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0s6引人入胜的小說 唐朝小白領笔趣-第三百零零零節 黃沙鎮的春天(4)看書-su6q8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覃宇刚要过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被叶檀一把拉住了,然后就看到了一个人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了。
这人的动作不快,像是一个殭尸一样地在地上跳动,而这个人的腿已经有点问题了,不过呢,这个人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个人,覃宇是知道的,之前被叶檀给收拾了,然后就请假了,这个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就同意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个人现在竟然在这个地方,不得不说,有点奇葩。
而这个人虽然看着就很辛苦的模样,可是呢,还能怀着一股子奇怪的想法来到这里,这个就很说明问题了。
覃宇看着他的样子,慢慢地走到了老头子的面前。
然后那个老王头竟然忍不住坐在地上后退了一步,看着他,像是看到了恶魔一样,嘴巴和双手都在发抖,看来是对于这个人心中是极为的恐惧的。
“你…你…你来干什么?”
老王头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是活在地狱了,以前的日子就是流浪,后来终于不用流浪了,现在又被人如此的欺负,虽然说过去的日子也不好过,可是呢,这个冬天的时候,叶檀给了他们一点生活的希望,人呢,不能有太多的希望,否则的话,就会让自己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就是说,大家都是在井里,然后有人趴着井沿看了一眼,这个就不得了,外面的世界好精彩啊,那么你如果还让对方过过去的生活,那是不可能的。
“老东西,快点去给我准备酒菜,老子现在身体不舒服,一会让你女儿出来陪我。”
明明是过来欺负人的,可是呢,这个人竟然能够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人心真的很可怕的。
老王头的身体都在发抖,他觉得自己恨不得此时就死去了才好呢。
“你,你这个恶人,还要来,太,太欺负人了。”
老王头觉得自己都要炸了,这个感觉真的很不好啊。
“我就是欺负你们怎么了?你难道忘了,这里的主事的人是我们中原人,你们这些西域蛮子都该死,现在还留下你们一条命,你们应该珍惜的,否则的话,我就弄死你又如何?”
这个家伙将自己当成了救世主了,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人,那就是叶檀,他算是个什么东西啊。
“我,我也是中原人。”老王头觉得自己的内心的委屈简直就是比天都要高,可惜,自己怎么办呢,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哈哈,你说你是中原人,你就是了?你看看你一头的辫子,一看就知道是个蛮子,这样的人,不杀你就是给你最大的恩赐了,怎么,你还想要上天?我告诉你,一盏茶的工夫,你若是不给我上酒肉,看我如何收拾你,到时候可就不要怪我对不起你的女儿了,她现在还能活着,就是我对你们最好的行为,如果你们还继续写不知足的话,到时候死掉的就是你们一家的,到时候可怎么办才好啊。”
这样的话让叶檀说出来,没人敢反抗,可是呢,让这么一个东西说出来,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恶心的味道来。
“我……”
老王头不知道说什么还是坐在哪里,这个人自己又惹不起,而刀疤脸却不在乎,而是慢慢地爬上台阶,然后推开门进去了。
老王头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头上的小辫子,直接就拉开了,说真的,这个东西,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宛如有有一个枷锁套在头上一样,可是呢,你有什么办法,你以为你在一个地方真的可以保持这样的气节吗?
反正呢,他是没有看到过。
院子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惨叫声,而老王头则是用脑袋撞地,哭喊地说道,“老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孽,要你这么折磨我?”
匹夫之怒,有的时候,宛如泼妇撒街,你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受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檀忽然一拍覃宇的肩膀道,“走,去看看。”
覃宇震惊了,他一直都知道这帮人做事还行,做人不行,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的不靠谱,简直就是无敌了,这样的人,到底是如何生活到现在的,你说奇葩不?
可是呢,叶檀之所以没有让他们直接将这件事给拉出来,就是为了抓个现行。
有的时候,我们以为有些事不一样,可是实际上,却是不一样,你说奇怪不,有的时候,无奈的感觉。
老王头本来已经快要痛苦的死去了,可是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却忽然抬头,看到的人却是覃宇,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对方的双腿道,“大人啊,大人啊,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给我做主啊。”
“好了,你现在起来,我们一定给你做主。”
覃宇不喜欢别人碰自己,如果不是这个人真的很惨,而且叶檀就在身边,他可能就会动怒,人一旦做了一件事,或者一个工作之后,你就会发现,这个工作可以带来不少的好处,也会带来不少的坏处,这样的坏处,让你不知不觉,就会让自己控制不了的一样。
看着他不放开,覃宇继续耐心地说道,“你不放开我,我如何去救你的女儿?”
“好的,好的。”
老王头听到这句话,直接就将覃宇的双腿给放开,然后看着对方,希望对方快点。
而等到几人走进去之后,却听到了一个非常惨烈的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不是所有的女人都会被你欺负了之后就会认命的,在这个不长的岁月里,我们也会做一件事,那就是反抗的。
而一个男人的声音,那是大笑的声音,对于他来说,这个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是一种快意,本质来说就是弱者,而且是那种弱智一样的弱者。
听到脚步声,屋子里的男人却是停手了,可能是真的饿了,就对着外面喊道,“快点给老子送进来,饿死老子了。”
老王头听到这个声音,就看着覃宇,他现在怎么办啊。
“刘成,你出来。”
等待对方的却是覃宇的声音,这个声音在刘成的耳朵里,就是一种折磨。
“怎么,是管事的?”
