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6do非常不錯小說 諸天普渡-第730章 水深 (二合一章)看書-sun5p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娘子,我那天只是想看看热闹啊……”
许仙哭丧着脸道。
原来,保安堂自开张以来,就一直没有几个病人上门。
少数的几个,还是因疫症来势汹汹,保安堂又挂出免费诊治的牌子。
才有了几个贪图便宜,或是实在穷苦的病人上门。
就在昨日,许仙在保安堂中枯坐,百无聊赖之际,来了一对母女,询问是否免费施药。
保安堂有许仙和白素贞的再三交代,不得忽视怠慢穷苦之人。
便真是贪图便宜,想来打秋风的人,也向来都是好生接待。
对这对母女自然是热情招待。
许仙本来打算要为其问诊。
只是那对母女却百般推脱,哪怕她们两人都是面无血色,苍白得吓人,就算普通人也能看出她们病情不轻。
许仙虽然软懦,心地倒是良善。
他看出这对母女十有八九是染上了疫症,怕这对母女拖延下去,病情加重,无可挽回。
便连番劝告。
他对疫症毫无办法,可为其调养、缓解病情,却还是可以的。
只不过那对母女并不领悟。
许仙劝得多了,那老的还嫌弃他多事,骂他纠缠不休。
令他好生下不来台,也只好由得她去,不再理会。
请来的老掌柜问对方讨要药方,对方却说并无药方,只说要一种名曰万灵丹的药丸。
说是这药,一丸能包治百病。
许仙想不到世上还有何药,真能包治百病的,好奇之下,便问了一句。
那两人中的年轻女子倒是反应过来,说他不是茅山道士,拉着老母便要离去。
许仙实在是好奇,便追问了几句。
这对母女便说苏州城中的有一茅山道士在施药,便是那万灵丹。
已有许多人服用此丹,解了疫病。
她们母女听闻之后,便赶忙进城来寻。
见得保安堂外挂着免费的告示,只以为就是那施药的茅山道士。
不想,这话一说,他那老掌柜竟也听闻过那茅山道士之名。
实在是这几日,这个茅山道士在苏州城里十分有名。
那道士名叫王道灵,传言是茅山上的修行的有道真修。
眼见疫情凶急,这才下山施药。
还为母女二人指了去路。
许仙这才发现,那对母女所说的茅山道士,近来每日在与保安堂相邻的街上,兜售丹丸,并非免费施药。
那母女二人闻言,仍旧要去寻那茅山道士,却不愿在保安堂中就诊。
许仙便紧随其后,来到了相邻的那条街上。
果然,在街上看到了一个篷帐,帐下有高台,一个道士便于高台之上叫卖灵丹。
周围人群拥堵,里三层外三层,争相购买灵丹。
许仙见状,丝毫没有被人抢生意的自觉,反而觉得十分热闹,兴致勃勃地凑了过去。
在人群之中,见那道士十分卖力地拿着药瓶在兜售。
那灵丹的价格也令人乍舌。
一瓶药中,只有一丸丹,却要三十两银子一瓶。
饶是如今大唐昌盛,一般人家数月的收入也未必有三十两。
许仙本来也被这价格吓了一跳。
但那道士不知如何,竟在人群之中将他唤出,一顿劝说。
许仙晕晕乎乎间,竟被他说得心动,不仅当场试药,还掏钱买了几瓶回去备着。
白素贞听完,便断定那个茅山道士必有问题。
天下修行宗派无数,却以佛道为主。
五百年前,尚是佛门势微,道在佛前。
五百年间,因人皇崇佛,才渐有如今佛道并列之势。
可想而知,道门之盛。
道门之中,又以三山为宗。
此三山分别为龙虎,茅山,阁皂。
龙虎山天师府,茅山景阳观,阁皂山灵宝宗。
均为乾坤福地,道门之宗。
相传这三宗都是同出一源,精修符箓之道。
三宗掌教之尊,皆是天下有数的真修,虽在人间,却早已是真仙之流。
便是在天界,也少有能及之辈。
这般道门圣地,门下弟子再是不孝,也不可能在疫情之中贩药谋利。
白素贞思虑之下,知道自家相公胆子小,并没有说出息的猜测,只是握着他的手,好言安慰。
暗中度过一丝法力。
然后心下便是一惊。
她本想用法力强行驱除许仙体内药力,却发现那药力早已在许仙体内化于无形,且如同有灵性一般,在许仙体内到处乱窜。
毕竟是在许仙体内,有诸多要害,白素贞怕伤及许仙,也不敢强催法力。
只能暂时以法力护住许仙内外。
虽无法根除,却也令许仙暂解疼痛。
许仙摸着肚子,惊喜道:“咦?娘子,我好像不疼了。”
白素贞笑道:“官人,你不必惊慌,没事的,也许只是吃坏肚子罢了。”
“对对,哎呀,差点错怪好人,娘子,你是不知,那位茅山道长真是厉害,如此棘手的疫情,他也能药到病除……”
“……”
看着许仙这呆傻的模样,白素贞又好气又好笑,却也只好应和着。
过了一阵,等许仙睡过去,白素贞才起身,出了房门,在院中运转法力,想要推衍出那道士下落。
不想,根本无法推衍出半点迹象。
反而有一种隐隐的心悸感袭来。
这让白素贞升起不祥之感。
焦虑之下,便化身一道流光,想要在苏州城中搜索那道人的踪影。
寻遍全城,却也不曾找到。
这本就在她意料之中。
连衍算天机之法都不能推衍出半分迹象,又怎么可能这般容易让她寻着?
