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sup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第三百零九章 最後一人相伴-26zhk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行走在这纯白的空间内,苏礼首先要做的事情是要找到那些前辈。他知道白云上人的念头就在他周围环绕,也知道这死老头子肯定等着看他笑话呢。
在这纯白的空间内就连自我的存在都要被淡化了,又如何找到别人?
原本苏礼也是不可以的,但是当他学习了乩剑传授的‘心剑观想术’之后,至少寻找自家宗门的人还是有把握的。
心剑术,便是相当于每一名剑宗弟子心中都藏了一柄名剑。而名剑之间自有共鸣,苏礼的剑崖意更是剑宗之剑,共鸣更强。
共鸣之动扩散出去,寻找着另一柄‘名剑’。但是随后他的心中就是一片冰凉……
因为他几乎感受不到另外的‘名剑’了,唯有一点隐晦的波动,仿佛随时会飘散于这世间一样……
剑宗的前辈们啊……
苏礼神色一紧,快步往那个方向而去。
“嗷呜~嗷嗷~”
一路上他仿佛听听到了狗吠的声音……这声音苏礼很熟悉,每次肉肠对他撒娇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的。
……
“咔嚓!”
他踩碎了什么。
然后低下头去,却见一副身穿黑色道袍的尸骨正躺在他的脚边。
他抽出脚来不敢在快走,而是一步步小心地往里面走去……都是骸骨,都是剑宗前辈们的骸骨……
哪怕是已经预见到了这种情况,他依然心中越来越冰冷。
这些都是剑宗一个时代的精华啊,原本应当是在剑宗山门内安心教导弟子的,原本应该成为剑宗弟子们心中支柱和靠山的……他们若在,邪道宗门何至于联手欺压剑宗?
心中越来越压抑,以至于他双眼之中也是黑白剑崖隐现,周身仿佛有魔气散逸……这是被他承担起来的那些‘魔’一起在哭泣!
“魔劫!魔劫!”
白云上人却是叹息地发出声音,也不知他在悲叹些什么。
片刻之后苏礼止步,因为他来到了那心剑共鸣中唯一有些许反应的存在面前……
于是他看到了一个眼球昏黄而迷蒙的邋遢老道,正面容麻木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对于他的到来毫无所觉。
他的脚边有一头黑色的狗子正摆出各种讨喜的姿势,欢快地叫着,也在他身边钻来钻去,似乎想要唤醒他……竟然是头灾兽啊!
苏礼当场一愣,想起了在北犬国遇到的那头犬老妪,也想起了它所说的那个故事……故事中,它的老伴正是跟着剑宗的前代宗主离开了!
“嗬~”
呆滞麻木的老道士微微咧嘴,似乎是在笑。
那灾兽立刻和一头普通的狗子一般,甩着尾巴舔着老道的手心……
良久,漆黑如墨的灾兽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疲惫的神色一转即逝,随即凶恶地龇着牙……
苏礼没有被这凶恶的神态给吓到,反倒是眼泪都不受控制流了下来……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孤身镇压域外天魔的时候,他的肉肠也是这样陪伴在他的身边啊。
无论刮风下雨,无论遭遇了什么,它总是坐在最显眼的地方确保他能够一眼看见……那认真陪伴的样子,和现在眼前的灾兽是何其相似?
“堂堂灾兽,明明不惧食心魔,却为何要在此如此糟践自己?”白云上人此时的注意力却是在那灾兽身上,似乎对这头灾兽的意见很大。
那灾兽目光依然凶狠,它语气低沉音色如老者一般地说道:“无耻之尤,若非你这净光寺的和尚,我们又如何会陷于此地!”
白云上人却是平静慈和地回应:“贫僧知道,你是怪我将你们封印在这里。可若不封印此地,才是真的生灵涂炭。两厢取舍,只能如此了……”
灾兽显得更凶恶了,它咆哮一声道:“两厢取舍?我看这根本就是你这老和尚设计好的!”
“否则千四百年前域外邪魔降临,你别人不找为何唯独通知剑宗?”
“两百年前食心魔现世,你一样是谁也不找,唯独只找剑宗!”
白云上人平静地说道:“因为剑宗就在天裂山中,情况紧急,也只来得及找剑宗了。”
“可是你既然能够提前推算出来这些灾劫,为何净光寺的人不来?而全要剑宗出人?!”灾兽更显得愤怒。
“贫僧也在此了……难道还不够吗?”白云上人依然平静地回答。
“够?”灾兽冷笑了起来,仿佛受到了嘲弄一般,然后声音低沉地说道:“怎么会足够啊!算上之前的夏铭宗主,剑宗三代精华就此尽丧,这里面至少有三人有真仙之姿!”
“难以想象,剑宗失去了这些精华人物之后,这些年是如何过的。”
灾兽话音落下,却见那元锋宗主原本麻木浑浊的眸子忽然间清亮了一下,然后颤颤巍巍地转头,声音迟暮而虚弱地问:“剑宗……怎样了?”
哪怕即将自我消亡,哪怕被食心魔啃噬,他能听到能看到的,依然只有剑宗……这就是剑宗前代宗主,元锋剑仙!
“元锋吾友,此事实在是……”白云上人看着长叹一口气,正要说话呢。
却见苏礼已经沉默地跪伏在地,然后虔诚地弯下腰去行跪拜大礼,然后一字一顿地说道:“剑宗门徒苏礼,见过元锋宗主。”
下一刻,他的双眼黑白剑锋闪现,心剑极致共鸣!
嗡……
元锋身边的那柄归鞘的长剑也是止不住地鸣动了起来,这便是名剑之间的共鸣!!!
原本还看起来十分迟暮的元锋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光彩,他扩散的瞳孔凝聚,仿佛看到了苏礼双眼中的那座剑峰……
“我剑宗,如何了?”他问着,忽然间双眼就泪如泉涌。已经上百年没有出现的情绪再次显现,却是令他感到揪心般地疼痛。
正是因为他看懂了苏礼的心剑,才会分外地感到心痛。
白云上人见状感觉有些不对,立刻说道:“此乃当代魔劫,老友切勿听他胡言乱语……”
然而应该是肉肠爷爷的灾兽却是猛然一声咆哮,将那空气中浮动的念头瞬间给震碎……灾兽,惊魂吼!
“呱噪,元锋在和这孩子说话,轮不到你插嘴!”老灾兽冷哼着说道。
白云上人的念头再次凝聚,但这次却是没有再上前。他只是远远地叹息一声道:“贫僧也是不忍老友受到欺瞒啊……”
还好他及时收声,否则老灾兽肯定又要冲上去惊魂吼了。
苏礼感受到元锋宗主那干枯的心中重新流淌出的情绪,定了定神,决定作出一番可以说是惊世骇俗的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