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293熱門連載小說 《妖魔哪裏走》-376.山中一點燈(小寶貝們求訂閱嘍)展示-7uj9g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看到苗万春红肿着眼睛来到驿所,王七麟挺诧异的。
他说道:“苗先生不愧是读过圣贤书的人,真是守法呀,竟然主动上门来投案认罪。很好很好,本官给你定性一个投案自首,尽量帮你争取一个绞刑,给你留个全尸,让你风风光光的上路。”
苗万春的心哆嗦起来。
他知道面前这青年说得出做得到。
白天时候他可没有闲着,在去找罗绮帮忙前他先调查了王七麟的所作所为:
做小印的时候亲手斩杀大印升官,做大印的时候与他同县为官的知县死的不明不白,做铁尉的时候更狠,不光弄废了一个叫武威来的辣手知县,还把上一任郡守给掀了!
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他惊呆了,他觉得王七麟不是个人,这是个煞星!
看看他的所作所为,这是人干的事?
再听听他现在说的话,这是人说的话?
但这些他只敢在心里想一下,万万不敢透露出相关意思,还好这时候陪同他来的捕头唐义海将罗绮的手书递给了王七麟,并委婉的转达了罗绮的意思:
苗万春不是来认罪的,他是来协助听天监抓鬼工作的。
唐义海陪着笑解释道:“请王大人明鉴,我家府尉的意思是,让苗先生来戴罪立功。”
王七麟不能完全驳了罗绮的面子,便点点头道:“好,多谢罗大人好意,只是苗先生有立功之心吗?”
苗万春斩钉截铁的说道:“苗某今夜就是王大人的人,王大人让苗某做什么,上刀山下火海,苗某绝不推辞!”
王七麟忍不住鼓掌:“说的好,苗先生的觉悟让本官为之叹服。”
“这样,本官今夜的任务是找鬼抓鬼,正好需要一个诱饵,那就麻烦苗先生来做这诱饵,将饿鬼们给引出来。”
苗万春下意识的反问道:“恶鬼、们?”
王七麟道:“不错,饿鬼们。”
苗万春一张胖脸顿时惨白,他下意识想装晕来逃避,可是他又怕一旦晕过去会被王七麟给直接送进大牢。
不必怀疑,这个心狠手辣的年轻人能干出这种事。
他绝望的说道:“王大人,并非是苗某不想听从您的吩咐,而是苗某自知胆小且力弱,怕是承受不住诱饵重任,很担心会坏了您的大事。”
王七麟拍拍他肩膀勉励道:“没事,本官正需要一个胆小力弱的人来引鬼,因为胆大强悍的人引不出鬼来。”
苗万春嘴唇蠕动了几下,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怎么拒绝?
王七麟给他找了个担子,担子里有米有盐巴。
见此唐义海古怪的问道:“王大人,这是要装货郎来引鬼吗?”
王七麟说道:“不,是装作厨师,今晚苗先生要引的其实是山鬼,但山鬼很狡猾,难以引诱出来,所以本官决定先引出山鬼麾下的一批饿鬼。”
“众所周知,饿鬼对什么感兴趣?肯定是对吃的感兴趣嘛。”
苗万春呆呆的听着他们对话,感觉整个人浑浑噩噩。
恐惧到极点。
王七麟检查了担子中食物的种类,满意的交给苗万春并体贴的帮他担在了身上:“来,试试重量,感觉怎么样?”
苗万春低声说道:“王大人,苗某感觉不大行。”
王七麟坚定的说道:“放心,一定行!”
徐大也说道:“苗先生,男人说什么都行,就是不能说自己不行!”
苗万春感觉自己被坑了。
不是说好了来监督听天监抓鬼行动的吗?
他偷偷将意见转达给唐义海,唐义海装作没听到他的话,背着手溜达着走了。
等他们一路出城进了山,苗万春才知道什么叫坑!
山路难行,夜路难行,山里的夜路更难行!
偏偏他还得挑着个担子,要知道他可是读书人,压根没走出多远就颤抖着瘫在了地上,急促的呼吸就像是赵六斤家中那破风箱被玩命抽送时的样子。
谢蛤蟆叹气说道:“无量天尊,让读书人来做这种事,真是太为难人了。”
这暖心的一句话让苗万春差点流出眼泪。
谢蛤蟆掏出一枚丹药递给他道:“吃下这个你就有劲了,到时候挑着担子一口气爬三个山头都不累!”
