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c5a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藍色劫印鑒賞-64xk5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可实际上,叶天的年龄是按照他降临到这个世界算的。
他来到仙源大世界一共没有三年,可不是几岁嘛。
叶天用眼睛余光观察了一会这位红光闪闪的孙若男。
就这红光,就算不是她也得是她,反正能用就行,自己不挑食的。
仔细看了一会猎物,他就快速离开了。
走在路上,叶天思索着。
她到底是怎么处理那些人的?
资料上这位独来独往,人际关系少的可怜,基本上排出多人作案的可能。
而且看样子,她顶多只是天尊中期的修士,手段有限。
那些人就算死了也得有一点线索吧?
每一次,她都能快速毁尸灭迹?
如果那些人没有死,那么现在他们又在那里?
那么她到底为什么在这律法森严的皇都杀人?
这个孙若男一定是有点东西的。
估计也只是有点东西。
问题不大,看言行举止这孙若男的不像是什么太厉害的人。
叶天决定速战速决,至于善后的事。
这种小角色做掉了就做掉了,又能闹出多大的动静?
还能比吴道德的失踪更吸引眼球不成?
于是,叶天信心十足地冲向了目的地。
甜点结束,正餐开始。
时间下午六点,天还没有完全黑。
孙若男来到了那独栋小楼前。
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修士。
一张标志而又标准的美人脸,稍有疲态。
她正要开门时,正好有清脆风铃声响起。
抬头一看,这位女修士娇躯一震,细腻洁白的额头瞬间变得亮晶晶。
她的眼神变得冷冽起来。
很快,孙若男抬头看了看四周,抚了一下微湿的发丝。
她笑了。
稍微停留了那么一会,孙若男的气质变化,变得陌生起来。
很快,她就跟平常一样开门换鞋。
来到房门右侧的一个方间,这里跟房间中一样,所有东西全部是一尘不染,井井有条。
孙若男对着镜子开始梳洗换衣。
整理完东西,再次看了一眼镜子,孙若男柔媚一笑,向着客厅走去。
此时的她跟之前判若两人。
前边只是一个有点姿色的小人物,现在却是艳丽无双,像是一个正走向舞台享受灯光的大明星。
来到客厅,孙若男看了一眼阴影中的年轻男人。
原来只是一个男孩,没有制服没有特殊装饰、标记,修为也不高,能够应付。
此时,这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正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她。
男孩的眼神很亮很稳,仿佛有东西在燃烧,让人看过一眼就很难忘记。
这眼神跟那个女人一样呢,真好呀!
孙若男嘴角升起了一抹微妙的弧度,让她魅力十足。
“没听到你开门声和脚步声,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叶天看了一眼这个如同鬼魅一般出现的女人。
然后,他愣了一下。
这货是不是整容了?怎么漂亮了这么多?
啧啧,这样死盯着一个自己看,不知廉耻!
“只是一点弱女子微不足道的防身手段。”孙若男嘴角升起一抹弧度。
似笑非笑,似羞非羞,让人不敢看不敢想。
空气中,一种类似柠檬的香味隐隐传递。
这女人竟然不动手也不偷袭。
叶天有些诧异地说道:“只是防身手段?那些可怜虫怎么说?”
“你对踩死的虫子说什么吗??”孙若男波澜不惊地走到打开橱柜:“茶?”
“谢谢招待。”叶天眨了眨眼。
这女人有点意思啊。
他径直在长椅前坐下,然后将双脚搁到了小茶桌上,留下了一个脏兮兮的鞋印。
这大概也是这所房子中唯一的污点。
孙若男先是看了一眼那个鲜明惹眼的鞋印,眉头一蹙。
接着她“噗嗤”一笑:“你好调皮啊。巡阳司、监天司还是幻灵会?”
“?”叶天一脸问号,前边两个还算熟悉,后边那个是什么鬼?
看叶天的反应,孙若男松了口气。
她的神情和语气渐渐没了温度:
“看来不是了,那就没问题了。你想到底从我这得到什么呢?某种虚无的自我满足?”
“不,是很现实的东西。”叶天将一纸契约仍在茶桌上:“签了它吧!这是恶人的命运。”
“那么,代价呢?”
“一切。”
“我将获得什么。”
“一场奇妙的冒险以及最后的救赎。”
“很抱歉,但是我拒绝,因为你就要死了。”
两人对视一笑,互相之间,都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之后,孙若男的神情就变得有些诡秘起来。
迟疑了那么一小会后,叶天反应过来。
下一刻,他如同猎豹一般窜起。
莲花步!
以常人无法看到的轨迹,叶天来到橱柜前,接着一掌拍下。
然而,橱柜前孙若男再次嫣然一笑,竟然就那么消失了。
隐身术?
还是神通……
叶天微微一愣,四处看了一下。
他瞥到了茶桌。
桌子一尘不染,刚刚的鞋印已经消失。
强迫症害死人啊!
