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o6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txt-第1194章()辣個骨頭架子是誰,爲嘛看起來辣麼欠揍?!熱推-sbs8w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当安妮在‘绿洲’游戏世界里肆意挥洒那些在阿诺克城堡周围捡来的,那至少是由数百万的玩家们因为数据被清零而爆出来的金币到第七十九区的休闲娱乐区,在那颗美食星球上吃吃喝喝了足足半个多月,享受够了那些玩家们的血汗钱给自己带来的无上口舌愉悦的快感之后,才将所有捡到的东西和小钱钱都一股脑地塞给了某个重新建立了新号,并开始重新苦逼练级的肩胛骨战士埃奇,进而直接离开了那个2045年的地球,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打完仗和成功夺取了彩蛋之后,那个‘绿洲’所在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是安妮需要去担心的了。
因为啊,某个IOI公司的坏蛋老板,那个叫做诺兰·索伦托的坏蛋,已经因为涉嫌多项谋杀、非法持械、非法拘禁、参与和指导恐怖袭击、以及涉嫌经济犯罪等等多项罪名而被警察逮捕并带走,而IOI公司也随之在之后的‘绿洲’最新公告中宣告破产和倒闭。
到了现在,‘绿洲’游戏运营公司的股票更是到了那个死宅帕西法尔的手中,从而开始由彩蛋五英雄共同接管整个游戏,也就是那个帕西法尔、阿尔忒弥斯、埃奇、啊修和大东那五人,且还创建了‘绿洲’玩家议会,由各个参与了最终之战的游戏公会和散人玩家们派遣和选举出一定席位的玩家参与绿洲游戏的管理和决策,并分别持有了绿洲游戏公司的一定数量股票!
当然了,原本菜单英雄是六人的,安妮的名字原本也在其中……
但是,因为她直接就离开了,所以就只由那五个家伙去共同管理绿洲游戏,并由某个糟老头子,也就是那个图书馆馆长,他则被聘请担任游戏独家顾问,以后绿洲游戏会发展到什么程度,那些家伙们能不能发现绿洲其中的奥秘,安妮就并没有过多干涉,更没有多想,甚至在传送到这个新的世界里之后,就直接将那个所谓的‘绿洲’游戏世界给抛诸脑后了。
因为现在啊,安妮正在为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走出去这个她所在的讨厌地方而跟她家的小熊对峙和僵持着!
()
在刚才,某个可恶的坏小熊提伯斯竟然敢说她安妮女王大人又迷路了……它怎么敢用‘又’那个可恶的词?难道,它不知道她安妮女王大人可是从来都不会迷路的吗?
那可真是岂有此理……
因而,安妮便这么跟她家的小熊提伯斯卯上了,并准备好好地证明给它看,证明她压根就没有迷路!!
是的!
安妮很自信,非常地自信,甚至是迷之自信她不会迷路,也从来都没有迷路过!
最多,就只不过是那些可恶的悬崖啊、河流啊、大山啊或者密林什么的在不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不正确的地点,并不正确地挡住了她的原本是正确的道路而已,就是那个样子的,才不是她迷了路!
“???”
是这边?(Д≡д)!?或者是这边
至于她在林子里乱逛转圈以及喃喃自语般的猜测和乱走乱晃,那就只不过是迷惑敌人的一种障眼法而已,其实她是认得路的,虽然吧,她自己也从来都没有来过这种讨厌的地方?
“哈!!”
()
走着走着,安妮发现地上似乎又一连串的脚印,而且似乎还是人的?所以,她便不由得精神一震,赶忙沿着脚印追了上去。
“……”
()可恶!
然而,等到她兴奋地沿着脚印子走了一会后,就渐渐发现了不对,因为,那些个脚印,似乎大小跟她脚上穿的鞋子的鞋底一模一样,踩上去还能吻合,甚至连潮湿泥土上的花纹都像是刚刚才从她的鞋底印上去的一般?
