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9e5精华小說 第九特區 僞戒-第一二七二章 選擇對了,所以活了推薦-p0zvd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
烂尾楼内。
林成栋侧步绕开阿威正面,单手抓着他身后沉重的装钱袋子,使劲向后拉着:“背这么多钱跑,会不会压死你啊!”
袋子的重量,加上林成栋扯拽,让阿威的脚步变得不稳,他踉跄着后退着,猛论着自D步,却也砸不到对方。
“噗嗤!”
林成栋一刀捅在对方腰眼上,血流如注。
“啊!”
阿威强迫自己转身,想要继续拿着枪体往林成栋的脑袋上砸。
“噗嗤!”
林成栋侧步躲过,再挥一刀捅在了阿威的肋部。
两刀过后,阿威双腿发软,咕咚一声,仰面栽倒。
“啪!”
林成栋踩着对方的胸口,弯腰用左臂摁住了他的脑袋。
“嘭嘭嘭……!”
阿威一下接一下的轮动着枪把子,重重的砸在林成栋肩膀上,脑袋上。
林成栋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反抗,头部鲜血横流,双眼阴森无比,只用左手摁着他的头部,一刀扎向了阿威的脖子。
“叮!”
阿威侧头一躲,吓的肝胆俱裂:“钱……钱你全拿走,我服了,别杀我,我服了,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栋哥,栋哥,别杀我……!”
“噗嗤!”
林成栋根本没有答话,再挥一刀,直接捅在了阿威的脖子里。
鲜血咕咕的冒出来,林成栋摁着对方,又连续捅了四刀,直到阿威彻底失去反抗能力,浑身抽搐的大口吐血。
“撕拉!”
林成栋用刀割开背包的左侧带子,将它硬拽下来,背在自己的左肩上,转身就走。
阿威挣扎着,抽搐着,双眼惊惧的望着天空,捂着脖子,没多一会,就咽气了。
林成栋往外走的时候,用带血的手掌,将耳机重新插在电话上,调好软件后,将一直耳麦塞到了耳朵里。
……
室外。
老周语气急迫的说道:“你他妈是傻子吗?!他能杀了别人,就能杀你!”
“你闭嘴!”小亮攥着拳头吼道。
“自己跑不好吗?将近五百万的现款,五十根金条,你还犹豫什么?!”老周面目狰狞的说道:“这足以改变你的人生了!”
“闭嘴,CNM的!”小亮被撩拨的急眼了。
楼体内。
林成栋舔着嘴唇,缓缓将刀藏在了腰间,步伐极快的从烂尾楼另外一侧跳了出去。
“听我的,只要你答应放了我……!”
“我不可能走的,你甭想了!”小亮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他妈不要挑拨离间,我和他是朋友!”
黑暗中,从另外一个方向快步向这边走来的林成栋,听到朋友二字后,瞬间怔在了原地。
“你在他妈废话,我先捅你一刀!”小亮拿到顶在老周的肚皮上骂道。
老周看着小亮,绝望的骂道:“你真是个傻子!”
此刻,二人的心里活动完全不一样,老周亲眼目睹了林成栋的“血腥反击”,他很惊恐,觉得自己即使拿了五十根金条,也很大可能会被做掉,而小亮这个人,看着明显有些犹豫,没那么狠,如果他能带自己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但小亮不这么想,他觉得自己和林成栋的关系是不一样的,他们是朋友,而且他本人跟阿威,肖波,也是不一样的,他是有家里人的……
夜幕下。
林成栋快步返回,言语急促的冲着小亮问道:“警员追上来了吗?!”
“还没有,他们可能听到枪声,也有点犯嘀咕!”小亮摇头。
“走!”
林成栋招呼一声,迈步就将剩下的一个钱袋子拎了起来。
小亮拽着老周跟在后面,眼神有些惊恐的扫了一眼烂尾楼旁边的尸体,突然问了一句:“阿威……!”
“死了!”林成栋捂着胳膊走在前面,话语平淡的说道。
……
一路逃窜。
三人很快离开了烂尾楼区域,向左侧的大荒地猛跑。
警员并没有追撵,或许他们考虑到这帮匪徒的太过凶残,也或许他们觉得抓一波卖药的,最后弄出伤亡也犯不上,所以被甩开后,就没有在冲上来。
林成栋身上的伤不轻,急需找地方休整一下,处理伤口。
小亮走在后面,扭头看了一眼大荒地:“成栋,咱们必须找个地方,不然阿威他们的身份被确认了,在等天一亮,咱们就够呛能出去了。”
“要搞台车,不然一定出事儿。”林成栋咬牙回了一句,伸手掏出了自己在南沪用的那部电话,正在犹豫要不要开机。
……
数个小后。
陈俊正在等待着消息的时候,那名伺候他的年轻军官,再次推门走了进来:“五区那边有动静了!”
“什么?”陈俊回头问道。
“有警员接到报案,说距离伊市市区外大约三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伙卖违禁药品的人在交易,辖区巡逻站接到报案后,正常出警,却遭到了悍匪的疯狂反抗。”军官低声回道:“但神奇的是,警员没咋出力,对方却死了不少人!”
“这跟咱们查的事儿有啥关系呢?”陈俊问。
“您听我说完!”军官继续回道:“死亡的悍匪身份已经确定了,用枪也确定了,很大可能就是枪击金泰洙,劫他公司的那帮人!”
陈俊怔住。
“那个地方发现了九具尸体,已经被拉回市区了。”军官低声说道:“我们的内线,在跟这个信息!”
“有林成栋吗?”陈俊问。
“匪徒都是蒙面的!”军官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
“他妈的,这是内讧了啊!”陈俊背手分析道:“因为钱,所以自己人冲自己人开枪了?”
“应该是这样的!”
“尽快确认,看有没有林成栋!”陈俊语气急迫的吩咐道:“我有预感,这条线要是要出惊喜的。”
“我明白!”
“还有,启用更深的线,快点给我查,被绑肉票的身份!”陈俊思考一下吩咐道:“这个也很关键!”
“或许只是一个普通公司文员啊!”
“你脑袋活泛点!”陈俊皱眉骂道:“他妈的,公司被劫了,这个被绑人员的信息却一直没有被纰漏,甚至咱们的线人都搞不到这个消息,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是个普通人,对面为啥要隐藏这个消息呢?”
军官一怔:“有道理!”
……
第五区。
老周莫名打了个喷嚏,双眼看着林成栋,心里哆嗦的不行。