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xilo精彩都市言情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線上看-第三五三章 漩渦安琪封印完成閲讀-tbai4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小說推薦Re,骨傲天屠戮的我
安琪暗道,她绝不能被【尸鬼封尽】解决掉,或许【尸鬼封尽】从外部花些时间能够破解,可安琪体内身负的东西变数太多了,没有美国时间去破解【尸鬼封尽】。
安琪不停地讲话的理由只有两个,一个十分单纯,她已经冷静下来,却不意味着能轻易接受自己唾手可得的胜利被水门一个动作就完全破碎,如她自己坦言是败者的哀嚎;另一个则是给同胞争取一个时间点,而她相信水门是个富有情感的人类,自己的灵魂没法逃出死神的魔掌,只要自己还没发泄完,战局没有进一步变化,致命一击或许就会晚一点到来。
“爸爸,你不用回答我哟,反正我一出生就决定我是忍者的你,会认为我一定能理解你的想法的,当然,即使不认同,我也我理解了哟,在情急之下无法做出十全十美的选择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除非时光倒流,否则事后的假设除了作为经验和教训就别无他用了。够了,爸爸要是还有什么对我临终前说的,我是一句都不想听了。给你们准备足够隐藏自己慢慢准备必杀技的时间了吧,杀了我吧。”
水门一听便明白了,最后那一句根本不是对他说的。
“知道无法破解【尸鬼封尽】而打算将我和安琪一起解决吗!”水门立刻警戒起四周,随时注意到底会有何种攻击将他和安琪一网打尽。
虽然,注意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
铃仙:“【尾兽玉】。”
打倒了柱间和扉间看似暂时静下来的十尾大白兔突然张开嘴露出了含在嘴里压着似乎随时要爆的黑色锥形能量,朝战场中央的地面喷了出去!
正在施展【尸鬼封尽】灵魂被死神外露的水门根本无法轻易移动,直接和已然没有抵抗力的安琪一起躯壳蒸发了。【尸鬼封尽】也因此遭到打断。
……………………………………………………
剩余的木叶众忍正在相互配合尽可能降低消耗地歼灭向日葵召唤的新一批【秽土转生】忍者。
卡卡西正倚着纲手的通灵兽蛞蝓看着水门影分身送来给纲手治疗的鸣人和佐助,现在却不仅仅是担忧弟子的时候,因为“鲜血神殿(Blood Fort)”存在的关系,他作为查克拉有限的活人,若是强行战斗就更难集中精神对抗被吸走查克拉,眼下不能把查克拉浪费在这些敌人的炮灰上。
突然,伴随着【尾兽玉】形成的光炮掠过之前鸣人佐助坠落的位置,在天际升起一片红光和蘑菇云的时候,水门的影分身消失了。
“水门老师!”卡卡西意识到战况愈发不妙,这里距离神树所在地很远,虽然无法目测那边的详细情况,但不久前玖辛奈和自来也都感知到柱间和扉间的查克拉不在了。
看来初代和二代真的被干掉了,而不是用飞雷神去追被箭矢带走的斑了。
“纲手大人,还要多久!”卡卡西急切地看着全身开启百豪印记依旧满脸是汗的纲手。
“我已经是全力了!”
……………………………………………………
安琪的身体遭到了完全的破坏,黑暗相生的平衡被水门打破,身体被无尽黑暗撑破的她,连基础的【再生术】都用不了,无法再进行任何修复。但现在最大的问题却是她体内的东西,要出来了!
艾尔芬:“果然无限MP的躯壳很好啊,随便用用这个——【真·地爆天星】。”
黑光之球落在安琪蒸发的原点上,那里一个黑色鼓泡正在逐渐扩大,旋即周围大地的大量土石直接汇聚起来,或许是不在空中的原因吧,一座尾兽当做三室两厅豪宅都觉得宽敞过头的大山就此形成。根系爬满了大山,一棵蕴含着当年千手柱间一只手封印九尾力量的大树从大山顶上长了出来。
这样一来,魑魅和零尾就暂时出不来了,连被封印的安琪已经爆散的躯壳都出不来。
格兰蓓儿就在山脚下,张开一层层逐渐扩大的湛蓝魔法阵:“【创造高阶不死者·上位死灵【Create Great Undead·High Wraith】】。”
“哈哈,哈哈哈。”被镇压在大山里的安琪灵魂作为死灵苏醒过来,放声大笑。
镇压着死灵安琪的大山上,一道传送门在山顶的封印大树边开启,向日葵从中走了出来,俯身双手按在封印上。
“向日葵,我将安琪的灵魂暂时变成了不死者,没有她的人类半身的爸爸干涉,还有艾尔芬的【真·地爆天星】镇压,封印暂时稳定了哟。”山脚下的格兰蓓儿抬头朝向日葵招手喊道。
“哦,谢谢啦!”向日葵急促地深吸一口气,时空间阵法圆快速覆盖在了山上,“【通灵术·火焰山】。”
火焰山?齐天大圣又没有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踢翻掉砖头下来,哪来的火焰山?虽然这个世界的花果山水帘洞有一只长得像猴子的尾兽被六道仙赐名齐天大圣孙悟空,可它早就被『晓』抓起来给外道魔像喂食了。
向日葵是开玩笑的,不过是用从别处将绑定契约物品通灵到自己身边的C级忍术,但是,能将一座百分百的活火山给契约并通灵到脚下的山里面需要的MP可不小——也就是几个不缺蓝卡卡西的程度吧。
脚下的封印大山内部被活火山替代,这可不得了,喷发在即,可上面又被封印堵着,随即周边的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向日葵通灵出一个浑身湿漉漉披头散发让人看不到脸的尖耳朵孩子丢在地上,不动声色继续施术:“【凤凰……”
正以瞬身急速朝向日葵突进的三人根本刹不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