于是乎,她便不由得再次停了下来,并开始有些左右为难,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又该往哪个方向闯去。
(……)
(–;)
(提伯斯不敢说话,就这么任由它家的那个糟心小主子在密林里乱逛着。因为啊,它刚刚已经跟它家的糟心小主子打赌了,还说她在不使用任何魔法和感知能力的情况下,就绝对绝对走不出这处林子……所以,为了不被某人秋后算账并在事后找由头暴揍自己一顿,它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保持沉默,直到对方彻底忘记这档子事情为止?)
“……”
(ー`′ー)
在密林里转悠了一会,正打算往左走的安妮突然就停下来了,并皱眉看了看,然后她的直觉告诉她,似乎左边不是出去的路?
而右边……
“……”
(;′⌒`)
好吧,不用直觉她都知道,右边似乎也不是出去的路!
因为呢,这里压根就没路!而地上的那种新鲜的踩踏痕迹也不过是某种动物或者怪物行走后留下的印子而已,压根就不是人类或者别的人类生物走出来的路!
所以……
现在的情况就是:她一个不小心,似乎就又把正确的路给弄丢了?!
“可恶!!”
s(`ヘ′;)ゞ
果然,道路什么的就真的是一些狡猾狡猾的东西,竟然又趁她不注意就跟她玩起了捉迷藏,这可真是岂有此理,简直太坏了!
还有就是,这些个树木杂草什么的长辣么高大做什么,还挡住了她的视线,害得因为跟某熊打了赌而不能直接使用魔法和感知的她完全就看不到了远处的景象,要不然,她哪里会在这里绕辣么久?
所以,现在安妮很生气、巨生气、灰常生气!
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都有着想要找某些个坏人或者好人什么的,直接逮住毒打一顿出气的心了!不过呢,要是实在没有人可以被她欺负的话,按惯例去稍稍毒打一顿她家的某头良心大大坏了的小熊,似乎也是可行的?
()
诶嘿嘿嘿嘿嘿……
(!!)
(‘`;)
(提伯斯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是,出于保护自己免遭某人毒手的原则,它就还是继续老老实实地装聋作哑并一声不吭地,不打算去引起某人过多的注意力。)
‘!!’
!(;o)o
“咦?!”
!?(““)
“哇!那边好像是有魔力的波动,还挺强的,还有马蹄声,那是有人在那边打架吗?太好了,人家终于找到出去的路了!!”
*(ˊˋ*)*
仔细侧头听了一下,安妮就突然欢呼了一声,然后拎着她家的坏蛋小熊一头扎进了林子里,撒开脚丫子就往她听到声音传来的地方跑去。
ヾ(⌒⌒*)=3 =3 =3
现在,安妮很确定肯定以及笃定,她确实是在遵守跟她家的那头坏蛋小熊的某些可恶的约定的情况下成功地找到了出路!所以,她百分之一万确定她现在奔跑的方向就一定是对的,她的的确确是没有迷路!而至于那些有着魔法波动、马蹄声以及喊杀声传来的地方有没有危险什么的,她就压根完全没有放在自己的心上。
毕竟啊,真有危险的话也是那些正在打架的人有危险,肯定不会是她安妮女王大人有危险的!
(……)
(● ̄ ̄●)
而此时,在密林之外,在那距离边境开拓村的卡恩村不远处,在某些个力战将亡的骑兵们在被全灭之前及时传送走之后,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头上戴着白骨牛角头盔,脸上还戴着一个红色的恐怖面具,完全看不清长相的怪人伴随着一个身穿长满尖刺的漆黑铠甲并包覆全身,没有露出半点肌肤,但从苗条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上看就知道肯定是个女人的两人,就那么一起突兀地出现在了某群教士和飞在半空中的大群天使们的包围圈里。
然后,那些教士们看到原本的猎物被凭空转移走,且出现了两个看不到长相的怪家伙,心下惊疑不定的他们,方就这么默默地对峙了起来。
‘哼!’
‘你是何人?’
