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h0t精品小說 大唐第一長子討論-第五百五七章 高昌國王 韋挺發力閲讀-31xuf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混蛋李战…本官没有找你的麻烦,你倒是给了本官一个下马威。”
韦府之中,韦家的那位管事,哭哭啼啼的将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边给韦挺听,在韦家管事的话语中,韦家管事就是一个守法的好百姓,李战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你说这让本来就对李战有仇怨的韦挺能怎么想,当然是气愤不已。
看到自己的老爷气愤不已,这位韦家管事马上在一边可怜的喊道:“老爷…您要为我等做主呀,我猜那个柳小娘子,就在那位李战的马车中,那个李战是故意在找老爷您的麻烦呀。”
“哼…!”韦挺恨恨的道:“这还用你来说,既然李战发招了,那就别怪我无情了,正好清风赌场和杜家那个杜祥有了冲突,就让我用杜祥好好的整整你李战。”
说完,韦挺露出一个狠样。
…………………..
此时的李战还什么都不知道,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清风赌场已经被人给盯上,现在李战正在李丽质的府中将柳嫣然介绍给李丽质。
李战想要将柳嫣然留在李丽质这里,带回家李战怕又遇到不该有的麻烦。而且李丽质也需要人陪,所以将柳嫣然留在这里正好。
李战在李丽质的府上待了大概有一个时辰的时候。
长孙无忌那边传话过来,说让李战去一趟,一听到长孙无忌叫自己,李战立即就起身去了。
李战到了长孙无忌那里之后,看到李战,长孙无忌笑道:“来了…先坐…!”
李战笑着坐下道:“舅舅…是不是有什么好事情要告诉我…?”
长孙无忌点点头道:“算是吧…不过对于你母后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刚一说完,李战就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情,李战露出笑容道:“麴文泰不来了!”
长孙无忌呵呵的笑道:“你猜的不错,就在今天的早朝之上,麴文泰称疾不到,我看陛下已经起了杀心了。”
李战呵呵一笑,心中清爽不已,这位麴文泰也算是死到临头了,说真的,这位麴文泰其实还算个名人,大家都看过《西游记》吧…这个《西游记》和唐僧结为兄弟的不是李世民。
其实是这位高昌国的国王麴文泰。
28岁那年,玄奘发愿偷渡西行,绝不东回半步。经历了边关的抓捕,强盗的骚扰,克服大漠的阻挡之后,玄奘来到了伊吾­——今天的新疆哈密。
当时的西域多数国家信奉佛教,玄奘的名气早就在西域传开了,而他西行求法的事情,西域各国早就知道了。各国虔诚的王公大臣都在等待他的到来。其中包括高昌国(位于今天吐鲁番)的国王麴文泰,他全家都是虔诚的佛教徒。
玄奘出关不久,麴文泰就听说了。他立即派使者去伊吾国等候。玄奘刚到伊吾,麴文泰立即派人把他接到了高昌国。高昌国并不在玄奘西行的路上,不过,玄奘经不住使臣的恳求,只好答应。
快到王城时天已经黑了,玄奘提议大家休息下,天明再赶路。使臣赶紧说,国王带着家人和大臣会熬夜等玄奘,希望他继续赶路。玄奘与高昌国的使臣到达高昌王城时已经是三更时分。
高昌国王城点起了无数灯烛,城楼如白天一样,宫女簇拥着国王与王妃并排两列站立,手里拿着蜡烛迎接玄奘。高昌国王麴文泰亲自扶玄奘上了国王级别的轿子。
国王安排玄奘住进高昌国王城最豪华的房间里。玄奘坐在宝帐中,接受国王和文武百官的顶礼。顶礼指的是,跪下,用头顶到所尊敬的人的脚,是佛教最高的敬礼。随后,所有的妃嫔家眷也都一一过来顶礼。高昌王的盛情让玄奘非常感动。
后来麴文泰想要留下玄奘,可是玄奘那也是头倔驴,就是不愿意留下,高昌国王用强,玄奘就不吃饭。
没办法,眼看玄奘马上就要饿死了,高昌王终于屈服了,有条件地同意他西行。
麴文泰首先与玄奘结为兄弟,请他在高昌国弘法一个月,回来后再弘法三个月。玄奘答应了他的请求。高昌王大开道场,升帐请玄奘弘法,帐下可坐三百多人。王公贵族、大臣妃嫔全部参加。
每一次开讲前,高昌王都亲自捧香炉,自己过去迎接和引路。玄奘升坐时,高昌王伏在地上,以脊背作玄奘的脚蹬,请玄奘上座位。每天都是这样。
玄奘弘法结束后,准备西行。麴文泰为他准备了厚礼和外交打点:厚礼包括:四个沙弥随行人员;衣服三十套;黄金一百两,银钱三万;绫罗绢缎500匹;马匹三十、挑夫二十五人。这些够玄奘用二十年的。
外交打点包括:外交官一名,带着给突厥汗国叶护可汗的信和国书。给可汗带了绫罗500匹,果味两车。给西边的西域二十四国分别写了一封信。玄奘之所以之后的路程那么顺利,全靠高昌国国王的打点。
玄奘真的很过意不去,给麴文泰写了一封感谢信。麴文泰看完后大哭一场,哽咽着说,我们俩是结拜兄弟,我的国家的一半是你的,有什么好谢的?