苗万春吃下丹药果然来了力气,他竟然挑着担子跟上了众人的脚步,这让他大感不可思议,也让他对今夜的生还有了一线向往。
最终走到山路旁的桃树林前,大家伙站住了。
王七麟冲他抱拳恳切的说道:“苗先生,接下来你就要独自上路了,一切小心。”
徐大说道:“苗先生,莫愁前路无知己,西出阳关无故人。你别怕,若有差池,汝妻子吾养之,汝无虑也!”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老道士看苗先生不像是短命的样子,所以不用怕,大胆的往前走便是!”
沉一道:“阿弥陀佛,你放心好了,要是你被鬼害死,那喷僧会给你念《地藏菩萨本愿经》,一定保佑你下辈子投个好胎。”
舒宇摁着双刀琢磨了一下,酷酷的说道:“我会给你报仇的。”
苗万春愣愣的看着这些人,是错觉吗?他怎么感觉这些人都在等着自己死啊?
看着黑压压的群山,再看看阴沉幽深的密林,他的腿肚子开始打颤:“王大人,莫要开玩笑了,你们让苗某自己进去,这岂不是去送死吗?”
王七麟安慰他道:“不是送死,我们就在你身后,只要有事你喊一声,那我们肯定会立马赶到,护你周全!”
“不过你别乱喊,”徐大补充道,“咱们今夜必须要引出山鬼,若是引不出她来,那罪刑你背。”
王七麟道:“罪上加罪,苗先生,到时候即使本官和你那表哥一起给你求情,你也保不住全尸。”
“所以,你只有一次呼救的机会,如果你敢玩狼来了的把戏,那本官可以向你承诺,你今夜一定会死在狼吻下!”
苗万春惊恐的哭道:“王大人你能不能饶我一命?这样下去我今夜岂不是肯定会死?”
王七麟说道:“你要吸引的是一群饿鬼,它们并没有很凶残,只是饥饿的想吃东西罢了,所以你到时候看到它们别害怕,直接展示出食物来,它们不可能第一时间向你下手。”
“而只要你稳住它们,最多几个呼吸,我们就能赶到,放心,你头顶有冥鸦来回报信,另外即使你遇到饿鬼攻击,这冥鸦也会保住你的命。”
冥鸦振翅飞起,看着它随风翱翔的英姿,苗万春的心里算是安定一些。
他临上路之前咬了咬牙,开始讨价还价:“王大人,是不是苗某今夜帮你引出饿鬼,你便能将赵家兄弟的事既往不咎?”
“算了算了,你不愿意戴罪立功就算了,愿意死就去死吧,”王七麟突然恼了,他一把抢过担子递给唐义海道:“唐捕头你来做事,苗先生婆婆妈妈,让他去死好了。”
唐义海急忙叫道:“苗员外,你犹豫什么?别犹豫了快它娘上吧,大丈夫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多让让笑话?”
苗万春已经乱了心境,他抓住担子带着哭腔说道:“我做、我做,希望王大人能言而有信,我这是在戴罪立功!”
“要做就快点,本官没时间与你磨嘴皮子。”王七麟怒道。
苗万春看看漆黑的前路,满腹悲情的挑起担子跌跌撞撞走进了桃树林中。
徐大在后头说道:“苗先生,一定要走稳,别摔倒,别将筐子里的食物给丢掉,这可是能救你命的东西!”
苗万春的身影顿时稳重了许多。
桃树密密麻麻,蔓延出很远,他在上原府生活多年,自然知道这片桃林。
每年春天桃花开,都有许多人来这片山间桃林赏光。
他也来过,几乎是每年都来。
但从没有夜间来。
他都是与同窗至交们白天到来,随行有奴仆带酒带美食,有美婢香妓陪同,读书人或者对着桃花吟诗作对,或者对着菊花曲径寻幽,各有乐趣。
那时候艳阳高照,而此时只有月亮。
当他进入桃树林后才发现,入目所及只有幽深冷清和寂寞黑暗,月光照不进来。
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林子中,很快便气喘吁吁。
可为了活命他得继续走,他不能停歇也不能回头。
逐渐的,他感觉到有一道阴风出现在他头顶。
这阵风很轻微很有节奏,很冷。
他知道这恐怕是有鬼到来了,所以不敢抬头。
‘哗啦啦’,一阵古怪声音响起,他吓得差点大叫。
但当他下意识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头顶有一只黑鸦飞了下来,哗啦啦的声音正是它的翅膀扫过桃树枝所发出的。
他认出这是冥鸦,冥鸦落下后站在扁担上用漆黑的小眼睛盯着他看,它不知道在看什么,凝视了他一会后忽然又振翅高飞。
阴风再度出现在他头顶。
这样苗万春松了口气,原来他感受到的不是鬼风,是冥鸦振动翅膀拍打出来的夜风。
桃树林是一个独特的空间。
月光照不下来。
山风吹不进来。
这里只有亘古不变的坚硬石头,只有一棵棵桃树。
诸多树木枝杈交错,就像许多人手挽手站在一起,它们安静的站在山上,无数的人杂乱的站着,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喘息……
这个想象让苗万春有点控制不住身上的肌肉,裤裆略微的湿润了。
不知道走出多远,他吃过谢蛤蟆给的丹药后完全不知疲倦,不知不觉便走出了桃树林。
这时候他眼前猛然开阔,精神猛然抖擞,麻木的意识重归身躯,接着他感觉到身上的担子变轻了。
也感觉到扁担位置不对,他身前的筐子不知不觉到了他的跟前,扁担往后移了许多。
下意识的他心头浮现出一个念头:是不是后面的筐子变轻了,为了平衡两个筐子,于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将扁担往后移了?