只好暂时打道回府。
此后数日,白素贞都在暗中观察。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那道人竟然不再出来卖药。
一连几日,都没有人再见过道人。
这让满城百姓都陷入一种恐慌中。
原本的疫症虽然没有人能治好,但似乎根本不会致命,所以还不至于令人绝望恐慌。
但毕竟是疫病,而且患上了也很痛苦,谁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死,突然间跑出来一种能医治疫病的丹药,就让人生起了希望。
现在刚刚出现的希望没了,就令人产生一种得而复失的恐慌,甚至绝望。
当地官府也有些焦头烂额。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早已经将疫情上呈朝廷,除了得到一个令各地用心救治外,别无应对。
接连搜寻数日的白素贞,也毫无头绪。
许仙身上的疫气也越来越重,她若再法力强压,难免伤身。
心急之下,白素贞不由想起那天的和尚来。
如今她已知那位道行高得可怕的和尚,就是离苏州不远的镇江金山寺的住持。
此次水灾疫情波及极广,镇江也在其中。
但这位高僧在那日以大神通治水之后,便不见动静。
照理说,以其神通法力,慈悲之心,不该坐视才对。
白素贞只觉其中或有蹊跷。
左右也是无法,虽然她并不是很想与这般佛门高僧接触,因为她终究是妖类,但为了救许仙,也想要弄清楚其中玄虚,白素贞便打算前往金山寺一行。
与此同时。
镇江,金山寺。
“薛施主,又见面了。”
陈亦笑意吟吟地看着像鹌鹑一样缩着脖子,站在面前的薛惊鸿。
听到他开口,薛惊鸿整个人像触电一样抖了抖,像受了惊吓一样,沉默不语。
陈亦只是一笑:“掀起如此天灾,你便不怕报应临身?”
你就是我的报应……
薛惊鸿心里嘀咕着,却打定主意,一言不发。
他算看出来了,这法海就是他的克星。
管你说什么,老子就是不说话。
你不是佛门高僧,慈悲为怀吗?
有本事杀了老子!
虽说他有魔天令旗,但这令旗也并非万能。
事到如今,他自己也清楚,在这和尚面前,魔天令旗也未必能及时带走他。
“这便是你的依仗?”
陈亦见他不言不语,也不动怒。
右手摊开,四枚晶柱出现在手上,自顾问道:“此物是什么?”
“这是天晶……嗯?!”
薛惊鸿开口之后,悚然一惊。
为什么他会说出来?
不对!这贼秃使坏!
“嘿嘿嘿……”
薛惊鸿用力咬了下舌头,不敢再装鹌鹑,干笑道:“法海禅师,小子只是想逼出那恶妖,绝无恶意,小子也并不知会掀起如此大祸,”
“念禅师看在小子报仇心切,也是一片孝心的份上,饶恕小子一回,”
“小子发誓,从此之后,绝对行善施德,以赎今日罪孽!”
“是吗?”
陈亦笑道:“看来小僧之前所说之言,你是没有放在心上,”
“你仇怨遮眼,嗔痴之毒深重,若再放你离去,不仅害己,也是害人,小僧是断然要将你留下了。”
薛惊鸿眼神闪烁,便听陈亦又道:“你若是自恃那法宝,尚心存逃离之念,不妨一试?”
薛惊鸿心中一苦,眼珠子微转,不由赔笑道:“法海禅师,这叫天晶,可是天下间绝无仅有的至宝,而且其中藏着天大的秘密,能令人成仙成神,长生不朽,若是禅师肯放我一马,我不仅将天晶献与禅师,还将这秘密拱手奉上!”
