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gfg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平民神探 起點-第1826章 邪門手段相伴-erl6m

平民神探
小說推薦平民神探
说起胡二狗这个小子,在津门一代也算是有点小名声了。
以前在火车站外面讨生活,被人打断过手,后来跟着被人当马仔,差点被人剁了手指。
想着这么混下去也不是办法,手上有点小钱就打算做点生意,说不定有一天他也能混出个人样来。
结果听了人家的话,说是现在有钱人流行养热带鱼,拿回家里当成风水鱼来观赏,好一些的能一条鱼能卖上好几千块,就是差一点的也能卖上还几百。
当时胡二狗也没有多想,带着手上攒的钱就出发去了南方,找人联系了好长时间,才买了一箱的鱼苗,打算运回津门养殖,等这些鱼都长大了,他在拿出去卖。
可没想到,这种鱼生性凶猛,装在一个箱子里面,也没有天敌,也就是十来天的时间,这东西就长大了一圈,买回来的时候,有五十来条小鱼,回到津门的时候,打开箱子一看,箱子里就剩下三条还活的了,剩下的那些,死的死,残的残,之前手上的钱算是全都打了水漂了。
但他也没有就此放弃,想着有三条也多少能回点本钱,先想办法将鱼都养起来。
结果这鱼到了津门,换了一次水不到两天时间就死了个干净,最后一条都没有剩下。
胡二狗是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了,想不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手上的鱼一条都没有剩下,钱也花光了。
当时胡二狗连死的心都有了,回家的路上刚好从桥上路过,一时想不开直接就从桥上跳了下去。
当时胡二狗要是淹死了,其实也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事了,可尴尬就尴尬在那一年津门的天气异常的冷,常年不结冰的湖面上竟然冻了厚厚的一层冰,胡二狗从桥上跳下去,一头撞在了冰面上,就连冰面都没有砸开,反到是撞掉了他两个大门牙,也撞塌了鼻梁骨。
从这一天开始,津门的街面上,到处流传着一句话,说他这个命格就是天不收,地不养,江河厌,就连自己的两个大牙都不愿意跟着他。
活了二十来年,最后活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可想而知,这胡二狗当时心里窝了多大的火。
别的没出名,笑话传出了名声,这对于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但有的时候,出了名就自然会有好事登门。
胡二狗出事不到一年,这小子突然就起来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钱,在城外包了一块地,搞了一个砖厂出来,出手阔绰当时吸引了不少人过去帮忙,场子没有多长时间就起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这手上的钱都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但是不少人私下里说,这小子突然走运,钱的来路恐怕不正经,说不定就是捞偏门赚的钱。
当时的派出所也出面调查过这件事,但这个砖厂的所有批文都没有问题,审批都是合格的,至于他钱从什么地方来的,本身也不归警局管,只要他的窑洞不出问题,其他的都好说。
当地人都知道他以前闹笑话的事情,看着他这一次砖厂起来了,不少人甚至还在等着看他的热闹,谁知道,这一次他好像真的转运了,砖厂开的还挺红火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甚至跟城里的一个大公司签了合同,为了增加生产,他又开了第二家砖厂,生意做大了,走路都带风,出门都是气派的小车出行,当年笑话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丑八怪算是熬出头了,这一次彻底翻身了。
这些都是明面上的东西,津门的街头巷尾只要打听一下,这种消息随时都能弄回来一箩筐。
不过闫立秋查出来的东西,就相比之下详细的多了。
从下午彭海找到这个胡二狗的消息之后,闫立秋那边的消息就已经开始源源不断的汇总了。
不得不说,以前没有电脑的时候,这些消息想要送过来最少要一天的时间,现在只要一两个小时,一份详细的资料就已经送到丁凡的手上了,到手的时候还是热乎的。
“二狗,你这个兄弟已经把话都说的很清楚了,我想后面的东西,应该你来说了吧!”丁凡挥手叫人将潘秋子带出去,该问的东西已经问清楚了,其实也不过就是想叫他当着胡二狗的面,彻底将他卖了,也能叫胡二狗彻底的死心罢了。
但是胡二狗现在确实死心了,可也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在外面混的时间长了,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个硬骨头,出卖合伙人的事情他干不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身上才算是还有那么一点闪光点,也才有了今天的他,不然这个砖厂的生意,怎么可能就落在他的头上那?
