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ija精彩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半卷殘篇-第四百七十三章 霧,房,燈分享-12y34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那天晚上,也像是这会一样,雾气一晚上都没散。”
丝丝雾气随着清风,萦绕在村子里,
太阳西斜,靠近着地平线,
之前消散些的雾气,似乎再从山谷边,围绕着的山丘中弥漫出,笼罩在村子里。
夕阳余晖渐被浓雾,山谷旁的山岭遮挡,天色显得愈加昏暗。
望着那愈加暗下来的天色,渐浓的雾气,老人说了句,再沉默下来。
……
“……村长,我准备带着她们娘俩走了……”
一个之前聚在村中央小广场上,祭祖的村里人,散去后,再从老人身侧走过,出声说了句,
“……走吧,回去把东西收拾好,就赶紧走吧……天就又快黑了……”
老人缓缓转过有些浑浊的视线,看了看村里人,点了点头,再转回头,抬头看了看浓雾遮挡下的天色。
那村里人闻声,先是点了点头,紧随着,也抬起头,看了看那渐昏暗下来的天色,眼神里流露出些恐惧,再慌忙着转过身,朝着村子里再快步走去。
看着那村里人走远,老人再缓缓转过头,望着弥漫萦绕着的雾气,有些沉默。
看了眼这老人,和老人身侧同样望着雾气的中年男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过目光,再看向了这村子里,浓雾下的一户户人家。
……
“……小伙子,这边……”
再顿了顿脚,老人领着路,再往前侧走去,
说了句,又再沉默下来,
看了眼老人,廉歌也没多说什么,再挪开了脚步,同老人往着前走着,抓过视线,看着沿途一户户人家。
祭祖仪式结束后,一户户村里人各自再散开,步伐匆匆回了屋,紧闭上了房门,
一家家门后,各间屋子里似乎都亮着灯,灯火亮着,透过窗,往外挥洒着,又再浓雾下被遮挡在窗外不远。
屋里,或是嘈杂,似乎正忙碌着,收拾着东西,或是安静,似乎一家人正沉默着。
“……爸爸,我害怕……”
“……没事儿,有爸爸在呢……没事儿,没事儿,我们一会儿就走了……”
“……那爸爸,我们还能回来吗?”
混杂着的话语声,随着清风,从一户户人家传出,在廉歌耳边响起,
挪着脚步,往前走着,廉歌看着,听着。
……
“……平日里,她孩子都是在外边读书,住在外边,那天正好是周五,她孩子从外边回来。”
再沉默了下,老人望着眼前的雾气,继续说了下去,
“……下午我去看她,走得时候,他正好回来,我还和他讲,让他照顾好他母亲……”
领着路,老人往前走着。
“……从她家里回来,天色也差不多开始暗了,天色一暗,天时凉了,这雾气啊,也跟着开始起来了。”
“……那晚上那雾气啊,比现在这会儿还重……”
“……我想着这起这么大雾,天黑得早,回家把早上那点粥再热了热,吃了也就上床睡了。”
说着话,老人朝着前侧弥漫着的雾气再望了望,沉默了下,才继续说了下去,
“……等到半夜的时候,这屋外面,村子里就开始吵闹起来,闹哄哄的一片……我睡得也浅,听着吵得这么厉害,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走了出去……”
“……等我出了门,就看到村子里的人都在朝着村子尾方向走……我也赶紧跟了上去,一边跟着往那走,一边问啊,怎么回事……”
说着,老人再停顿了下,转过头,朝着村子里一个方向望了望,
“……老沈家儿媳妇家,房子塌了,她连着她儿子两个人都被埋在了那垮下来的房子底下。”
“……我赶紧跑了过去。跑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房子,已经是完全垮了,墙啊,顶上的瓦,梁,都倒了,倒在那地上,断的断,碎的碎……我赶紧再叫了几个人,把那些倒下来的墙,梁给挪开,往下挖……”
“……等村子里把这两个人找到,挖出来的时候,她和她儿子,都是在卧室房间那位置,她儿子就在隔她不远的地方,她是在床上,坐着,一块倒下来的预制板就压在她背上,把她那么往前压着。头是往旁边侧着,抬着的,眼睛瞪着,嘴巴张着,像是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就像是之前她来敲门时候,那表情一样……她儿子趴在床边不远的地上,身上也压着预制板,像是被预制板砸到了那地上,压着……”
“……找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她和她儿子,已经是断了气了……那被预制板砸到的地方,都是陷下去的,都是些血,混着些烂肉……”
老人说着话,微微颤了颤,望着那不远,萦绕着的浓雾,再沉默下来。
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廉歌再转回了目光,看向了浓雾下,一户户人家,也没多说什么。
……
“……把这两个人从废墟底下,挖了出来……救护车来了趟,看了看过后,也只能又走了……把人挖出来的几个人呢,看着这两个人呢,心里难受的厉害,在旁边抽着烟……她家的邻居,站在那废墟跟前,看着她和她儿子,止不住的落眼泪……”
“……他们说啊,下午我走了过后那会儿,傍晚,天刚黑下来的时候。她像是又做了个噩梦,哭着喊着,她儿子都没把她拉住,她从那屋子里又再跑了出来……周围几个邻居啊,看到了啊,听她儿子讲了怎么回事,就帮着把她重新给弄回了屋里……她哭着,喊着,眼睛就那么瞪着,恐惧的厉害,拼命着挣扎着不愿意进去……不过好几个邻居帮忙,她挣扎也没什么作用……几个邻居就那么把她重新给弄进了那屋里……
弄进屋里过后,几个邻居又帮着,给她喂了医生的药……她摇着头,挣扎着,眼睛瞪着,还是恐惧着厉害,不愿意吃……但几个人还是给她喂了下去……喂下去过后……药的效果就慢慢起来,虽然她还是脸上像是害怕的厉害,但还是慢慢睡了过去……几个邻居也就各自回去了。”
说着话,老人再停下了脚,望着身前萦绕着的丝丝雾气,再沉默了下,
符纸随着清风,轻轻摇曳着,符纸下,一户户人家门,紧闭着,门后,一户户人家的灯亮着。
灯下,或是嘈杂,或是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