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enh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0635 青衣戲子讀書-jebj5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
“千户大人!找到荆青那小子了,住在后面的梨园巷……”
一名挑货郎停在了小巷中,两名灰衣男子正靠在院墙边,其中一名大胡子低声道:“树挪死,人挪活!叶家已经不中用了,不必理会秦王和皇上,咱们直接禀报赵王,让他看看咱们锦衣卫的本事!”
“六扇门的人快找过来了,如何绕开他们……”
挑货郎警惕的左右看了看,大胡子说道:“派两个生面孔去引开他们,让顾大人去面见赵王,一定要撇开指挥使,让赵王知道咱们这一系的人马,全部听从他的调遣,我跟小七去盯住荆青!”
“梨园巷第三家,青衣长衫,瓜皮帽……”
挑货郎卸下胆子撒腿就跑,大胡子挑起担子往前走去,小七则抱着几副画轴跟在后面,此时太阳已经西下,可两人刚走进梨园巷,正巧看见第三户人家里出来一个年轻人。
“针头线脑!香烛火柴!巧卖啦……”
大胡子熟练的吆喝了起来,只用余光去打量前方的荆青,谁知荆青迎面朝他俩走来,可大胡子心里却是一紧,眉头更是不自觉的跳了一跳。
荆青是守陵卫队的一名武官,二十多岁的年纪本该壮硕挺拔,可此时就好像被女人榨干了一般,眼窝发青且深陷,佝偻着腰身,脖子前伸,像个驼背的老太监一般,眼神更是涣散无光。
“货郎!”
荆青忽然看向了大胡子,停下来用沙哑的嗓音问道:“你有狗皮膏药么,治腰背酸痛的药酒也可以!”
“呃~没有!小人不卖药……”
大胡子本能的摇了摇头,垂下脑袋就想离开,谁知荆青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担子,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他,大胡子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僵笑道:“公子!小人真的不卖药酒!”
“你走街串巷,可曾见过一个秦香莲装扮的青衣戏子……”
荆青松开了他的担子,大胡子诧异道:“您找青衣应该去戏园子啊,哪有穿着行头在外走动的戏子,这不是坏了规矩嘛,小人可没见过!”
荆青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小七躲在不远处的夹巷中,非常自然的走出来跟上了他,没一会大胡子也甩手跟了上来,换了一身长衫,戴了顶儒生帽,大胡子也被他剪成了小胡子。
“大人!荆青进了马府……”
小七急匆匆的从前方跑了过来,拉着大胡子低声道:“马老爷过大寿,请了胡家班唱大戏,那小子听到唱戏的声音就跳墙而入,我让人守住了前后门,咱们是等还是进去?”
“派人去外面接应王爷,咱俩混进去看看,那小子在找唱青衣的戏子……”
大胡子毫不犹豫的往前走去,小七安排了属下之后也跟了过去,两人奉上礼金忽悠了几句,便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马府,马家在后院有一座专门的戏台,早已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他娘的!跑哪去了,可别把人跟丢了……”
大胡子焦急的举目四望,两人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荆青,只好绕到戏台后偷偷观察,正好听到有孩子在中院哭的撕心裂肺,听声音好像也没人在哄,两人便狐疑的往中院溜去。
“有人晕倒了……”
小七忽然拽了大胡子一把,只看堂屋中昏倒了两个妇人,孩子则在厢房里哇哇大哭,两人蹑手蹑脚的绕到了屋后,瞧瞧趴在后窗两侧往里窥探,忽见荆青独自站在摇篮边,勾着腰一动不动。
“呵呵呵……”
荆青忽然发现了一阵诡异的笑声,一手抓起摇篮里的小婴儿,举到半空歪起了脑袋,可他仍然佝偻着腰身,非常痛苦的打着哆嗦,仿佛脖子上压了千斤重担似的。
“轰~”
一声闷雷忽然在空中炸响,豆大的雨点瞬间落了下来,可窗外的两人突然双眼暴突,荆青的背上竟然凭空多出个女人,一身大红色的凤袍,披头散发,正骑在他脖子上凝视着小婴儿。
“噗通~”
小七腿一软就吓的跪在了地上,红衣女人猛地扭过了头来,从披散的发丝间露出一双血红的眼珠,凶狞万分的瞪着他俩,两人立马吓的拔腿就跑,谁知一道魅影却忽然闪现在前方。
“啊!!!”
两名资深锦衣卫吓的放声大叫,连滚带爬的又往回跑去,谁知这一转头竟跟荆青撞了个满怀,女鬼骑在他脖子上阴森的狞笑,两人一跤摔趴在地上,本能的拔出了匕首。
“老子跟你拼了……”
小七疯狂的跳起来捅向荆青,大胡子也歇斯底里的蹦了起来,可小七忽然感到一阵刺痛,背上居然连挨了好几刀,他立马惨叫了一声,直接抱着荆青倒在了地上。
“唔~”
小七惊恐的望着荆青,荆青的胸膛已经被他刺穿,跟他一样口吐鲜血,可他脸上却露出一抹如释重负般的笑意,含含糊糊的说道:“好、好舒服啊,终于能躺着了!”