“幻术对我无效,五神御灵观想图!”
非人的威压弥漫了房间,叶天的眼前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开来。
他看到孙若男正站在长椅前,就在自己刚刚所在的地方。
这个狠毒的女人手上还拿着一枚锋利的冰锥,只是表情有点痴呆。
估计是想借着幻术攻击自己,结果被莲花步和五神御灵观想图秀了个一脸懵逼。
世界重新流动,时空恢复正常,叶天也破解了敌人的幻术神通。
长椅前,孙若男无力地喘息着。
幻术被解,精神反噬了。
她的心沉了下去。
如果是那个女人的话……
孙若男摇了摇头,目变得妖媚起来。
时间够了,结束了!
臭小子,享受最后的安眠吧……
“你没发现吗?”橱柜前叶天举起了手刀,作势劈下:“五秒钟过去了!”
“什么?”孙若男一愣。
那种奇异的感觉,男孩的动作以及所站立的位置。
五秒前,自己在那生出一种奇异感觉。
那是神通的攻击。
不好要防御!
念头刚刚升起,孙若男眼前的景物飞速变幻。
鬼楼神通发动,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瞬移到了橱柜前。
迎接她的是一击凶狠又不失正义的手刀。
“陈霖玲,我一定要胜过你……”晕倒前,孙若男摇摇晃晃地说出了最终遗言。
叶天没有去扶,任由孙若男倒在地上。
果然是有点故事的。可惜我不喝酒,对你的故事也不感兴趣。
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陈霖玲!
最后看了一眼孙若男,叶天默默道:
“即使是那样的人渣,心中也有重要的人,也有人在盼着他们回家。你践踏了那些人唯一的光。孙若男,这就是你的死因。”
他神情凝重,想起了原世界的遭遇。
无法想象世界消失,对于那些人是多么大的打击。
世界崩塌,再无光明。
这样的绝望和痛苦必须挽回!
这是叶天作为万界至尊的底线和原则。
从此之后,任何人任何东西都不能夺走自己的光,也不能夺走别人的光。
否则,他必然会让其付出应有的代价。
即使化身恶魔也在所不惜,叶天的双眼变得无比冷漠而又果决。
一番操作后,他毫不犹豫地发动契约。
孙若男顿时化为一张好用的图卷。
看着半空中发出淡淡蓝光的图卷,叶天心中一喜。
竟然是蓝色图卷,很强了。
随着实力提升,白色图卷渐渐跟不上节奏了。
开启五神御灵观想图后,一般的白色劫印压根不是叶天的对手。
蓝色图卷的战力就比白色图卷强多了。
碎了也能成为五神御灵观想图的养料,效果比白色劫印好多了。
叶天美滋滋地看起图卷的具体属性。
识海中传递过来信息,这个孙若男会毒术,掌握了一门幻术神通。
皇都中的修士可没有几个好对付的,一个个都有一手或者好几手绝活,否则生存不下去的。
就在这时,叶天感到灵气好像莫名的消耗了一部分。
啥情况?我灵气怎么没了?
这个时候,叶天才感觉自己的灵气和体力大概还有一半多。
确实战斗中自己用了一次空间神通,还用了几秒的五神御灵观想图。
只是最起码还应该保留四分之三的灵气的。
蓦地,叶天想到了孙若男秘术中的毒术。
闻着空气中快要消散的柠檬香味,他有些后怕。
太大意了!
难怪这妖女一直东拉西扯,原来是在等自己中毒,太阴了。
还好中间开五神御灵观想图解了一部分毒,要不然会损失更多的灵气了。
蓝色劫印,果然都是有一手的。
所谓的蓝色、白色,只是叶天潜意识这么设定的,其实只是按照实力划分了一些劫印的等级,只能当做参考。
毕竟,这劫印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补充和变强的手段,并不能作为根本功法。
虚空造化大道和五神御灵观想图才是他的根本传承。
叶天深吸一口气,没有急着离开,更没有去打开窗户。
他跑到厨房,默默地运气打坐。
半个小时候,叶天状态恢复正常。
毕竟只是一般的毒,中间五神御灵观想图还扛了一波,毛毛雨……
必须夸一下五神御灵观想图,能打能抗,破幻术审善恶,还能无限成长。
只有完美二字才能形容这个神通。
以后自己也能说,没有最强的神通,只有无敌的五神御灵观想图。
恢复后的叶天开始翻箱倒柜。
先后七八个人失踪了,就算人都被她杀了,尸体哪去了。
这个世界的储物宝物可是不常见,甚至宝物都不常见,因为修士的神通太强,反而不需要依赖外物。
这个问题很重要,叶天必须弄清楚。
可惜被契约了的人就不是正常人,也问不出什么话。
劫印基本上等于是有一定本能和潜意识的傀儡。
比如,叶天可以下命令,去宰掉谁谁去打碎什么东西,劫印就会执行命令。
假如是“找出房中和你秘密有关的东西”,这种命令就是无效的命令。
日记、魔域雕像、奇怪通讯器……快给我滚出来!