他在屋子里放开了被自己扒光了衣服的女子,然后慢慢地扶着一根木棍就走出来了,结果,他就看到了叶檀,这一下子却是火气上来了,不过呢,需要先看看覃宇才是,他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啊。
“管事,管事,您怎么来了?”
他似乎是有点诧异,忍不住问道。
“怎么,我不能来吗?”覃宇的脸色一直都是不怎么好看的,不过呢,大家都知道,他从来都是如此,大家倒是不在意。
“不是,不是,管事自然是可以来的。”
刘成赶紧流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然后对老王头喊道,“看到管事的人来了,你还不去准备酒菜,我要陪着管事的喝几杯,你这个老货,做点事都做不好,你有什么用。”
“我……”
老王头要不是以为看到过覃宇惩罚过一些人,他是以为两人就是一伙的,不过呢,之前之所以不去找覃宇,是担心这件事到底怎么说啊,不丢人吗?
可是现在却是不一样了,对于自己的事情,自己总是会有一些想法,你说呢,是不是这么一个道理啊?
“你还认识我吗?”
叶檀却在这个时候慢慢地走过来,虽然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光亮,如果自己看的话,还是可以看到的,而且叶檀身边就有人举着火把呢。
“你是谁?”刘成刚刚看到还不是很真切,结果等到叶檀走近了之后,却是脸色大变,随即看着覃宇说道,“大人,大人,就是他,就是他将属下给打伤的,您一定要给属下做主啊。”
“哦他为何打你?”覃宇饶有兴趣地问道,对于这样的人,他觉得吧,有些事很奇葩,可是呢,却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呢。
“属下在蓝胡子的烤肉店吃饭,这个人想要抢劫人家,还要欺负人家蓝胡子,属下就看不过去,想着管事的教诲,就想要将这人抓起来,可是呢,没有想到这人的本事不错,将我们的人打死了四个,还将我的腿给打折了,这个人一定是吐谷浑或者其他的土匪的奸细,跑到我们黄沙镇这里捣乱的,管事的,你一定要抓住他,然后送给少爷,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一些赏赐呢,当然啦,这样子也可以解决掉黄沙镇的一些问题。岂不是更好?”
什么叫做信口雌黄,什么叫做你不知道,所以只能老老实实地倒霉,这就是了,你说奇怪不?
“哦,看来你需要升官了。”
覃宇似乎有点高兴的样子,然后看着这里问道,“刘成,我记得你不是住在这里的,你为何要在这里?还在女人的房间里?”
本来以为对方打算将面前的这个小子拿下,然后自己吃着老王头带来的酒菜,到时候自己说不定可以升官呢,然后自己就可以获得一定的好处,说不定以后走私的粮食会更多,然后没人敢对自己废话。
但是呢,覃宇却问了这么一句话。
“我,我……”他是过来强抢民女的,你说怎么说呢,而且老王头还在这里,屋子里还有一个女子呢,怎么办呢?
不过一旦一个人开始做坏事额,而且做的非常的不错的时候,他也许没有其他的本事,可是呢,说谎的本事绝对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
“这里是一个暗门,管事,你也知道,我这人吧,管不住自己的身体,就会偶尔过来。”
他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地说道。
所谓的暗门,不用说也知道,就是类似青楼的地方,而且和青楼不一样,青楼是什么地方,青楼是一个非常的正规的可能还是合法的地方,可是呢,很多人家都是没有钱的,而且没有特别的地方,可是呢,在一些生活的时候,都是需要活下来的,怎么办,只能这样做的,算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人生艰难,何况普通的百姓呢。
刘成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瞪了老王头一眼,意思很明显,你如果敢废话的话,我弄死你。
老王头低头,不敢说话,不敢抬头,这个就是所谓的倒霉吧。你有什么办法呢,无奈的时候,除了哭泣,只能去死。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看来你也是得成家了。”
覃宇是做情报的,他心中根本就不会相信,因为,这个地方的人虽然日子过的不好,可是呢,老王头的家里可是有东西的,你说人家让自己的女儿做这样的事情,你想什么呢?
“多谢管事的关心,我现在一切都是为了黄沙镇,成亲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之前管事的给我们不少的钱财,还是够用的,只是偶尔管不住自己的,就会过来一下。”
刘成竟然给出了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让人觉得这个人不错。
“你如何说?”
叶檀却是看着老王头,如果他可以站出来的话,那么,自己还是可以帮忙一二的,如果不站出来的话,那么到时候自己只是杀了对方就好,至于其他的东西,他暂时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我……”老王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果弄死了这个人,他倒是不担心了,可是如果弄不死的话,那么自己可能就得去死了,你不要以为这样的人有什么人性,他们的骨子里只有一个认可办法,那就是我享福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你如果欺负了我,我就会翻脸,这个东西就是如此的任性了哦。
看到他的样子,老王头本来还是犹豫的,自古大家都是互相帮助的,这样子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将不少的事情都处理的了,如果不行的话,还是不要惹对方了,因为对方一定会让你生死不舒服的那种感觉。
“少爷啊,少爷啊,这个人就是个挨千刀的,您一定要给小民做主啊。”
老王头直接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看来是真的是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