终于,那群教士这一边的某个觉得己方胜券在握的首领率先忍不住率先开口逼问了。
‘……’
‘初次见面!「斯连教国」的各位!’
‘我的名字……’
‘是安兹乌尔恭!!’
‘如果你们能称呼我为安兹,那将是我的荣幸……’
‘不过,我跟这个村子有些缘分,所以……’
‘!!’
‘哼!’
‘所以,你们是来乞求我放那些村民们一条生路吗?’
那个作着教士打扮的首领狞笑着问道,直接不等那个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头上戴着白骨牛角头盔,脸上还戴着一个红色恐怖面具且还装模作样的家伙说完,就冷声打断了对方没说完的话。
‘不不……’
‘其实呢,我刚刚听到了你跟战士长之间的对话,我觉得你这个人有些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还想杀掉我之前好不容易才救下的村民们?所以,你可知我现在有多么地不高兴吗?’
那个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头上戴着白骨牛角头盔,自称是安兹乌尔恭的家伙顿了顿之后,便开始用阴恻恻的嘶哑语气回复着道。
‘!!’
‘不高兴?’
‘哈哈哈!你口气可真大啊,区区一个魔法咏唱者就想来这里多管闲事?所以,我们现在让你你不高兴了,你又能怎样?!’
教士首领被对方的话激得直接大笑了起来,然后便那么肆无忌惮地反讽着。
‘哼哼……’
‘很简单……’
‘我要你们放弃抵抗,乖乖地纳命来……倘若如此,兴许还能免受更多痛苦?’
‘而如不照做的话,你们所有人,都将会在极度的绝望和痛苦中死去……’
戴着红色诡异面具,甚至连手上都戴着手套的那自称是安兹乌尔恭的魔法咏唱者继续用阴恻恻的嘶哑语气狞笑着,并伸出了他的右手缓缓握拳威胁着。
不过,他这种没有任何谈判的诚意,直接威胁别人放弃抵抗并乖乖送死的行为,就肯定是会激发更大的矛盾的。
“!!”
“混蛋!让天使们突击!给我杀了他们!!”
果不其然,对方开口闭口让自己等人乖乖去送死的说法,终于让那个原本就带着强烈杀意前来,压根就不想放过任何目击者的教士首领彻底被激怒了!所以,觉得对方有些狂妄自大和不知死活的他,便断然下达了攻击和击杀目标的命令。
然后很快,俩名圣焰大天使便猛地朝着敌人冲了过去……
就这样,双方就这么一边展开互相嘲讽,一边开始攻击和互相炫耀武力般的嘴炮对抗模式,就这么展开了起来。
‘哼!’
‘愚蠢!!’
很快,那个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头上戴着白骨牛角头盔的魔法咏唱者竟挡着那些教士们的面,活活手撕了两名那种被召唤出来的圣焰大天使?!
‘!!’
‘一起上,给我杀了他!!’
‘蝼蚁!’
‘负向爆破!!’
‘?!’
‘监视天使!快上!’
‘哼!地狱火……’
‘你!!’
‘你别得意!快!召唤高阶天使!威光主天使!’
‘使用最强一击!给我消灭他!’
‘……’
‘太弱了……’
‘?!’
‘黑洞!’
‘你……’
‘你到底是谁?’
‘是谁不重要,你们做好觉悟了吗?哼哼哼……’
‘不!!!’
‘哇啊啊!!!’
‘……’
很快,那场所有的目击者们原本都以为会持续很久的激烈战斗,却如同是玩闹一样,竟很快就以某个名为安兹乌尔恭的完胜而收场?
“哇喔~!”
