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vib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第七百八十五章 啓發熱推-pdvg0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纪昌认为来自北冰城的追击还会继续,不过他们也并没有改变原有的行进速度,击退宗九鹏让他们信心倍增,除非遭遇千军万马,他们五人足可以应付任何的强手。
在这一点上,张大仙人深信不疑。
当天休整的时候,黄启泰主动提出守夜,夜半时分,张弛从帐篷中出来,看到黄启泰一个人在篝火旁坐着,那堆篝火已经燃得差不多了,他却没有往里添柴的打算。
张弛走过去添了些木材,微笑道:“不冷啊?”
黄启泰意味深长道:“早就麻木了。”
张弛点了点头:“谢谢!”他指得是今天营救雪女的事情。
黄启泰没有回应。
张弛道:“老纪和老曹都是人精,觉得你似乎抑郁了。”,张弛认定眼前的就是幽冥老祖无疑,虽然他利用拟态将黄启泰模仿得惟妙惟肖,可平时的言谈还是有些反常。
黄启泰道:“他们是不会关心我这样的小人物的。”
张弛道:“风满堂明显是在转移注意力。”
黄启泰道:“人心都是自私的,在其他氏族纷纷背弃盟约的前提下,风氏仍然坚守冰雪长城,不是因为他们高尚,而是因为冰雪长城一旦被攻破,幽冥首先进入的就是冷山高原,换成其他氏族也会这么做。”
张弛道:“还是有人有大局观的。”他就知道许多人像秦绿竹一样主动前往冰雪长城守护。
张弛拿出酒囊,拧开软木塞递给了黄启泰,黄启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喝。
张弛喝了口酒道:“那些冰晶里面真有能量吗?”
黄启泰反问道:“你相信吗?”
张弛道:“换成过去不信,可来到这里发现什么神奇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黄启泰道:“为何要来这个地方?”
张弛没说话,他的确有不得不来的原因,可他并不想告诉对方。
黄启泰道:“你第二次来,看过通天经吧?”
张弛心中暗忖,他显然也是从外界过来的,知道通天经的人并不多,难道他也是神秘局七位创始人之一?张弛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心中有些激动,同时又有些惶恐。
黄启泰道:“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张弛摇了摇头道:“没有见过。”他没有撒谎,的确没有见过什么通天经。
黄启泰道:“没见过?那就是有人帮你,不然怎么可能来去自如?”深邃的双目盯住张弛道:“见过天蓬尺吗?”
张弛心中一惊,感觉在他面前什么秘密都藏不住,想了想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高仿的。”
黄启泰道:“你和张清风是什么关系?”
张弛脊背上已经开始冒汗,隐约猜到对方的身份,如果真被他猜中,只怕这个世界麻烦大了。
“你可以不说。”黄启泰折了一根枯枝扔到了篝火里,淡漠的双目中倒映着火苗,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
张大仙人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低声道:“他是我爷爷。”
黄启泰道:“怪不得!”张弛看他的双目中没有刻骨仇恨,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道:“我妈是楚文熙。”这是他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的母亲是谁。
“我又没问你。”
“我以您会问。”
黄启泰道:“聪明的小子,去睡吧。”
张大仙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却没有听从他的安排,将酒囊再次递给了黄启泰。
想不到这次黄启泰居然接了,还饮了一口,轻声道:“张清风还活着吗?”
张弛摇了摇头:“死了!”
“怎么死的?”
“车祸!”
黄启泰的脸上浮现出错愕的表情,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他信服,他又喝了口酒道:“太简单了。”
张弛望着黄启泰,心中已经认定他应该就是当年神秘失踪的向天行,也就是自己的外公,张清风不是他最好的朋友吗?可他听到张清风死讯的时候因何如此淡漠?
两人就这样在篝火旁坐着,黄启泰不再提问,张弛也没有说话。
雪又悄悄下了起来,黄启泰抬起头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若有所思:“见过荻花吗?”
