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nt1u引人入胜的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笔趣-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 還是當初那些少年推薦-5kend

修神外傳仙界篇
小說推薦修神外傳仙界篇
“进来吧!”
萧华心神儒像返回赤峰,淡淡的吩咐道。
蓝梵等大喜,急忙进来。
“萧师~”蓝梵直接干脆,见到萧华就跪倒磕头道,“晚辈负荆请罪,还望萧师原谅。”
“嘿嘿~”萧华微笑,拂袖将蓝梵托起,嘿嘿一笑道,“老夫若不同意,怎么可能允许你如此做法?既然老夫不说,自然就是默许!”
“多谢,多谢!”
蓝梵真的很高兴,因为很多天庭儒仙爱惜羽毛,不允许他人擅自假借自己名声的。
蓝梵这番布局,刚开始并没有想那么多,可到得之后,眼见萧华展露愈发多的神通,蓝梵这才背心生汗,知道自己可能触了逆鳞,但所有事情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这年余,蓝梵收拾残局,收获所得,心里其实一直惴惴不安,今天得了萧华开口,这才踏实啊!
眼见三个家主有些拘谨,萧华索性问道:“你们辛辛苦苦布局数千年,果效如何?”
“禀萧师~”蓝梵急忙说道,“晚辈最开始不过是想帮杜斌找到下毒之人,顺便看看能不能算计一下陈家或者许家,哪知道杜家的杜峰等四个在长老勾结了陈家,而陈家又跟许家定了攻守同盟,所以晚辈等这一战,将陈家和许家打废。”
看着蓝梵说道,杜斌也说道:“晚辈也将杜家内奸,还有背叛的弟子悉数清理,而且蒙蓝兄和董兄不弃,也拿了许家三成。”
“晚辈董行~”董家家主急忙见礼,说道,“我董家也借助蓝家之力,拿了许家七成,此事全仗前辈坐镇,我等才有信心,晚辈多谢前辈!”
“其实~”萧华笑着摆手道,“这些东西我都不怎么看重,我感兴趣的是,蓝梵,我打乱了你的计划,你心里怎么想的?”
“哈哈,萧师~”蓝梵大笑了,说道,“您觉得晚辈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么?再说了,您根本就没打算晚辈计划,您若是不信,不妨问问杜斌。”
杜斌此时已经完全康复,虽然修为境界还不曾复原,但气色极好,他也笑道:“蓝梵所说甚是,虽然晚辈极力撮合,想在晚辈驾鹤西归之后,成全他跟婧儿,可婧儿跟他都不同意,所以蓝梵的计划之内,并没有萧师所说的那些!”
萧华笑笑没有追问,而董行在旁边解释道:“萧师可能听了一些传言,那些都当不得真,想当年的事情,除了他们三个当事人,或许只有晚辈最为清楚!”
“不错,不错!”蓝梵笑道,“当年我们对天立誓的时候,还是董行做的见证!”
萧华饶有兴趣的问道:“怎么回事儿?”
董行清清嗓子,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其实说来也是简单,董婧是董家有名的才女,不仅相貌好,又有才华,智慧在玄圃也是无双,吸引了很多的追求者。
莫说蓝梵、杜斌,连董行都在其列。
只不过董婧眼界极高,行为谨慎,仅仅结交蓝梵和杜斌,对董行也不假言辞。
杜斌和蓝梵又是好友,那时少年,杜斌和蓝梵就当着董婧的面对天立誓,无论董婧选择谁,彼此都不会翻脸,依旧是好友。
董行恰是陪着董婧,也就做了见证。
而蓝家、杜家,还是董家,自然也都家族利益,所以董婧、蓝梵和杜斌在感情上可以自己做主,在自己婚姻上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虽然董婧跟蓝梵最好,而蓝梵的才华也高于杜斌,但种种原因最后董婧不得不嫁给杜斌。
在董家的家主令下来之前,董婧做了竭力挣扎,可惜她终究是没能反抗成功,所以令下之后,董婧又请董行陪着,见了蓝梵和杜斌,自己发了文诺。
蓝梵自然是悲痛欲绝,甚至一度消沉,而这段时间杜斌和董行依旧不离不弃,无论是修炼,还是历练都形影不离。
待得杜斌和董婧大婚,蓝梵才终于从心结中脱出,全力修炼,在众弟子中脱颖而出,得到家主遴选的资格,随后杜斌、董行也都开始崛起。
玄圃边缘的家族中,蓝家、杜家、陈家排前三,董家和许家名列其后。
当时蓝家和杜家是死敌,彼此厮杀,弟子们没少受其害,董婧的婚姻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两家敌对的牺牲品。
所以在蓝梵有可能成为家主之后,杜斌、董行,还有董婧就开始商议,决定改变以前彼此敌对的态势,而要做到这些,就只能各自拿到家主之位。
于是四人通力合作,由蓝梵和董婧出主意,杜斌和董行执行,结果显然而知,三人从中弟子中展露头角,分别担任各家的家主。
三人得了甜头,其后合作更加紧密。
当然,为了迷惑陈家和许家,表面上杜家跟蓝家依旧是生死之敌,平常没少纠葛赌斗甚至拼杀。
杜斌中毒,以别人所想,第一个要怀疑的就是蓝梵,但杜斌相信蓝梵,为了推泼助澜,在董婧的建议下,两人还赌斗一场,佯作杜斌被蓝梵所伤,这才将杜斌伤势公布于众,由董婧暂掌杜家家主权柄。
可惜三家查了很久,只不过怀疑到杜峰等人,并无真凭实据,而且动这些长老,杜家又是伤筋动骨,所以他们一直想等着杜斌解毒之后再说。
哪知道到得杜斌要死了,解药也没得到。
而且他们查找内奸的契机也一直没有到来。
正如萧华所料,萧华提出使用六尘都筠篮,让蓝梵眼前一亮的,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契机么?