()
“好像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ω)
“喂!那边的那个骨头架子,你到底是谁啊?还有,你怎么敢辣么嚣张的,不仅杀了别人召唤出来的天使,还要把辣么多的人都给抓走杀掉的?”
o(*^▽^*)o
终于,看了好一阵子的戏码,并看着对方砍小天使,砍大天使,又砍大大天使,最后还用法术,用那种传送魔法将所有的教士都给传送走到某个地方似乎打算是杀掉之后,看到对方转身想要离开,安妮才终于出声问了这么俩句。
其实吧,在一开始从林子里跑来到外边这里的时候,她就有想过要帮助那些看起来像是好人的教士和天使一起去揍那个看着就不像是好人的骨头架子大巫妖和对方身边的那只小魅魔的……但是呢,后来,在听到双方之间的对话,在听到那个教士头目竟然叫嚣着要杀死所有的村民,而那个骨头架子大巫妖竟然反倒是要保护那些个村民,觉得自己似乎差点就杀错骨头的她,这才耐下性子并看到了现在。
‘!!’
‘是谁?!’
‘??’
‘安兹大人!小心!!’
一瞬间,那个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头上戴着白骨牛角头盔,脸上还戴着一个红色的恐怖诡异面具,完全看不清长相的巫妖骷髅怪和他身边的那一个身穿长满尖刺的漆黑铠甲并包覆全身,没有露出半点肌肤的小魅魔便如同是受到了某种惊吓一般,齐齐转过身来,并对着安妮做了某种防备。
当然了,那只魅魔之所以小,那是相对于那只巫妖来说的,如果是安妮的话,兴许还不到对方的腰间那么高吧?
“嗨~!”
(*′`)
“你们好啊!很高兴见到你们哦!”
☆⌒(*^-゜)(′`
正坐在一颗树丫上晃荡着双脚的安妮先是朝着那两个似乎被自己吓了一大跳的怪家伙扮了个大大的鬼脸之后,她才举起自家小熊的小爪爪跟对方友好地打了一声招呼。
‘啊!!’
‘安兹大人!她有古怪,您要小心!!’
那个身穿长满尖刺的漆黑铠甲并包覆全身的小魅魔没有理会小女孩的招呼,而是略显惊诧地惊呼了一声吼,便直接召唤出了一柄漆黑的双手长柄大斧头,然后警惕地护持在了她的那个‘安兹乌尔恭大人’的面前。
显然,她知道,那个小女孩,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且要不是对方率先出声她们就完全没有‘发现’的小女孩就一定有什么古怪!或者可以这么说,对方对她和安兹乌尔恭大人两人来说有着某种程度上的严重威胁或者是风险?
所以,她才会这么警惕和紧张……
毕竟,直到现在,她都是没有能看清对方的实力的,也更加不能锁定对方的气息,对方虽然就好端端地坐在那根树枝上并晃荡着那嫩生生的小腿,可却如同是不存在一般?
反正,那种感觉很可怕,也是她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的事情,由不得她不上心和小心谨慎!
‘等等!’
体型庞大,穿着华丽的黑色斗篷的骨头架子一下就按住了小魅魔的肩膀,阻止了对方进一步展示敌对行为的做法。
“……”
“你好,阁下!”
“我是安兹·乌尔·恭,是‘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统治者,这位是我的‘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的守护者总管雅儿贝德,请问你是……”
悄悄用监视魔力的技能偷看了对方一下,发现对方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魔力波动,如同是一个普通人小女孩一般,但是对方手里的那头古怪的狰狞毛绒玩具小熊却在散发了诡异而强大的暗影之力的安兹乌尔恭迟疑了一下,也有些搞不清楚对方底细的他,便试探着这么问道。
对于原本在游戏中等待关服,可突然却穿越到这样的一个古怪异界的他来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愿意在不必要的时候,特别是现在对外界了解不深的时候随便去跟人树敌,而刚刚对付那些教士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他那某种‘见义勇为’的心在作祟而已。
“原来是这样啊……”
(*^▽^*)
“你们也好啊!人家的名字叫安妮·哈斯塔,是一名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那种奥术大法师哦!!”
(-)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这个世界的骨头架子巫妖是保护村民的好人,而召唤天使的教士却是杀人放火的坏蛋,但是,看到对方已经率先报出了姓名,安妮便也礼貌地回应着。
“!!”
