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axl精华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txt-第九十三節 報信相伴-tux9e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
武德真君的忽然来访,倒是让云翔大感意外,不过,经历过那次假天牢星君之事,他也不敢轻信这些天庭来客,并未立刻迎上去,还是刻意地与他保持了一些安全距离。
武德真君呵呵一笑,道:“云贤弟,你可真是好手段啊,不声不响就做下了好大的案子,却给哥哥惹下了许多麻烦,今日我可是来找你算账来了。怎么?前两日我可是邀你在我府中居住了一晚,今日到了你的地头,便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
云翔仔细打量了对方半天,也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却还是直接道:“老哥你要来,小弟自然是欢迎之至,只是实不相瞒,天庭里总有些精擅变化之术的,小弟之前就曾吃了大亏,保险起见,不如老哥先证实一下身份,也让小弟心中能踏实一些,如何?”
武德真君指着云翔笑骂道:“你这小子,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罢了,此事也怪不得你,依你便是,你想要的如何印证我的身份啊?”
云翔略一沉吟,回头叮嘱四大护法先行远离了些,方才道:“不如老哥说些昔日的隐秘之事吧。”
武德真君点了点头,略显揶揄地道:“也好,那便说说你如何痛打压龙山山神,以搏美人一笑之事,如何啊?”
云翔听他提起此事,立时便已信了他的身份,老脸一红,上前一拍他的肩膀道:“老哥好不厚道,原本想听你讲些你自己的隐秘之事,怎的却要说些我的私事?此地便是小弟经营多年的双叉寨了,老哥里面请。”
武德真君点了点头,便与云翔一同进入了寨门之中,四大护法见二人果然交情不浅,便也放下了心来,跟在二人身后而回。
正殿之中,二人分宾主坐定,又有凤凰亲自为二人奉上了热茶,只是在给云翔送茶的时候,却颇有些幽怨地横了他一眼。武德真君恰好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笑道:“兄弟你还真是到哪都有红颜相伴啊,也难怪喜欢在凡间厮混了,当真是羡煞哥哥了。”
云翔见凤凰面露不豫之色,连忙咳嗽了两声,示意她先行出去,方才道:“前两日小弟有些要事,离开天庭时未曾与老哥告别,真是惭愧得紧,原本还想改日去找哥哥赔个不是的,不想今日却已找上门来了。只不过,老哥整日里事务繁忙,今日怎的有闲心找来我这里了?”
武德真君轻轻抿了一口茶水,正色道:“兄弟,为了找到你这双叉寨,我也着实花了一番工夫,自然是有急事找你。既是自家兄弟,我且问你,昨日那一番大事,到底是不是你做下的?”
云翔心中一惊,却仍是故作镇定地道:“不知老哥说的是哪件大事?”
话一出口,却半天也不听对方回答,抬头看去,见武德真君一脸玩味地盯着他看,心知终究无法瞒得过,便只得点头道:“如果老哥说的是瑶池宫之事,不错,正是小弟做下的。”
武德真君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之色,摇头叹道:“你这小子,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啊,你可知道,自己到底做下了何等大事?又害苦了多少人?”
云翔道:“老哥,小弟既然要离开天庭了,能取走的东西自然还是要取一些的,至于后续之事,小弟却是一概不知了,不知到底又害苦了谁?”
武德真君道:“首先被你害苦的,便是那天蓬元帅,我一早便知道,即便是他色心再重,也决计不敢公然调戏嫦娥,看来此事也是你安排的吧?他如今被玉帝和王母施以重刑,免除了职务,打入下界投胎去了,怕是十年八年之内也难得返回天庭了。”
这倒是预料中之事,云翔道:“天蓬元帅屡屡害我性命,与我乃是死敌,坑害他自是顺理成章。只不过,按你所说,他既然已经被打落凡尘,难道过个十年八年便能回去了吗?”
武德真君点头道:“这是自然,天蓬元帅乃是陛下宠臣,眼下虽然获罪,却也是得罪人太多,陛下不得已而为之罢了,过上个十年八年,待得风头过去,陛下自会派人下界点化于他。不过,这十年凡尘之苦,怕是也够他喝上一壶的了。”
云翔点了点头,便也不再多问此事了,按照西游记的记载,天蓬元帅可是自始至终也没能回天庭去,看来,后来一定还发生了别的事情,使得这次玉帝用来帮他避风头的处罚出现了意外。眼下这情况,倒是暂时不用去多关注他了。
他话锋一转,又问道:“老哥,除了天蓬元帅,莫非此事还坑害到了别人不成?无论如何,应该也牵连不到你的头上吧?”
武德真君摇头苦笑道:“你还真说错了,此事偏偏就牵连到我了。”
云翔惊道:“这是为何?”
武德真君道:“此事虽然有许多人替你遮掩,但陛下其实早已起了疑心,便命我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你说,我一个逍遥快活的东宫伴读,却又被派来做查案这等东奔西走之事,可不是被你害惨了吗?”
云翔一听这话,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精彩无比,既像是被惊呆了,又像是觉得好笑,一脸不可置信地道:“玉帝派了你来查我?”
武德真君也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陛下对此案极为关注,派了两人前来调查,一个是我,另一个乃是他的近卫亲信卷帘大将,据说此人心思缜密,极为难缠,你也莫要觉得容易过关。我此次前来,便是要让你做好准备,免得前功尽弃。”
“卷帘大将?”云翔顿时又吃了一惊,眼中便已浮现出了前些日子见过的那位感官极其敏锐的将领来。哪里能想到,刚刚应付过了猪八戒的前世,沙和尚的前世就要找上门来了。莫非,自己命中和西天还有什么联系不成?竟能引得这些取经人一个个前来啰嗦。
武德真君摇头道:“无妨,我与他商议好了分头行事,我来凡间先打探些消息,而他,现在怕是还在瑶池宫调查许旌阳的下落呢。说起来,这许旌阳到底去了何处,哥哥我也很是好奇啊。”
云翔顿时放下心来,笑道:“老哥莫急,且等我命人准备好酒菜,再与你细细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