一番寻找后,值钱的东西,叶天就顺手收起来了。
反正孙若男也不需要了,不能浪费不是。
就在这时,他猛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孙若男孙小姐,在吗?开门,我们是巡阳司的,有事要问。”
卧室中的叶天心中一惊,抬头看向窗外,只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这肯定被看到了,前边敲门,后边包抄。
叶天瞬间意识到这是碰到行家了。
灵气不足,精神力有限,五神御灵观想图开不了,莽不动。
一瞬间的思量,叶天心中有了决定。
犹豫了下,他向着门口走去,准备看看情况。
装做一脸迷惑的样子,叶天打开门来。
就见一个身体结实,一米八左右的方脸男人正堵在门口,警惕地注视着自己。
同时,一个大高个正从房后快速走了过来。
“你好,我们是巡阳司的,来找孙若男孙小姐问点事。我是徐恩,那边是我弟弟徐木。你是什么人?”
宽背厚肩的徐恩穿着一件灵光闪闪的法衣,眼神犀利,神情彪悍不羁。
再加上那看起来不发达,细看却是如同钢浇铁铸的肌肉,这分明就是个狠茬子。
这时年轻一点的徐木也走了上来。
这位倒是没那么有侵略性,甚至有点腼腆的味道,很有小白脸的潜质。
个头是真的高,一米八多,和范鹏不相上下。
两人都是那种标准阳光帅哥,颜值不低。
此时这对兄弟都很是警惕地看着叶天,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干的意思。
煞气、杀机!
暗藏!
“我?我是她的伴侣。”叶天邪魅一笑。
这两人有点难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铁血猎人的味道。
身上的法衣也是高级货色,一般人都没有途径买到。
两人一看就是老修士了!
怎么巡阳司的人都这么强的吗?
真这样,就范鹏也配加入巡阳司?
“不对吧,我们看了探查禁制,情况和你说的不一样奥。”走过来的徐木提出质疑。
这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男人眼神纯良无害,表情真挚,亲和力十足。
宛如小鹿,让人很难戒备。
“切!”叶天不屑道:“唬谁呢?这附近根本没有探查禁制。”
说完,叶天就抽了抽嘴角。
被套话了!
一世英名啊。
和那群真正的年轻人相处久了,自己都快要同被同化了,心性变得跳脱了不少。
不过这也算是入世修行的一部分,有得有失。
总的来说,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多了。
再说叶天还有点怀念这种“童言无忌”的年轻时光。
两个帅哥用玩味的眼神看着叶天。
徐恩坏笑道:“探查禁制位置为两级机密。应该只有巡阳司的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个……其实我是……给我一个面子……”叶天懒得编了。
我以为只要好看的小姐姐会骗人,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帅哥也是奸诈之徒。
怎么办,一旦牵扯到这件事,可就说不清了,很麻烦。
杀人灭口,肯定不会考虑。
空间之法直接走人,是个办法,总有点跌面子。
现在他是锐气十足的年轻人,继续看看吧。
叶天还是很认真地在融入年轻人的心态,这也是一种修行。
“徐恩,那边好像是猎物?快点!”徐木突然瞄到了一个人影,然后表情一变,急忙追了过去。
徐恩扭头看了一眼,立即跟着徐木飞身挪移过去。
叶天愣了下,接着探出身往东边看去。
只见两个巡阳司的人,正追着一个白衣女人。
女人的身形、动作、衣服都酷似孙若男。
很快,两男一女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这是什么鬼?怎么有两只孙若男?
以防万一,叶天看了一眼识海中孙若男的图卷。
明明还在啊,刚刚那是什么?双胞胎?影分身?
还有,刚刚那个徐木确实说了猎物吧?
怎么这两人也不像什么正经人啊?
叶天觉得自己还是别管这件事了。
这两人的出现,总让他有种很不妙的感脚。
他顾不得搜查线索,赶紧溜。
离开前,叶天顺手还拿走了人家门口的风铃。
带着一书包零碎的叶天就要走出这条春觉街。
这时,一个一脸阴沉,一看就不像好人的男人迎面走来,然后匆匆走过。
叶天敏锐地察觉到这个男人的不凡。
他看到街道尽头,有巡阳司的人已经在疏散人群,准备封锁这条街。
同时身后传来一阵打斗声和吵闹声,有几道锐利的视线转向了这边。
真热闹啊!
不过和我无关,我是打酱油的,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叶天一路“念咒”,头也不敢回,只是埋头赶路。
手上牢牢地捏着莲花步,随时准备夺路而逃。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他回到了住处。
锁门关窗拉窗帘,坐在床前的叶天左手支撑着下巴,做沉思状。
这也太刺激了。
半天后,叶天捏着额头。
我膨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