“奥术大法师?!”
听到对方竟然不是自称魔法咏唱者而是自称大法师,安兹乌尔恭心下不由得一惊,然后不由得疑神疑鬼起来。
“这样吧!”
乛乛
“人家刚刚看你挺厉害的,要不,咱们打打看吧?!”
(ψ`▽′)o
说完,安妮直接一个闪烁传送到了对面面前约莫三十米的距离,然后下意识地一伸手,就抓出了一颗碎裂之火火球。她还是喜欢这种在自己的力量可以直接干涉的物质世界,而像在那个绿洲游戏世界里一样,放法术还要读条和消耗MP的行为,真的是有些让她很不习惯的!
其实吧,安妮也不是就非要去跟对方打架,只是对方刚刚的态度太过于嚣张了,而且还是一个骨头架子的巫妖,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这就让她有些不爽,再加上刚刚迷路……不对,是因为刚刚‘路’把她给弄丢了,所以心情有些憋屈烦闷的她,如果不想继续揍自家的小熊出气的话,那就总是要找个家伙来狠狠地欺负一顿的!
而现在,眼前的这个丑陋的骨头架子,这个看起来有些小厉害,似乎还是个好骨头,但是仔细看起来却又不像是个好骨头的家伙,想必就肯定是一个很好欺负的合格对象?
“!!”
“魔法传送?!”
安兹乌尔恭心下一惊,知道对方刚刚是使用了魔法传送的某种技能,比如闪烁、异次元移动或者短距离传输等等,但是,让他心下更加疑惑的是:对方除了手上的那只毛绒玩具小熊和手里的小火球之外,他就仍旧检测不到对方有任何的魔力波动?
这种感觉很不好……
因为那就意味着,对方要么有某种掩盖魔力的道具或魔法,要么就是实力远超于他!当然了,他更希望是前者,要不然,他在这个真实的异界里往后的日子可就有些难熬了。
“……”
“安妮·哈斯塔奥术大法师阁下,你我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矛盾,你却又为何要对我出手?”
“还有……”
“你是一名玩家吗?!”
看到对方莫名其妙进行武力威胁,安兹乌尔恭虽然心下有些不满,但还是试探着问道。因为他知道的,有些玩家确实是不讲道理的,而且还喜欢一眼不合就跟人PK然后杀人夺宝,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今天可能就免不了一场恶仗了。
“玩家?什么玩家?”
()
“喂!你到底打不打啊?就算你不还手人家也是会打你一顿出气,并有可能打断你的几根骨头的哦!!”
( ̄ ̄)诶嘿嘿!
安妮已经当够好久的玩家了,现在谁也都别跟她提什么玩家,提也没用!因为,她现在就只想毒打对面的那个古怪的大骨头架子一顿撒气,仅此而已!
‘哼!!’
‘无礼至极!!’
‘狂妄的家伙,敢对安兹大人出言不逊,纳命来吧!!!’
听到这里,那个身穿长满尖刺的全身漆黑铠甲的小魅魔便气急败坏地挥舞着她的那漆黑的、发出绿色光芒的巨斧以极快的速度就冲了上去!
“!!”
“不好!”
“雅儿贝德!小心!!”
看到自己的守护者总管竟不管不顾地率先冲了上去,安兹乌尔恭除了匆忙间来得及给对方施放了一个十阶位的防御魔法‘光辉翠绿体’之外,就什么也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雅儿贝德瞬间冲到了那个小女孩法师的面前并高高地举起了巨斧。
“噢!是你这只魅魔先上吗?!”
()
安妮表示,谁先来都不要紧,只要有人来给她打一顿出出气就可以了,而且,她保证自己的控制力很强,肯定是不会轻易就打死了的哦!
当然,哪怕不小心打死了也不要紧,如果让她打得高兴的话,兴许还会大发好心地将对方重新复活,然后……再狠狠地毒打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