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zc0精华都市小说 永恆聖王 ptt-第兩千六百五十九章 前往中都相伴-ua8lm

永恆聖王
小說推薦永恆聖王
北岭之王道:“我建议大人放弃北岭,尽快隐藏行迹,躲避寒泉狱主的追杀,蛰伏下来。”
武道本尊踏空而立,沉默不语。
北岭之王似乎想到什么,又连忙解释道:“大人不要误会,我唐空这把年纪,又遭到重创,已经无法恢复巅峰。”
“我劝说大人放弃北岭,并非是贪恋北岭之王的权位。”
唐空望着脚下的废墟,看着族人一个个担惊受怕的模样,心中一叹,传音道:“不瞒大人,今日之后,我唐家在北岭,也待不下去了。”
北岭一战,武道本尊大杀四方。
而武道本尊又是唐清儿带回来的,武道本尊被寒泉狱主追杀,北岭唐家肯定也脱不开干系!
从今以后,唐家也只能离开北岭,四处逃亡。
唐家上万的族人,不知道最终能活下来几人。
“你身为仙王,可知道如何离开地狱界,返回中千世界?”
武道本尊根本没将什么寒泉狱主放在心上,而是关心着另外一件事。
“离开地狱界,这……”
唐空被问得愣住,神色迷茫,沉吟少许之后,才摇头道:“不知道,应该没有什么办法。”
“据说,只有当年的地狱之主,才能打开地狱界与中千世界的壁垒屏障。可如今,地狱之主早已身陨,九大地狱各自分离,始终没有选出九狱共尊的地狱之主。”
停顿少许,唐空继续说道:“就算有新的地狱之主诞生,也无济于事。”
“由于地狱界的特殊情况,新的地狱之主无法踏入帝境,远远达不到当年地狱之主的高度,因此无法离开地狱界,前往中千世界。”
武道本尊心中一动,突然问道:“当年的地狱之主,是什么修为?”
“大帝!”
唐空说道。
武道本尊微微皱眉。
按照天狼的说法,一个纪元只能诞生一尊大帝。
天狼曾跟随波旬帝君,这方面应该不会错。
但若地狱之主是大帝,岂不是说,在无间纪元的时候,有两尊大帝并存?
亦或是说,无间大帝在中千世界开创无间纪元,而地狱之主在地狱界开创出属于地狱的纪元,两尊大帝的气运并不相同,互不影响?
有关大帝,武道本尊没有继续追问。
在地狱界中,唐空等人连帝境都接触不到,更别说是大帝层次的力量和秘密。
“除了成为大帝,就没有其他办法离开地狱界?”
武道本尊问道。
按照唐空的说法,他岂不是要永远的困在地狱界中?
实际上,唐空方才这句话,也是在委婉的表达这个意思。
但他见武道本尊仍未放弃,便安慰道:“或许在第一地狱酆泉狱中,会有一些线索……”
这只是他随口一说。
他从未想过离开地狱界,哪知道酆泉狱中有没有线索。
只不过,酆泉狱在九大地狱中排在第一,位于地狱界的最中心,地位特殊,所以他才这样说。
当然,唐空也是想让武道本尊知难而退。
怎料,武道本尊反而对酆泉狱生出兴趣,立即说道:“酆泉狱在哪,你带我过去。”
一边说着,武道本主直接来到唐空身边,随手撕裂虚空,准备带着唐空,进行空间传送,离开此地。
九大地狱的位置,对武道本尊而言,都是未知。
若是盲目的空间传送,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寻找到酆泉狱。
“大人别急!”
唐空见武道本尊带着他就要离开,吓了一跳,连忙劝阻下来,道:“想要前往酆泉狱,绝不可能随便传送,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怎么说?”
武道本尊皱眉。
唐空解释道:“地狱界曾遭到重创,天地破碎,大道残缺,法则不全,九大地狱的之间的虚空,已经是支离破碎,不知存在着多少裂痕。”
“空间传送的过程中,一旦误入这些空间裂缝中,会被恐怖的力量撕成碎片,狱王修为都抵挡不住!”
武道本尊问道:“那如何前往酆泉狱?”
唐空面露迟疑,沉吟少许,才缓缓说道:“九大地狱之间,存在着一条空间传送的通道,还保持着相对完整。”
“想要前往酆泉狱,只能利用中都的传送大阵,但……”
唐空欲言又止,有所顾忌。
武道本尊似乎并未多想,点头道:“那就去中都。”
“大人。”
唐空忍不住提醒道:“寒泉狱主就坐镇在中都……”
唐空的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
等北岭一战的消息传到中都,寒泉狱主雷霆震怒之下,绝不会放过武道本尊。
趁着消息还没有传开,这个荒武不赶快躲藏起来,居然还要跑到中都,自己送上门去?
恐怕没等他们见到传送大阵,就已经被寒泉狱主斩杀!
就在唐空胡思乱想之际,武道本尊淡淡的说道:“这样更好,既然他要来找我,不如我先去中都找他,也省得麻烦。”
唐空愣住。
面对寒泉狱主接下来的暴怒和追杀,这位荒武不打算逃跑隐藏,还想着主动去找寒泉狱主?
毕竟还是年轻人,太过气盛。
唐空强忍着训斥武道本尊的冲动,语重心长的说道:“大人,这里不是天界,这里是地狱界的寒泉狱。”
“寒泉狱的中都,实力底蕴都远在北岭之上,大人不要意气用事。”
“依我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太麻烦。”
武道本尊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随我前往中都,寒泉狱主若让出传送大阵最好,若是不让,杀了便是。”
唐空坐镇北岭十余万年,见过无数大风大浪,听过无数豪言壮语。
饶是如此,他也被武道本尊说得一愣一愣,头皮发麻。
他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扬言要杀掉寒泉狱主。
而且武道本尊说话的语气,杀掉寒泉狱主,好像是在碾死一只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