可是为什么后面的筐子会变轻?
他下意识回头看,看到后头筐子四周围了一圈的身影。
瘦骨嶙峋。
衣衫破烂。
它们都在拼命从筐子里往外捞东西吃。
无声无息。
清冷皎洁的月光洒在自己身上,影子洒在山石上。
洁白惨淡的月光洒在那一圈东西身上,没有影子。
这是一群鬼。
苗万春安静的看着这群鬼。
他没有叫唤。
甚至眼睛眨都没眨。
冥鸦传回消息,王七麟得知树中住饿鬼们现身,果断挥手示意全军突击。
他透过桃林间隙看到苗万春冷静站立的样子,心里颇为惊奇:苗家能走到今日也是有原因的,这苗万春看起来很怂,实际上还是很有胆量的。
飞僵辰微月踏着枝头飞出,徐大、谢蛤蟆、舒宇和沉一从两面包抄,以弧形包抄住了苗万春和一群饿鬼。
饿鬼们拼命争抢食物,竟然没有顾得上去管有人将它们包围起来。
食物是它们的执念。
等它们发现不妙想要逃跑,已经晚了。
谢蛤蟆一把符箓扔出,诸多火星绽放,火星接着膨胀成火焰,诸多火焰相连,化作两条火龙呼啸着包抄了饿鬼们。
一群饿鬼又是惊恐又是暴怒,四肢着地、仰头呼啸。
但有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压住了它们发出的声音:“啊啊啊!鬼啊!!!”
苗万春手舞足蹈的在大叫。
叫声在群山之中回响不绝。
沉一忍无可忍给了他一巴掌,吼道:“阿弥陀佛,你叫什么叫?有鬼也全让我们给控制住了,有什么好叫的?”
树中住饿鬼不是什么厉害鬼,所以被谢蛤蟆的火龙围住后又有飞僵在头顶镇压,它们一时没辙,只能张牙舞爪、色厉内荏的叫唤。
这点倒是跟苗万春很像。
王七麟吩咐道:“镇住这些饿鬼,别弄死它们,也别让它们跑掉,然后我们就在这里等待瑰儿。”
沉一纳闷的问道:“七爷,你为何确定咱们只要抓了饿死鬼瑰儿就会出现?”
徐大说道:“你这傻和尚不懂个中内情!这些饿死鬼对瑰儿来说绝对很重要,因为第一次我二弟带黄饿鬼出现,瑰儿以为黄饿鬼会吃掉这些饿死鬼,于是拿着石髓出来交好我二弟。”
“第二次七爷准备镇杀饿死鬼,瑰儿又出现了,以此类推,这次她肯定还会出现。”
沉一梗着脖子道:“你说谁傻?无量天尊日您个大腿的,你说谁傻?”
徐大无奈:“大爷刚才说那么一大通,你就听到了这个?”
沉一指着他问道:“你说谁傻?”
王七麟不耐道:“今晚有正事,别给我闹腾!知道瑰儿为何非要救这些树中住饿鬼吗?”
沉一摇头。
徐大也摇头。
王七麟说道:“我最近查阅典籍,发现一件事,鬼停留阳世间太久,其实会有天劫来束缚它们,这些劫难中最常见的就是雷击。”
“而树中住饿鬼喜欢藏身树木中,这样一旦雷击到来,会将树木连同这些饿鬼一起给劈了。”
“这里的树是什么树?桃树!雷击桃木什么价值不用我说了吧?”
“所以这些树中住饿鬼对瑰儿来说是她的财富,她不会放任不管的。”
沉一恍然,他指着徐大道:“二喷子你瞅瞅,这才叫传道受业解惑!七爷还是个文盲,解答的都要比你好,所以你算什么读书人?读的都是黄书吗?”
