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4i9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生子當如孫仲謀笔趣-第797章 孫權飄了讀書-1ygkc

生子當如孫仲謀
小說推薦生子當如孫仲謀
荆州,
“孙权称王了。全天下诸侯,都被他挨个儿册封,除了曹操,跟刘备。”
慈航静斋,斋主小地尼看着貂蝉淡淡说道,
“师父,你又何必急着回来?”
“水火不相容!我没办法跟乱臣贼子朝夕相处!况且,如果连我们都不立刻表明态度,天下还有谁人敢逆孙权?”貂蝉恨道。
小地尼摇了摇头,
“依我看,能一统天下的必定是孙权。”
“斋主?!”
小地尼不理貂蝉,继续说道,
“当然有件事我也承认,孙权不是个能当好皇帝的料。此人想法天马行空,过于超脱现实,世间恐难接受。加之孙权受蔡邕影响,推崇百家,最终只会是群魔乱舞。”
“没错。”貂蝉点头,也补充说道,“还有,我一直呆在孙家,我很清楚,孙权对子嗣的教育完全是放之任之,他总说孩子的人生是他们自己的人生,以后的路由他们自己选择。如果他真当了皇帝,我简直不敢想象这个朝代的未来!”
“所以啊。”小地尼叹息一声,“本想你留着好好培养孙登的,现在可惜了。”
此话一出,貂蝉虽然脸色没变,但内心还是不免一沉。貂蝉早就发现,她们这慈航静斋新任斋主,已经完全没把汉室放在心里了。按照小地尼的说法,如果孙权有孙登这样一个优秀的继承人,她甚至还期待孙权去当皇帝!
“事已至此,还望斋主早做打算。”貂蝉认真提醒道。
“还能怎么打算,无路可退了。既然支持刘备,那我们目前唯一的生机,就是跟曹操结盟。”小地尼说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小地尼的原则性,从来不像貂蝉卡的那么死。
“只是,有件事我非常不明白。”小地尼微微皱眉,继续说道,“按理说孙权如今该逐一击破才对。怎么他册封天下,偏偏绕开曹操跟刘备,仿佛是故意逼我们两方结盟一般?”
“斋主说的没错。”慈航静斋长老拿着情报出现,“江东刚刚传来的急报,说孙权宣布在入秋之后,于赤壁当众处斩李典!”
“张辽重情义,李典当年跟张辽有怨,这次却不计前嫌,为掩护张辽而被孙权所捉,不出意外,张辽绝对会去救人!”貂蝉当即道。
“何止张辽,以曹操一向以来的作风,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管!这根本就是阳谋!”长老道,孙权这是在逼曹操去跟他决战。
“为何是赤壁?”小地尼的关注点却在这,“孙权明明是要跟曹操决战,为何选曹操不能直接接触,但我们却能触及的赤壁?”
“诱曹操先灭我们?”
“曹操不傻。”
“逼曹操跟我们结盟?”
“虽然不明白孙权到底要做什么,但也只能这么想了。”
江东,建业,
“主公,我们最近是不是有些。。。。。。您看啊,首先科举,分文科举跟武科举,文科举已经闹得各地怨声载道了,那武科举更是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猛士,其中更不乏其他势力的猛将。另外,赤壁那边是阳谋,曹操不傻,没道理真等到赤壁去救人,曹营的人势必会趁着这次科举潜进来的!”吕蒙找上孙权说道。
孙权头一歪,嘴一咧,
“你是想说我最近飘了?”
“没有没有!”吕蒙连忙摆手摇头,“属下愚钝,只是实在无法理解主公之用意。”
“跟你抱同样想法的人很多,也就你敢傻乎乎的跑来问我。”孙权指着吕蒙笑道。
吕蒙也笑,
“不是主公您平时让我不懂多问的吗?”
“虽说贪多嚼不烂,这种事你学了也没用,但为了不打击你的积极性,告诉你也无妨。其实归根结底就一句话:内部矛盾过大,只有通过外部矛盾来解决。”孙权简单说道,“不管是曹操还是刘备,整个江东已经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了,加之如今多了慈航静斋的空缺,很多人已经把精力放到了争权夺利上。这种时候,唯有出现一个强大的敌人,才能让他们重新找回危机感,把心思放到外面而不是里面。”
“主公英明!属下只知道打仗,却是从来没想过这些。”吕蒙由衷佩服。
“知道打仗就已经相当不错了。以一敌二,其实也是玩儿火,这次要是输了,那十年之内,天下别想一统。”孙权说道。
“有主公在,怎么可能输!”吕蒙想都没想道。
“骄兵必败,如果真不想输,你可要好好努力。”孙权说道。
吕蒙露出苦笑,
“属下倒是想努力,可大都督这次带兵前往赤壁提前布置,根本就没带属下,不然的话,属下哪有机会跟您在这唠嗑啊。”
“未来的事,谁说的清楚呢。”孙权拍了拍吕蒙的肩膀。
吕蒙眼睛一亮,
“主公,您的意思是。。。。。”
“我可什么都没说。”孙权一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曹营,
“我一直在想,孙权像谁?如今终于被我想到了。”曹操开口说道。
众人:“谁?”
曹操:“王莽。”
“。。。。。这次科举出来之后,确实有些相像。”荀彧沉吟。
“有王莽,必然就会有刘秀。主公会是这刘秀吗?”郭嘉当即说道。
曹操瞪了郭嘉一眼,
“我曹操可没那种野心,只求能牵制孙权,静待新皇。”
曹操这倒没有说谎,野心跟地位相仿,如今的曹操确实还没有那样的野心。他曹操还是那个曹操,只是如今的孙权变成了曾经的董卓,所以曹操打算再次号召天下诸侯,共讨孙贼!
“但赤壁也不得不去呀。”曹操沉声说道,能不能救到人是一回事,不去救,首先张辽就会离心,然后整个曹营的士气都将涣散。所以不管输赢,这一战曹操都必打!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我们在秋收之前,救出李典。”贾诩突然道。
救人,谈何容易?而贾诩号称毒士,他说这种话,其实已经是一种暗示了,救人不容易,杀人总容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