“大、大人!”
小七哆哆嗦嗦的翻过身来,一看大胡子正持刀站在他身后,正满脸青狞的瞪着他,可他又吓的浑身一哆嗦,红衣女鬼居然骑在了大胡子的脖子上,正用鬼魅的笑意盯着他。
“柳……飘飘……”
小七双腿一蹬咽了气,大胡子则跟抽筋一样打起了哆嗦,红衣女鬼则捧住了他的脸颊,好似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大胡子便扶着墙点了点头,佝偻着腰身往外走去。
“啊!!!”
一声尖叫从前方传来,一名丫鬟发现了浑身鲜血的大胡子,还有他手里血淋淋的尖刀,丫鬟立马连滚带爬的往外跑去,宾客们也全被惊动了,护院的打手们纷纷冲了出来。
“快抓住他!”
护院们举着棍棒冲上去就打,可他们自己居然斗在了一起,宾客们也不知看到了什么,竟然一下子炸了窝,女人们吓的满地乱爬,男人们拳脚相加,整个后院彻底乱做了一团。
“呵呵呵……”
红衣女鬼骑在大胡子的脖子上,旁若无人般往外走去,众多的宾客对他们视而不见,一个个都在以命相搏,乱爬的女人们也始终在转圈,根本就无法脱离后院,猛然撞到一起后也拼命的扭打。
“柳飘飘!”
忽然!
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从前方响起,只看赵官仁独自出现在院门口,站在台阶上背着手怒目而视,大胡子立马停下了脚步,柳飘飘也阴恻恻的抬起了头来,从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低呼声。
“贱妾!看到老爷还不下跪,你想翻天吗……”
赵官仁穿着一身大红色的龙袍,解开腰里的皮带指向了她,只见柳飘飘双腿猛地一夹,大胡子竟然倒退了两步,而柳飘飘更是嘶吼了一声,露出了一脸狰狞的凶相。
“你他妈还敢叫,找抽是吧,给老子滚下来……”
赵官仁气势汹汹的走上前去,柳飘飘对他的敬畏早已刻到了骨子里,大胡子更是猛地跪在了地上,用极度痛苦的声音哀求道:“王、王爷!救救我,我控制不住自己!”
“柳飘飘!老爷我数到三,滚下来跪着……”
赵官仁隔空挥了一下皮带,柳飘飘竟吓的嘶吼了一声,猛地下地躲在了大胡子身后,双手抱着他的头连连吼叫,满脸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
“你嘴里含着屎啊,把话说清楚……”
赵官仁走到近前用皮带指着她,柳飘飘用很含糊的声音重复着什么,赵官仁眯眼说道:“你在找孩子是吧,找不到你就给我生一个,老子还配不上你吗,滚出来给我跪好了!”
“呜~”
柳飘飘发出了哭泣般的哀嚎声,哆哆嗦嗦的冲他摇起了头,赵官仁便背起手说道:“好!你个贱妾偷汉子偷上瘾了,只想着你的野种是吧,那本王今日就成全你,你的孩子在后面!”
赵官仁抬起左手往前一指,柳飘飘下意识回头看去,谁知赵官仁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魂刀,猛地朝她头上砍了过去,谁知道他却一刀砍在了地上,大胡子和柳飘飘竟凭空消失了。
“糟了!幻象……”
赵官仁震惊的朝前一看,真正的柳飘飘居然躲在人群中,大胡子仍然被她挟持在身前,但柳飘飘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猛地跳起来左右挥爪,然后极快的朝后方蹿了出去。
“快拦住她,不要让她跑了……”
赵官仁急忙大喊了一声,可嘈杂的后院阻碍了他的声音,柳飘飘的速度更是快如闪电,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院外,而被她抓伤的几个人也突然开始抽搐,倒是大胡子满地乱爬。
“妈的!果然有毒……”
赵官仁顾不上去追杀柳飘飘了,连忙将几名感染者砍翻在地,但有个娘们却从地上一跃而起,双眼已经变得漆黑一片,疯狂的朝他身上扑来。
“噗嗤~”
赵官仁猛地将她一刀两断,已经恢复正常的宾客们又吓的尖叫,他赶紧冲门外大喊道:“封锁院落,不要让他们出去,让防疫大队进来清理尸毒,锦衣卫给我过来!”
“王爷!卑职没事,穿、穿了内甲……”
大胡子满脸煞白的爬了过来,这货居然在里面穿了件软甲,但柳飘飘的利爪实在锋利,险些把他的软甲都给抓透了。
“柳飘飘为何会来此处,你们怎么碰上她的……”
赵官仁急忙把他拽了起来,大胡子颤巍巍的说道:“我们发现了荆青,他在找一个唱青衣的戏子,说是秦香莲的装扮,我刚刚被迷住的时候,柳飘飘好像也让我去找戏子,估计她的孩子被那人抓了!”
“快!集中全城的戏班子,让他们过来见我……”
(上午要吊水,只能在下午码字,欠下的一章会补上,还请各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