一句话得罪两个人。
王七麟气的骂道:“你个傻子,老子是没去上过学堂私塾,但不是文盲!”
远处山路上有点点灯火在摇曳,见此谢蛤蟆沉声道:“山鬼来了。”
王七麟拄着妖刀耐心等待。
但山风猎猎,灯火摇摆,这点火光就是一直待在远处山涧中,并没有靠近他们。
徐大问道:“咱这里大老爷们太多,瑰儿害羞啦?”
王七麟摇头道:“不,瑰儿在鬼市都敢主动跟我拉拉扯扯,她还能害羞?”
既然山鬼不来,那他就过去。
谢蛤蟆道:“七爷小心,老道士陪你一起。”
王七麟笑道:“道爷放心,小小的山鬼还能把我给弄了?你们留在这里,小心点,这恐怕是调虎离山。”
山鬼心眼多、算计多,真可能用调虎离山的法子来吸引他们离开树中住饿鬼身边,然后自己来解救它们。
奈何这次来的不是一只虎,是一群虎!
王七麟扛起妖刀快步向灯火飞去。
灯火一个劲摇动,他追逐着灯火狂奔了一阵竟然还没有走到灯火跟前。
灯火朦胧的亮着,与他第一次看到时候大小差不多。
见此他冷笑一声,立马捏外狮子印默诵《金刚萨埵降魔咒》,者字真言发动,心神不动不惑!
摇曳的灯光定住了。
王七麟猜到自己刚才落入了瑰儿的陷阱中,这灯光一直摇曳一直在后退,他却没有发现异常一直追,此时恐怕已经离开谢蛤蟆等人不短距离了。
但他不害怕。
实力在这里摆着呢。
他剃刀阔步向前,这次很快就走到了灯光前。
灯光由一盏白灯笼发出,白灯笼挂在一扇黑漆大门上。
他面前出现了一座宅子。
宅子规模颇大,夜晚看去,院墙如土龙起伏、门板高大如天王,就是好像荒废掉了,门上黑漆斑驳,院墙砖石脱落,白灯笼上已经落上了灰尘,甚至有蜘蛛在上面打网,灰黑色网子将灯笼粘在了挑棍上。
但灯光很亮堂。
见此他先轻蔑一笑:“装神弄鬼!”
接着他又厉声叫道:“瑰儿,我知道你在里面,赶紧出来,我有话问你,你只要告诉我答案,我不会为难你和那些树中住饿鬼!”
声音随夜风飘荡消散,许久之后,依然只有灯光在迷迷糊糊的亮着,此外没人出现也没有声音。
这样王七麟不等了,他一脚踢开大门喝道:“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把你给揪出来!”
院子里头黑黝黝,对着门是一面影壁,地上杂草丛生,青石小径零散破残,这宅子荒废的很厉害。
王七麟踩着青石小径往里走去。
风更冷了。
就在他进入后,被他踹开的大门无声无息的关上了,外面的白灯笼熄灭,灯笼罩子上扭扭曲曲出现一个红喜字,而影壁上也同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大双喜。
很红,月光照耀隐隐有光华涌动,像是有鲜血在流淌。
劲风吹响,王七麟快步又跑了回来。
双喜字上涌动的红光一下子凝滞了。
王七麟一看大门关上了,他跳起来又飞了一脚:“给我开!”
一声轰鸣。
但大门没有打开,甚至它随着墙壁一起晃了晃也没有开。
见此王七麟冷笑起来:“原来这是个鬼窝,恐怕这破门跟墙是一体的吧?好,为了骗本官进来也是费心思了,那本官就陪你好好玩玩!”
“你不是不出来、不开门吗?你不是要吸引本官进去后?本官就不进去,本官给你拆了这鬼地方!”
他先掏出家伙什在大门上撒了一泡尿。
这泡尿有讲究,他写了个‘拆’字,还在外面画了个圈。
可惜尿量不是很足,圈只有一半。
王七麟收拾好家伙,一声厉喝:“剑出!”
大门老老实实的开了。
熄灭的灯笼又亮了。
影壁上出现的双喜字又消失了。
王七麟见此对着房子点了点,警告道:“少给本官玩这些有的没的,本官向来以理服人、喜欢以礼待人,所以这次给你一次机会,先不拆你的门和院墙了,若再给本官装神弄鬼,本官一定拆了你这破屋子,然后带回上原府让全府城的童子来撒尿!”
镇不死你也得骚死你!
就像他在吉祥县得到的那面养鬼铜镜,那镜子现在还在童子尿里泡着呢,还有个屁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