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4b6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拉馬克遊戲討論-1084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十八節)鑒賞-hl1np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如果一个文明注定毁灭,那么究竟什么人有着存活下来的价值?
大多数人可能会说我们没有权利决定他人的生死。事实上这只是一种推卸责任的逃避态度。没有人可能做到尽善尽美,那么只要顺应自己的本心就好了。真到了需要你做出选择的时候,放弃往往会是最糟糕的一个选项。
曲芸对于整场战中自己的胜利有着充分的信心,而她手中便握有救赎有限个体的权力。
她确实像绝大多数曾在【清算】中对弈的智者一样需要一些安插在对方阵营中的眼线。但她需要的绝对比那些人都要更少,因为通过直接的利益交易换取他人行动的结果在育成法中无疑是最下乘,最不可靠的动机。
让每个人心甘情愿地为着自己的信仰去努力,最后达成她所想要的局面,这才是使用育成法的策士应该做的。
那么问题又绕回来了。对于一个先进的,有着无数值得学习借鉴的方面,却即将香消玉殒的文明而言,究竟哪些人是值得救赎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随心所欲无拘无束又毫无道德可言的曲大小姐是没有任何纠结的。这人首先得对权谋仇恨没什么追求,不能特意拉去个白眼狼给自己找麻烦;
其次这人得运气够好,能够遇到自己或者有资格向自己推荐的人,并博得一定好感;
然后对于能够对自己有帮助的人,曲芸是从不吝啬一些回馈和奖赏的。这和使用筹码交易得来的帮助本质上完全不同。一份善意本身的价值,往往远远高过等价交换中彼此付出的筹码;
最后考虑到学习理解已故文明的方方面面,一位学识广博到跨越多个领域的历史学家无疑是相当理想的人选。
所以她问了他的名字,这是一份邀请背叛者契约的必要条件。
当然,比起过早去考虑赢得战争之后的种种安排,曲芸此时的注意力还是首先集中在如何赢得战争上。希罗多德手中极有可能有一些对她而言至关重要的情报。
可惜融洽而优雅的谈话很快被粗鲁的破门而入打断:
“魔法师?别逗我发笑了。现在所有的魔法师都已经被统帅征兆,此时或许都死在敌人的母星上了。
你隐瞒不了,女人,你是个外乡人,我在森林都市从未见过你。外乡人会在这种时候来到这家书店,唯一的可能就是和我们抱有同样的目的。
但你可是打错了算盘了,至高神的青睐是属于本地人的。我不知道你道听途说了什么小道消息跑来这里,但如果你来自地球之外,甚至都没有踏入圣堂的资格。”
突然闯进来的有六七个人,陆陆续续挤进来把原本就堆满书架不算宽敞的树洞挤了个水泄不通。其中更有两人不动声色地堵到了希罗多德的身后,防止他从他们不知晓的地方逃跑。
“敌人的母星?你看起来似乎很了解统帅的计划?所以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曲芸有一种中奖了的惊喜。
眼前这些家伙虽然明显不入流,但看样子也不是见到谁就先倒豆子般把自己底交干净的脑残。之所以如此单刀直入想必是在外面听到曲芸的说辞后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
这也无可厚非,毕竟神国开始为【清算】全力备战以来各地封锁戒严,想要从地面其它区域闯入森林都市难上加难。但要从广袤的天空潜入就有得是混淆视听的小手段。
而且他们盯了希罗多德很久了,他根本就没打算好好做过生意,这种时候根本就不会有正常的客人来到这种树洞里的小店追寻历史。如果有,那么百分之百是奔着和他们一样的目的而来。
至于面前这位就是龙隐界的幕后Boss专程跑过来灭绝他们这种事情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去想。若是真知道了,凭借这三瓜两枣怕不是得先把自己吓死了。
领头的男人危险地眯起双眼:“这么说你是官方的人?我可不认为如此认真的情况下统帅会留下真正的魔法师守在地面,即便是也应当在喜马拉雅而非亚马逊。
在公开表示放弃之后又派了人暗中调查?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调查到了什么程度,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这个书店老板掌握着使徒遗留的地下大圣堂入口?
你们这些故步自封的神官始终坚信着早已消失不见的古神却对今时今日站立在诸天万域顶点的真神视而不见。抱歉,我们可不会让你们彻底封死永生的秘密。
无论如何很遗憾,这件事容不得神官来干涉,既然被你撞见,就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听到这里曲芸算是明白了个七七八八。什么找到地下大圣堂入口,重新联系上至高神就可以得到青睐获取永生之类的鬼话十之有九是被歼灭的使徒组织余党放出的话。
至于至高神圣裁判团或者它下面直辖诸多世界使徒组织的净化监督院究竟是什么德行恐怕那些传播流言的使徒余党自己都没有她更清楚。那里是绝对不存在永生的。即便有,也不会是你想要的那种形式。
不过……使徒组织的地下大圣堂?
其中第六条“借助神器的力量”已经被打上了横线划去。而此刻曲芸的注意力集中在第五条上:“以可以与更高层次沟通的节点为媒介”。
曲芸并没有搭理闯入的一行暴徒,她转向了看起来波澜不惊,实际却无法在她面前完全掩饰住那一丝愤怒与惊恐的希罗多德:
“突然想起来,依子出来没有带钱在身上。向你购买相关知识的价格,就用帮你解决掉麻烦来偿还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