“看来,不是所有人都跟潘秋子一样,事到临头就想着自己!”丁凡看上去十分欣赏他,亲自走到他的面前,拿出香烟递给他说道:“你是个硬骨头,我听说过,所以我也不打算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力气了。”
“这件事你可以自己扛下来,我敬你是条汉子,你老板……我就不知道了。”
“不过,三年七条人命,你要一个人扛下来,我算算你可能要在里面过八十大寿了,当然你要是能活到那个时候,我会跟监狱那边打声招呼,毕竟人能活到八十岁也不容易,里面就更难了,八十岁应该吃点好的,叫人给你个馒头还是可以的!”
活到八十岁,这是容易的事情吗?
显然不是一件容易事,更何况是在监狱里面活到八十岁!
现在的胡二狗也不过三十出头,活到八十岁少说也要五十年的时间,五十年的时间被关在监狱里面,最后就给一个馒头。
恐怕他吃了这个馒头之后,应该也被气的咽气了。
说实在的,彭海听了丁凡这段话都有点浑身不子在了,但胡二狗好像没有听到这段话一样,神色淡然的坐在一边,只是转头微微瞪了丁凡一眼,似乎是在跟他挑衅。
谁知丁凡没有生气,依旧笑呵呵的看着他,点了一根香烟,轻轻的将嘴里的烟吹向了他的面上,吹得他不得不闭上眼睛。
双眼一闭,等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太阳穴紧跟着一疼,丁凡的一只大手已经抓在了他的脸上,直接将他整个人都按在了椅子上。
这胡二狗还没有反应过来,可丁凡的动作却将彭海吓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他这是要对胡二狗动手了。
好在丁凡并没有想要对动手的意思,只是伸手抓在了他的头上,神色怪异的扬起了头,随后嘴里幽幽的说道:“原来你老板是他,叶氏集团的后人,这个背景确实够大,当年津门一代没有人瞧得起你,也只有他还当你是个人,对你也算是有知遇之恩那!”
话一出口,原本还能冷静的胡二狗,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了,身上抖的好像筛糠一样,冷汗也顺着头发流了下来。
但是丁凡没有就此停下,手指依旧扣在他的太阳穴上面,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原来当初开砖窑厂的钱也是他给你的,还是一个吉利数字,六十六万的资金,确实不少了,可两个砖窑你也没用多少钱,选的那块地本身就不是什么好地,村里人也不在意你用,地租价钱也不高,两个砖窑你也不过用了十几万而已,剩下的钱你都揣进了自己的腰包了。”
“看来你对于这个所谓的恩人也不怎么样啊,我还真的以为你是完全为报恩那!”
彭海看的目瞪口呆,就连一边做记录的小伙子,手上笔什么时候掉的都不没有反应过来,张着嘴看着眼前惊人的一幕,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点什么,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颠覆了他的一切认知。
其实这会儿最害怕的并不是他们,反倒是胡二狗。
这会儿他已经被吓得魂都快丢了,因为丁凡在他耳边说的这些,他是唯一知道的人,他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可现在丁凡却能在他耳边,清清楚楚的说出来,甚至就连当年给叶鹏飞给了他多少钱都能说出来。
他这会儿最大的怀疑,就是丁凡的手指扣在自己的头上,是不是真的能看到自己曾经所看到的一切,所以他这会儿非常想活动,挣开头上的手掌。
谁知他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丁凡却先开口说道:“你在害怕,你想挣扎,你怕我知道了你的秘密对吗?”
“别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想知道,你当初跟他之间都发生过什么。”
“你从潘秋子手上买来的东西,不是为了烧砖用的上,而是因为叶家在津门拿下了一块地,这块地要盖房子,而现在的楼房不是你烧出来的那种红砖头盖起来的,他们需要的是密度更高的砖,这种砖需要另外加上一些配料,但是这个造价很高,你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润,所以你用了另外一种手段,你在烧制的过程当中加了一些麦秆和剑麻进去,这些东西只要废料就能将砖烧成青黑色,外表看上去跟真的一样,但是密度相差很大!”
“你用这种手段没少赚钱吧?”
“剩下的还要我一一说下去吗?”
胡二狗用力的咽下了一口口水,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眼睛的周边布满了血丝,看着面前的丁凡就好像看到了魔鬼一样,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都湿透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知道这些,为什么?”
“但是你自己说出来,是你自己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我自己看到的,就真的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了,五十年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
“好了,今天我也累了,回去睡一会儿,你慢慢的想,明天见……对了,那个人你保不住他,他也别想救你出去!”
话一说完,丁凡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说,痛快的转身就离开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