张弛点了点头。
黄启泰道:“我的家乡旁边是一条大河,河的两岸生满荻花,每年夏秋之交,正是荻花盛放的日子,大河两岸,白色的荻花密密匝匝,看不到边际,秋风起时,白色的荻花随风飘舞,像极了今晚的样子。”
……
他似乎看到了那条大河,看到了无边无际的白色荻花,看到了那荻花中亭亭玉立的红色背影。
衣袂飘飘,裙角飞扬。
伊人回眸一笑,所有美好的景致在瞬间黯然失色。
他摇着红色的小船从芦苇荡中向她靠近。
“你叫什么?”
伊人向他的那艘小舟飞快地扫了一眼,嫣然笑道:“楚红舟。”
……
众人重新上路的时候,雪仍未停,黄启泰变得越发沉默了,一言不发,就算张弛跟他说话,他也不再回应。
曹诚光认为老黄是害怕,悄悄向张弛道:“这个黄瘸子看来不情愿随同咱们一起去冰雪长城。”
张弛道:“怎么会?”
“那他耷拉着一张脸垂头丧气,三棍子都特么揍不出一个闷屁。”
“人家不说话也干你事?”
曹诚光叹了口气道:“我看着郁闷,强扭的瓜不甜,我看你还是把他当成一个屁,赶紧放了吧,咱们这次是去拿性命冒险,你又何必连累人家。”
张弛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曹诚光难得产生了一次同情心。
雪女道:“人家又没招你,碍你眼了?他要是走了,那些杂活你来干?”
曹诚光小眼睛眯缝着,看着雪女道:“让张弛干,张弛干得好!”
雪女焉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恶意,抿嘴一笑,伸手搭在曹诚光头上,曹诚光顷刻间觉得一股凉气从头贯入,浑身上下结满白霜,看上去就像是从面缸里拖出来的小矮人。
张大仙人看到曹诚光的狼狈模样不禁笑了起来,谁让他开黄腔来着。张弛道:“白雪公主我见过,七个小矮人我也见过,白雪小矮人还是头一次见到。”
曹诚光接连打了几个冷颤,然后连续打了十多个喷嚏,这才稍稍换过劲来,哆哆嗦嗦道:“……有……有没有……同情心……心……自己人都下手……阿嚏……”
雪女挽着张弛的手臂靠在他肩头,笑盈盈望着曹诚光道:“为老不尊就是这个下场。”
此时前方的雪橇慢了下来,纪昌道:“到冰塔群了。”
张弛举目望去,却见前方一片冰塔群出现,这些看似冰塔的东西其实都是冰棱柱,并非人工雕砌而成,是自然形成的特殊地貌。
张弛停下雪橇,从雪橇上下来,试图和闪电建立联系,可尝试了好一会儿仍然没能感受到闪电的存在,这也正常,毕竟他的感知能力比起闪电弱了不少,只要闪电能够感应到他就会主动过来相见,更何况他们之前就已经约定好了在这里相见,按照惯例,闪电通常都会提前到来等候,可这次居然晚了。
雪女告诉张弛,别看这里遍布冰棱柱,可却是冷山高原上最多风,风力最为强劲的地方,这会儿看似风平浪静,可能过一会儿就要风雪漫天,正是因为多风的缘故才形成了这特殊的冰塔群地貌。
纪昌来到这里十年,对冷山高原的气候已经做过一番深入的调研,一旁补充,往往起风的时候都是在昼夜交替之时,一旦灵光闪烁,这里就会起风。按照这个规律,距离起风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他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在一个小时内尽快通过这一区域,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在原地寻找避风处扎营,等候闪电前来会合。
曹诚光道:“这还不容易?让张弛挖几个冰洞,雪女将洞口封住,再大的风也不怕。”
张弛笑道:“被冻过的脑袋果然机灵。”
曹诚光苦笑道:“脑子都特么冻成冰激凌了,还能不机灵吗?”
