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ps6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大周仙吏》-第25章 張春的決定分享-1l9bj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张春看着李慕,生无可恋。
他才刚刚将旧党中部分官员得罪了个遍,甚至被打上了新党的标签,转眼间李慕就将周家子弟抓来了。
周家是新党的核心,新党所有官员,都要仰仗周家鼻息生存。
这下可好,偌大的神都,新党旧党,都没有他张春的位置。
他预料到,陛下赏赐的宅子不是白住的,他现在欠下的,迟早有一天要还回来。
只是张春没料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
张县令悲愤无比,李慕也很委屈。
那是一条人命,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就算他不是捕快,肩上没有这份责任,仅仅作为一个人,他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周处行凶之后,嚣张离去。
只是,他作为捕快,只管抓人,抓到之后,最大的锅,其实还要张大人来背。
这对他似乎有些不公平,要不他干脆通过梅大人,奏请陛下,让她调他去刑部?
李慕正在琢磨这个办法的可行性,张春眼中忽然浮现出一抹亮光,说道:“等等,本官现在是神都丞,断案之事,你去找神都尉……”
李慕摇了摇头,提醒道:“陛下虽然升了大人的官,但并没有重新委任神都尉,神都衙内一应事宜,还是由大人做主。”
张春愕然道:“这么说的话,本官这官,算是白升了?”
李慕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理解。”
张春眼中的光又黯淡了下去。
他双手捂脸,悲愤道:“造孽啊……”
片刻后,他将手从脸上拿开,目光从犹豫变的坚定,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
都衙门口,杨修朱聪几人还没有走。
朱聪站在外面,向里面望了一眼,问道:“你说他们会怎么判?”
杨修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正常依照律法,骑马撞死人,应该要偿命的吧……”
魏鹏瞥了他一眼,不屑道:“亏你还是刑部郎中的儿子,纵马撞人,也分很多种情况,不可能一句概之。”
朱聪问道:“怎么说?”
魏鹏回忆了一下,说道:“纵马撞人,致人死亡,也分数种情况,若是你没有违反律法,在官道上骑马,有人从旁边冲出来,被马撞死,责任在他,你只需赔偿少部分银钱。”
“若是他在官道上走的好好的,你骑马不慎将他撞死,责任在你,你要赔偿全部的损失,但因为只是过失,你不必偿命,甚至也不用坐牢……”
“酒后纵马撞死人,不仅要承担全部责任,还要坐牢。”
“这是在允许骑马的情况下,神都不允许纵马,罪加一等,醉酒纵马,再加一等,杀人逃窜,又加一等,拒捕袭捕,还得加一等……”
魏鹏翻开手里的大周律,说道:“周处的行为,属于纵马撞人中,极其极其恶劣情形,换做其他人,判处死罪也不为过。”
朱聪吞了口唾沫,忽然觉得,和周处相比,自己的形象,忽然就高大伟岸了起来。
虽然他也喜欢在神都街头骑马,但也不敢太快,都会给拦路之人躲避时间,他是为了耍威风,并不想撞死人。
魏鹏走到衙门院子里,说道:“看看他们怎么判……”
神都衙,公堂。
老人的尸体平躺在地上,都衙的仵作验伤之后,说道:“回大人,被害人胸骨尽数折断,系撞伤而死。”
张春看着老人,闭上眼睛,片刻后又缓缓睁开,望向周处,说道:“案犯周处,你违反律例,在神都街头醉酒纵马,撞死无辜老人,逃逸途中,拒捕袭捕,街头无数百姓亲眼目睹,你可认罪?”