蓝梵甚至还将陈家算计在内,做了孤注一掷的决定。
杜斌开始不同意,毕竟这对蓝家影响很大,杜家也要伤筋动骨,但董婧心知肚明,这是最后的机会,所以她立即跟董行密谋。
其后一切都如蓝梵所想,唯一的意外是萧华,甚至许家的反应也在蓝梵等的算计之内。
有了萧华那三百六十个比他们都要厉害的弟子,蓝梵明白,自己再不必担心任何危急。
还有一个意外,那就是董婧的血脉。
这事儿萧华留在杜家的影身知道,但萧华没打算点明。
但董行说完,杜斌则问道:“董兄,小弟有个疑惑,先前危急时刻,婧儿居然动用血脉,催动我杜家的墉城集仙录,这是怎么回事儿?”
“嘿嘿~”董行嘿嘿一笑,说道,“此事留着让董婧跟你解释吧!她先前并不知道,后来我接掌家主之位,知道此事,就跟她说了,她还没有跟你解释,你就中毒。你那时候有些疑神疑鬼,她没办法跟你解释,现在你的毒解了,陈家和许家也瓦解了,应该是解释的最佳时机。”
蓝梵看看萧华,说道,“我等都是当事人,不好作证,不若请萧师作证吧。”
“不错!”
萧华点头道,“你等这番开诚布公,倒是最好的相处之道,彼此不会猜忌,既然我碰到此事,我为你们做个见证也是应该!”
杜斌送出雁书,没过多久,董婧过来磕头,她跟杜斌一眼,认为萧华是自己恩公,不磕头不足以表示恭敬。
萧华特意看看董婧,这是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儒仙女子,从董行所言中,萧华知道,蓝家和杜家数千年来的布局中她起了极大作用,她确实是蓝梵的良配!她的智慧不属于蓝梵。
蓝梵的长处在于布局和指挥,董婧的长处在于配合和细节,否则蓝家和杜家也不可能在这场冲突中占据绝对优势。
“你很不错!”萧华笑笑,扶起董婧道,“我弟子中像你这样的人物不多。”
“前辈谬赞!”
董婧有些惶恐,毕竟玄圃边缘如萧华这般实力莫测的前辈少见,而且天庭儒仙不喜火拼,她害怕萧华不喜。
“老夫听了董行、杜斌和蓝梵所言,心中颇是感慨!”萧华说道,“你等几个心怀宽广,不忘当年。如今虽然各自成家,各有家族重任,但你们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彼此的情意没有一丝丝改变,时间只不过是一些考验,年轻的心中信念丝毫未减,这是老夫特别喜欢的。”
“而且,玄圃如此之大,各家族之间何必辗轧?何必火并?联合一起了,天大地大!”
“其实,没什么你比我势力大,我就要想尽办法压你一头;你比我实力高,我就要想尽办法陷害你。”
“同行,共进,双赢!”
蓝梵等听了,彼此看看,眼眸中都是亮晶晶,他们急忙躬身道奥,“多谢前辈指点,这也是我们结盟时候的文诺!”
“嗯,”萧华点头,“既如此,老夫愿意为你们见证,也愿意看着你们蓝家、杜家和董家,在玄圃强大,走向……天庭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