张弛决定做两手准备,挖几个雪洞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麻烦事,一会儿功夫就挖出了两个大洞,打算让三个老家伙一起,他和雪女一起。
黄启泰一旁默默看着,其实在张弛和宗九鹏交手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张弛现场挖洞的本领,这小子不是挖洞,是利用热能融化冰雪。
“你能操纵三昧真火啊。”沉默一整天的黄启泰主动道。
张弛道:“雕虫小技,让您见笑了。”
黄启泰道:“这可不是雕虫小技,你好像还在修行真火炼体吧?”
张弛点了点头,知道他的眼力,自己的实力瞒不过他。
黄启泰道:“秦春秋是你师父?”
“没收我,我师父叫黄春丽。”张大仙人其实还有个师父是谢忠军,可老谢干得事情实在是卑鄙无耻,提起都觉得丢人,等以后从这里出去,张弛也没打算再认这个黑心师父。
“黄春丽?”
张弛故意道:“听说过黄洗尘吗?”
黄启泰沉默了下去,他当然记得。
张弛道:“也去世了。”
黄启泰道:“人都会死。”
黄启泰道:“你的底子不错,可惜始终寻找不到正确的途径,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天赋,被冰封千年,复苏之后,我的实力可破碎虚空,纵横寰宇。”
张弛心中微微一怔,感觉黄启泰应当是在点拨自己,趁机求教道:“我只能吸收火力值,对灵气毫无反应。”
“不是没有反应,是你找不到渠道,就像一个生来吃素的人,他认为自己碰不得荤腥,可如果断了他的口粮,让他饿到了极限,那么他会饥不择食。”
张弛想了想道:“您是说,让我把体内的火力值耗尽?”
“从未耗尽过吧?人就像是一个弹簧,不把弹簧压到极致,怎么知道弹簧到底能反弹到什么地步?”黄启泰抬头望着天空道:“其实人最不了解的通常就是自己,尤其是像我们这种不喜欢照镜子的男人。”
此时雪女朝这边走了过来,黄启泰不再说话,一瘸一拐地向远方走去。
闪电没有在约定时间内到达,狂风已经先行来临,他们都钻入了张弛事先挖好的冰洞内避风。
黄启泰主动提出他和张弛、雪女一起进入冰洞,让曹诚光和纪昌一起。
纪昌对这个组合感到不解,和黄启泰两人坐在冰洞里面,两人面对面看着,纪昌不解道:“我还以为老黄要跟咱们一起。”
曹诚光道:“这都不懂,那小子这两天纵欲过度,估计是怕了,所以偷偷让老黄过去陪着,刚好可以休息一下,想不到啊想不到,这雪女看起来如此清纯,私底下却是如此火辣,张弛实在是太有福气了。”
纪昌哈哈大笑道:“你小心被她听到,把你这个老霪棍冻成一根老冰棒。”
曹诚光鄙夷地看了纪昌一眼道:“至少我够硬,你现在只能过过嘴瘾了吧?”
纪昌道:“说真的,幽冥墟不适合你。”
“适合你!”曹诚光瞪眼了。
纪昌并没有跟他计较:“呆得越久,越是感觉到孤寂,我在这里生活和在深井的时候并无分别,这样的日子就算能活千年又有什么意思?”
曹诚光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宁愿留在这里醉生梦死,也好过回去担惊受怕。”
张弛他们所在的冰洞里非常温暖,张弛决定尝试一下,黄启泰主动提出和他们一同留在这冰洞中,主要的原因是想为张弛护法。张弛心中暗暗感激,看来过去了那么多年,他还记得亲情二字。
张弛开始按照他的建议消耗体内的热能,冷山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可以将他体内的热能消耗殆尽。
张弛让雪女利用对付曹诚光的办法来对待自己,加速体内热能的消耗,雪女开始还有些犹豫,不过看到张弛坚持,还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