说着,脸上露出极为肉疼之色,似乎十分不舍。
陈亦心中冷笑。
信你个鬼!
实际上在之前见到这四枚晶柱,和那尊巨神虚影,再联想到这小子所使的武功,陈亦就有了猜测。
刚才用佛法神通令他自己说出天晶之名,就更加确定。
没想到这人不仅是个穿越者,还是个去过不止一个世界的穿越者。
这令他对这个穿越者来历更为好奇。
这小子很不老实,而且滑不溜手,陈亦本想用神通迷惑,令他自己说出来历。
不过刚才一试,这小子不知道有什么手段,竟然那么快就挣脱出来。
陈亦怕他还有什么诡异手段,也不打算再用神通。
反正他现在也逃不出自己掌心,也不必急于一时。
心念电转,陈亦便笑道:“便是我放过你,你此次掀起滔天大祸,这天下之大,也无你容身之处,”
“不说朝廷,只怕你出得这金山寺,便要被那四处寻找祸首的修道高人擒拿,”
“修行之人,虽向来不轻易杀生害命,但对于胆敢为祸人间的妖魔,向来不会心慈手软,”
“以你的罪孽,便是将你剥皮拆骨,销魂戮魄,也在情理之中。”
“不、不会吧……”
薛惊鸿干笑道。
“看来你是有所倚仗,早有算计,”
陈亦笑道:“小僧不妨说与你听,以你的修为,在这天下也算是杰出之辈……”
薛惊鸿闻言,露出得意之色。
心里不屑道,那还用说?要不是你这贼秃是主角之一,开了气运外挂,还比老子多活了这么多年,老子会不如你?
“你是否以为天下间就没有几个能治你之人?”
陈亦看破了他的心思,笑道:“实话告诉你,所小僧所知,不算佛道两门,便是朝廷,在这苏州之地,能反掌之间镇压你的,就不下两手之数,若是加上其他……呵呵。”
一声颇得精髓的呵呵,让薛惊鸿有种恍惚感,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故乡。
不过很快,心里就充满一种羞辱感和不服气。
吹!
你使劲吹!
反正老子打不过你!
看着他一脸不服气,陈亦自顾说道:“你可知道,你行此悖逆之事,为何无论朝廷官府,还是修行之人,皆在旁观,任你掀起滔天大祸,也置若不闻?”
那是因为老子神机妙算!
薛惊鸿在心里狠狠道,面上却露出满脸谦卑笑容:“法海禅师,小子真没有存害人之心,还妄禅师明鉴啊!”
陈亦不理他狡辩,继续笑道:“你有算计,他人也有算计,薛施主,不如你来说说,是擒下一个无敌狂徒的功德大,还是在生灵涂炭之际,救赎百姓万灵的功德更大?”
薛惊鸿闻言一惊。
他不是个笨人,否则也混不到今日。
奶奶的!
被阴了!
枉他自诩聪明,竟然被当成了工具人?!
想通了这点,薛惊鸿只是一瞬间的羞怒,旋即就升起了浓浓的恐惧。
因为他发现,自己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
这个世界的水,远比他想象的深不知多少。
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就像掌中的蚂蚁。
他自己清楚,要做到这一点,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才更令他恐惧。
陈亦笑意吟吟道:“施主还想走吗?”
“呵、呵呵呵……”
薛惊鸿发出一阵干笑,纳头就拜:“小子自知罪孽深重,愿追随禅师,求禅师慈悲,让小子能日夜于禅师座下侍奉,好聆听佛音,洗去心中妄念,赎往日罪孽!”
“……”
哼哼,不要脸的小狐狸。
陈亦心中冷笑一声。
面上却慈祥得很:“善哉善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施主能醒悟,是再好不过,出家人慈悲为怀,施主有心忏悔,小僧无任欢迎,”
“你便在寺中住下吧,你刚刚断臂,等养好伤,小僧择日再为你剃度。”
小子,敢在佛爷面前装装,还想把佛爷当NPC刷?
念在你还有送宝童子的隐藏属性的份上,不弄死你也要先恶心死你。
“??”
老子没有说要出家啊喂!
薛惊鸿要哭了,可他不敢再嚷嚷,要是惹得死贼秃不快,改了主意他不是要哭死?
“方丈住持!方丈住持!”
“有人求见!”
正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个乍乍呼呼的声音。
很快便见到净明小沙弥甩着小短腿,蹬蹬蹬地跑了进来。
陈亦翻了个白眼:“净明,说了多少次,遇事莫慌!”
“不是啊,方丈,净明没有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