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iel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txt-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迷霧重重!讀書-khppn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朱洪声,你的本名应该是叫朱邪晟吧?你是突厥人?”
太原府衙大牢内,王燎原、王裕、独孤飞鹰、李泰坐在同一条长凳上,王燎原一拍身前桌案,对前方跪伏在地的朱邪晟大声问道。
这里是牢房,条件自然要比公堂上简陋许多,但在场诸人却没有人在意这个。而他们之所以选择在牢房提审朱邪晟,而不是在府衙公堂,则主要是为了…一是为了保密,二是为了方便上刑!
毕竟牢房里面刑具可比公堂上的刑具要丰富的多,万一朱邪晟若是嘴硬不说实情,王燎原便会立刻让人大刑侍候!
这里可不是什么讲“人权”的地方,首先,这是在古代,其次,这里是牢房,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今太原城内潜伏着巨大的危机,李泰这个皇子的生命安全受到了很大的威胁,而朱邪晟恰好正是如今王燎原抓到的唯一一个可能知道敌人底细的人,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人权了,就算是把朱邪晟给打死了,满朝文武百官也不会追究王燎原的任何责任!
“……”
朱邪晟怏怏地抬头看了王燎原一眼,没有说话,随即,他又低下了头。
王燎原呼吸一滞,随即大怒道:“哼!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隐瞒的?难道你还认为有谁能来救你不成?你莫要忘了,先前你们从烁仁坊被带离,在路上遭遇劫杀,这说明你们背后之人,是想让你们死,而不是想救你!你若还想活命,便将你所知道的全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如若不然,那康昌安很有可能就是你之后的下场!”
其实王燎原审理犯人一般很少动用大刑,面对朱邪晟,他也本能地想要给后者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因此他才会说那么多,要不然换个官员见此情景很有可能就直接给犯人上大刑了!
王燎原话音落罢,朱邪晟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他抬起头,看向王燎原等人,犹豫片刻,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如果全部照实说了,真的能活命吗?”
“哼!你还敢讲条件?你若不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死?”
朱邪晟的话有些激怒了刚从龙山巡视回来的独孤飞鹰,先前他受李泰之命带人前往龙山,保护墨垂等一众炎黄书院师生的安全,但到了那里以后,独孤飞鹰发现那儿一切正常,学生们已经开始组建、测试机器了,见此情景,他将带过去的禁军留在龙山,而他自己,这才得闲回城。
刚回来便赶上王燎原提审朱邪晟,于是他随着李泰也跟了过来。话说他最敬爱的兄长早晨刚刚被刺杀,险些直接身死,他正窝了一肚子无名火呢,朱邪晟却还在那儿吞吞吐吐、“扭扭捏捏”的,这不是在故意刺激他吗?独孤飞鹰又如何能忍?
说话间,独孤飞鹰已经站起身,拔出身旁的佩剑,就欲上前教训教训朱邪晟。
朱邪晟被吓得亡魂皆冒,忍不住就要向后逃,这时王裕却一把拉住了独孤飞鹰,“独孤将军稍安勿躁,不若就给这厮一个机会,若是他还不如实交代,那再对他或打或杀也不迟!”
王裕是王家家主,隋州刺史外加当朝驸马,另外,先前独孤飞鹰去王家祖宅寻求帮助时,王裕可是毫不犹豫地就将王家所有明面、暗面的势力全都给派了出去,帮助独孤飞鹰寻找朱邪晟和康昌安的下落!虽然找了一天最终啥都没找到,但是这份情义,独孤飞鹰不得不承下来!
所以听到王裕出言劝阻后,独孤飞鹰立马顿住了脚步,然后恶狠狠地瞪了朱邪晟一眼道:
“还不赶紧说?再不如实交代,当心本将剐了你!哼!”
“哼”了一声,独孤飞鹰又坐回了原位。
而王燎原这时看向朱邪晟道:“本官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如实交代,本官会尽全力保住你的性命,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两个人,可谓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番恐吓外加一番许之以利后,朱邪晟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了!
“小的愿意交代,愿意全部都交代,还请刺史大人能够法外开恩,留小的一条贱命!”
朱邪晟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对着王燎原是又跪又拜,片刻后,他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讲述道:
“小……小的名叫朱邪晟,来自于突厥沙陀部,一直都是从中原进一些丝绸、瓷器、铁具,然后通过商队运往草原卖给各个部落!”
“那你之前每次来中原,都像这次一样鬼鬼祟祟,甚至是用假名吗?”
独孤飞鹰扳着一张脸,打断了朱邪晟的话,并问道。
他带着先遣部队提前到的太原城,而且他收下的人自入城以后就注意到了住在同福客栈、行踪诡秘的朱邪晟了,哦,不,那个时候这家伙还在对外人宣称自己叫做朱洪声!
“……这……小的之前一直是从云州、幽州一带进的货,一直都用的是真名,不曾用过假名!”
朱邪晟缩了缩脖子,吞吞吐吐地回道。
王燎原、王裕、独孤飞鹰、李泰四人闻言,不由纷纷互视一眼,暗道事情果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王裕捏着下颌的胡须,沉声问道:“那你这次为何要来太原城进货,并对外使用假名?”
朱邪晟目光闪烁,正欲开口,独孤飞鹰又吓唬他道:“想好了再说!如有半句虚言,不消王刺史动手,本将就让你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你!”
话说独孤飞鹰的样貌,有点像是玩世不恭的富家公子,此刻他这双眼一瞪,故作凶恶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是凶神恶煞的人间阎罗!
朱邪晟显然对于汉话颇为精通,也知道五马分尸是啥意思,闻言瞬间面色苍白,连忙道:“我说……我全都说,绝不敢有任何隐瞒!我这次来大唐进货,其实也是去的云州,不过在云州的客栈内,俺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那个人找到我,跟我说让我去趟太原,他……他在太原楚记铁器铺定做了一批兵器,想让我帮忙运送到突厥。
小的知道如今大唐与突厥之间形势危急,偷运兵器的话很容易被大唐官府给抓住,一听那人目的,小的便直接给拒绝了。
可是那人手下的护卫各个武艺高强,几个回合就把我手下的那些护卫给全部打伤了,他们把刀架在了我脖子上,我就是不想答应也得答应啊!”
“哼!巧舌如簧!”
独孤飞鹰冷哼一声,道:“你说你在云州受人逼迫,不得已才决定要来太原,但你大可在离开云州之后从其他边州返回草原,难不成那些人还能一路跟着你不成?”
朱邪晟老脸一红,小心翼翼道:“那……那人见我同意之后,先是给我我三千贯定金,说是等我将那批兵器带回突厥之后,会再给我八千贯,小的一时财迷心窍,所以就……就……”
“所以就答应他了?”
独孤飞鹰一脸没好气道。
朱邪晟一脸窘迫和局促,他张了张嘴,道:“这……这不能怪小的啊,只是帮别人带一趟货,前前后后就能得到一万一千贯的好处,换做是谁,谁都会答应啊!有了这些钱,小的……小的就可以在中原进购更多的货物,所以小的就应下这门差事了!”
“哼!这些钱只怕你有命拿没命花!”
独孤飞鹰忍不住小声冷哼道。
听到这里,傻子都明白朱邪晟这家伙是被人拿着当枪使了,事后别说拿到那一万多贯的报酬了,能保住小命都算是万幸!
王燎原有些脸色难看道:“那你来太原之后,为何要更名改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