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9sr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起點-第713章 摩天峯之會(上)熱推-kvgxd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八月十六,摩天峰之会。
这是武九御这个小团体已经持续了十余年的聚会。
这个小团体的八人,分散于天南海北,且各自都有自己的一摊子局面,分身乏术。
如果没有什么紧要事务,一年到头都很难有机会坐在一起,好好的喝杯酒,聊一聊。
于是就有了这个聚会。
八月十五是月明中秋,人月两团圆之日。
将这个聚会定在八月十六,也有团聚之意。
反正摩天峰就在中元州,九州中心。
以飞天宗师的脚力,无论从何方赶往摩天峰,一日也都足够了。
张楚若不是想着早点赶到摩天峰,和第二胜天他们聊一聊最近的局势,再加之路途不熟,要花些时间寻路。
完全可以在家里过完中秋节,第二日一早再起身赶赴摩天峰,连饭点儿都不带耽搁的。
张楚抵达摩天峰时,天刚刚亮,一抹晨曦跳出云海,照耀在位于云海之上的摩天峰山顶之上,金霞万丈,不似人间。
“不愧是中元龙脉之祖,九州第一名山!”
张楚立身于云海之上,碧青色的广袖飘荡,仰望着身前这座突出云海数百丈之高的雄峻山岳,啧啧赞道:“和这座山比起来,我狗头山只不过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土包!”
这座山在九州山岳之中,有着极其特殊的地位,所以至今都还什么宗门敢在这座山上开门立派。
他飘然而上,漫步拾阶上山,还未靠近山顶,就见披红挂彩,隐有酒香。
却是有许多身穿海蓝色贴身劲装的江湖儿郎,在跑上跑下的忙碌着。
张楚讶异的上前询问,哪知这些人见了他,确是先一步躬身行礼:“小的给二爷请安。”
张楚好奇的问道:“你们是那家的?”
“回二爷的话,小的们是东胜巨鲸帮,白长老门下。”
一众蓝衣汉子毕恭毕敬的回道,礼数十分周全。
“东胜巨鲸帮?白长老……”
张楚心头略一思忖,便笑道:“我五哥门下的弟兄吗?劳烦你们了,我五哥到了没有?”
“太上长老已经到了,在山巅之上指挥弟兄们布置场地。”
“嗯?”
张楚闻言,心头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双手,心说这聚会,有些笼罩啊,自己空手上门,合适吗?
正当他犹豫着是不是转身去最近的府城,买些伴手礼的时,一道白衣胜雪的人影,从天而降。
人还未到,先闻其声:“咦,老二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张楚定神看了一眼,不是白翻云有是何人?
他当即抱拳揖手,笑道:“这不是想念哥哥几个,就提前来了么……”
“哈哈哈,还是老二你会说话,还没吃早点吧?走走走,山上有海鲜,都是哥哥昨晚连夜从东海运过来的新鲜货色,保证你没尝过!”
他跟这儿客客气气的揖手。
白翻云却是大步上来,热络的搂住张楚的肩头,就勾肩搭背的往山上走。
说起来。
武九御这个小团体中,除了第二胜天,张楚还就跟白翻云熟络一点。
毕竟先前南疆大战中,他二人曾联手斩杀过一名越人飞天!
“五哥怎么来得怎么早?”
“我不算走到,我手下这些弟兄,提前一个月就来中元州了……哈哈哈,再过个两三年,就轮到你就轮到你做东了!”
“哦?轮流做东么?小事一桩,兄弟的北平盟,别的不多,就钱多,人多!”
“嘁,体面!”
……
山巅之上有一平台,平台之中有一凉亭,周围全是巨鲸帮的人,正在忙活着准备酒菜。
张楚和白翻云,一人抱着一个插了一根麦秆的椰子,坐在凉亭中叙事。
听完张楚的话,白翻云失声道:“什么?你北平盟也被人堵门了?”
张楚惊讶的看着他:“也?怎么,你巨鲸帮也被人堵门了?”
白翻云眉宇间浮起了一枚阴戾之色,他随手将面前的椰子扫到一旁,抬手让周围的巨鲸帮帮众取酒来。
“出云国伊贺流首徒北条十兵卫,刀法精湛,在绝顶四品当中亦是一流的好手,在我巨鲸帮外摆下擂台,杀了我巨鲸帮三名坛主!”
张楚主动接过巨鲸帮帮众奉上来的酒壶酒杯,给白翻云到了一壶酒,也有些皱眉:“难不成五哥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异邦蛮夷杀你的弟兄,什么都没做?”
白翻云神情有些阴郁的提起酒杯一口饮尽,尔后才徐徐摇头道:“这事儿,不简单……老二你是如何应对的?”
张楚皱了皱眉头,沉声道:“那个杂种,在擂台上杀了我北平盟的大长老,我也是心有顾忌,没敢坏规矩杀了杂种,就杀了给他护法的北蛮飞天!”
