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saa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二章.朝歌城鑒賞-1rvm0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陆植漫无目的的走在林间,脸上带着几分探究之色…不知为何,他从入定中醒来之后,就总有种预感,要到这林中走一趟,放佛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一般。
最后,他在一条山涧之下停下了脚步,只见那条山涧左右的山势,隐有龟蛇二相,而那条山涧,便是两者龟蛇交汇之地,其中似生有何种大造化。
待他走得近了,忽然一阵清风拂来,天地间灵机汇聚,一抹璀璨的金色光芒自那山涧之中缓缓升腾而起,然后瞬间朝着陆植激射而来!
陆植心中一惊,本能般的便瞬间召出了渊虹剑握于手中,一剑朝着那朝那团金光荡去,企图将其荡开。
锋锐的剑刃瞬间划开了那团金光,这时陆植才看清了那包裹在金光之中的物体…是一柄剑!
只见其剑刃泓如秋水,有青色铭文铭刻其上,太极做剑镗,剑柄之上悬挂两株青色剑穗,华贵威武至极。
“真武剑?!”陆植不禁目光一凝,惊呼出声。
此剑之模样,分明就是老张的真武剑,当年陆植洒扫真武大殿之时,可没少见到过此剑。
但此剑分明不可能是老张那把供奉在真武大殿内的佩剑,且不提时空变幻,就说其上那股慑人的神威,便与陆植记忆中那柄真武剑天差地别。
锵!
双剑相交,不过轻轻的一个磕碰,陆植便瞬间感觉如遭雷击,几乎渊虹脱手掉落,整条右臂都瞬间麻木了,渊虹也是哀鸣一声,那锐利的剑光都变得黯淡了数分。
噗..一声闷响,真武剑瞬间落在了陆植面前,如穿腐土一般,轻易扎进了陆植前方那片青石地之中,直至没柄。
陆植皱了皱眉,神色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真武剑,只见其两道青色剑穗正微微的随风飘荡,身上那锐利的金光也已经消散,似是已经消去了神威。
迟疑了几息之后,陆植还是走上了前去,将渊虹剑交左右,伸出右臂握住真武剑的剑柄,一把将其罢了出来。
锵,一声剑鸣,一抹锐利逼人的锋锐之气顿时绽放而出,刺的陆植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真武剑入手比渊虹剑沉重不知凡几,也不知是何材质所铸,怕是至少有数千钧之沉,但对陆植来说,却是正好趁手。
陆植随手耍了一道剑花,半空中顿时一阵寒光闪烁,锐利的剑风将地面都斩出了数道深深的剑痕,当真是一把神兵利器。
将两剑背于身后,陆植这才重新走出了林间,朝着山下的走去。
这一番入定悟道,陆植一身修为虽然并未再有突破,但是整个人却是经历了一番脱胎换骨,一身所学也有了全新的感悟,更进一步,如今,他已有把握能参悟出那封山大阵的玄妙了。
下山,来到大阵之前,还不待陆植做什么,那迷雾一般的大阵便突然之间在他眼前散了开来。
陆植:“…..”
…………
陆植走出大阵之后,后方那迷雾般的雾气再次翻腾合拢,一瞬之间,那巍峨的武当山便又重新隐没在了大阵之中,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与此同时,他当初感受到的那股天道注视再一次出现在了感应之中,不过好在这次只是如同微风拂面一般,随意在他身上扫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了。
陆植神色一阵变换,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隐隐有了几分明悟,这恐怕还要托了他先前已经在武当山中重新脱胎换骨了的福,不然的话,恐怕他走出武当山的瞬间,就要重新被天道盯上了。
站在原地静立了几秒之后,陆植才再次转身,朝着山下而去。
数月之后,朝歌城。
没错,朝歌城…直到下山之后,陆植才弄清楚了今夕何时,如今竟还是那商汤之时!
而更令他为之震惊的是,他还听闻到了那阐截二教,人族圣母娘娘女娲,再一打听当今天子..哦不,如今应该是叫人王,当今的人王,也赫然正是那位有名的帝辛…
一瞬间,陆植就知道自己来到的究竟是何方世界了。
而他之所以会来到朝歌,也是因为当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向他吩咐道:“去朝歌,拜会人王,助其教化万民,改良水利农桑,七年后离去。”
而那声音陆植很熟悉,虽然他也知道那位并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张,但他还是依言来到了朝歌城。
来到朝歌之后,陆植也没有马上便开始行动,毕竟这朝歌城可不比后世的皇宫,那帝辛也不是后世那些天子能比的,他可是人王!
若是陆植还如同以往那般,直接入皇宫去寻帝辛的话,只会是自找苦吃,别的不说,就说帝辛身上那人王之气,就能镇压一切了。
要知道,此刻的帝辛,还可还没有在女娲庙里题诗呢,也没被妲己误国,正是巅峰鼎盛之时,一身人王气运,堪称仙神辟易,万邪不侵。
所以想拜会帝辛的话,就只能照规矩来。
所以来到朝歌城之后,陆植也没有着急动作,只是先在这朝歌城中安定了下来,然后默默鼓捣出了几项‘发明’来,比如那水车,曲犁,杂交水稻良种。
抽空还编出了一部凡俗医书来,列出了一些常见的草药,记录其图形,药性…短时间内,倒也让他搏出了个能人贤士的名声来。
如今这个时代,还未有科举入仕之说,要入朝为官,就只有朝廷下诏请贤,而你若是没有什么名望和值得称道的本事的话,朝廷自然也不可能请你入仕。
而那些官员们想要入朝,最常用的办法就两个,一个是拜会朝堂之上的那些要员重臣们,请他们推荐。
另一个办法,自然就是做下一番引入瞩目流传的贤明之事,让朝堂看到你的本领和能力,然后等着朝堂下诏。
而陆植选择的,自然是第二个方式,毕竟他对那些朝堂之上的大臣们也不了解,又无交情,也不想主动攀上去,自然只能自己搏个贤名出来了。
他倒是还想抄录几本后世的道经,儒学经典啥的来,但却是根本就下不了笔,也诉不出口,只能作罢,挑选着一些民生小事入手。
花费了数月之后,倒也真让他做下了一些事,名声也渐渐的传开,这一日,他为朝歌民众们讲解卫生防疫之事时,还引来了一位有名的能臣贤士的旁听。
待陆植讲完,民众们散去之后,一仆人马上便走了上来,向陆植邀请道。
“这位道长,吾家主人见道长见识非凡,不禁心生结交之心,特派吾前来邀请道长,还望道长能前往,与吾家相见交谈一番。”
陆植闻言,似是早有预料般的笑道:“烦请你引路。”
那人引着陆植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一路来到了一间气派的府邸之中。
行至厅中,一早便等候在此的老者赶忙起身来迎:“这位道长请了,老朽比干,冒昧相邀,实是因道长之大才让比干佩服之至,定然是要与道长见面交谈一番的。”
比干!
陆植目光一凝,虽然早便猜到,这老者身份绝不一般,但他却也是真的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位留下了剖心传说的亘古忠臣。
“原来是比干丞相,贫道武当散人陆植,久闻比干丞相贤名,今日一见,果然见面更胜闻名。”
“哈哈哈…陆道长客气。”比干招呼着陆植落座,“陆道长,请坐。”
两人坐定,比干唤来仆人送上瓜果酒水,然后才又与陆植交谈了起来。
近段时间以来,陆植之名,在这朝歌城中流传甚广,他亦听闻,今日特意前去旁听了一番陆植的卫生防疫之说,更是惊为天人,只觉陆植有大才,此等人物,定要好好结交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