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2oko精品都市小說 周宋 ptt-241:釋門代表大會(一)鑒賞-30z16

周宋
小說推薦周宋
腊月十六。
释门文化研讨会,在大慈恩寺隆重召开。
这座长安城中最著名、最宏丽的佛寺,位于晋昌坊内,乃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太子李治为了追念母亲文德皇后长孙氏创建。
玄奘取经归来,曾在这里主持寺务,领管佛经译场,并创立了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一的法相宗。
玄奘为了保存从西域带回的经像舍利,在寺内建造了一座西域形制的砖塔。
塔名最初曰“雁”,盖因释门有埋雁造塔的典故,后因其势雄伟,藏贮的又是大乘佛教,便在前面加了个大字,是为大雁塔。
塔身原高五层,李世民觉着不够气派,显不出大唐煌煌大气,下旨重修,一气修成九层。
后来武则天执政,变奇为偶,要功盖前夫君,硬生生的加高一层,这一下威风的不得了,有诗为证: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
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
结果,好花不常开,美色难持久,地龙翻身了……
传承于当下的七层宝塔,还是五代后唐时修缮的。
不过历来文人最喜凑热闹,终唐一朝,也不知多少文人墨客在这塔上留下墨宝。
凡新科进士及第,除了策马游街一日看尽长安花外,还要一起曲江流饮作诗品评,这是与圣驾一起同乐的大盛事。
先是杏园探花,然后参加国宴,最后登临大雁塔,推举善书者将他们的姓名、籍贯和及第的时间用墨笔题写在墙壁上留念,象征由此步步高升,平步青云。
这些人中若有人日后做到了卿相,还要将姓名改为朱笔书写。
在雁塔题名的人当中,最出名的当属白居易。他廿七岁一举中第,登上雁塔,题下“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大文豪也有年少轻狂时。
雁塔题名,长安八景,不过是衍生品,关键是大慈恩寺在释门中有着崇高的领袖地位,在这样的地方召开释门文化研讨会,谁也没有话说。
参与本次盛会的,足有二千三百多位僧人,但有资格进入讲经堂的,不过三十六位有道高僧。
先是快马送信,广邀释众,等人来了后说天气太冷,寒风太大,在广场上讲话,近在咫尺也听不清,只能在讲经堂内举行。
大慈恩寺财大气粗,历朝历代每年都有财政拨款,所以讲经堂也十分宽大,其实可以容纳整整三百人。
但陛下有旨,天冷,再坐蒲团上,年经人受得了,得道高僧都一把年纪了,怎可受寒,一律条桌加靠椅,一人一个位置,桌子宽长,椅子高大,人往那一坐,就是宝相庄严。
当然,皇帝的位置最高,也最大,宰执大臣们也不能差于僧人,还硬生生的拨高了一个台阶,不过最高阶的,乃是释迦牟尼佛像,流金溢彩,气象万千。
这一来,原本可容三百人的讲经堂,就只能容下三十六个僧位了,僧多位少,怎么办,简单——秉承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选举。
你们都是释道同门,谁彼此都熟悉,谁德高望众,谁来做代表。
又有内侍传下令旨,让早点把名单定了,陛下说此乃佛门盛事,当御赐紫衣僧袍,七宝袈裟,要穿着合身,所以要量体裁衣。
结果,简单的事情立马就不简单了,为争这位置,竟然连争七天,甲寅带着曹彬和柴宗训从兴元回来了,这三十六位代表还没选成。
你德高望众,我还佛法精深呢,吵的沸沸扬扬。
甲寅好热闹,把曹彬和柴宗训往秦越身边一丢,就跑去大慈恩寺看热闹,看了半天,觉着有趣,说我也是释门中人,我也报名来个位置。
这话把众僧人好吓一跳,就有人问了,敢问甲将军,您师从何人?
懒和尚,铁罗汉,江湖道上这么有名的人没听过么。
僧众们还没明白过来,甲寅就哈哈大笑的走了,说逗你们玩的,却是继续回去听秦越与曹彬扯逼。
不过经他胡搅蛮缠一打岔,却是立马加快了选举的速度。
腊月十二,释门代表终于选出来了,秦越立马兑现诺言,为三十六名大德高僧赐下内填新棉的僧衣,以及流光溢彩的袈裟,虽说周容不在身边,但眼界在呢,随便指导一下女红,这出来的成品就与众不同了。
关键是胸口还绣上佛陀造像,下面有“首届释门代表大会”的字样,这一下,代表们的里子面子都有了。
嗯,不知不觉的,文化研讨会就变成了代表大会,几人欢喜几人烦忧,秦越不管,因为第一天的开幕式,由唐诗主持,曾梧出席,先让僧人们先了解朝廷政策,熟悉议事之礼。
秦越自己要对付的硬石头是曹彬。
曹彬是典型的输人不输势,死了还嘴硬的家伙,说被你们阴了,某家认栽,现在,人来了,要杀要剐随便,皱眉都不算英雄好汉。
秦越先来软的,再来硬的,最后耍无懒说猜枚划拳打架任挑,还是换来曹彬的一对眼白,这样的结果,有些抓狂。
反而柴宗训的安排,简单。
秦越很开诚布公的说:“眼下局势,容不得我相让,这天下,非一家一姓之江山,而是百姓万民的天下,我若退位,天下只有更乱,百姓只有更苦。”
柴宗训露出与其年龄完全不符的成熟,起身,先对秦越重重一礼,郑重道:“宗训先谢过陛下当年勤王救驾之恩,事虽未成,但小娘当年也是在痛定思痛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
弃的不是江山,因为,江山本已不属于我。
弃的是责任,挽回的也是责任。
天下安定,百姓乐业,是先父皇最大的期盼。
血脉繁衍,子孙有成,也是先父皇最大的期许。”
话虽掷地有声,但他终究还是年轻,话未说完,眼眶就红了。
一席话说的秦越也唏嘘不已,起身,把柴宗训按回位置上,轻拍其肩,说:“你父皇,对我有知遇之恩,栽培之恩,这恩情大如泰山,这个位置,我既然坐下,就身不由已,除此外,你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
不过,眼下你当以学业为重,要学武,找你叔子叔,嗯,就这样叫吧,他喜欢装大尾巴;要学文,找这位程夫子,他是你虎子叔的师兄,是最好的老师;要学兵,你就跟着木南客,伸一根小指头,也比你这位曹叔强。”
曹彬鼻子里冷哼一声,却不说话。
柴宗训看了看曹彬,迟疑了一下,轻声道:“能不能……能不能把我小娘救出来……”
“那是必须的,其实她自出宫后,生活还是平静的,左近也有了我们的人护卫,哪怕事有危急,也能应付,但不能乱动,因为她身后,还有数以百计的亲族。”
“嗯。”
“对,我华夏要是多出一些祖冲之,天下之大,足迹到处,便是华夏。”
柴宗训脸上浮出疑惑之色,眼里却有了一丝不一样的明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