周处的酒已经醒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认罪。”
“认罪便好。”张春坐回主位,说道:“根据大周律,第五卷第十三条,违律在神都街头纵马,致人重伤,死亡的,处十年以上徒刑,你醉酒纵马,杀人之后,意图逃逸,且命令手下,袭击神都衙捕头,情节极其恶劣,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本官判处你斩决,即刻递交刑部复核。”
周处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你喜欢就好。”
张春道:“来人,先将这三人打入大牢。”
两名衙役走过来,面有惧色,周处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大牢在哪里,我自己走。”
看着周处有恃无恐的被带走,李慕并未松口气,因为他知道,这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张春从堂上走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灰心,你没有做错什么。”
面对张春,其实李慕有些不好意思。
作为属下,他的确从来都没有让他省心过。
他在神都做的一切,其实都有恃无恐,他只是一个小吏,新党旧党通过朝堂,打压不了他,想要通过暗中手段的话,除非他们派出第六境。
即便是第六境,李慕也能暂时抵挡一刻钟,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李慕,他们只有出动第七境。
那种程度的强者,在两党之中,都是威慑,用于制衡女皇,不可能听从周家或是萧氏的调遣,更不可能在乎李慕一个区区小吏。
所以,李慕看似身份低微,却能在神都为所欲为。
但张大人不同,他胆小如鼠,偏偏又颇具正义感。
他什么事情都想躲,但每当需要他站出来的时候,他又会义无反顾的站出来。
这一次,他更是彻底将周家得罪死了。
李慕看着他,问道:“大人想通了?”
张春长舒了口气,说道:“官不是白升的,宅子也不是白住的,这都是命啊……”
李慕问道:“大人的意思是,你认命了?”
“不。”张春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把事情闹大,闹得越大越好,闹的新党和旧党都容不下本官,到时候,本官就可以被调离神都了……”
李慕仔细想了想,发现张春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他是神都丞,官职说大不大,说小也绝对不小,即便是同时得罪了新党旧党,只要他做好本职之事,不作奸犯科,不以权谋私,两党都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们只能通过一些权力运作,将他挤下这个位置,远远的调开,眼不见为净,如此正中他下怀。
难怪他将周处的案子,判的这么绝,这其中,固然有周处行为恶劣,影响巨大的原因,但恐怕在他断案之前,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李慕对他竖起拇指,赞叹道:“高,实在是高……”
周处神都街头纵马,撞死无辜百姓,被神都衙捕头捉拿下狱,后被神都丞判处斩决,此案一经传出,就轰动了神都。
人们震惊的,不是周处纵马撞死了人,而是神都衙,竟然敢判处周家人死刑。
周处虽然不是周家嫡系,但在周家,地位也不低,神都丞这么做,便是和周家结下了死仇。
他一个小小的六品官,直抗周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此事过后,或许连屁股底下的位置都保不住了。
神都衙内。
周处被关不过一刻钟,便有一位穿着官服的男子匆匆踏进衙门。
几名捕快见到他,立刻躬身道:“见过都令大人。”
男人面带愠怒,问道:“张春呢?”
一名捕快伸手指了指,说道:“张大人在后衙。”
很快的,在后衙品茶的张春,便见到了自来到神都之后,只是听闻,从未见过的神都令。
在他之前,神都衙可有可无,就连其中的官员,都是由其他部司的官员兼任,平日里不会来衙门,作为都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神都令。
神都令斥责道:“你的人抓了周处,你还判处了他斩决?”
张春道:“周处酒后纵马撞人,杀人逃窜,拒捕袭捕,本官判他斩决,有错吗?”
神都令咬牙道:“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张春淡淡道:“本官不管他是什么人,犯了律法,就要依律处置,上一个徇私枉法的,可是被陛下砍头了……”
神都令解释道:“本官的意思是,你不用判罚的这么绝,撞死一名百姓,你可以先行收押,再慢慢审理……”
张春嘲讽问道:“先行收押,然后再拖时间,拖到百姓都忘记了这件事情,最后草草结案,你们神都衙以前,是不是都这么玩的?”
神都令装作没有听出张春的嘲讽之意,说道:“这样对你,对我,对所有人都好……”
张春摇了摇头,说道:“抱歉,本官做不到。”
神都令沉着脸,说道:“从现在开始,此案由本官全权接手,你不用再管了!”
张春耸了耸肩,说道:“你随意,反正卷宗我已经递到了刑部,只等刑部批示了。”
神都令指着他,大怒道:“你……”
张春问道:“我怎么了?”
“你前途没有了!”
神都令冷冷的说了一句,转身大步离开。
张春走到门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感慨道:“舒服!”
他站在院子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看着李慕,问道:“你和内卫的梅大人很熟吗?”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还好。”
张春想了想,说道:“下次你见到她的时候,帮本官问问,陛下赏赐的宅子,能不能卖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