玄奘出发那天,天上下着蒙蒙细雨。麴文泰带着文武大臣、妃嫔宫娥全部过来送行。麴文泰抱着玄奘痛哭,玄奘也哭了起来。王公大臣无不痛哭流涕。
大家一起送了玄奘十几里后,麴文泰让妃嫔们先回去,自己与大臣又送了玄奘十几里。
麴文泰哭着说,御弟此去,一路上多多保重,真不知哪年才能再次相见。唐僧安慰他说,陛下放心,三五年后就会回来,我们相约在高昌国弘法三年,定不违约。
高昌王静静地看着玄奘一行人马消失在茫茫的戈壁。
只是玄奘不会想到,这一别却是他们兄弟二人的永别。李战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攻陷高昌,跟着麴文泰也就死了,也因此李战成为了玄奘的一位仇人,僧人四大皆空,只是等玄奘回来之后,和李战之间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事情。
看着长孙无忌,李战笑道:“起了杀心就好…这样我也就能去高昌了!”
“但是你母后会很担心的。”长孙无忌道。
“嗯…!”李战笑道:“我会去说服母后,让她放心的,其实舅舅,打高昌根本就不需要动用大量的武力,弹丸小国,顷刻就能被灭。”
“这次侯君集要任行军大总管,可是唐离高昌有7000里之遥,沙碛阔约2000里,地无水草,气候异常,虽然高昌弹丸小国,但是这也是危险呀。”
“呵呵…!”长孙无忌说完,李战笑道:“舅舅,其实麴文泰也是这么想的,要么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我大唐叫板。
只是麴文泰忘记了,我们大唐还有契苾何力…契苾何力是铁勒人,他太清楚高昌了,我们只要用契苾何力领路,就会万无一失。”
李战一说完,一边的长孙无忌就敬佩的道:“真的没有想到,你早就已经胸有成竹了,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契苾何力?”
“因为你们不相信契苾何力。”李战呵呵的道:“总是有一群大臣喜欢用门第之见来看待周围的官员,认为契苾何力是戎狄,一定不是好人。
舅舅,这样的想法是真的太肤浅了,我们大唐是一个融合了很多民族的国家,既然用了,就不要起疑。
贞观九年五月,当时唐军驻扎在赤水川,薛万均与其弟薛万彻率领轻骑兵先行,遭到吐谷浑军队包围,兄弟二人均中枪,跌下马后徒步参战,随从骑兵死伤大半。契苾何力得知后,率数百骑兵前往救援,拚力厮杀进击,所向披靡,薛万均、薛万彻于是得免一死。
只要我们对得起这些人,他们就会愿意为我们效死…!”
长孙无忌看着李战在那里侃侃而谈,嘴角是一直露出笑容的,因为此时的李战太像李世民了,自信,无惧,气势磅礴,实在是太像了。
“战儿…你说的很对,舅舅今天也被你上了一课呀!”长孙无忌一个感叹。
“噗…!”李战笑了起来道:“舅舅笑话我了,我就乱说一下,对了…契苾何力还需要舅舅举荐,他现在做什么?”
“契苾何力担任玄武门宿卫官,检校屯营事务!”长孙无忌是吏部尚书,他对各个职位很清楚。
“嗯…这次舅舅就上奏,希望契苾何力担任葱山道副大总管…有他帮着侯君集,应该就不会有事。”李战微微一笑。
“好…听你的,这样…正事说完了,陪舅舅喝一杯吧。”长孙无忌呵呵一笑。
李战点头…!
只是李战不知道,就在他陪着长孙无忌喝酒的时候,清风赌场来了一队刑部的人,带头的官员是刑部员外郎,只见这群人来到了清风赌场之后大喝一声:“丁五在吗…你的事儿发了!跟我走一趟吧!”
“我的事…!”丁五很快走了出来,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位刑部员外郎。
“对…就是你的事,你无辜殴打了来京春闱的学子杜祥,现在杜祥昏迷不醒,杜家告你杀人行凶,所以你的事发了,跟我走吧!”
“啊…?”丁五眉头一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