白翻云蓦地睁大了双眼:“和你家大师兄一起动得手?”
张楚摇头:“同样是一对一,公平交战!”
白翻云闻言,本能的就问道:“你挑战他,还是他挑战的你……你突破了?”
到这时,他才发现张楚的气息有异。
不过他反应迟钝。
而是张楚无论是突破前,还是突破后,实力都不及他。
是以哪怕他初见张楚时,就感觉到张楚的气息有变化,也没有下细去分辨。
那句话很著名的富二代语录是怎么说的来着?
我交朋友,不在乎有没有钱,反正不可能比我有钱……
现在听到张楚说,他单杀了一个北蛮飞天,心下震惊,才发现张楚突破了。
张楚:“是略有精进……五哥,先别说我,先说说这事儿,怎么个不简单法儿!”
白翻云压下心头震惊,回道:“那厮在入海口摆了三天的擂台,把北二州的脸面给抽肿了,愣是没有一个老不死的,站出来说句话,州府和北方总督府,也都跟死人一样,看不到、听不到!”
“到那厮来我巨鲸帮堵门的时候,哥哥其实是有心出门一巴掌打死他的,却接到的大姐的传音,让我忍一时之气,且看看再说。”
说起这个,白翻云也有些大吐苦水的意思。
“大姐?”
张楚陡然想起来,那个时间点,武九御的确是在东海。
他迟疑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问道:“这事儿,总不该是冲着大姐来的吧?”
“不应该!”
白翻云摇头如拨浪鼓,“大姐没那么好欺负,我估摸着,大姐也只是不想当出头鸟,给朝廷挡枪!”
“有道理!”
张楚点了点头,但旋即又叹声道:“但这狗娘养的世道,咱们这些高个儿的都不出头,底下的百姓,日子可就真过不下去了……五哥你是不知道,今岁燕西北大旱,现在已经开始闹粮荒了,我估摸着,朝廷要没办法放粮赈灾的话,得出大乱子!”
白翻云想回一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管那么多干嘛”,但看着张楚忧心忡忡的模样,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回道:“你们那里的粮荒,我也有所耳闻,如今东二州的粮价,也涨了许多。”
“说起来,我们那儿有堆积如山的昆布、海肠子啥的,我们那儿的人都拿这些玩意儿喂猪,但听老辈儿人讲,以前闹旱,也有人拿些玩意做口粮,人吃应该是没什么毛病,你要不嫌弃,我来想想办法,往你们哪儿运一批过去救救急。”
张楚连忙回道:“要要要,只要吃不死人,能顶饿的东西,我都要,五哥你是不知道,我们那里现在已经有人靠树皮和草根度日了,你说的这些玩意,总比树皮和草根扛饿吧?”
白翻云不在意的点头:“那成,回头我先派人捎点给你瞧瞧,你要觉得有用,我再来想办法给你弄,多的没有,几十船问题不大!”
他说得漫不经心,语气却大的下人,张口就是几十船。
这才是飞天宗师的真面目!
无论看起来多傻白甜、多哈士奇的飞天宗师,本质上都是一方霸主,轻而易举便能调动海量的人力物力!
“成,那就说定了!”
张楚连忙回道:“只要能救急,小弟愿以往年粮价折半的价钱,收购!”
“嗨……”
白翻云笑着一摆手:“你我兄弟,提钱就见外了,反正那些玩意在我们那儿也没人要,喂猪猪都不爱吃,要能解你们的急,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张楚忍不住发笑,这五哥,还真是个不会卖人情的:“这毕竟不是咱哥俩空口白牙说几句话就能办成的事儿,还得辛苦底下的弟兄们跑前跑后的张罗,反正钱也不多,权当给底下的弟兄们买杯茶喝。”
白翻云想了想,勉为其难的点头道:“行吧,你自个儿看着来吧……”
顿了顿,他又说道:“至于异邦蛮夷堵门之事,等到大姐来了,咱们再好好请教请教她吧,总有解决的办法!”
说到此处,他忍不住一巴掌将石案上的酒杯拍成了粉碎,恨声道:“早知道,哥哥就该学你,宰了伊贺流的那个飞天道主,出口恶气!”
张楚想了想,到底还是轻声劝解道:“五哥,我和北蛮人本身就有解不开的仇,我杀不杀那个北蛮飞天,影响都不大,你和出云国没什么仇,犯不着去出这个头。”
这是关系真到位了,他才会说这个话。
否则,这种问题,张楚不煽风点火就算是很克制了。
还劝解?
白翻云眉头起起伏伏的沉默了好半晌,突然猛地叹了一口气,恨声道:“这日子,真是越过越他娘的憋屈……”
张楚赞同的点头,同样叹着气道:“谁说不是呢?”
有时候,他真的特别怀念以前在锦天府混帮派那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