的三人也跳起来冲向各自的坐骑。
“想跑,作梦吧!”刘显举起燧发枪,枪口对准跑在最前的窝泥兔,随即扣动了板机。
这时窝泥兔已经身手矫健地飞身上马,一扯缰绳猛夹马腹便欲逃走,恰在此时砰的一声枪响,坐骑的前腿中弹,痛得当场人立起来,窝泥兔猝不及防,当场狼狈地滚落马下。
砰砰砰砰……
枪声接二连三地响起,又有两人被射杀,窝泥兔和剩下两人差点没吓尿,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抓活的!”刘显一挥手,抽出腰刀便率先往山坳下冲去,其他三名兄弟急忙跟上,估计是由于太紧张了,有一人竟然栽了跟斗,幸好刘显手急眼快地揪住,要不然这家伙恐怕会直接滚到鞑子的跟前送人头。
这时,山坳对面的李光启三人见到刘显这边现身,于是也跟着冲了下来,如此一来反而暴露了人数,窝泥兔见来的敌人并不多,顿时生出胆气来,大喝道:“他们人不多,抢了马往东边逃,跟领主大人会合。”
窝泥兔纵身一跃,抢上附近一匹马,拨转马头便箭一般驰出,骑术显然极为了得,另外两名没受伤的鞑子也急急抢上马。
“不好,鞑子要逃了!”刘显连忙在山坳的半腰站定,这时要重装弹药已经迟了,只能急忙取弓搭箭。
嗖……
刘显一箭射出,跑在最后那名鞑子竟被他射落马下,箭术显然有两把刷子,然而正当刘显准备射第二箭时,窝泥兔突然在马上转身一箭射来。
滋……
利箭竟像长了眼睛般迎面飘来,没错,就是飘的,那箭分明划了一个微弱的孤度,就好像漂移一般。刘显吓了一跳,急忙蹲下,利箭间不容发地掠着头皮飞过。
咝……
刘显真正惊出一身冷汗,刚才他的动作那怕是慢上一丝一毫,不死也得重伤,鞑子的骑射功夫委实了得,如果刚才不是偷袭得手,而是正面硬刚的话,自己这方未必就有胜算。
砰砰砰……
刘显正恍惚间,便听到三声枪,原来是沈纪那一组人开枪了,窝泥兔和剩下那名鞑子往东逃,倒是正好撞他们的枪口上。
真是歪打正着,刘显那脱裤子放屁的战术竟然碰巧凑效了,窝泥兔和最后一名鞑子当场中弹滚落马下。
刘显见状松了口气,带着三名弟兄跑到山坳下的火堆旁,很快,李光启也带着两人赶到了,他们一检查,发现八名中弹的鞑子当场死了六个,还有两个重伤的,结果伤口还没包扎完,两个重伤的也嗝屁了。
“小胖,不是让你别打要害的,留一个活口吗,现在全他玛的死球了,还审问个屁!”李光启埋怨道。
小胖姓何名判,其实长得并不胖,只是长了一张婴儿肥的娃娃脸,显得肉肉的,再加上他叫何判,大家便都叫他小胖。
何判无奈地摊了摊手道:“老子本来想打左肩的,谁让他自己乱晃,结果打在左胸上了,怪我咯?”
正在此时,只见沈纪那一组人从远处骑马过来了,只见沈纪手里还提着一名鞑子,分明是个活的。
果然,沈纪策马来到跟前,将窝泥兔子扔到地上,笑道:“抓了个活的,这家伙身手不错,腿上中了一枪竟然还跟老子动刀过了几招。”
刘显定眼一看,这就是刚才回头向自己射了一箭那个鞑子吗?
此时的窝泥兔已经被反绑了双手,左大腿上鲜血淋漓,显然正了一枪,右手臂还挨了一刀,应该是被沈纪砍的,不过这家伙倒是硬气,恶狠狠地盯着刘显等人,眼神仇恨而恶毒。
刘显见状不由皱了皱眉,料定很难从这种人嘴里审问出什么来,加上他也不会鞑靼语,所以干脆什么也不问,让一名弟兄给窝泥兔包扎伤口,免得这个唯一的活口也失血过多而挂掉。
“阿显,接下怎么干?”沈纪问道,其他人也神色兴奋地看着刘显,初战告捷,虽然只干掉十名鞑子,但也很爽,胆气也上来了。
刘显目光一闪道:“刘良、郝辰,你们两个负责把俘虏送回城交给谢副将,千万不能让他死了,其他人留下打扫战场。”
当下,刘良和郝辰两人便押着受伤的窝泥兔先行回城,而刘显等八人则找了个地方把尸体给埋了,又把二十几头牲口赶到别处藏了起来。
“惟明(刘显表字),接下来咱们是回城,还是继续跟踪卜孩儿?”李光启意犹未尽地问道。
不待刘显回答,沈纪便笑嘻嘻地道:“自然是继续跟踪卜孩儿了,要不然阿显干嘛让大家费劲把尸体给埋了,是吧,阿显!”
刘显点了点头分析道:“卜孩儿带着大队离开,估计是去干其他事情了,完事后肯定会回来这里的,咱们分散开来潜伏在附近,不管谁盯上了他们,记得沿途留下印记,到时咱们再会合,找到他们驻帐的位置。”
何判不解地道:“咱们已经抓到活口了,审问一下不就知道了,何必费那劲儿!”
刘显好笑道:“别闹了,显之(李光启表字)说得对,不过还有一个原因,咱们干掉了对方的人,卜孩儿难免会怀疑,回去后肯定会禀报亦卜剌的,说不定亦卜剌就会迁帐,到时即使那俘虏招供了也没用。”
众人不由心悦诚服地点了点头,还是刘惟明考虑得周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