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kz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九天劍主-第兩千九百零三章 請看書-sh7os

九天劍主
小說推薦九天劍主
众人大气不敢喘一下。
却是见黑鸦不知从哪取出一块块指甲盖大小好似美玉般的东西,在褪掉丞相上衣后,将这些美玉平放于他的胸口上。
一共九块,呈现九宫形态。
嗡嗡嗡…
美玉绽放光芒,释放柔和光晕,裹着丞相的身体。
现场景象看起来神奇的紧。
而那些太医们也全部站在周边瞪大双目注视着。
人们不敢喘气,只定目凝望。
如此过了大概小半柱香的功夫,黑鸦停止施术,脸上尽是汗水,气息也消耗了不少。
反观丞相,脸色却没是很么变化。
似乎黑鸦的这番治愈对他而言没什么效果。
“黑鸦大人!丞相如何了?”
旁边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但黑鸦没有吭声,手掌在丞相的双肩与眉心摸索,似乎在检测什么。
片刻后,黑鸦脸色一沉,沙哑道:“丞相的伤很复杂,他内部有一股气意,这股气意不逼出来,他的身体是无法康复的,即便你们治愈了他的五脏六腑,然而这股气意依然会不断的伤害侵蚀!”
“气意?”
“对对对,黑鸦大人,我们也感受到了的确有这么一股气意存在,但这气意太过玄奥,我们费尽心思,都不能将其剥离。”
“还请黑鸦大人出手,助丞相康复。”
众人纷纷抱拳。
“康复?”黑鸦哼了一声,面无表情道:“这气意可不是说清就能清的!你们当这是什么?”
“这….黑鸦大人,难不成以您的实力都不足以将这股子害人的气意逼出体外吗?”肖太医小心翼翼的问。
“要清除这股气意可不是靠强大实力就能办到,这需要极为玄妙的技巧,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将其从丞相体内剥离,你明白吗?”黑鸦冷哼。
这话一落,周围的人无不是一头雾水。
“这….这该如何是好?”
肖太医愣问。
“莫要着急!”
黑鸦哼了一声,继续检查,然而片刻后,他突然发现了
什么,人立刻催动天魂,以魂力包裹丞相身躯,像是在测试着什么。
大概过了几十息的功夫,黑鸦猛地抬头,沉道:“看不出来,你们这些混吃等死的家伙们还是有点技术的!”
众人听到这话无不一怔,一个个满头雾水,不解其意。
“黑鸦大人,您这话…是何意?”
人们困惑的问,小语言亦是如此。
“什么意思?还需要把话说的多直白?你们不是有本事医治丞相吗?为何还要找我?”黑鸦冷哼。
肖太医一众是越听越费解了。
“黑鸦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我们哪有办法医治丞相啊…”肖太医忙是说道。
“无计可施?那为何这气意有被镇压且抽离的痕迹?”黑鸦冷道。
“镇压且被抽离?”
肖太医一众是越听越糊涂了,困惑的看着黑鸦:“黑鸦大人,我们不能理解您的意思,什么镇压且被抽离?我们不知道啊…”
“不知道?”
黑鸦奇怪的看着众人,老眉一皱:“先前不是你们在给丞相医治吗?你们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黑鸦大人,我们的医治毫无效果啊。”肖太医奇怪道。
“毫无效果?不对啊…那为何丞相身体内的气意有被剥离的痕迹?”黑鸦沉问。
“这个….”
人们全然不知。
“难道说….是方才那轻家之人?”旁边一名御医小声对肖太医道。
“放屁!就轻家的那个晋帝期废物,能有这种手段?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白痴吗?”肖太医冷冷说道。
那御医脸色轻变,没再吭声。
“听着,你们莫要再藏着掖着,你们当中定然有人懂得如何医治丞相!还不速速出手?”黑鸦喝道。
“黑鸦大人,我们这些人若有能力医治丞相,岂能不动手?可是…可是方才我们真的医治过了啊。”肖太医一脸焦急,不知该如何解释。
“丞相之伤,我已无力医治,若想让丞相康复,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得请
精通剥离气意之技的人来医治!我告诉你们,你们当中若有人懂得此术,就速速站出来,如果再继续袖手旁观,坐看丞相死去,那么你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得为丞相陪葬!神鹰族的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黑鸦大喝。
“啊??”
所有人都吓懵了,全部跪伏在地,朝黑鸦磕头。
“大人,我们真的不会剥离气意之术啊!”
“我们的医术真的治不了丞相啊!”
“大人,您误会我们了!”
“饶命啊大人!”
人们颤抖而呼,一个个哆哆嗦嗦,害怕的紧。
然而就在这时,一人急喊:“黑鸦大人,我想到了,是轻家!是轻家那个叫轻龙的人!他方才医治过丞相大人!一定是他!”
“闭嘴!”
这话一出,肖太医急了,立刻低喝:“那个废物岂能有医治丞相的手段?你莫要胡说八道!”
“轻龙?”
黑鸦眉头一皱,盯着肖太医沉问:“那是何人?”
“那个,大人…就是一捣乱的家伙,刚才跑这来胡作非为,被我轰出去了!”肖太医挤出笑容道。
然而后头的张侍郎等人却觉不对劲。
“被你轰出去了?那就是说,那人方才是在为丞相医治了?”黑鸦询问。
“对,不过丞相经过那人的医治,伤势加重不少!还吐了血呢!我看他根本就不是来救丞相的,而是来害丞相的!”肖太医忙道。
“这么讲,你们是有办法救治丞相了?”黑鸦盯着肖太医道。
肖太医瞬间哑口,低下了头。
“既无本事,就速速去请那轻龙过来医治,我告诉你们,丞相的伤势拖不得太久,若是丞相再迟些没得到医治,便是回天乏术,到时候你们去给整个族人一个交代吧!”
黑鸦一甩手,也懒得再跟这些人废话,转身走到丞相旁的椅子上坐下,闭目养神。
他已无计可施,就等这些御医出手。
肖太医当即懵了。
问题不仅没解决,反而又回到他的身上。
这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